著名女歌手回忆为西哈努克唱歌的难忘岁月

许正源,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1938年出生于北京,1954年至退休前在天津歌舞剧院任独唱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首唱了西哈努克所创作的《怀念中国》《啊,中国——我亲爱的第二故乡》等歌曲。

著名女歌手回忆为西哈努克唱歌的难忘岁月

西哈努克举杯祝许正源演出成功

著名女歌手回忆为西哈努克唱歌的难忘岁月

讲述往事的许正源

著名女歌手回忆为西哈努克唱歌的难忘岁月

1972年,西哈努克观看天津歌舞剧院演出后,接见舞蹈演员

  许正源

  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1938年出生于北京,1954年至退休前在天津歌舞剧院任独唱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首唱了西哈努克所创作的《怀念中国》《啊,中国——我亲爱的第二故乡》等歌曲。

  记者:当年西哈努克亲王创作了歌曲《怀念中国》,您是怎么被推荐为首唱的?

  许正源:应该说是一种幸运。据说他创作了这首歌后,最初试唱的是北京部队文艺团体的一位著名歌唱家,但她的柬语发音让西哈努克听后不很满意,于是就想换一位演员唱。换谁呢?当时北京几乎所有专业团体的演员不是转业,就是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去了,现找来不及。于是,就想到了天津歌舞剧院的我。为什么想到我?也是有原因的,当时我演唱的好几首歌,被选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外广播的歌曲,比如我用日文唱的《樱花》、用朝语演唱的《丰收喜悦》、用越文演唱的《越南—中国》等,听过的人很多,觉得声音不错,这应该是最重要的原因吧。

  记者:听说当时天津歌舞团的对外演出很多,有时还到外地去演出?

  许正源:你说的对。那时天津歌舞团,可以说是国内水平最高最活跃的专业团之一。说到这,得感谢王莘、曹火星等老领导,他们自己是艺术家,精通业务;又是领导,格外珍惜人才。如果没有他们的坚持和努力,天津歌舞团的演员们,也都得下放或转业。正因为如此,当时除中央芭蕾舞团外,只有天津歌舞团可以演出整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现在人们常说,天津群众文化活动搞得好,我认为也跟他们有关系。专业团体可以带动群众文化活动的发展,比如关牧村、高曼华她们这批歌唱家,都是那时的业余演员,如果没有那时的文化氛围和专业老师们的指导,她们也不可能脱颖而出。当然,我们也不会有机会到北京、广州演出。

  记者:您是怎么学的柬文?

  许正源:在北京柬埔寨大使馆学的。我记得当时领导要求很急,说一周后就得演唱,而且必须唱柬文,所以特意安排我去大使馆,跟住在使馆里的柬埔寨留学生们一字一句学习发音。说实话,那时学得很认真,也不敢不认真,要知道这是政治任务,本来我就出身不好,再把政治任务弄出点闪失来,岂不是成了故意搞破坏?除了学柬文之外,我还有另一个任务,是跟王莘同志还有指挥家陈怡新一起,把《怀念中国》这首歌落实到谱面上,然后由陈怡新配器。可能别人不理解,西哈努克创作好的歌,怎么还要落实到谱面上?难道他不是写在五线谱上的吗?的确,他的这首歌是“写”在录音机里的,而且是最传统的那种两大盘磁带一块旋转的录音机。所谓“写”,其实是清唱,而且唱的是法文,也没有规范的节奏。所以需要王莘同志根据西哈努克在录音机里的演唱,整理出清晰标准的节奏。我的任务是把柬文歌词恰到好处地填到谱子里,陈指挥是最后一道工序,为歌曲作管弦乐的整体配器。

  我记得当时王莘同志再三叮嘱我,一是要把词填得合适,二是要把歌唱得完美,千万不能出一点错。我第一次用柬文唱《怀念中国》,是跟小合唱队一起在人民大会堂里演出,那是西哈努克亲自主持,并以他的作品为主的音乐会。合唱队唱中文,我领唱用柬文,演出非常成功,西哈努克亲王及夫人都表示满意,这也为我后来给这首歌灌唱片奠定了基础。

  不是吹牛,当时我柬语学得真不错。在人民大会堂的那次演出,西哈努克首先用柬文致词,他在上面讲,我给坐在身边的王莘同志“翻译”。王莘同志当时笑着说:“你翻的对吗?”我说您听翻译翻的跟我一样不一样,就知道了。结果,我说的没错。当然,我学的也是当时他常说的那些内容,比如“我美丽的祖国正遭受涂炭”“柬埔寨人民生活在苦难之中”“中国人民是我们永远的朋友”“希望世界和平”“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等等。听的多了,唱的多了,自然就熟悉了。

  记者:当时您跟西哈努克亲王及夫人接触多吗?

