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本文授权转载于微信公众号:物道(ID:wudaoone),转载请联系物道

有一种很享受的阅读《红楼梦》的方式,是“信马由缰”式。

随手一翻,翻到哪里便从哪里读起。奇书就是奇书,无论从哪里开始,都能读到精微细腻的世相人心,读到心向往之的风花雪月……

可是,对前八十回的偏爱总让我频频切入书腰,只瞻前,不顾后。仿佛这样,时光就可以永远停留在那个尽善尽美,诗情画意的大观园里——女儿们还待字闺中,春夏秋冬如页页诗笺,风雅乐事时看时新。

值此寒冬,愿梦回《红楼梦》的冬日,看风雪皑皑的大观园中,那些令人神往的风雅乐事。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 观雪 〉

雪中琉璃画,可喜是人间

若能选择一处观雪的所在,我想到《红楼梦》里的芦雪庵去观雪。

那天,大观园下了场很大的雪。宝玉出门,发现积雪已足一尺多厚,天上仍是“搓绵扯絮”地飘着,皑皑纯白统一了天地的色调。

但是,一个真正美丽的琉璃世界美就美在“多元”。当一切颜色都被白色吞没,画面反而不鲜明,也无余韵。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但是宝玉通往芦雪庵的路上,雪景是全靠它物相衬的。栊翠庵外红梅灼灼,如映雪胭脂,分外精神;蜂腰板桥上油纸伞人影匆匆,是白中一点相请的、喜悦的黑……

而芦雪庵呢?昔日苍苍的芦苇庭被扫出一条曲径通幽的小径,来人可缘径,在皑皑飞雪中,穿芦度苇而去!一时间,雪花芦花难分,如入神仙境界。

三九寒冬,我愿如红楼一般,于妙处观雪。看红梅纸伞,看芦雪纷飞。这样的琉璃世界,有物的鲜艳,有人的欢喜,最是活色生香。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 赏梅 〉

美人赠红梅,寒花作美谈

冬日绽放的梅花本不稀奇。但赏花乐事,往往要有花又有人。

诗社的大家都不想与孤高狷介的妙玉打交道,便派宝玉到妙玉的栊翠庵里,求一枝红梅供大家赏玩,也不知成与不成。

不曾想,妙玉竟大方地允了宝玉一枝极好的梅花:“二尺来高,旁有一横枝纵横而出……其间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笔,或密聚如林,花吐胭脂,香欺兰蕙,各各称赏。”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不愧是妙玉选的梅花,枝干横斜,纵横如画,似乎隐隐见其疏影,此节如孤削之笔,那段又如密聚花林……这枝卓尔不群的梅花极富造型感,风姿绰约,让人目不转睛。而却花色鲜妍,堪比胭脂,寒香幽妍扑鼻,更胜兰花蕙草。

一枝绰约梅花,是寒冬秀色,也是佳人心意。众人爱的不行,为它作诗,说这它“绿萼添妆”,说它“缟仙扶醉”……雪天里,梅美,诗也美。

不过,相赠的心意更美。一位疏远的、有距离的美人愿意赠梅,如一点点善意的成全和作美,是凛凛风雪中的一点温暖的融洽。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 啖膻 〉

割肉啖膻,名士风流

《红楼梦》里的冬天,湘云一定是最可爱的那个。

那日诗社聚会,贾母备了新鲜的鹿肉,等着大伙儿回来吃。但顽皮的湘云悄悄说:“咱们要一块,自己拿了园里弄着,又吃又顽。”便宝玉一道顺走了一块鹿肉。

于是,芦雪庵里架起铁灶,冰雪地里生起明火,四溢的肉香,是雪天里最热烈的诱惑。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也效仿起了绿林好汉,幕天席地割肉啖膻,冰天雪地里吃的不亦乐乎。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图| 清凉地儿-了琹 ©

湘云理直气壮:“我吃这个方爱吃酒,吃了酒才有诗。若不是这鹿肉,今儿断不能作诗!”于是,当着大伙儿的面大吃特吃,一吃不打紧,宝琴来吃了,平儿也来了,连凤姐也笑吟吟地来了,一群人“凑着一处吃起来”。

