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的烈士?

巍峨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耸立在天安门广场,有十块汉白玉雕刻而成的大型浮雕镶嵌在碑座的四周。按历史顺序排列,东面第一块浮雕展现的史实就是“虎门销烟”。

图1: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浮雕《虎门销烟》
图1: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浮雕《虎门销烟》

  巍峨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耸立在天安门广场,有十块汉白玉雕刻而成的大型浮雕镶嵌在碑座的四周。按历史顺序排列,东面第一块浮雕展现的史实就是“虎门销烟”(图1)。

  1839年(清道光十九年)6月3日(农历四月廿二日),永载史册的“虎门销烟”开始了。林则徐在这一天的日记里写下“未刻消化烟土,至晚上共化一百七十箱”。从6月3日午后的未时(下午一时)起,这一国际禁毒史上的壮举拉开了帷幕。此前的1839年5月18日(农历四月初六日),林则徐日记里记载了“统计前后所收烟土,截至本日止,共一万九千一百八十七箱,又二千一百一十九袋”。这一万多箱毒害中国人民的鸦片,在随后的十余天里被一批批彻底销毁。林则徐日记详细记录了每一天销毁鸦片烟的进展(日期均为农历)——

  四月二十三日:“至哺时计二百三十箱,又六百袋”;四月二十四日:“化烟土一千四百余袋”;四月二十五日:“化烟土九百箱”;四月二十六日:”化烟土九百五十箱”;四月二十七日:“化烟土一千零五十箱”;四月二十八日:“化烟土一千二百箱”;四月二十九日:“是日化烟土一千一百箱”;五月初一日:“是日化烟土一千二百箱”;五月初二日:“是日化烟土一千二百箱”;五月初三日:“是日化烟土一千二百箱”;五月初四日:“化烟土一千二百箱”;五月初五日:“暂停化烟”(这一天是端午节);五月初六日:“化公土烟一千六百箱”;五月初七日:“是日化公土烟一千六百箱”;五月初八日:“是日化烟一千六百箱”;五月初九日:“化烟一千二百箱”;五月初十日:“化烟一千五百箱”;五月十一日:“化烟土一千五百十箱”;

  合计上述日记里的记录,农历四月初六日至五月十一日(公历6月21日),总共销烟一万九千一百十箱又二千余袋(取整数记录,零散未计入),收缴的鸦片销毁完毕。

  虎门销烟带来了“国际反响”,远在欧洲的马克思为此记述到“这些措施(注:指禁烟措施)的顶点是钦差大臣林则徐到达广州和按照他的命令没收、焚毁走私的鸦片”。美国来华传教士兼外交官卫三畏(S.W.williams),后来评论道:“鸦片是在最彻底的手段下被销毁了……全部事务的处理,在人类历史上也必将永远是一个最为卓越的事件”。

  然而,距虎门销烟开始的日子(1839年6月3日)仅三个月之后的1839年9月4日,不甘心失败的帝国主义者就把战火引到了中国。这一天,中英即在广东省新安县九龙山(位于今天的香港九龙)附近海面展开了第一次战斗,史学界将之视为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鸦片战争的开端:“鸦片战争爆发于1839年9月4日(道光十九年七月二十七日)的九龙之战。这是由英国侵略者在广东九龙洋面首先开炮引起的。自此以后,战争断断续续地进行了三年”(牟安世:《鸦片战争》,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54页)。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上,这一段话字字掷地有声:“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划分近代史上烈士的年份“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实际上是指从鸦片战争开始。严格意义上讲,发生在1839年当年的一系列战斗,已在这个统计之中。而鸦片战争的第一战“九龙之战”里牺牲的烈士,就是近代史上最早的烈士。

图2:保存至今的大鹏城古城
图2:保存至今的大鹏城古城

  九龙山坐在的九龙半岛位于珠江口东侧,与香港岛隔海遥望。当时这一带属于清军大鹏营的防区。大鹏营是清军的水师部队,其营地位于今天的大亚湾畔鹏城村的大鹏城(图2)。该营“管辖洋面四百余里”,但此时“弁兵只九百九十八员名”。英国侵略者企图以此兵力薄弱的区域为突破口。于是,鸦片战争的序幕之战在此打响。

  1839年9月4日(农历七月二十七日)上午9时,英国驻华商务总监(Chief Superintendent of the Trade of British Subjects in China)查理·义律(Charles Ellio)同“窝拉疑”(Volgge)号的舰长士密(Smith)一起登上了“路易莎”号(Lousia)船,在“珍珠”号(Pearl)船和“窝拉疑”号放下的小艇陪伴下向九龙进发。大鹏营参将赖恩爵率船队正在这里停泊。就在双方进行交涉的时候,义律下令发动突然袭击。作为挑起鸦片战争的人,退役英国海军上校义律也从在中国海域下令开炮的这一刻起,正式走上武力侵略的道路。

