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153-可怕的麻风病

作者:子昱

校稿:辜汉膺 / 编辑:金枪鱼

美国纽约有一座名叫“北兄弟岛”的岛屿,现在的小岛是一个鸟类保护区,整个岛屿看起来一片生机盎然。也许初来乍到者不会想到,仅仅半个多世纪前,岛上还有一家医院:纽约河畔医院,罹患结核、天花等传染病的患者被隔离在这里等待死神的召唤。

1850年代,设立河畔医院

最初主要是为了治疗和隔离天花患者

后来则扩展到所有隔离疾病 (图:wiki)▼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在众多患者中,有一类人显得格外可怕——麻风患者,他们被一种特殊的力量致残、毁容,仿佛是被魔鬼诅咒一般,让所有人都心生恐惧。

事实上,这种疾病传播范围之广,在人类数千年的文明历程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无论是埃及还是中国,古代文献中都有这种疾病的记录。作为一种慢性疾病,其给人类带来的阴影丝毫不逊于天花等烈性传染病。

不同于天花的急性传染与致死

麻风的痛苦往往可持续十数年

(图:shutterstock)▼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长久以来,人类对这种疾病都没有有效的干预措施,同时对其存在极大的误解。当我们追本溯源时会发现,这种名叫“麻风”的传染病已经深刻影响了人类社会数千年。

古老瘟神

现在没有人知道麻风病从哪里来,但根据世界各国的文献记载以及考古发掘,学者们大致推断出麻风病的起源以及传播路线:考古学家们在公元前14世纪的木乃伊中发现了麻风病侵蚀的痕迹,这被认为是麻风病起源于非洲的重要证据。

年仅19岁就驾崩的埃及法老图坦卡蒙死因成谜

有一种说法就认为他死于麻风病

(图:shutterstock)▼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此后,麻风病或因战争、或因贸易,从西亚传入中亚、南亚,至迟在春秋战国时期进入华夏。中国从战国时期开始,大量记载了一种叫做“疠”、“癞病”、“大风”的疾病,现在一般认为就是麻风病。

《论语》、《史记》中记载,孔子的弟子伯牛有恶疾,根据这种疾病可能传染,且让伯牛毁容等描述来看,后人推断伯牛所患的就是麻风病

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冉耕,字伯牛 图:Wiki)▼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虽然古希腊、古罗马时期的学者们记录了一些疑似麻风病的病例,但毫无疑问的是,在中世纪十字军东征后,这场大规模的军事扩张活动将麻风病带回了欧洲。

鲍德温四世就因小时候患上了麻风,体弱无法带军

英年早逝,其执掌的耶路撒冷王国亦神威陨落

(《天国王朝》 图:壹图网)▼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13-14世纪时,麻风病的传播达到最高峰。但限于时代因素,欧洲人并没能探索出足够有效的治疗措施。与对待其它传染病类似的是,当时人们尽可能地采取了隔离措施,限制麻风患者的活动,同时用头戴系有白飘带的大帽子,或在胸前挂一块牌子,又或是在手臂上挂一串铃,来明示麻风患者的身份。

当时的欧洲人认为麻风是神对不洁之人降下的惩罚

圣经中记载耶稣治愈麻风病人用的词原意为“净化”

(图:Science Direct)▼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这种羞辱式的待遇给患者造成极大心理创伤,使得他们一旦被诊断为麻风,就基本与宣判死刑无异,不仅身体要受到病魔的摧残,心灵也会饱受创伤。

不懈斗争

世界各地对待麻风患者的方式都比较接近:集中隔离直至其病故。据睡虎地秦简记载,一旦发现麻风病患者就需要将其押往“疠迁所”等候处理。

现今在一些贫困地区,大量的麻风病患者仍只能聚集而居

(图:壹图网)▼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但由于古人并无有效的治疗措施,几乎所有的麻风病人都会被家人抛弃:有的可能住在专门修建的隔离居民区,有的可能被强制居住在深山老林中。

被发现的麻风病人,社会地位几乎被剥夺

除了死亡基本没有别的结局等待着他们

(图:壹图网)▼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公元556 年,北齐有一个来自印度的僧人叫那连提黎耶舍(约490-589年),在黄河沿岸修建“疠人坊”专供麻风患者居住,此后逐渐形成我国专门收治麻风病患者的地方。以后的各个朝代都设置了类似的机构。

