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中的狂人,帝王中的恶魔

大夏皇帝赫连勃勃又要杀人了。

攻下长安后,赫连勃勃征召京兆隐士韦祖思。此前,后秦姚兴、东晋刘裕都曾请韦祖思出山,但被他婉拒了。

赫连勃勃召见,韦祖思却不敢继续窝在家里。韦祖思前来觐见时,对赫连勃勃毕恭毕敬,史书用了四个字——“恭惧过礼”

韦祖思能来,赫连勃勃很高兴,但是他防范畏惧的态度,勃勃不喜欢。

赫连勃勃怒道:“我以国士之礼待你,你却不把我看作同类。你当初不拜姚兴,为何现在来拜见我?可见你并没有把我当作一个真正的帝王。我死后,你们这些人执笔写史,将置我于何地!”于是,他下令将韦祖思处死。

这个混血的匈奴族皇帝,像一个矛盾统一体。他追慕中原的夏后氏,定国号为“夏”,却抛弃汉姓,自称大单于;他既向往千秋伟业,又沉迷野蛮征服;他建造了千年不朽的统万城,却改变不了大夏国祚短促的命运。

01

赫连勃勃原名刘勃勃,《晋书》载其字屈孑。但有学者认为,“屈孑”为卑下之意,应该是后来北朝对他的蔑称。

刘勃勃11岁那年,曾经饱尝逃亡的屈辱。

公元391年,割据朔方的刘勃勃之父刘卫辰遭到北魏攻打。刘卫辰兵败后单骑出走,被其部下所杀,部众狼狈溃散。年少的刘勃勃成功逃生,在溃兵的保护下,前往投靠鲜卑叱干部(即薛干部)。

刘勃勃出身的匈奴铁弗部,与北魏的建立者鲜卑拓跋部早有恩怨。铁弗部的祖上,为东汉时迁入代北之地的南匈奴右贤王去卑,当年去卑归附朝廷后,和其他匈奴贵族一样,冒姓汉朝皇室的刘姓,他的子孙多与鲜卑等族通婚,形成了号称“铁弗”的混血部落。

十六国时期,铁弗匈奴与其他北方少数民族一样,一度臣服于前秦苻坚,刘卫辰还娶了前秦宗室为妻。这个苻氏女子便是刘勃勃的母亲,也就是说,刘勃勃还有氐族的血统。

淝水之战,风声鹤唳,让苻坚的霸业付诸东流,北方各民族也纷纷摆脱前秦控制,再度掀起战乱。

当时,铁弗匈奴占据黄河以西朔方一带,而拓跋鲜卑立足于云中、雁门,重建政权,改国号为魏,双方关系剑拔弩张。北魏太祖拓跋珪将刘卫辰视为其西进的头号阻碍,于是率领大军攻打刘卫辰。

刘卫辰败亡后,拓跋珪“收其珍宝、畜产、名马三十余万,牛羊四百余万”,北魏国力大增,但北魏仍有游牧民族的文化残馀,没有留下来经营朔方地区,而是引兵而归。拓跋珪还将刘卫辰的子弟宗党五千人投入黄河,并四处打听刘卫辰其余儿子的下落。

不久后,拓跋珪得知11岁的刘勃勃逃到叱干部,派人前去索取。叱干部虽是鲜卑人,但曾依附于铁弗匈奴,不愿落井下石,其首领太悉伏对拓跋珪的使者说:“刘勃勃国破家亡,才来投靠我,我宁愿与他共存亡,怎么忍心将其绑缚送去魏国?”

叱干部为他们的情义付出了代价,愤怒的拓跋珪派兵将他们所居的三城(在今陕西延安东南)给屠了。那时,刘勃勃已经被叱干部暗中送去投靠另一个鲜卑人没奕于

没弈于曾被前秦任命为安定都尉,统辖陇东,镇守高平(今宁夏固原)。他跟铁弗匈奴也有交情,便好心收留了刘勃勃,看这小伙子一表人才,还把女儿嫁给他。刘勃勃在没弈于的保护下日渐成长,成年后的他身长八尺五寸,相貌俊美,是个能言善辩的“高富帅”。

