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王爷们的特殊嗜好:喜奸淫幼女和处女

早在武宣称王时,洪秀全就开始实行一夫多妻制,除了原配赖氏,他还纳了十几名美丽少女做王娘。到武昌时,他又有过一次大规模的选美活动,配偶数量再次剧增。定都天京后,他的后宫规模也急剧扩大,王娘多达八十八个。

太平天国王爷们的特殊嗜好:喜奸淫幼女和处女

  与禁欲令相比,让广大军民更加无法忍受的,是太平天国领导班子的言行不一。

  这些人,说一套,做一套。一方面,他们冠冕堂皇地,高唱史上禁欲主义的最强音;另一方面,他们又明目张胆地,大行史上最荒淫的特权。

  第一号特权人物,自然是最高领袖洪秀全。

  早在武宣称王时,洪秀全就开始实行一夫多妻制,除了原配赖氏,他还纳了十几名美丽少女做王娘。到武昌时,他又有过一次大规模的选美活动,配偶数量再次剧增。定都天京后,他的后宫规模也急剧扩大,王娘多达八十八个。

  洪秀全的“配偶”,也有可能比编制规定要多。他的天王府里,搞后勤工作的,全是妇女,没有男人,甚至连太监都没有。这些女人,都是他的私有财产,只是没有王娘的名分罢了,他想要谁,谁敢不从?

  在这一点上,洪秀全与历代帝王相比,完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倡导的所谓平等之说,完全成了空头口号。

  紧随洪秀全之后,第一批拥有享受性生活特权的,是永安封的五个王爷(早死的南王冯云山和西王萧朝贵在名义上仍享有这一特权)。

  自从1852年在武昌阅马场开创选美先例之后,民间选美就成为定制,定期举行。所以各个王府的女人,都在逐年增加。

  上面那个写《狎娈童》诗的作者,还写过一本叫做《金陵癸甲新乐府》的诗集,其中有一首叫做《选女孩》的,就真实描写了当时“非自愿”选美的惨烈场景:“今不幸为女子,尤不幸为女女子。列王传令选王娘,母女相持面如死,巡查勒马立门前,军帅握�搜馆里。大者逃出馆外颓垣阴,小者逃入阿母破床底。”

  所谓女子,是指妇女;女女子,指的是处女,也就是民间所讲的黄花闺女。看来太平天国的王爷中,不乏有奸淫幼女和处女的嗜好,在这一点上,他们与古代的帝王是一路货色。

  除了洪秀全,拥有女人最多的,是杨秀清。

  1854年,定都天京不到一年,杨秀清的贞人,也就是王娘,就有三十六人,两年后他临死之前,队伍已经扩充到五十六人。

  据说杨秀清的好色,远在洪秀全之上。透露这个秘密的,是杨秀清的私人医生。杨秀清的眼睛一直有病,定都天京后,公务繁忙,病情恶化,便重金聘请了一个名医,专门给他治眼睛。据这个医生后来回忆说,杨秀清因为纵欲过度,患有严重的肾虚症状,不得不靠龙眼等壮阳补肾的药物来维持。

  除了天王和永安五王,享有这一特权的,还有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秦日纲。

  秦日纲与洪秀全的关系极为亲密,又是最有资历的老干部,地位仅在翼王石达开之下,为百官之首。定都天京这年,洪秀全和杨秀清法外开恩,特批秦日纲娶了一个安庆的女子为妻,后来还选了几个妇女到家里,也过起了一夫多妻的生活,成为王爷之外唯一享有这一特权的人物。

  最高领导层身边美女如云,妻妾成群,其他将士却有家不能回,有妻不能睡,哪能不眼馋?

  反差是鲜明的,诱惑是巨大的,冲动是不可遏制的。

  和尚天天都摸得,我一天都摸不得?

  凭什么你每天红烧肉吃得打饱嗝,我偶尔喝口汤解解渴就要搬掉吃饭的工具?

  为了让自己“名正言顺”地享受特权,并且博得群众的理解和支持,高层领导们觉得,有必要给群众一个心服口服的说法,否则难以服众,更重要的是众怒难犯。

  对于禁止夫妻团聚、暂缓谈婚论嫁政策的官方解释,《天情道理书》中是这样说的:“但当创业之初,必先有国而后有家,先公而后私。”

  这个说法,明显扯淡,把人民群众当成弱智来愚弄。

  老百姓不敢怒,也不敢言。

  敢言的是局外人。后来英国外交官来到天京,就曾经对此提出过疑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们领导班子却要弄那么多女人放在家里?你们天王和东王怎么就不能起个表率模范作用呢?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但说出了天国群众不敢说的心声。

  杨秀清只能用天话搪塞:“兄弟聘娶妻妾,婚姻天定,多少听天。”

  天就是天父,说白了不还是听你杨秀清的?

