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306-欧加登战争

作者:乞力马扎罗的雪

校稿:辜汉膺 / 编辑:金枪鱼

非洲现代史上不乏惨烈的战争,发生在20世纪70年,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之间的“欧加登战争”就是其中之一。

欧加登(索马里语:Ogaadeen)

最初是指索马里人的土地 ▼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这场战争是殖民者“埋雷”与冷战背景下,大国卷入非洲内部冲突等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也是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两国民族矛盾、经济利益纠葛的结果。

非洲之角的富油气盆地

非洲之角的富油气盆地

欧加登盆地位于“非洲之角”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其地质特点与中东其他富油气盆地具有相似性,因此一般认为欧加登盆地也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20世纪70年代,也正是关于欧加登地区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说法,引爆了一场残酷的战争。

在东非大裂谷两岸

火山和断裂层都为丰富的油气提供了发生条件 ▼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主要由伊斯兰国家组成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为了打击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宣布对欧美一些国家及日本、罗德西亚和南非实行石油禁运,造成国际油价飙涨,由1973年的每桶不到3美元涨到接近12美元。

石油不是你想买就能买

(图:shutterstock)▼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石油禁运对西方国家的经济造成严重冲击。一些西方国家的石油公司开始在全球(尤其是非伊斯兰国家)寻找新的油气田。

在1973年石油危机之前,美国巨头天纳克公司(Tenneco, Inc.)就开始在欧加登盆地勘探石油,1972年(也有说是1973年),天纳克公司在位于亚的斯亚贝巴东南处的Calub发现了一个天然气藏,估计为760 亿立方米,接着还在不远处的Hilala地区发现了一个厚度为1米的非商业原油储藏层。

Tenneco在埃塞俄比亚发现了该国第一个天然气田Calub气田。但随后的30多年时间中,埃塞俄比亚的天然气资源始终未有启动大规模开发 ▼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伴随着1973年油价的上升,欧加登发现油气的消息激化了这一地区本就存在的领土争端。1974年,政变后的埃塞俄比亚政府终止了原帝国时期与天纳克公司的协议。

这场政变后来演变为埃塞俄比亚内战

并且一仗就打了数十年之久

稳定时期的各种项目也只能一并搁浅,(图:wiki)▼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当地的领土争端是欧加登战争的根本原因。欧加登地区的原住民主要是索马里人,他们是“非洲之角”地区的主要居民,但是索马里人没有形成自己的国家,而是以部落的形式居住在现今属于索马里、吉布提、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等国的土地上。

索马里人原本遍布东非一角

这意味着一个民族的人散布到了不同的国家 ▼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1884年,西欧列强旨在瓜分非洲的“柏林会议”召开以后,帝国主义国家瓜分了包括索马里人聚居区在内的东北非。英国控制现今索马里中北部地区(英属索马里);意大利控制了索马里南部(意属索马里);法国控制索马里西北部(法属索马里,即今吉布提)。

柏林会议上,非洲被列强们远在德国就安排得明明白白

接下来几十年,则是殖民势力大肆扩张的过程 ▼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而同样位于这一地区的埃塞俄比亚在皇帝孟尼利克二世的领导下,不但在列强瓜分非洲的狂潮中保持了独立,还将势力向南扩张:在英国的支持下,埃塞俄比亚于1884年强占了欧加登的哈勒尔地区,1891年占领更多的欧加登人据点。

埃塞俄比亚版图扩张动态变化 ▼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此后,欧加登曾经在埃塞俄比亚、意大利和英国人之间数易其手,但最终在1955年完全落入埃塞俄比亚手中。

孟尼利克二世依凭卓越的政治和军事才能

奠定了现代埃塞俄比亚的大致版图,被奉为国父

(图:wiki)▼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20世纪60年代,在非洲独立浪潮中,英属索马里和意属索马里合并成为今天的索马里,法属索马里在法国的操作下独立成为今天的吉布提。另外,欧加登地区仍然保留在埃塞俄比亚境内,肯尼亚东北部地区也有一部分索马里人聚居区。

独立后的索马里高举“大索马里主义”旗帜。“大索马里主义”是一种寻求将所有索马里人统一在同一个国家内的思潮:索马里国旗中的五角星代表着需要被重新统一起来的五块领地。欧加登地区也成为“大索马里主义”的目标。

心怀大梦的那个索马里却连内战都尚未平息

索马里街头的巷战(上),联合国驻索马里维和部队(下)(图:Flickr、wiki)▼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并且,欧加登地区因为发现油气资源以及独特的地理位置——像一把尖刀插入索马里腹地——成为时任索马里总统巴雷的首要目标。

