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NO.2387-法国大革命

作者:孙绿

制图:孙绿 / 编辑:蟹黄捞饭

【写在开头】——本文是我个人六年前在读书会上讲《法国革命史》(米涅)时的个人备稿,配图则是当时做的PPT,前几天在读者群里分享,反响不错,有的人还希望以后能搞直播讲解,现在略作修改,分享如下: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本文内容其实主要是《法国革命史》的内容浓缩,略带个人理解,法国大革命历来争议颇多,米涅这本书很精彩,他写作时间离大革命发生也不算远,当时我看后受益颇多。

本文配图使用PPT原图,我将法国大革命中的诸多角色,从极端保守到极端激进按颜色排序(个人理解的排序),每个时段展示其重点关系,从颜色组合的变化,你会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在进程中是不断变化的,从温和派之间的博弈,发展到极端派入场并相互倾轧。(由于左右的概念已经高度混乱,这里就不用左右来做区分了。)

如果你耐心看完全文以及配图,应该可以理解,具体的历史是存在可能性的,但可能性之间的概率不同,且在变化,在诸多道路中,通向残酷的法国大革命的那个剧本是如何写就的?以及事情为何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以及,本文仅作为个人读书分享而已

以及,搞了个“世界历史读者群”,进入方式在文末

再推荐几本和法国大革命相关的书:

《法国革命史》米涅

《旧制度与大革命》托克维尔

《国家与社会革命》西达 斯考切波

《拿破仑时代》乔治 勒菲弗尔

《悲惨世界》《九三年》雨果

放一张拿皇,开始正文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1789-1814年的法国大革命

1789-1814年的法国大革命

以下,从最保守的流亡贵族最激进的雅各宾派,我以不同颜色表示这段历史中各个群体角色的政治倾向,其中贵族和资产阶级都是分为很多种的,并不能一概而论,历史是过去的进行时,真相的复杂就如你眼前的世界一般。

我们将看到法国革命从“各阶层参与”到以极端派为原动力的不断革命和内部清洗,最终以拿破仑的军政府控制各敌对派别,的过程。

在这一过程中,巴黎的特殊性、无套裤汉的作用、雅各宾及各种俱乐部组织,对进程发挥了重要影响并且是法国革命的独特之处。

而从路易十六政府到拿破仑政府,革命最初所反对的“专制”,其实并未减弱,反而加强并且正规化、合法化、更加高效,这可能揭示了这段历史的本质及其在法国史中的位置,即法兰西国家在不断整合内部对抗外部的过程中最终脱去了君主制的外衣而让位于民族国家。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法国在路易十六时代财政危机愈发严重,原因在于贵族和僧侣为首的特权阶级免税,税负主要落在第三等级特别是农民肩上,而农民又负担着十一税和一些残存的封建义务。激增的国债导致国家信用崩溃,而高等法院阻挠皇室进一步增加税负,三级会议成为解决财政危机的最终办法,事实上将重新划分各阶层的权利与义务。

三级会议--国民议会

三级会议–国民议会

1789.5.5---1789.10.6

1789.5.5—1789.10.6

三级会议中,资产阶级希望三级会议为国家制定宪法,走向君主立宪,僧侣与贵族阶层希望借此约束国王的权力,国王及宫廷贵族只希望解决财政问题并尽力拖延改革。

支持改革的政府大臣内克尔帮助第三等级获得了两倍的代表名额,按照代表人数投票还是按等级投票就成了三个等级的争论焦点,国王希望借此矛盾分化两大集团,使其无法统一。

贵族阶层不予让步,并坚持分开审查代表资格,第三等级则宣布自己是代表全国的议会,宫廷出面干涉但贵族阶层拒绝妥协,第三等级独自开会,并争取到低阶僧侣和部分开明贵族的支持,西哀耶斯倡议组建单独的国民议会。

国民议会宣布立法权不可分,要将特权等级置于国民议会之下,并宣布宫廷的税收不合法、保障财产权、成立委员会供应人民日用等等。

这些措施获得国民普遍支持。宫廷贵族则劝说路易十六亲自出面制止,结果失败。宫廷进而派军队封锁会场,代表们转至网球场并宣誓无宪法不解散。

王室以武力威胁却以失败告终,这严重损害了国王的威信。国王进而调集外省军队甚至外籍军队,令国民议会和巴黎高度警惕,直接导致巴黎起义,各区的自治和自卫组织开始出现,巴黎开始武装。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在宫廷贵族的劝说下,国王流放了改革派大臣内克尔,此举令巴黎震动,人们控制了市政厅以及部分支持民众的禁卫军,巴士底狱最终投降。

被宫廷贵族包围的国王一直蒙在鼓里,利昂古尔公爵向其报告实情,国王最终来到议会,承认国民议会且自己站在议会一边。这一决定使路易十六重获爱戴,市长巴伊向路易献上巴黎的钥匙。部分宫廷贵族离开宫廷,成为第一批流亡贵族,内克尔被召回。法国其他各省却开始效仿巴黎的自治组织及国民自卫军。