  用这种借口来搞性生活垄断,真是高明得紧,这套把戏也就太平天国军民还算买账。

  天京城内怨声载道,由此积蓄的危机,有人看得很清楚。有一个读书人就曾经表示过对太平天国前途的担忧:“倘有间谍者使之因此内讧,俾大兵得以乘机剿灭,亦殊快事也。”

  1854年10月1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这一天,东王杨秀清借着天父下凡的机会,解除了禁欲令:准许夫妻团聚男女结婚,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

  将心比心,善莫大焉!是该让人活得像个人样的时候了!

  只不过,这个解禁令的受益对象,主要还是各级官员,普通士兵并没有得到任何实惠。

  官员们有了娶妻的权利后,纷纷向领导班子看齐,大肆抢夺民间女子,本着“男人娶妻,多多益善”的原则,攀比之风愈演愈烈。

  这样下去,军队非得让女人搞垮不可。而且民间哪有这么多女子供他们超额消费?民怨不说,还有广大普通群众和战士,一天到晚拼死拼活打天下,却过着苦行僧的日子,他们会怎么想?

  为了控制娶妻规模,同时给自己大搞特权一个说法,洪秀全专门下诏进行了政策性说明。

  1860年,洪秀全不得不专门下旨对此进行说明:“爷造亚坦(当),婚娶夏娃。一夫一妻,起始昭然。爷今又降圣旨曰:妻子应娶多个。”

  洪秀全宣布上帝修改版婚姻法后,接着宣布“朕今就婚姻诏明天下,妻子人数依据官职的高低而定,多寡不一”。

  官越大,女人就越多?这是什么逻辑嘛!

  为了最大限度削减“官本位婚姻法”带来的负面影响,洪秀全劝那些不在婚姻法保护的兄弟们,让他们“不要忌妒”。他还表示,在新的婚姻法颁布之前,已经多娶的,政府不再追究。

  婚姻法规定的娶妻数目,分成六个等级。

  第一等是洪秀全,数量不限,多多益善。

  第二等是东王和西王,编制是十一个。(西王已于1852年死于长沙,东王死于1856年天京变乱,这两个人有天父和天兄代言特权,自己在分配女人问题上也有特权,再说他们反正已经升天,大理论层面上多分配几个也没关系。而且正好说明领导班子享受特权并不是活人的需要,而是“天定”的职责。)

  第三等是南王、翼王、豫王,编制是六个。(豫王是胡以晃,此前已经病死升天。北王韦昌辉和燕王秦日纲,死于天京变乱,王爵已被洪秀全没收。)

  第四等是高级官员,编制是三个。

  第五等是中级官员,编制是两个。

  第六等是低级官员和老百姓,编制是一个。

  这就明摆着告诉大家,中高级官员以上,都可以实行多妻制。低级官员和老百姓,实行一夫一妻制。普通士兵,不好意思,继续打光棍吧!

  太平天国已经将圣库制度推广到了婚娶领域,将女人也纳进实物配给制的范围,作为一种与官职匹配的福利。

  洪秀全修改后的“官本位”婚姻法,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进一步激化了矛盾,导致太平军后期军纪不断败坏,战斗力不断下降。这是后话,要到后来李秀成开辟了苏南根据地的时候,才好细说。

  既然是配给制,就得发放凭证,凭票领取物资。

  这个“女人票”,太平天国叫做龙凤合挥,老百姓把它叫做“龙凤批”,因为盖有龙凤图案的公章而得名,类似于今天的结婚证。

  发放合挥的,有专门的公务人员,叫做婚娶官,民间叫媒官。这个机构的主要功能,类似于今天的民政局专门管理婚娶的职能部门。

  在配给制时代,票的威力是巨大的,龙凤合挥更是一票难求。

  拿票的主要是低级官员,有几个老婆的中高级官员,自然不需要凭票消费,由国家统一拨发供应。

  拿到票的低级官员,就可以举行一个简单的仪式,领取佳人成亲入洞房。

  这类由组织指定的婚姻,还闹出了不少笑谈和惨剧。

  婚娶官本着“年龄不是问题”的工作方针,弄出了不少怪事,老夫少妻的有,老妻少夫的也有。

  组织指定的婚姻,当然不能像自由恋爱择偶那样尽如人意。有的小伙子,遇到的是老太婆;有的小姑娘,遇到的是老爷爷。

  大部分被“配给”的女性,只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还有一些女子,本着“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现实主义,也愿意将就着过日子。个别心气高傲的,因为运气实在太差,嫁非所愿,侍非其人,实在忍受不了这份折磨,只好寻机自尽。

  当官的尽管并非都能弄到妙龄少女,但也好歹算是圆了多年夙愿,可怜那些当兵的,还是没有福分来享受国家的这份福利。

  最高兴的,当然要算那些无辜被卷进这场禁欲风波的老百姓。

  解除禁欲令的命令一下,女馆里的女人们,跑得比兔子还快,以秒杀的速度长跑回家,与丈夫团聚。

  欲望之烈,不亚于洪水猛兽!

  诚然!

  性压抑和性变态之后,紧随解除禁欲令之后的,必定是疯狂的令人无法想象的性解放!

  推行了四年多的男女别营制度,终于画上了迟到的句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8年1月3日 16:25
下一篇 2018年1月7日 20:0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