战争的进程

战争的进程

欧加登战争的进程同样惨烈而富有戏剧性。埃塞俄比亚无论是人口还是领土面积都要胜过索马里,历史上也一直是非洲强国。但是20世纪70年代双方国内的形势都很微妙。

在索马里这边,1969年通过政变上台的西亚德·巴雷宣称在索马里实行“社会主义”,这与正在谋求全球扩张的苏联一拍即合,苏联马上大力援助索马里,使索马里建成了一支称霸非洲之角的军队。

虽然是不流血政变,但巴雷的上台依然不符合程序正义

因此他在之后采取威权统治的模式以消除杂音

(巴雷会见里根总统,图:Blogspot)▼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在苏联的资金和武器支持下,索马里建立起一支装备有苏式武器的空军,军官团在苏联接受训练。苏联派遣了1000多名军官在索马里担任军事顾问,2400多名索马里士兵被送到苏联接受各类军事训练。

第一款苏联喷气式前线轰炸机伊尔-28

作为欧加登战争头几个月的空军主力投入战斗

(图:warspot)▼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实事求是地说,巴雷还是有抱负的,他改革文字,对内弥合部族矛盾,并在执政的最初几年致力于国家的团结、规划和发展。对外,则希望将所有索马里人纳入索马里国家的麾下,构建一个“大索马里”。

在任期间,巴雷还让索马里以东道主的身份

在首都摩加迪沙举办了一届非洲统一组织会议

50年后索马里再办非联庆典,大索马里梦却只剩一句口号

(图:壹图网)▼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埃塞俄比亚方面,海尔·塞拉西皇帝本来与美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但他在1974年9月,被“德格”(Derg,正式名称为“临时军事行政委员会”)推翻。1975年3月,“德格”宣布废除君主制。

在“德格”内部,门格斯图通过残酷的斗争最终掌握权力,在这一过程中大量优秀的军官被杀,严重影响了埃塞俄比亚军队的战斗力。门格斯图宣布信奉马克思列宁主义,要建立“社会主义”,加速向苏联靠拢,使苏联改变了对索马里一边倒的支持。

弑君篡位、铁血手腕的门格斯图

(来源:feedaformerdictator)▼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60年代末、70年代初,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两国已经因为欧加登的归属问题发生过小规模冲突。索马里还支持欧加登地区的索马里人反叛组织“西索马里解放阵线”(WSLF),该组织一度控制了欧加登地区的大片土地。

凭借着索马里政府或者说苏联的支持

WSLF掌握着相当的火力优势(图:credoreference)▼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1977年7月13日,索马里出动重兵在“西索马里解放阵线”的配合下大举进入欧加登地区,欧加登战争正式爆发。

刚刚太平了没几十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图:壹图网)▼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埃塞俄比亚方面认为,索马里出动了7万多人的军队,40架战斗机、250 辆坦克、350 辆装甲运兵车和 600 门大炮;苏联方面认为索马里出动了2.3万余人,另有1.5万的“西索马里解放阵线”士兵配合行动。

由于需要应对国内其他地区的叛乱,加上士气低落,驻守欧加登地区的埃塞俄比亚军队第三和第四步兵师很快被打垮。

这场战争战况十分惨烈,死伤无数

整片地区仿佛成了一个大型的墓地

(图:forum.awd.ru)▼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到1977年9月,埃塞俄比亚被迫承认它只控制了欧加登约10%的地区,形势岌岌可危。9月13日,索马里装甲兵部队在空军支援下占领欧加登重镇季季加。埃塞俄比亚面临败局,门格斯图向苏联求助。

战争前期,凭着苏联的军事指导和武器援助

索马里用巨大的空中优势让埃塞俄比亚只能站着挨打

(图:warspot)▼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苏联本来希望调停这两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冲突,希望巴雷能够撤军。但是愤怒的巴雷拒绝了苏联的建议,1977年11月,索马里驱逐了苏联的援助人员,并与苏联的小弟古巴断交。

被惹恼的苏联一屁股坐在了埃塞俄比亚人一边,原本在索马里的苏联援助人员直接转到埃塞俄比亚一边。

不仅苏联自己不再给索马里提供武器

连一群小弟也被叫来帮忙教训索马里

(图:narod.ru)▼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为了展示实力,苏联出动了数百架大型运输机把坦克、火炮、直升机零部件等源源不断的运送到埃塞俄比亚,苏联还从安哥拉战场调运了1.5万名古巴士兵进入埃塞俄比亚。东德、朝鲜和南也门等苏联小弟也为门格斯图提供了军事援助。