新宪法中关于议会采用一院制与两院制(包含贵族院)的争论以及国王是否有否决权的争论引起国王不满,在贵族的支持下宫廷再次派军队至凡尔赛,而当时巴黎正处于粮食匮乏中,宫廷此举引起广泛不满,民众与国民自卫军前往凡尔赛要求国王返回巴黎,国王被迫答应并失去军队保护

国民议会--制宪议会

国民议会–制宪议会

1789.10.6---1791.4

1789.10.6—1791.4

新组建的政府首先要应对财政困难,没收教会财产成为其主要手段,以教会地产为抵押的债权极大地帮助了政府,而这一政策也引起僧侣阶层的普遍不满。

而其他政策如要求僧侣世俗化、废除贵族制度和爵位、采行新军制(遴选军官时不再要求贵族出身)、采行一院制否定两院制、改组地方行政,则引起土地贵族、军官、宫廷贵族、地方政要的强烈不满。

这一系列改革是解决国内问题的要点,但也直接暴露了各阶层的矛盾,导致国内开始出现叛乱,他们与国外政府和流亡贵族的进攻最终将使革命政府不断走向极端,以更暴烈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但这一阶段政权大体上稳定,巴黎在起义后迅速恢复秩序,地方各郡县也表示服从,议会较好的维持了无政府与极端保守派别之间的平衡

此时,巴黎的政治氛围异常高涨,各阶层都希望参与政治,由最基本的政见讨论诞生的俱乐部(如布列塔尼各代表组成的雅各宾俱乐部)开始了党派时代,并通过影响群众来左右大革命的走向。

不同的派别开始创建自己的俱乐部,比如贵族组成自己的王政俱乐部,议会领袖米拉波同时参加不同派别的俱乐部,并在其中居间斡旋协调,而随着他的逝世,巴黎各派表面上的团结开始破裂。

制宪议会

制宪议会

1791.4---1791.9.30

1791.4—1791.9.30

流亡国外的贵族获得了奥地利和神罗帝国的支持,第一次反法联盟产生,国内利益受损的教士和贵族也开始煽动地方叛乱,宫廷则与敌对国家暗通消息,国王不断否决对国内潜在叛乱者的打击。

新政府与巴黎市民已经非常紧张,对国王充满了不信任,最终导致第一次宪法危机,国王假扮仆人出逃,但一行人在离开国境前被发现,并被带回巴黎。

议会中的革命派强烈要求问责国王,甚至要求其退位,并动员群众向议会施压。政府不得不武力镇压,这一流血事件开启了政府与群众的对抗,而基于群众力量的雅各宾派决定再次掀起革命。

在短暂的妥协下,1791年议会制定出一部中等阶级宪法,其缺陷在于代表不得连任,这导致民粹派在议会中将占据上风,并且议会丢掉了至关重要的对市政府和国民自卫队的控制。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制宪议会--立法议会

制宪议会–立法议会

1791.10.1---1792.9.2

1791.10.1—1792.9.2

在中产阶级福扬派的支持下国王恢复了权力,但国王对支持君主立宪的福扬派和支持共和的吉伦特都不信任,遂千方百计令其两败俱伤,尤其是伤害了最靠近自己的立宪派,并导致雅各宾派的上台,显然,国王做出了非常错误的选择

国内外对新政府的挑战不断加剧,而国王始终拒绝流放国内的潜在叛乱者,如地方贵族和拒不宣誓的教士。

雅各宾派开始动员巴黎郊区的无套裤汉,发起8月10日暴动,国王逃至议会寻求庇护但最终被废拉法耶特(此人早年与华盛顿为美国独立而并肩作战,巴黎起义时期控制巴黎国民自卫队,此时为法军将军)企图获得军队支持以恢复君主立宪制,无奈以失败告终。

以丹东为首的雅各宾派上台,并在城内进行政治清洗,巴黎最血腥的日子开始了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立法议会---吉伦特垮台

立法议会—吉伦特垮台

1792.9.2---1793.6.2

1792.9.2—1793.6.2

如果有什么事情会让欧洲君主国全体与共和国为敌,那就是处死国王。

正在边境迪穆里埃将军企图与外国军队联合控制巴黎,让路易十六重回王位,但没有获得法国军队的支持而叛变投敌。此举使得雅各宾派以叛国罪起诉国王,并最终以各种手段使得国会通过处死路易十六的决定。并成立救国委员会,成为实质性的政府。

此时雅各宾派已控制市政府和首都的武装,为控制议会甚至企图直接捕杀吉伦特派议员,吉伦特政府成立十二人委员会调查雅各宾的暴行以求自保,但在雅各宾的压力下取消。

雅各宾最终发动无套裤汉攻克国民议会,逮捕并处死吉伦特派领袖,吉伦特派从此衰落,雅各宾专政开始。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吉伦特垮台---丹东垮台