  义律秘书的弟弟、“路易莎”号船的水手亚当·艾姆斯(A.W.Flmslie),在后来的家信里详细叙述了英方首先开炮和中方坚决还击的事实:“士密舰长下令他的小艇开火,命令马上被执行了……我们向他们开了第一发炮,他们马上用密集的炮火准确地朝我们的方向射击”。很可惜的是,清军的炮术存在不足,未能击沉敌船。艾姆斯在信里回忆:“这些船的炮火,多谢上帝!炮口压得不够低,要不然就没有人活着来说这个故事了。——他们的十几发炮弹都打到我们的主桅上”。

  澳门的报纸后来也报道了这次战斗,据《海国图志》转载的该新闻称:“得忌喇士船主遵义律之命,去攻打九龙山炮台,正在出力时,已经衰败,被中国打退。又另有三板(舢板)几只赶前帮助,亦皆退回,陆续归尖沙嘴”。从这篇新闻报道可知,英方先开炮攻击的船只被击退,增援的船只也被击退。从战斗目的实现的角度来看,清军获得了战斗的胜利。

  当天,刚刚巡阅了澳门的林则徐又身在虎门,他在这一天的日记里记下“接大鹏营禀报洋面情形”。后来,林则徐在上报道光皇帝的《会奏九龙洋面轰击夷船情形折》里,转述了大鹏营禀报的战斗开始的情况:“七月二十九日接据大鹏营参将赖恩爵禀称……该将正遣弁兵传谕开导间,夷人出其不意,将五船炮火一齐点放”。林则徐在这份奏折之中,指出了中国军队“不打第一枪”的原则,并且分析了英方先开炮的心理根源:“向来师船未与接仗,只系不欲衅自我开,而彼转轻视舟师,以为力不能敌。此次乘人不觉,胆敢先行开炮,伤害官兵”。

  依据上述史料,九龙之战是帝国主义先开炮挑起的,中国军队的抵抗则是一次正义的还击。英国资料记载,英方参战的“路易莎”号载炮十四门、“珍珠”号载炮六门,另有“窝拉疑”号的小艇载炮一门。战斗开始后还有“威廉要塞”号(Fort Williams)等船的小艇来增援。中方水师船只仅有三艘,而且船上大炮无论是火力还是精度都不及敌方。在实力上敌强我弱又是敌方先下手为强的情况下,依托岸边炮台的支援,水师成功击退了敌船,并且曾经驶出海岸进行了勇猛追击。英方船只在傍晚被迫撤出战斗后承认被清军击伤数人。其中包括率众划船来增援的“冈不里奇”号(Cambridge)船的船长得忌喇士(Douglas)。这样的战斗结局都展现出了水师营爱国官兵们在正义还击时的英勇和奋发。

图3:《会奏九龙洋面轰击夷船情形折》关于欧仕乾的记载
图3:《会奏九龙洋面轰击夷船情形折》关于欧仕乾的记载

  就在这次正义的还击之中,前述《会奏九龙洋面轰击夷船情形折》记载了近代史上最早的两位烈士姓名。战斗刚开始的时候,记名外委(不在编制员额里的额外兵员,薪俸较少)的士兵欧仕乾在英方突然先开火后阵亡(图3):“有记名外委之兵丁欧仕乾,弯身料理军械,猝不及防,被炮子打穿胁下殒命”。战斗进行之中,士兵陈瑞龙又在持枪射击时阵亡:“有兵丁陈瑞龙一名,手举鸟枪,毙一夷人,被回炮打伤阵亡”(英方档案里没有参战人员被击毙的记载,应为击伤一名敌人)。此次战斗中牺牲的陈瑞龙的武器是落后的鸟枪。这是一种用火绳发射的滑膛枪,命中精确度、射程和射击速度都低于英国军队此时装备的前装燧发滑膛枪。而且鸟枪一旦受潮就无法使用,在海上作战尤其不利。使用如此落后武器的清军士兵,在与敌人激战对射中阵亡,这也展现出了可贵的战斗精神。

  欧仕乾和陈瑞龙的牺牲情况上报给道光皇帝之后,1839年10月11日(农历九月初五)道光皇帝在“上谕”里专门提到二人的名字并且要求“赐恤”。他们的名字作为近代史上最早的烈士姓名,也随着历史档案记录了下来,在今天还可以从尘封的史册里查询到,受到应有的纪念。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8年11月8日 12:49
下一篇 2018年11月10日 15:2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