后来,在这场战争中许多因受损而报废的坦克、装甲车

就这么堆在埃塞俄比亚境内,形成一处坦克坟冢

(图:壹图网)▼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与苏联绝交后,索马里的境遇就变得极其尴尬。由于意识形态原因,苏联的冷战对手美国对向巴雷的索马里提供援助并不上心,仅向索马里输送了1500吨军火和报废的军服、钢盔等,同为伊斯兰国家的巴基斯坦仅派遣了3名飞行员以志愿者的身份帮助索马里作战。

1978年初,随着苏联运输完毕,苏联的瓦西里·彼得罗夫将军指挥埃塞俄比亚和古巴军队开始大反击。索马里军队哪是鼎盛时期苏联的对手,在埃塞俄比亚-古巴联军的打击下,索马里军队节节败退。

无论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谁胜谁负

这都是国际共产主义阵营的又一次胜利

(至少苏联是这么说的,图:warspot)▼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起初,索马里军官艾迪德(就是“黑鹰坠落”事件中美国想要抓的那位)用“督战队”架起机关枪,对敢于撤退的索军士兵开枪,暂时稳定了局面。

但是随着埃塞-古巴联军进攻的加强,并在苏联的空中支援下,在索军背后实施了空降,索军彻底溃败。至1978年4月,埃古联军夺回了欧加登地区的全部失地。

战后、为了祭奠这场战争中牺牲的共产主义士兵

苏联和古巴在埃塞俄比亚境内联合修建了纪念碑

(图:shutterstock)▼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复杂环境制约油气开采

复杂环境制约油气开采

这场战争以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双方恢复到战前的控制区而结束,双方打了个寂寞。但是据估计,双方在战场上直接损失了超过15万人,此外还有大量的平民遇难,战争给两国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

至于传说中的油气资源,直到战争结束后,两国都没有在欧加登地区开采到石油。但是欧加登盆地确实有油。

各大能源公司已经把欧加登的油气开采权悉数承包▼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在驱逐了天纳克公司以后,埃塞俄比亚后来邀请苏联“石油勘探远征队(SPEE)” 继续在Calub和Hilala气田开展工作。SPEE在 Calub 和 Hilala 钻探了更多的井,并确认了 Calub 的天然气储量,还在Hilala的4750米深处的发现了凝析气。

然而,由于80年代后期苏联国力衰落,Calub 和 Hilala 油气资源也未能得到有效开采,直到1994年,SPEE的合同也被终止。

一波三折,命途多舛说的就是它了吧

(埃塞俄比亚一处卤水油池,图:壹图网)▼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21世纪后,包括中国公司在内的国际石油公司开始重新在这一地区开采石油,目前两个开发区块Calub和Hilala已落实天然气可采储量超过1200 亿立方米;2017年又在这一地区发现了Dohar气田,又增加了优质的天然气资源。这三个气田的天然气资源足够支撑一期300万吨LNG工程稳产20年。

同时,Hilala区块测试发现了工业性原油,地质储量约4600万吨,2018年6月生产出第一桶原油,日产合格原油90吨,原油品质优异。

投资者对政治风险的估量

是埃塞俄比亚丰富油气资源开发面临的第一道墙

(图:Newage)▼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至此,埃塞俄比亚的油气开采才逐渐展开。但是当地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仍然制约着资源的开发利用。2007年4月,当地反政府武装“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ONLF)”袭击了中资企业驻地,9名中国工人在袭击中遇难,另有7名中国工人被绑架。此外,65名埃塞俄比亚雇员被打死。该组织还多次威胁外国公司不准在此开采石油。

ONLF几乎是WSLF的一脉相承,不过对埃塞而言

它们已经彻底从反对派武装成为了恐怖主义分子

(图:图虫创意)▼

这场非洲大战,真是打成了一锅粥 | 地球知识局

2019年至今,埃塞俄比亚陷入内战之中不能自拔,包括索马里人在内的埃塞俄比亚各民族目前还在战场上厮杀,好不容易形成的发展局面毁于一旦。而索马里则直接变成全球最失败国家。

可怜的东非角人民,被连绵战火夺走了生命中的不止30年。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整个国家的领土都成为了战争的纪念碑,非洲要想走出混乱与苦难,前路坎坷亦漫漫。

参考文献: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Ogaden_War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Ogaden

3.https://www.belex.com/en/news/ethiopia-and-the-discovery-of-gas-and-oil-in-ogaden/

4.http://www.polygcl-petro.com/site/business

5.关培凤.外部干预与索马里-埃塞俄比亚边界争端[J].西亚非洲,2018(03):94-112.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