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士谢安的另一面:中国历史上搞言论封杀第一人

晋哀帝隆和年间(562—565),才子裴启出了一本书——《语林》,记载魏晋时代名士们的言谈、容止和轶闻,开了志人笔记之风,“大为远近所传。时流年少,无不传写”。可以箅得上是当时的畅销书了。

名士谢安的另一面:中国历史上搞言论封杀第一人

  晋哀帝隆和年间(562—565),才子裴启出了一本书——《语林》,记载魏晋时代名士们的言谈、容止和轶闻,开了志人笔记之风,“大为远近所传。时流年少,无不传写”。可以箅得上是当时的畅销书了。

  一天,庾道季拉着谢安的手说:“裴郎(即裴启)云:‘谢安谓裴郎,乃可不恶,何得为复饮酒?’裴郎又云:‘谢安目支道林(晋朝名僧),如方卑之相马,略其玄黄(不重外表),取其隽逸(只观风神)。”(《世说新语》)不料,一向沉静从容,淝水之战中亦稳如泰山地下棋、收到捷报后仍不动声色的谢安一听就怒了;“都无此二语,裴自为此辞耳!”意思是说,我从没说过这两句话,这都是姓裴的自己编的!

  庾道季一愣,随后又拿出了王��的《经酒垆下赋》展示给谢安。庾道季本是想告诉谢安,裴启写的也未必都是无中生有,如在《语林》中就记载了王��作《经酒垆下赋》之事。但没想到,谢安读过之后更加不快,“于此《语林》遂废”。

  沉静有识鉴的谢安为何因此小事发怒呢?

  事实上,即使谢安真的没说过那两句话,《语林》也不至于被废。谢安之怒,压根儿并不是因为裴启,而是与王殉交恶有关。

  王��是王导之孙,东晋书法家,官至尚书令,封东亭侯。他长期为桓温部下。深得信赖。桓温去世后,王��又做新钻营,谢安以其弄权术而恶之。及至执政,谢安有意打压包括王殉在内的琅邪王家,并支持弟弟谢万的女儿与王殉离婚。

  其实,王��并没有谢安想象得那么糟糕,只不过于仕途上主动进取罢了。谢安去世时,王��正在会稽,但还是连夜奔赴建康吊唁,却为谢安属下所阻:“谢丞相生前从来不想见您这位客人!”这话说得够绝,但王��不为所动,直步上于灵前哭吊。

  在《语林》中,裴启用非常欣赏的笔调记述了王��作《经酒垆下赋》一事,并在文后附载了该文,称其“甚有才情”。王��的这篇作品是歌颂王家先人王戎的,而谢安认为王戎位居高官后经黄公酒垆,追忆年轻时与阮籍、嵇康一起喝酒的故事并不属实,是东晋好事者虚构的,加之又与王家交恶,因而恨见《语林》中的记载,所有这一切,引起了他的不快,遂废其书。

  所幸《语林》虽被废,但却未完全散失,其中很多条目直接为《世说新语》所采用,也见于其他引文中,使得我们今天仍得窥其貌。但封杀裴启的《语林》,却成为谢安一生的瑕疵,也使得他成为史上搞封杀第一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6年2月20日 08:10
下一篇 2016年2月22日 10:4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