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324-散装民族犹太人

作者:中年维特

校稿:朝乾 / 编辑:扑棱蛾

在世纪之交时,中国营销领域曾弥漫着古怪的“犹太崇拜”。种种离奇传闻和断章取义赋予了犹太人聪明好学、努力勤奋的光环,一度在营销术语中可以与优秀民族划等号。

后来,随着移动互联网与社交媒体的普及,不少关于犹太人的阴谋论又流入国内,重塑了更多人对犹太人的观感。

那些夸赞,都喜欢拿犹太人学者举例

常常是把爱因斯坦和那谁拎出来说事儿

(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这两种走极端的观点都有一个前提:认为犹太人是一个高度同质化的群体。但事实并非如此。即使把范围缩小到以色列国内,同样名为犹太人,但其中的人种、族群认同、对宗教的态度可谓天差地别。

看似一模一样,实则千奇百怪(图:壹图网)▼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如今,以色列国内不同派系犹太人之间的矛盾可以用“尖锐”去形容,而他们斗争的结果将关乎这个年轻国家的存亡,甚至地区安危。

犹太教让他们增进认同,凝聚成为共同体

犹太教也让他们产生分歧,撕裂这一群体

(图:壹图网)▼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无限细分的犹太人

无限细分的犹太人

从公元前6世纪的巴比伦之囚开始,国破家亡的犹太人经历了数次大流散。到19世纪末,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兴起,犹太人开始回到巴勒斯坦。到这时候,他们已流离了两千载。

现代以色列直接将历史追溯至公元前的古早王国

配合上一神教与悲剧的群体命运,可谓非常成功的建构

(图:wikipedia)▼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血缘可以颠沛,而信仰绵延不断,是以色列的根本

(图:wikipedia)▼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两千年生活在其他民族聚居区的历史,使得他们逐渐吸收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化甚至血缘,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群体。

“到那日,我必以你为印,因我拣选了你”

拂去风沙,背井离乡的苦旅也是一部流浪史

(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比如,定居中欧、东欧的犹太人逐渐形成了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即所谓的德系犹太人。虽然名为德系,但该社群实际分布在法国到俄罗斯的广袤土地上。

近代以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不可避免受到所在国家影响。最明显表现就是语言,比如在德国说德语,在英美说英语。

所以现在以色列的官方语言——希伯来语

其实是建立国家后,在政府推广下逐渐普及的

(说英语的犹太人,图:《了不起的麦瑟尔》)▼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这部分人非常世俗化,有的出于世俗目的皈依天主教,有的甚至公开宣扬无神论。他们成功融入当地社会,甚至像文学巨匠斯蒂芬·茨威格那样,比欧洲人更像欧洲人。那些闪耀在人类历史上的犹太之星,多出自世俗化的德系犹太人,中文语境下的“犹太人”通常是指他们。

别的不说,这个群体真是挺好学的

(唯有读书高啊,图:壹图网)▼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也有一部分社群受到近代化冲击后,以更严苛的宗教规范去维护社群内部的权威,不但严禁对外通婚,甚至不允许与外界的异性交流。

这些人至今保留着19世纪末的生活方式。成年男子穿白衬衫,宽松的长西装,头戴礼帽或皮毛帽,蓄须,鬓角垂下一把卷曲的头发;而女性则要戴假发,或者戴头巾。

对,这是21世纪的正统派社区内的公共交通

这么做单纯为了表现恪守传统,不是实际需要

(活化石本石,图:壹图网)▼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这些社群具体的主张各有不同,但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以宗教领袖拉比为核心,组成封闭社群,生活中的一切围绕宗教展开,是极端派中的极端派,被称为哈西迪人(hasidim,意为“虔诚者”)。

另一类为立陶宛系犹太人(Litvishe,有被称为反对者),他们强调研究典籍,反对过分强调宗教领袖的地位,比前者稍显开放。

总之,什么都跟现代社会拗着来就完事了

(整齐划一,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除了德系犹太人外,还有从伊比利亚半岛逃往世界各地的塞法迪犹太人,即西班牙系犹太人。以及欧洲以外,大杂烩一般的米兹拉希犹太人,即东方系犹太人

他们通常生活在穆斯林国家,没有经历文艺复兴到工业革命的历史进程,普遍较为保守,特别是后者里边不乏极端正统派。保守和极端保守的区别在于,保守派传统,但是并不强加于人,愿意接受部分现代事物

这事儿,怎么说才能更直观地体现区别呢?