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特蕾莎修女(印)

其一生都致力于收容并照顾麻风收容中心的病患

(图:shutterstock)▼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中世纪时,欧洲的麻风病隔离场所最多时高达19000多处。由于这些病院将麻风病患者单独隔离开来,有效控制了麻风的蔓延,在客观上起到了预防疾病蔓延的作用。

麻风病困扰了人类数千年,东西方的医学家们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此病的研究和探索。

古代阿拉伯地区对麻风病人使用病灶烧灼术

(图:Science Direct)▼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几个世纪以后,挪威医生丹尼尔逊为了弄清楚麻风病的病因,在自己和四名助手身上做起了实验:他们将麻风患者的病损给自己接种。随着时间的推移,接种的人并没有出现任何麻风症状。于是丹尼尔逊便错误地认为,麻风病是遗传病,而不是传染病。虽然这一结论是错误的,但他的实验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人们对于麻风的恐惧。

在对麻风病还没有科学且全面的认知的时代

一旦得病,就只能被动等死了

(图:壹图网)▼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在丹尼尔逊的研究基础上,挪威医生格哈特·亨里克·阿莫尔·汉森(Gerhard Henrik Armauer Hansen,1841-1912)注意到,一旦家庭分裂或家庭成员分居,其他成员就不会患病,因此麻风病绝不可能是遗传病。

紧接着,汉森又对麻风病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室、统计学和流行病学的研究,最终在1873年通过显微镜找到了导致麻风病的病原体——麻风杆菌。这一发现终结了麻风是因为受到神的惩罚等谣言,为人类最终控制麻风病打下基础。也因此,为了纪念汉森的功劳,麻风病也被命名为“汉森氏病”。

汉森将麻风病人的喉咙和鼻粘膜采样物放在显微镜下观察

赫然发现其中有大量呈杆状的细菌

(图:shutterstock)▼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半个世纪以后,随着研究的深入,以及医学、细菌学的发展,科学家们很快明确了麻风是通过飞沫、近距离接触等方式传播。

1941年,美国科学家偶然间发现,用于治疗肺结核的氨苯砜对麻风病有疗效。1981年,世界卫生组织正式推荐使用“氯苯吩嗪”、“利福平”等一批麻风病的特效药进行联合化疗,对麻风病的治疗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治疗麻风病的特效药“利福平”胶囊

也用于治疗结核病人

(图:壹图网)▼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去污名化,创造一个没有麻风的世界

麻风病主要累及皮肤和周围神经,严重时可导致残疾,而且麻风病病程较长,患者往往携带显著的患病特征,极易受到社会的排斥。再加上古代医学没办法了解麻风病的成因,也无法探索出有效的治疗方案,所以人们想当然地认为麻风患者犯下了天大的罪过,惹怒了神祇,因而受到惩罚。

由于麻风病使人失去知觉,且伤口不能愈合

长久患病的人通常有着关节变形、断肢的特征

(图片可能产生不适,点击下方空白才能显示)

(图:shutterstock)▼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在中世纪的欧洲,有时会在大街上看见几个身穿破破烂烂的白色麻布长袍的人,他们全部低着头喃喃自语,身上佩戴着的铃铛叮叮当当作响,提醒人们远离这群“罪恶之人”。

他们也不是真正的犯人,只是一群罹患麻风病的患者,此行被送往麻风病院,从此过着苦行僧式的生活:吃着粗茶淡饭、不允许与任何人交往,毫无任何自由;在周围看守的看管下,一旦被发现逃跑边将面临严酷的惩罚;同时,他们的财产再也不属于自己,直到临终时都身无分文。

希腊斯皮纳隆加岛上的城镇,风景宜人

曾经却一度作为麻风病人的囚禁地

(图:shutterstock)▼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在这一时期,在英国国王亨利一世颁布的针对麻风病人的法令中,就赋予了人们驱逐麻风病人的权利:如果发现麻风病人进入公共场所,其他人有权力将他们驱逐出去。同时,麻风病人不能立遗嘱,不能享有财产继承权,甚至不能提出诉讼。

