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缅甸为何会成为诈骗大本营?

柬埔寨、缅甸为何会成为诈骗大本营?

最近几周台湾最热的话题,非柬埔寨诈骗事件莫属,不少台湾年轻人被高薪诱骗出境,结果到了当地却陷入诈骗集团,遭受囚禁和虐待,被迫从事诈骗活动,甚至还有被摘取器官贩卖之风险,消息发出后引发岛内外的大量关注。

有赖于上世纪的“经济起飞”,台湾人一直给人感觉很“富有”,台湾也因外劳和外佣待遇较高,曾是东南亚年轻人争取打工和长住的区域首选,为何会有上千名台湾民众相信这种“南向淘金梦”?柬埔寨、缅甸等东南亚各国,又是如何成为诈骗犯罪的大本营的?

被害的远不止台湾人

根据泰国警方和全球反诈骗组织的最新消息,在缅甸有个“KK园区”,在柬埔寨西港则有所谓的“诈骗园区”,人肉交易已经持续数年,被“丰厚收入”诱骗前往的受害者来自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越南、泰国和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等多个地方。

柬埔寨、缅甸为何会成为诈骗大本营?

KK园区

据半岛电视台今年4月的报道,泰国警方成功救出700名在柬埔寨受到控制的泰国人,当时泰国警方粗估,仍有超过1500名泰国人受困。

美国和平研究所(U.S. Institute of Peace)中国安全专家Jason Tower粗估,光是在中国大陆,受到网络诈骗的受害者可能就多达10万至50万人之间,实际上有多少受害者可能不得而知。

东南亚部分国家境内军头林立,政治势力混乱,执法困难,有助于诈骗集团生存。而为了追求经济发展,东南亚近年不少国家先后尝试开放博弈产业,其背后金主往往是华人,于产业发展的同时在当地形成华人聚落。

柬埔寨、缅甸为何会成为诈骗大本营?

首先是菲律宾在2016年杜特尔特总统上任后推动《菲律宾海外赌博业务计划》,允许在部分地区合法设置博弈公司,但随之而来的毒品、贪渎、非法赌博等大量犯罪问题,让菲律宾政府十分头痛,很快就转而进行雷厉风行地扫荡,不少业者随即大举迁往邻近的柬埔寨西港。

柬埔寨约1710万人,去年人均GDP仅有1730美元,曾被联合国定义为世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据国际透明组织的“2021年全球清廉印象指数”,柬埔寨在全球180个国家(地区)中,排名第157名,与伊拉克与津巴布韦同级。

西港是西哈努克港的简称,原只是柬埔寨的一个小渔村,西哈努克(Sihanouk)是前柬埔寨国王的姓氏,其末代亲王流亡北京数十年,死于2012年。

2016年,柬埔寨政府为复制中国改革开放建立经济特区的经验,选定西港设立特区进行招商引资。特区也开放经营赌场,2016年至2018年间,柬埔寨的163家合法博彩公司中,西港就占91家。

柬埔寨、缅甸为何会成为诈骗大本营?

西港的博彩业

据当地官方统计,西港在开放赌场后,两年内涌入至少有50万名大陆人,其中以从事房地产的最多,当年没有赶上深圳改革开放红利的人,把西港视为人生第2次机会,称它为“小深圳”,西港小渔村爆发畸形繁荣。

但和菲律宾一样,柬埔寨也因博弈产业而衍生的大量犯罪问题头痛,2019年8月,柬埔寨发布《禁赌令》,停止颁发许可执照,禁止国内的线上赌博行为,已颁发的执照则在2019年底失效。

恰巧缅甸政府于2019年5月通过“博弈法”,借由允许三星级以上酒店开设赌场,外籍人士可以进场赌博的规定,来促进经济发展。因此大量博弈业者又从柬埔寨迁往缅甸。有文献显示,比起柬埔寨,缅甸才是现在诈骗集团最多的地方。

博弈业一夜崩盘,西港的房地产与相关产业也随之溃散,据说当时烂尾楼盘占西港所有建筑总数的7至8成。不少在地产业亏了钱的黑帮势力仍然选择留在西港,榨取剩余价值,西港也逐渐从网络博彩中心转为诈骗集团的温床,以高薪为饵来诱骗未经世事的年轻人前往,最后以暴力胁迫他们成为经营诈骗的奴工,吸引更多受骗者,或将受骗者当作肉票,直接向其家人进行勒索。有些在当地工作多年的华人感叹说,西港几年前是冒险者的战场,现在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柬埔寨、缅甸为何会成为诈骗大本营?