帝王中的狂人,帝王中的恶魔

战国时期匈奴文物-鹿形鹰喙金怪兽。图源:图虫创意

淝水之战后,前秦衰落,羌族姚氏起兵叛乱,攻占关中,建立了后秦政权。没弈于失去了前秦庇护,得认个新大哥,便带着刘勃勃去长安朝见后秦皇帝姚兴。

姚兴一见刘勃勃就觉得他是个人才,封他为将军,统领原先朔方的3万部属,甚至说“欲与之平天下”。于是,原本如丧家之犬的刘勃勃,带着铁弗匈奴余部回到其父辈经营多年的地方。

姚兴之弟姚邕是个音乐家,不仅曲子弹得好,还有一双识人的慧眼。眼见姚兴对刘勃勃这个小帅哥毫无戒备,姚邕对哥哥姚兴说:“我看刘勃勃这个人对上无礼,对下残忍,不念旧情,只知利害,如果过分信任,恐怕会成为后患。”

姚邕一再强调:“勃勃不可近也!”

但姚兴没有听从弟弟的建议,他有意扶持刘勃勃作为制衡北魏的力量。当时,铁弗匈奴所在的朔方,南有后秦,北有柔然,东有北魏,西有河西诸凉。

姚兴打着如意算盘,想把刘勃勃当成一枚阻挡北魏西进的棋子,但他万万没想到,他提拔的是一个更没底线的野心家。

刘勃勃返回故地后,几年间就聚拢了数万军队。之后,他恩将仇报,以到高平打猎为名,带着一支军队袭杀其岳父没奕于,收服其部众,势力迅速壮大,成为北方一支不容忽视的军事力量,无论是北魏,还是后秦,都不得不对其有所防备。

02

刘勃勃恢复铁弗匈奴的势力后,开始了他的逆袭之路。

有勇有谋的刘勃勃同时与后秦、北魏为敌,甚至放出豪言:“不出十年,岭北、河东(后秦、北魏之地)都将归我所有。”

作战中,刘勃勃发挥匈奴骑兵的优势,尤其擅长打游击战,不争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发动突袭,在战场上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他说:“吾以云骑风驰,出其不意,救前则击其后,救后则击其前,使彼疲于奔命,我则游食自若。”

面对刘勃勃的反叛,当初不听弟弟之言的姚兴吃了不少苦头。

后秦北境不断受到铁弗匈奴的骚扰,后秦的平凉(今甘肃平凉)、定阳(今陕西延安市东南)等重镇先后被勃勃所夺。每次交战,刘勃勃的军队都会抢掠大量人口、牲畜,不到十年间,后秦损失的人口多达两万多户。

公元407年,刘勃勃在陕北黄土高原建立大夏政权,自称天王、大单于,并将自己的姓改为“赫连”

当初,汉高祖刘邦曾将宗室女嫁给匈奴单于为妻。后来,匈奴内附,一些匈奴贵族改用“刘”姓,声称汉匈为舅甥关系,比如匈奴刘渊入主中原时,他就打着刘姓的旗号,以使自己的政权看起来更加“合法化”。

刘勃勃反其道而行之,他说,我不要姓刘了,因为“子从母之姓,非礼也”,于是给自己取了一个更牛掰的姓,改姓“赫连”,说“王者继天为子,是为徽赫,实与天连,今改姓曰赫连氏”。

民族史专家姚薇元认为,赫连一词是勃勃从匈奴语的“祁连”改译而来的,其原意是“天“。

赫连勃勃毫不避讳自己的匈奴血统,但他以夏为国号,仿造汉制设立百官,又表现出了对汉化的追求。

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政权,史称“胡夏”“赫连夏”

这里的夏,指夏后氏,即史书中夏朝君主的姓氏。汉代史学家司马迁认为,匈奴是“夏后氏之苗裔”,这一说无从考证,一般认为是“伪托之辞”。

帝王中的狂人,帝王中的恶魔

大夏建立时的天下形势。图源:最爱历史

赫连勃勃坚持改回匈奴姓,却用汉人国号,表现出一种矛盾的心理,而这种矛盾在其征战四方的生涯中贯彻始终。他凭借匈奴的游击战术,掠夺广袤的土地,又想学汉人皇帝,建立一个坚固的都城。

后秦大臣王买德投降赫连勃勃后,成为大夏的重要谋臣,他对赫连勃勃说:“后秦的势力虽然已经衰败,但地方统治仍然很稳固,希望您能继续等待,积蓄力量。”