即使逃离当前的居住地,前往别的城邦

也会被守城人拒绝入城 (图:Wiki)▼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1321 年6月21 日,法国国王颁布法令,所有活着的认罪的麻风病人都将被处以火刑;不认罪的则严刑拷问,最后处以火刑;自发认罪的或者严刑通供后认罪的妇女,除怀孕者外,都将被处以火刑。

圣凯瑟琳修道院的年代纪中写道:在整个法国,麻风病人都被囚禁而且被教宗道责,侥幸逃脱者被限制在国定的居所之内。8月下旬,该法令因国王发布赦免令而终止。虽然该法令只持续了短短两个月,但恐怖的氛围在民众中挥之不去。

除了法国,其他国家也发生了屠杀事件,时人距离死亡如此之近,乃至于很多死亡并不是由于疾病造成的。

也并非所有情况都不近人情

夏威夷莫洛凯岛曾也用于收容麻风病人

达米安神父在到岛上照顾着病人的起居

后不幸亦患上麻风并最终因此病离世

(临终前的神父 图:Wiki)▼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尽管长期以来,不少医学家们试图说服民众克服对于麻风患者的恐惧,但直到近现代微生物学和传染病学的发展,才揭示了麻风病是一种传染性较低的慢性疾病。特别是随着20世纪中期以后,多种针对麻风病的药物问世,治愈麻风病的想法得以实现,人们对于麻风患者的态度才开始发生根本性改变。

麻风分歧杆菌,可导致皮肤结节、斑块,毛发脱落,

感觉丧失,运动神经功能障碍等多种表现

(图:Wiki)▼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1953年,由法国律师佛勒豪(Raoul Follerean)发起,并经由世界卫生组织确立,此后每年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成为“世界防治麻风病日”,其宗旨是呼吁世界各地的人们停止对于麻风患者的歧视,并伸出援助之手,广泛开展对麻风病防治的宣传以及关心麻风病人的活动,目前已有150个国家参与进来。

印度作为亚洲,乃至世界受麻风病所扰最严重的国家

每年不得不在麻风病防治上投入大量的人物财力

(印度街头 图:壹图网)▼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1991年5月,第44次世界卫生大会(WHA)通过了全球在2000年消除麻风病公共卫生问题的决议,也是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多个国家的研究机构开始从基因层面分析麻风杆菌,并希望开发新的、更有效治疗方案。

时至今日,麻风病在医学上已“不足为患”,早期发现、及时治疗可避免任何残疾的发生,已经彻底治愈的麻风病患者完全没有传染性。治愈病例不断增多,加上防治措施的普及,在世界范围内消灭麻风病指日可待。

世界每10万人新增麻风病例分布地图 ▼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目前我国仍有一定数量的麻风患者,多集中居住于云南、贵州、四川和西藏等地的边远贫困山区,我们已经在医学的层面控制了麻风病,但要消除社会层面对麻风病人的恐惧和歧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减轻患者病痛,依靠的是不断进步的科学手段与药物

消灭社会对麻风患者的偏见

则需要让大众真正认识到麻风病早已可防可控的真相

(图:Leprosymission.org)▼

这种病,让人浑身扭曲 |地球知识局

参考文献:

[1] 谷操. 驱逐与救助:中世纪西欧的麻风病. 见:闵凡祥,主编. (10) ,2016.

[2] 王景权, 吴李梅, 谭又吉, 张国成. 全球麻风病控制策略述评与展望. 中国预防医学杂志. 2014. 15(08): 775-777.

[3] 陈建军. 中世纪英国对麻风病人的救治. 经济社会史评论. 2014. (00): 158-165.

[4] Noordeen SK. History of chemotherapy of leprosy. Clin Dermatol. 2016. 34(1): 32-6.

[5] Donoghue HD, Michael Taylor G, Marcsik A, et al. A migration-driven model for the historical spread of leprosy in medieval Eastern and Central Europe. Infect Genet Evol. 2015. 31: 250-6.

[6] 龙思宇, 余美文, 严良斌, 张国成, 孙培文. 2011—2015年中国麻风病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中华皮肤科杂志. 2017. 50(06): 400-403.

[7] Brien C, Malik R. History and mysteries of leprosy. J Feline Med Surg. 2017. 19(5): 496-497.

[8] 郭之文. 抗疫简史.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2020

[9] 麻风病:古老瘟疫的前世今生. 中国经济网. 2020-06-02 8:33发布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天国王朝》

END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