新加坡《联合早报》这样描述西港一个“诈骗园区”:由20多栋约10层楼高的建筑组成,外观看似非常普通的商业楼,但园区被高高的围墙和带刺铁丝网围起,里面的人也几乎与世隔绝。园区内有餐馆、诊所、理发店、KTV等各种服务设施,但大部分只开放给园区职员。

而位于泰缅边境妙瓦底镇的缅甸“KK园区”,被视为东南亚诈骗转卖和人口贩卖犯罪链条的终点站,据报道,整个“KK园区”就像大型监狱,不仅有大量的安保系统,每隔一百米便有武装人员放哨,四周又有四尺高墙,还加装了通电的铁丝网。之所以被称为“终点站”,是因为很多已经不再具备价值的“猪仔”,最后就会被售卖到此,受害者会被摘取器官,然后通过国际网络卖到世界各地。而且,“KK园区”所在的克伦邦,属于叛军属地,缅甸政府难插手管理,更令此处成为犯罪天堂。

2021年初,中国大陆政府实施“大劝返行动”,以注销户口、冻结账户等罚则,令许多在东南亚从事诈骗的大陆人回国。于是,诈骗集团开始转移招募台湾、马来西亚的华语人士来替补。

台湾《中国时报》说,台湾民众之所以被诈骗集团看上,一方面是利用台当局“新南向”政策作为宣传,声称这些地区是当局力推的“新兴特区”;另一方面也是看准台当局在当地施不上力,民众一旦被骗到柬埔寨等地,就沦为无人管的“黑户”,只能任人宰割。

柬埔寨、缅甸为何会成为诈骗大本营?

工作人员在机场举牌提醒民众提防被诈骗。

诈骗手法有哪些?

遭诈骗集团吸收出境的民众,多半是为了追求高薪的二十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因为2020年以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就业困难,南向淘金、快速致富的想法让他们不假思索地涌向东南亚各国。

这些怀着淘金美梦的民众,可能一入境东南亚就会遭诈骗集团控制,手机、证件都被没收。民众这时可以有两个选择,一种死命不从,可能被活活虐死,或转卖掉,少数幸运的找人把自己赎回去;另外一种自然是认命加入。

柬埔寨、缅甸为何会成为诈骗大本营?

选择加入诈骗集团的民众,通常担任话务员,替集团继续诈骗,梦想着有一天能够赎回自己,或是逃出生天。当然,也有可能就此沉沦,与诈骗集团狼狈为奸。

诈骗集团常见手法会开出所谓“客服人员”“网络行销”的海外职缺,月薪可达上万,公司提供食宿、机票、饭店、代办护照等,每三个月还可以回国一次,条件相当优渥。

全球反诈骗组织(Global anti scam org,简称GASO)日前在脸书上发文,整理出诈骗集团的几种套路:

01

杀猪盘话术

运用“杀猪盘话术”的诈骗集团会在网络上伪造成一个高富帅或白富美,过程中会假装和被害者谈恋爱,并不经意透露自己的赚钱项目,引诱对方卸下心防进行投资,最后达到骗取钱财的目的。

对此,全球反诈骗组织也举例诈骗过程,“宝贝,你在汇款的时候,如果专员问你要做什么?千万不可以说是理财,因为政府会酌收部分金额,所以说周转就好,谈的过程也不可以露出慌张的表情,相信我的技术,会为宝贝带来钱财。”

02

人头贩卖话术

部分受害者抵达国外后便会遭遇囚禁,诈骗集团会要求再骗几个人过来,不然就要拿大笔金钱赎人,过程中也可能受到生命威胁。因此,身为诈骗集团一份子的受害者,才会谎骗朋友一起出国,这就是所谓的“人头贩卖话术”。

全球反诈骗组织举例:“你在台湾发展的也不好,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出国看看?现在国外有一个让你赚钱的舞台,我把这个机会告诉你,你再错过这辈子就很难赚大钱了。你想想自己失业多久,父母也担心你,现在我告诉你这个机会,就要好好把握!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才告诉你,我们可以一起出国、一起赚钱、一起风光地回来,让周遭的人对你的印象耳目一新。”

03

情绪勒索

在诈骗的过程中,诈骗集团往往会利用“情绪勒索”的方式,不断声称“你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你不信任我吗?我们是朋友、我们是爱人、机会摆到你面前了,不赚钱吗?你怎么可以辜负我对你的真心”之类的言语。

对此,全球反诈骗组织也举例诈骗过程,“为什么你从来不把我往好的地方去想?你这样东怕西怕,格局太小。你担心是诈骗,我就不担心?我就这么不让你信任?如果你不想做就算了,人生是你的,给你机会你不要,是你自己选择放弃的。”

因华人提高警惕,东南亚电信诈骗集团也有“国际化”趋势,将魔爪伸向说英语的民众,因此香港人、新加坡人、非洲人、印度人甚至澳大利亚相对偏僻贫困地区的被害人渐渐增多。

编辑丨南方

东方财经杂志 东方文化杂志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东方文化杂志(ID:dfwh_hk)

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