即便黛玉取笑她,“芦雪庭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哪怕李纨也觉得她胡闹,“大雪天的,撑病了不与我相干”。

湘云丝毫不以为意,说这是名士风流。她说:“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果不其然,一会儿的联句,竟是湘云最多的。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其实冬天,是最适合“吃”了。吃肉、喝酒、欢聚……都本应是冬天的日常,它其实酝酿着恣肆和狂欢……但或许是风雪傲人,或许是腼腆羞涩,冬天总是在挨。而此时,最需要湘云这样的人,她让我想到,深闺小姐尚且如此潇洒,你我何必瑟瑟缩缩。

风雪冬日里,精致闺帷里,有一份幕天席地洒脱和自在。这份稚嫩的“名士风流”有大快朵颐,有锦心绣口,有难得的欢愉。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图|清凉地儿-了琹 ©

〈 联句 〉

即景逞才思,欢喜竞诗兴

芦雪庭中的联句,在《红楼梦》中未必最妙,但却最快乐。

为什么,因为这是群体性的活动。在往日大观园的诗社里,往往是以物为题,咏海棠,咏菊花……那会儿大家各自默想,凭本事争高下。但联句却不同,你一言,我一语,即时性的互动让热情空前高涨!

大家倚马千言,你一言我一语的,转眼便过了十多句。宝钗念罢“鳌愁坤轴陷”,本想让宝琴续联,不曾想湘云兴致高涨,直接站起来道“龙斗阵云销”。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图|清凉地儿-了琹 ©

宝琴也站起来了,湘云丢了茶杯,黛玉急急联句。大伙儿斗诗斗得扬眉挺身,彼此追击阻截,玩的不亦乐乎。在那些飞扬的字眼里,有雪,有梅花,有清梦,有玉箫,有绮袖……诗句如源头活水,字句清丽,煞是好看。

后来的她们,尽了诗兴,也都笑弯了腰。

本以为,写诗是吟风弄月的闺中贵族小姐玩惯了的游戏,但不曾想大字不识一个的凤姐可以以“一夜北风紧”拉开序幕,初学诗有成的婢女香菱也可吟“匝地惜琼瑶,有意荣枯草”……

在大观园,诗成为盛宴,是流动而不拘束的快乐。没有门户之见,没有高下之分,只要是诚心爱诗的人,都能行此雅事,其乐融融,也都有一份旖旎的归宿。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图|清凉地儿-了琹 ©

〈 新衣 〉

群芳会雪图,笑语正嫣然

冬天,最是新衣竞艳的季节。它可不像春夏秋那般可以通融,你必须新装以待。

那大观园里的冬天,俨然是一副群芳会雪图。女儿们换了新衣,争奇斗艳,丝毫不逊于雪中红梅。

穿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的是黛玉,她还在鹤氅处束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更显得风流袅娜;宝钗穿了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的鹤氅,更显得端方大雅。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图| 清凉地儿-了琹 ©

而身材高挑,鹤势螂形的史湘云嘛,着银鼠短袄、五色宫绦、麂皮小靴……更显得风姿飒爽,蜂腰猿臂。

一袭袭新衣,让大观园的琉璃世界跃然纸上,宛如巨细靡遗的工笔,有了喜气洋洋的生气,这个冬天,霎是好看。

曹雪芹怎会不知道生活的佳趣?冬天,就该着新衣,与好友踏雪寻芳,才更赏心乐事。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图| 清凉地儿-了琹 ©

民国才女张爱玲曾说过一句话,我深以为然。

她说:“但凡遇见不顺心的事,只要参会儿红楼,眯一眯,就好了。”

极致的美,经得住无数的翻阅。经得住朝朝暮暮的沉湎,经得住春夏秋冬的摩挲。

冬天,来读《红楼梦》。看大观园里,第一个冬天的赏心乐事。

《红楼梦》的冬天,有多治愈?

图| 清凉地儿-了琹 ©

物道:使物有悦人之美,人有惜物之心。每天早上8:00,用文字诉说美好生活方式,为你搜罗全世界匠心好物。在这里,找回你想要的精致生活。

东方财经杂志 东方文化杂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