于是,公元413年,赫连勃勃改变“不专一城”的游击战术,开始营建都城。他任命大臣叱干阿利主持建造工程,动用十万民工,耗时五六年,在今陕西靖边的无定河北岸修筑都城。

赫连勃勃为其取名为统万城,即“统一天下,君临万邦”之意。

这座大夏国都的遗址,后来被荒沙围困,深陷于沙海之中。当赫连勃勃建城时,这里布满绿色植被,可谓山清水秀。赫连勃勃登高眺望,叹道:“美哉斯阜,临广泽而带清流,吾行地多矣,未有若斯之美!”

更重要的是,此地靠近北魏,可以探查北魏西进的动向。

史载,统万城为“蒸土筑城”,城基厚达30丈。根据考古研究,所谓“蒸土筑城”,是用砂、粘土、石灰加水混合成三合土,作为建筑材料。在建筑过程中,需要烧制大量石灰,石灰遇水膨胀,挤压砂土,从而使之更紧密,这样建造的城墙土色为白,质地坚硬,故有“白城子”之称。

统万城的设计者还为城池修建了高耸的“马面”。宋人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考释,“马面”就是城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向外凸出的部分。一般的城墙大多与地面呈垂直状态,敌军一旦靠近城墙,就会形成难以防御的死角,而有了“马面”的凸出部分,这个死角处就消失了,弓箭手在城墙上防守时,可以对来犯之敌一览无余,并以弓箭射杀。

这座雄伟的“白城子”,曾是大夏崛起的象征,却也见证了赫连勃勃杀人如麻的残暴统治。

史载,赫连勃勃“性骄虐,视民如草芥”

筑城时,他命人用铁锥刺土,若扎不进去有奖励,但只要铁锥刺进一寸,便意味着不合格,要将负责夯筑的工匠杀死,尸体填入城墙之中。军中的弓箭和铠甲造好后,赫连勃勃也用残酷的方式检验,命人以箭射铠,射甲不入,便杀造弓箭的工匠,若射入,则杀造铠甲的工匠。

城池竣工后,赫连勃勃常坐于城楼之上,握弓箭在手,心情不高兴时,看到城下有哪个人不顺眼,便张弓搭箭,将其射杀。他不仅残忍对待军民百姓,就连手下大臣也不放过,大臣中有人敢用不敬的眼神看他,就会被剜去双眼;有人敢嘲笑他,就会被割去嘴唇;有人敢跟他谏诤,赫连勃勃就判其诽谤罪,将这名大臣割掉舌头后处死。

史书中的赫连勃勃,是十六国时期的典型暴君,完全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狂人形象。但是,后世史籍可能把他的残暴夸大了,毕竟他曾与日后统一北方的北魏为敌。据考古调查,统万城遗址中并没有发现大量的人骨畜骸,但为了在强敌林立的北方立足,大夏的功业显然是建立在百姓的血泪之上。

帝王中的狂人,帝王中的恶魔

陕西榆林统万城遗址。图源:图虫创意

03

正当赫连勃勃在朔方营筑都城时,南边的关中局势发生了变化。东晋权臣刘裕发兵北伐,攻下长安,灭了后秦。

赫连勃勃听闻晋军北上,不由得幸灾乐祸,对群臣说:“刘裕必定可以攻取关中。但按照之前南人北伐的套路,刘裕一定不能久留,他南归后若留子弟及诸将守之,吾取之如拾芥耳。”

刘裕北伐时,听说北方还有赫连勃勃这个人物,为了避免双线作战,先遣使致书,与勃勃约为兄弟,防止其偷袭。赫连勃勃收到刘裕的书信,特意找了几个有文化的官员给他草拟一封复书,随后把它背熟。等刘裕使者到来,就当着他的面向近臣背诵,写下来回复刘裕。