就是保守派选择开汽车,而不是驾马车

(共同点是生的多,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极端正统派则敌视理性、两性平等、政府机构、科学技术、和一切世俗化文明,对现实生活非常消极,企图扩大自身势力,用信仰改变世界。

极端正统派犹太人的保守程度,与近年来的伊斯兰极端主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区别是他们不宣扬极端圣战思想,反而有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静待末日救赎的意味。

从古到今,根本没有社会去适应人的道理

只有人不断适应社会变化,守旧迟早被淘汰

(不还是得坐车?图:Flickr)▼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变动中的人口构成

变动中的人口构成

19世纪以来,以德系犹太人为主的犹太人知识界,开始思考民族命运为什么如此悲惨。他们总结为:流散各地的犹太人保持低调,专注生意与宗教,小富即安,不想建立国家,壮大民族。

这些犹太人被称为“大流散犹太人”,颇有屈辱的意味。世俗化犹太人则希望走向他们的反面——世俗开化,愿意为犹太民族的发展存续而斗争。

但对所谓的“应许之地”,他们看法基本一致

就是哪怕不择手段,也必须要占住这块地方

(奶与蜜之地,图:NASA)▼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以色列建国时,世俗派德系犹太人是以色列的绝对主流。以世俗犹太人为基础的工党,可以稳坐钓鱼台,长期执政。

少量极端正统派被视为大流散犹太人的活标本,被隔绝于政权核心之外。在当时的世俗派看来,自己代替大流散犹太人是大势所趋,极端正统派会慢慢走向世俗化。

然而事与愿违。极端正统派反对避孕,希望通过生育壮大社群,每位妇女一度会生8个孩子。到2020年,以色列极端正统派人口膨胀到117.5万人,占总人口的12.6%,而且6成不到20岁。预计到2030年,16%以色列人都会是极端正统派

一个极端正统派家庭,数数几个孩子?

(看仔细了,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如今,这些人依旧不关心世俗生活,认为男人的使命和荣耀在于研究宗教典籍。极端正统男性会经历系统性的宗教教育,很少学习生活技能。仅有54%的25-64岁极端正统男性有工作,平均工资更是仅为平均水平的59%。

不爱工作的极端正统派男性,却希望教书育人,给更多孩子灌输宗教思想。立陶宛系犹太人的极端正统学校尤其成功,让大量其他派系的年轻人加入极端保守社区。

吃喝拉撒,凡事皆以宗教做行为指导

一意专心念经,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是好是坏?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极端正统派男性不事生产,养家的重担就落在女性肩上。她们中的77%都参与工作,收入相当于平均水平的85%。比男性都要强不少。考虑到她们普遍学历较低,生育负担极重,获取这样的收入会非常辛苦。

尽管女性辛苦工作,政府加大福利,到2018年却仍有42%的极端正统派家庭生活在贫困中,而其他犹太家庭贫困率仅为11%。随着人口格局进一步变化,以色列财政在福利支出上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有的人有手有脚,却宁愿乞讨也不找个班上

(真的,麻了,图:壹图网)▼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如果加上温和正统派,以色列的人口危机会更明显。随着数次中东战争的爆发,东方犹太人在穆斯林国家的生存境遇一度恶化,甚至被参战国驱逐,涌入以色列。

初来乍到的东方犹太人和德系犹太人差异巨大,便选择依附于宗教感情上较为一致的极端正统派,部分东方犹太人甚至融入其中。

摩萨德搭飞的解救人质的故事大家都知道

但你知道他们在埃塞内战时转移过犹太黑人吗?