吉伦特垮台—丹东垮台

1793.6.2---1794.4

1793.6.2—1794.4

吉伦特党人仍然控制着外省的基层政府,雅各宾的首都政变引起国内大规模叛乱(里昂、马赛、波尔多为首),而在这种极端革命与极端保王对立的情况下,相对持中的吉伦特派不断被排斥,巴黎与各地叛乱已经演变为雅各宾专政与保王党之间你死我活的对抗。

与此同时,巴黎城内的雅各宾派内部也开始分裂。

议会中的雅各宾派逐渐被罗伯斯庇尔控制的更加极端的山岳党控制。为了赢得战争,救国委员会宣布全民皆兵,并采取各种极端手段如革命法庭、全民皆兵、强制征收物资、限制物价等等,强大的动员力和残酷的手腕令其在国内外战争中逐渐反败为胜

救国委员会与治安委员会在此过程中也在巴黎与战场发动大量屠杀。全巴黎都在恐怖的阴影中,丹东企图控制群众武装并终止革命但最终被罗伯斯庇尔打倒。

罗伯斯庇尔控制的救国委员会此时成为唯一的胜利者。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丹东垮台---罗伯斯庇尔垮台

丹东垮台—罗伯斯庇尔垮台

1794.4---1794.7.27热月九日

1794.4—1794.7.27热月九日

罗伯斯庇尔加强了其恐怖统治,并宣扬信仰最高主宰,在最高主宰节上其权势达到顶峰。随着革命和恐怖的持续,人人自危,两委员会再次发生分裂,罗伯斯庇尔决定回到雅各宾俱乐部这个群众的力量之源。

议会率先发难并在会场逮捕罗伯斯庇尔,其后罗伯斯庇尔被救出,议会与俱乐部开始争夺巴黎各区武装的支持,最终议会胜利并处死罗伯斯庇尔。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罗伯斯庇尔垮台---督政府

罗伯斯庇尔垮台—督政府

1794.7.27热月九日---1795.10.26

1794.7.27热月九日—1795.10.26

罗伯斯庇尔倒台后,巴黎由两派控制,分别是“郊区无套裤汉支持的两委员会”以及“市区资产阶级支持的热月党人”。罗倒台后两者的矛盾开始凸显,在历次暴动中市区的金色青年最终战胜郊区无套裤汉,93年宪法被取消,而下层阶级也被逐出政府,政权回到资产与中产阶级手中。

与此同时,政府军在国内外战争中获得胜利,并与多国停战签约,国内局势恢复稳定。各省随巴黎而动,开始对恐怖时期革命者大清算,保王党势力蠢蠢欲动,多次暴动但都被政府镇压。

国民议会则改组为两院(元老院与五百人院)与督政府(五督政官)。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督政府

督政府

1795.10.26---1799.11.9雾月18日政变

1795.10.26—1799.11.9雾月18日政变

在督政府较为平稳的统治下,最终平定国内叛乱,在国外的一系列的军事胜利甚至创造了几个卫星共和国。拿破仑波拿巴登场。

督政府的政治倾向其实无法解决其政治基础狭窄的问题,先是民主派,之后是保王党的政变,都表明法国各派别始终没有和解。筋疲力尽的法国需要一个新的令各方满意的强权人物,而政治上“干净”的拿破仑以其全法国公认的战争威望为基础发动政变,结束了督政府。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拿破仑政府

拿破仑政府

1799.11.9雾月18日政变---1814

1799.11.9雾月18日政变—1814

拿皇以其极其实用主义的立场拉拢国内各派别,恢复僧侣和贵族阶层,甚至创造出新的军事贵族巩固权力并最终称帝。

拿皇时代虽战事辉煌,但在法国国内政治上,其实已经收尾,他是摘果子的那个人,法国经历了残酷的内部斗争、一轮接一轮的推翻与被推翻、清洗与被清洗,最后却又迎来了一位皇帝。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写在最后】

【写在最后】

巴黎在法国的领导地位导致法国革命的过程非常奇怪,即法国郊区的群众组织导致新政府不断被革命,最终演化为市区和郊区的战争,而两者其实都不能代表法国最大多数的外省农民,但巴黎的胜者却实实在在的掌握着法国的最高权力。

法国各派别的矛盾是从更早的时期开始形成的,是王权专制下各阶层被分而治之的一种状态,他们缺乏妥协合作的传统,而当旧的王权被打倒,新的政府就要经过残酷的竞争和整合才能产生,即使拿破仑的军事独裁也无法让所有人臣服,这一问题一直延续到第三共和国。

法国的地缘位置导致其国防上多面承受巨大压力,易于催生甚至需要专制政权。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本文仅是个人读书总结和读书会备稿。相比很多宏大叙事,米涅这本书充满细节,既有动荡时代,也有个人命运,既有客观规律的套路,也有主观决断的意志。值得一看。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法国,乱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