  许正源:挺多的,有几十次吧。接触多的原因,是除了演出外,刚才说过的,我还为《怀念中国》这首歌灌了唱片。灌这首歌的唱片,跟灌别的歌不一样,因为灌完的唱片,西哈努克要作为他的礼物之一,出访时送给对方。我听说,那时他到全国各省市访问,甚至到国外出访,这张唱片都是礼品之一。所以,就得常把这首歌唱给他听,让他从心里认可才行。我印象最深的那次接触,是1973年他在天津召开亚、非、拉记者招待会,招待会的演出在干部俱乐部舞厅,西哈努克和夫人就坐在距我一米远的沙发上,那天我除了唱《怀念中国》外,还唱了《柬朝友谊万岁》,这首歌也是西哈努克创作的,唱完以后,他对王莘同志说:“如果我闭上眼睛,就像是听柬埔寨歌唱家在演唱。”听他这么说,我们一直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知道他满意了。

  记者:感觉柬埔寨太皇和太后给您留下的印象非常美好,对吗?

  许正源:没错,太皇和太后的个人修养非常好。太皇脸上永远带着慈祥的微笑,永远合十双手向对方表示尊重和敬意。我们都是普通的演员,但每次为他演出或被他接见时,他依然向我们每个人行这种礼,那种真诚和慈爱,让人特别感动。太后也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她的温文尔雅、贤淑大方,谁也比不了。听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自从到了中国,太后就一直认真学汉语,对中国文化有很深的了解。最让人感动的是,她不仅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太后,也是一位称职的好妻子。我们还从他们的工作人员那里得知,无论太皇工作多忙,她始终陪伴在身边。晚上,她也是先照料太皇上床,然后自己休息。他们之间的那种恩爱与尊重,堪称模范夫妻。

  记者:听说您跟现任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也有过接触?

  许正源:当时跟西哈莫尼的接触,没有跟他的父母接触得多。当时他才17岁,听团里人说,他酷爱舞蹈,曾在巴黎舞蹈学校学习。记得有一次演出前,他到我们团来练功、排练。那天雨下得不小,团里的排练厅屋顶还漏雨,把大家急坏了,赶紧把漏雨的地方用布景围上。由于我给他的舞蹈《丰收喜悦》独唱伴舞,自然要在一起合练几次。听团里舞蹈演员们说,西哈莫尼王子舞蹈跳得很专业,《丰收喜悦》是朝鲜舞,他为了跳得正宗,专程到平壤歌舞团去学。所以后来我想,如果他不当国王,肯定会是一位优秀的舞蹈家。

  有意思的是,2006年他继承了王位后到天津访问。市里举办了一场小型晚会,欢迎他的到来,我被应邀出席。因为当年我唱过那么多次《怀念中国》,张俊芳副市长希望我在晚会上再唱一遍。那天,我刚唱了一句,西哈莫尼国王的脸上就泛起笑容,当我再唱《丰收喜悦》时,他的身体情不自禁地在座位上动了起来,显然这首歌唤起了他的回忆。接下来,西哈莫尼国王更开心了,像回到老家那样,和周围人讲起当年的往事。后来,他送给我一个银盘,那是带有柬埔寨浓郁文化特点的工艺品,直到今天我还珍藏着。他离开天津前,我请他转达对太皇和太后的问候,祝他们健康、长寿。他说:“一定转达到,也希望你健康、快乐。”

  记者:看得出您对太皇西哈努克的去世很难过。

  许正源:是的。他在我心里,就像一位好朋友。他的去世,我当然非常难过,假如条件允许,我一定会去跟他告别的。现在,我只能在心里为他祈祷,一路走好,并希望太后莫尼列,节哀、保重。

  最后,也谢谢天津日报的采访,让我有机会把这么美好的往事讲出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