(包机转移,图:Wiki)▼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一方面,东方犹太人有移民作为补充。另一方面,他们生育率较高,逐渐代替德系犹太人,成为人口的主流。

1977年,东方犹太人配合德系极端正统派,已经有能力把右翼保守党派利库德集团选上台,让工党逐渐失势。到1984年,极端正统派政党沙斯党(Shas)成立,加深了以色列的保守化

沙斯党绝对是一股不可小觑的政治势力

它数度参与利库德集团组建的联合政府

(意思平起平坐?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备受冲击的政局

备受冲击的政局

以色列的政局主要由选票决定,这对于极端正统派来说又是一大优势。他们的社区相对封闭,宗教人士可以左右社区民意,把分散的选票集合起来,发挥巨大的影响力。

他们选出的政治人物通常是正统派中的正统派,不但要求保持特权,还希望让世俗派的生活也变得更原教旨。如今,以色列的教育系统被宗教思想渗透,司法系统出现正统派法官,甚至大有把希伯来教法写入法律的趋势。

如有需要,在拉比号召下,就是一个大票仓

也难怪,主政的利库德集团都要敬他们三分

(听懂掌声?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更要命的是,以色列人18岁后都要服兵役,极端正统派却用各种理由拒服兵役。因为在他们的观念中,以色列应该是在世界末日时,由上帝指派的弥赛亚带领犹太人回归耶路撒冷,建立起来的宗教神权国家

结果没盼来末日,一群世俗犹太人却抢了弥赛亚的饭碗,这是严重的亵渎行为。换句话说,在他们看来,今天的以色列就不该存在

以色列的情况并不乐观,国家处四战之地

而这帮人不但拒服兵役,还要反对服役规定

理不直气也壮,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现在,世俗派犹太人已经有如临大敌的感觉。然而,约束正统派的议案全部没能通过。为了让极端正统派的服兵役,世俗派在十几年内进行了多轮议会斗争,依旧没有成效。

世俗派通过削减对生育和抚养儿童的补贴,以限制极端正统派人口急剧膨胀的努力,同样宣告失败。此外,以国家资助为激励,让极端正统学校加入英语、数学和科学核心课程的努力,也胎死腹中。

接受现代教育,确实能够破除愚昧

可问题是,你给机会他不中用啊!

(只念经,图:壹图网)▼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世俗派的努力起了反效果,刺激了极端正统派的神经,让他们更加关注政治。极端正统派虽然在经济、国防、科研等方面都没有什么建树,却一点都不傻。他们在宗教首领的带领下,日常组织祈祷抗议。

宗教是以色列的立国根基之一,借着宗教赋予的影响力和权势,以暴力执法闻名的以色列执法机关也拿这群人没辙,往往是抓了放,放了抓。

不知道每次这样闹累不累,警察估计累够呛

说到底,这是嫌现实里的以色列不够原教旨

(老沉了,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不过,身处科技日新月异,信息传播越来越便捷的时代,没有谁能做到真正的与世隔绝、一成不变。

极端正统派内部也悄然变化。女性为家庭贡献的财富越来越多,其地位自然逐渐提高。一些较为开明的宗教人士也开始鼓励社区成员参与工作,甚至开办企业。

通过工作,达到经济自主,实现自我价值

只有这样,才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的独立

(真好,图:shutterstock)▼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在过去15年中,极端正统派生育率有所下降。同时,占哈西德派5.4%,占立陶宛系8.6%,占东方系26.4%的年轻人也离开了自己的社区,成为世俗派。

人呐要往远看,过了山,眼界就开阔了……

摩西不正是这样,带着以色列人走出了埃及吗?

(刹那天地宽,图:Flickr)▼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以色列与四邻的关系可以通过外交途径改善,对待哈马斯的火箭可以诉诸战争手段,但对那些只想“躺平”,等待弥赛亚拯救的同胞,以色列人却一点儿都办法没有。

这个由宗教理念凝聚而成的国家,或许会因宗教而加深社会撕裂

同样的套子里,犹太民族还是代有才人出的

(图:壹图网)▼

犹太人,其实是个散装民族 | 地球知识局

参考资料:

1.https://en.idi.org.il/haredi/2020/?chapter=34272

2.https://en.idi.org.il/haredi/2020/?chapter=34275

3.https://en.idi.org.il/articles/32775

4.https://judaic.nju.edu.cn/91/55/c10848a495957/page.htm

5.https://www.britannica.com/topic/Ashkenazi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