刘裕一看这篇雄文,还以为是赫连勃勃自己写的,自叹不如。

帝王中的狂人,帝王中的恶魔

刘裕画像

刘裕灭后秦时,赫连勃勃暗中厉兵秣马,随时准备袭取关中。不久后,刘裕果然留下年少的次子刘义真镇守长安,自己引兵东还。

赫连勃勃一看情势有利于己,问谋士王买德,我要攻取关中,你给个方案。

王买德说:“关中形胜之地,而刘裕派儿子镇守,自己南归,肯定是急着去篡位了,没时间经营中原。但这件事,北魏也知道,我们一定要快点儿行动。青泥(今陕西蓝田)、上洛(今陕西商洛)是南北险要之地,我们先派游击兵断绝其道路,然后封锁东边的潼关,断绝其水路之路;如此一来,大单于可传檄三辅、施以威德,则刘义真就是网中之物。”

一切果然如大夏君臣预料,刘裕之子刘义真太过稚嫩,干不过狡猾的赫连勃勃,很快兵败于青泥。刘裕起初不知道儿子下落,准备再次北伐,但听说刘义真已经摆脱夏军的追赶,退守洛阳,刘裕便放弃北伐,专心篡夺东晋的皇位去了。

公元418年,进军长安的赫连勃勃筑坛于灞上,正式称帝。攻下长安后,大夏的国力达到顶点,“南阻秦岭,东戍蒲津,西收秦陇,北蒲于河”,以陕北为中心,势力范围包括关中、河套、陇东一带。

赫连勃勃在长安滞留了数月,此地的帝王旧宅让这个野心家心动不已,但他还是没有定都关中,而是回到统万城,并命人在统万城南刻石铭记。

当群臣劝其迁都长安时,赫连勃勃说:“朕岂会不知长安为历代帝王的旧都,有山河四塞之险?南边的荆吴之地尚且僻远,还不会成为我的心腹大患,东边的魏国却与我大夏紧挨着,距离统万城不过数百里。若定都长安,则统万有失守的忧虑,若朕在统万城,则魏军不敢渡河。你们没有看到这一点啊。”

直到赫连勃勃去世,北魏果然都没有贸然西进攻打统万城。

但赫连勃勃放弃关中,也有他难以摆脱游牧旧俗的因素,当时,陕北黄土高原遍布牧草,是游牧的绝佳场所,而赫连勃勃东征西讨,一直延续匈奴的剽悍风格。

赫连勃勃曾向西北的南凉政权求婚,被拒绝后,带兵杀入南凉,杀数万人,将人头积聚成堆,号为“骷髅台”;攻打后秦的杏城(在今陕西省黄陵县西南)时,坑杀后秦将士二万。

征战时,赫连勃勃的的残忍凶狠助其打下了江山,但治理国家时,游牧民族的旧俗只会让大夏陷入速朽的危机。

赫连勃勃回到统万城后,他的儿子们日渐长大,他们拥有各自的部众,为了皇位大打出手。424年,赫连勃勃打算废掉原来的太子赫连璝,结果导致赫连璝与另一个皇子赫连昌反目成仇,双方带兵大战,最后是赫连昌杀死了哥哥赫连璝,收服其部众八万多人。

当赫连昌带着部众回到统万城时,赫连勃勃知道木已成舟,便将赫连昌立为太子。次年,赫连勃勃病逝,他留下一处疑冢,以及一座矗立千年的都城,但他建立的大夏难以摆脱胡风的束缚,终究难以适应新的时代。

帝王中的狂人,帝王中的恶魔

赫连勃勃用匈奴人擅长的机动作战扩张势力。图源:影视剧照

04

马上可以打天下,却不可马上治天下,大夏的老对手北魏深谙此道。赫连勃勃在世时,北魏韬光养晦,不跟他硬碰硬。

等到赫连勃勃去世,其诸子陷入不和,相互争斗,北魏决定采纳大臣崔浩的意见,再次向宿敌发起了进攻。与此同时,一些部落不满赫连氏的残暴统治,纷纷“背夏降魏”。

当时,北魏在位的皇帝为太武帝拓跋焘,他分派诸将,分两路进攻大夏,其中一路攻取长安,另一路直趋统万城。当时正值寒冬,河水冰冻,北魏军踏冰而过,快速行军。但是,北魏第一次出兵时,赫连勃勃生前建造的统万城,还是给拓跋焘造成不少麻烦。

北魏大军逼近统万城时,赫连昌正在宫中宴饮,本来都要摆烂了,但冒死出城一战。赫连昌仓促出战,战败后又退入城中。面对坚固的统万城,北魏军一时难以攻破,只能四处掳掠城外居民,得牛马十万余,而大夏军依靠城池进行防御,发起反击,还杀死了拓跋焘左右扈从多人。

