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并非“农民起义”:108好汉仅1位农民

在语文教材中,《水浒传》一直都被定义为“讲述农民起义”。可是,在梁山108条好汉中,究竟又有多少好汉是“农民”呢?

 《水浒》并非“农民起义”:108好汉仅1位农民

  在语文教材中,《水浒传》一直都被定义为“讲述农民起义”。可是,在梁山108条好汉中,究竟又有多少好汉是“农民”呢?

  答案是:只有一个农民。

  这个人,名叫陶宗旺,“庄家田户出身,惯使一把铁锹,”在梁山排名第75位。

  因为只有他一个人是真正的农民,而他的排名又太低,所以,梁山的路线,是绝不可能以他这个农民为中心来发展的。

  那么,和农民比较接近的、近似的阶层,还有哪些呢?

  还有渔民和猎户。把打鱼的和打猎的和种田的,归为同一个阶层,应该不会错吧。如此一来,就有了6个人:

  渔民: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三兄弟。

  猎户:解珍、解宝,两兄弟。

  农民:陶宗旺。

  这6个人加起来,还抵不上零头,在梁山的分量依然太轻。所以,梁山的路线,也是绝不可能以他们这个农民阶层为中心来发展的。

  我们再看历史上农民起义的口号纲领,无非都是些“分田地”、“均贫富”、“免杂税”之类。都是些实实在在的,与自身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

  而梁山的口号,则与此相去甚远。他们要“替天行道”,是与自身的生活毫不相关的东西。且表达的含糊其词,这替天行道的“天”,究竟是指“上天”呢?还是“天子”呢?或是“天下”呢?不清楚。

  这样一比较,我们不难发现,宋江领导的梁山义军,其实很难与“农民起义”扯得上边。

  梁山,一共经历了三代领导人。每代领导人的路线纲领,都各不相同。

  王伦时期的梁山,是他的小农自留地,小打小闹,捉个单身客人,发点小财,就可以满足了。

  晁盖的班子是“七星”。他们劫了“生辰纲”,并非杀富济贫,而是为了自己的“这一趟富贵”。

  他们向往有钱人的生活,眼红梁中书的金珠宝贝,羡慕梁山王伦过的逍遥日子。

  因为他们都很穷,又不务正业。阮小七好赌,输的赤条条的。阮小五也好赌,输红了眼,找他老妈要钱,没有,就把他老妈头上的钗儿拔了,又去赌。

  阮小五道:“他们(梁山王伦)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如何不快活!我们弟兄三个,空有一身本事,怎地学得他们!”

  你看,这里没有官逼民反,只有好逸恶劳。

  因此,晁盖时期的梁山,也就是流氓强盗的销金窝。他们追求的是过上有钱人的生活,追求的是一种“快活”!他们要“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他们要“论秤分金银,成套穿绸锦”。

  到了宋江时期的梁山,新加盟的好汉越来越多。人员的阶层结构,也在悄然变化。

  梁山的主流阶层,大致可以分为这么几种:朝廷降将、政府公务员、地方名流、庄园财主,等等。他们逐渐占为大多数。高于“小吏”这个层次以上的人员,至少占到了70%以上。

  他们才是梁山的主流阶层。宋江则是他们的代言人。

  这些人,平日穿的吃的,哪一个不是锦衣玉食?哪一个家里不是要多少酒有多少酒,要多少肉有多少肉?他们会很稀罕跑到梁山上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快活吗?这样的生活,早就过腻了,这样的快活,对于他们来说,绝无吸引力可言。

  甚至是要鄙视。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来看,他们需要的是“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因为已经满足了的需求,再不会是激励因素。而宋江的“招安路线”,则正好给大家提供了一个“自我实现需求”的平台。

  宋江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走招安路线的呢?

  早在晁盖时期,活捉了呼延灼后,宋江拜见道:

  “小可宋江,怎敢背负朝廷?盖为官吏污滥,威逼得紧,误犯大罪,因此权借水泊里随时避难,只待朝廷赦罪招安。……宋江情愿让位与将军;等朝廷见用,受了招安,那时尽忠报国,未为晚矣。”

  梁山,不是反政府组织,而是随时准备投靠政府的组织,正在等待朝廷的招安。这一点才打动了呼延灼决心归顺。

  后来收伏降将,几乎都是如此。

  可是,招安大事,并不是宋江说了算的,那得皇帝说了才算啊。宋江又凭什么知道招安就一定成功?别人又凭什么听他一说就马上相信了?凭什么跟着他就可以招安呢?

  解密水浒传中最神异的“玄女下凡”事件

  《水浒传》中宋江的故事,可以分两个部分:上梁山前;上梁山后。其转折点就在闹江州救宋江,见小说第四十回《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

  李逵、晁盖等人,劫了江州刑场,把宋江救上了梁山。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宋江才正式的成为了一名山大王。

  宋江做了山大王之后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把父亲接上山来。

  很奇怪:他坚持要一个人独自回乡去接,身犯弥天大罪的宋江,他居然不怕被抓,拒绝要任何人(包括心腹)陪同。而他的父亲最终却并不是他接来的。

  也就是说,宋江白跑了一趟。他回不回去,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他又为什么会白跑一趟呢?书上写道:

  宋江刚回到乡里,只听得背后有人发喊起来:“宋江休走!早来纳降!”宋江叫声苦!又没第二条路,背后赶来的人,火把照曜,如同白日。

  宋江只得躲进一所庙里,钻入神厨里藏着。气也不敢喘,屁也不敢放。暗暗祷告道:“我今番走了死路,望阴灵遮护则个!神明庇佑!”

  说来也怪,神明真的就显灵了。

  只见那赵能、赵得二都头带着众士兵赶来。一个叫道:“都头,你来看,庙门上两个尘手迹,定是却才推开庙门,闪在里面去了。”

  (赵能、赵得二都头,是官府在抓捕宋江时专门临时换过来的。为什么突然调他们来呢?)

  大家便进庙来搜。一个士兵拿着火把,赵能一手揭起帐幔,五七个人伸头来看。不看万事俱休,才看一看,只见神厨里卷起一阵恶风,将那火把吹灭了。

  然后,只听的殿后又卷起一阵怪风,飞砂走石,滚将下来。吓的众人毛发竖立,一哄而散,都奔望庙门外逃命去了。

  真是怪诞,眼看宋江就要被捉住,这殿后居然会刮来一阵莫名其妙的怪风救了他的性命。

  只听外面几个士兵说道,我们只去守住村口等他,不怕他飞了去。众人都望望村口去了。

  宋江正在寻思逃脱无计,只听的后面有两个仙童走来,道:“小童奉娘娘法旨,请星主说话。”

  宋江钻将出来,吃了一惊,却是庙里的两个泥神。

  真的是神仙下凡来了。

  宋江暗暗惊诧,随着那两个仙童往后殿走去,转过后殿侧首一座角门,穿过一片茂林修竹,跨过一座青石板桥,来到一所世外桃源般的宫殿。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6年9月7日 06:51
下一篇 2016年9月7日 21: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