拓跋焘只好叹息道:“统万未可得也。”于是迁徙大夏百姓万余户而返。回到北魏平城(今山西大同)时,有三四成夏民死去。

427年,赫连昌派弟弟赫连定率2万精锐南下,与此前已夺取长安的北魏军对峙。拓跋焘得知大夏分兵南下后,马上派人到阴山砍伐树木,制造攻城器械,准备再次攻打统万城。

拓跋焘先派出轻骑3万,舍弃辎重后迅速到达战场。拓跋焘的手下不解,认为统万城坚,十日也不能攻下,若以轻军深入,进不可克,退无可退,不如等步兵和攻城武器到后再一起前往。

拓跋焘却说出自己的独到见解:“用兵之术,攻城最下,必不得已,然后用之。如果用步兵、攻城器械进攻,夏军一定会畏惧而坚守,不如以轻骑直抵城下,让他们放松警惕,再诱使他们出战,则可将贼首擒拿。”

北魏大军压境,赫连昌赶紧派人去召回弟弟赫连定。但赫连定拒绝返回,说统万城坚不可摧,你等我打败长安的魏军,然后带兵杀回,内外夹击。赫连昌觉得弟弟的主意不错,便下令坚守不出。

拓跋焘见夏军没有出城迎战,于是派一个北魏士兵装作逃兵,去给赫连昌散布谣言,说:“魏军粮尽,士卒食菜,轴重在后,步兵未至,宜急击之。”

赫连昌看到魏军果然退至城北,又听说魏军粮尽,早就把弟弟的建议抛到脑后,率军出城攻击魏军。魏军佯装不敌,夏军在身后猛追。

此时,天降大雨,有人向拓跋焘建议说,风雨从对方那边刮过来,对我们所在的位置不利,这是天不助人,而且将士饥渴,请陛下改日再战。

北魏大臣崔浩竭力反对,说:“千里制胜,一日之中岂能轻易改变!而且夏军贪进不止,后军已经断绝,我们应该出其不意,进行包抄。风雨之道在于人,岂是固定不变的?”拓跋焘认同了崔浩的建议,继续指挥将士在统万城外作战,用当年赫连勃勃最擅长的方式击溃了大夏军。

这一次,好运不再眷顾赫连昌,北魏大军消灭夏军的有生力量后,一鼓作气攻入统万城。

赫连昌逃往上邽(今甘肃天水),遭到北魏军追击,被生擒后送往平城。

随着统万城失守,大夏沦为流亡政权,只能收拢剩下的部族,继续苟延残喘。

赫连昌被俘后,其弟弟赫连定继承夏主之位,带兵与北魏军交战,多次想夺回统万城。

帝王中的狂人,帝王中的恶魔

陕西榆林统万城遗址。图源:摄图网

史载,赫连定自小“凶暴无赖”,虽然能征善战,却继承了父亲赫连勃勃的缺点,反而不被其父所疼爱,没想到,他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最后一个匈奴族皇帝。

大夏倾覆之际,赫连定仍四处征战,收复了部分故土,却再也回不到大夏国都统万城。

史书记载,一日,驻军平凉的赫连定登上高山,遥望统万城,哭泣着说:“先帝当初若让我继承大业,岂会有今日?”

过了一会儿,有上百只野狐狸在赫连定身边嗷嗷叫。赫连定命人射之,却一无所获。

赫连定厌恶地说:“这是不祥的征兆,上天啊,我还能说什么呢?”

公元431年,赫连定的军队在向河西转移途中,被归附北魏的吐谷浑击败。次年,作为俘虏的赫连定被献给北魏,身死国灭。

始于游牧民族的大夏政权,最终还是以游牧民族的方式覆灭。

大夏灭亡,“自是中原及西北之地一归于魏矣”

参考文献:

[北魏]崔鸿 撰,[清]汤球 辑补:《十六国春秋辑补》,中华书局,2020年

[北齐]魏收:《魏书》,中华书局,1997年

[唐]房玄龄:《晋书》,中华书局,1996年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2011年

戴应新:《大夏国与统万城》,三秦出版社,2015年

帝王中的狂人,帝王中的恶魔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最爱历史最爱历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