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225-江西 不怕水

作者:冷夜寒星

校稿:辜汉膺 / 编辑:蟹黄捞饭

本月9日至13日,江西南部经历了今年入汛以来最强的降雨过程,已造成10.2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达7782万元。

28日凌晨,江西多地再次发布暴雨黄色、蓝色预警。赣北东部出现中到大雨,局部暴雨、大暴雨,最大降雨为155毫米。

近十天来,北方是真的热,南方则是大雨大雨一直下

(参考:中央气象台)▼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近一天内,赣东北是降水重点区域

(参考:中央气象台)▼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江西省水文监测中心和江西省气象台发布了中小河流洪水和山洪气象风险蓝色预警,提醒各地注意中小河流洪水及山洪灾害。受持续强降雨影响,江西赣江上游、抚河、信江水位上涨。目前,水利部已经启动洪水防御Ⅳ级应急响应。

江西这个地形,众多河流流向鄱阳湖

无论是长期暴雨还是长江洪水灌入

都可能导致鄱阳湖沿岸地区水患▼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往年江西汛情,多在7月中旬才达到高峰。然而,今年5月的两轮强降水,就已经启动了防汛应急响应,这不由得让人想起1998年那场特大洪水

前年(2020)七月份江西的大规模降水

至今还记忆犹新

我局当时也发了一起江西洪水从何而来▼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事实上,身处洪灾多发区的江西人民,有着十分丰富的防洪经验。那么,在缺乏现代基建和防洪知识的古代,江西人又是如何防汛抗洪的呢?

蟾宫桂子落江乡

江卜平堤号紫阳

江西河湖纵横,雨水丰沛,境内水资源丰富。全省多年平均降水量居全国第4位,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居全国第7位。

江西境内97%的地表径流都通过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五大河流,从东、南、西三面汇流注入鄱阳湖。这样独特的地形气候条件,使得江西洪涝干旱灾害频繁。

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水五大河流

江西省的形状其实很像一颗心脏▼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这一因素自古以来便成为当地困扰农业发展的障碍。汉晋时期江西所流传的治水传说,便深刻地反映了当地群众对良好农业种植条件的热切期盼。灌婴凿井、渔郎斩蛟和许逊除蛟治水,都是从这一时期开始所流传的治水传说,许逊崇拜后来更是发展为江西本土的宗教信仰。

需要注意的是,西汉时期还没有鄱阳湖

当时江西水系汇聚的大湖乃是“彭蠡泽”

彭蠡泽以南为豫章郡,彭蠡泽以北为庐江郡▼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南昌铁柱万寿宫前的许逊像(图:冷夜寒星)▼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然而勤劳智慧的古人早就发现,想要改变现实,光靠神仙保佑是不行的,得靠自己的双手。

据史书记载,早在西晋永嘉年间(307年—311年)江西便已兴修了不少陂、塘、渠等水利灌溉工程。面对汹涌而来的洪水,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是封堵和引流,因此古今中外最为重视的还是河流的堤防建设,江西古代亦是如此。

赣江是鄱阳湖水系中流量最大、流域面积最广的河流,而赣江流经的省会南昌因其“径流贯于城中,纬流络其上下”,而成为江西古代水害较多区域之一。

南昌城、赣江与鄱阳湖,可谓息息相关▼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唐朝元和年间(806年—820年),水利专家韦丹曾出任江南西道观察使,他在任期间,不仅疏治了南昌城内的东西二湖(今江西南昌的百花洲和孺子湖),更在赣江险要地段筑堤12里。

后来南昌的百姓感念其德,把这一段赣江堤坝称之为“韦公堤”。通常认为今天的南昌的富大有堤即唐代的韦公堤,但也有学者认为韦公堤应是昌南赣江堤防的一段。

南昌市、南昌老城区与富大有堤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南昌英雄大桥赣江大桥

对岸就是富大有堤(韦公堤)(图:图虫创意)▼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唐朝长庆年间(821年—824年),时任江州刺史李渤面对水害,采取了“以工代赈”的方式,募民修筑了连通南北的南湖堤,并在堤上建桥安闸调节水量,用于灌溉。

古人常用“甘棠”二字赞颂有功德贤能的官员,而当时的江州人民也将李渤比之广施德政的“召公”,颂其“甘棠”,将新建的堤命名为李公堤,将南湖外湖改为甘棠湖

隋唐时期,九江人口不断增加

沿长江防洪设施建设越来越受到重视

李公堤就是保护当时九江城的一项工程▼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位于甘棠湖北角的九江烟水亭(图:图虫创意)▼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入夜后的甘棠湖(图:图虫创意)▼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南宋淳熙年间(1174年-1189年),著名理学家朱熹出任南康军(今江西庐山市)知军时,发现鄱阳湖畔的堤坝多年失修,上书朝廷申请钱粮维修堤坝。在南宋朝廷不愿划拨钱粮的情况下,朱熹便发动当地百姓地方士绅赞助募捐,维修堤坝。

维修后的堤坝较旧堤增高三尺,屹立于鄱阳湖之滨数十载,故当地百姓称此治水工程为“紫阳堤”,取自朱熹紫阳先生的称号。

历代治水名臣都在江西留下了自己的手笔,造福一方,他们的治水功业也从未被江西人忘记,他们所主持的修筑的水利工程至今仍如其名字般屹立在赣鄱大地的江流之上。

江西防洪两大重点,一个是临近赣江与鄱阳湖的南昌

一个就是长江边的九江

几乎整个江西的江河由此入长江,一侧九江一侧湖口

(图:长光卫星)▼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春泥滑滑陂水满

晨出下秧薄暮返

和堤防相比,“陂”(bēi)这类通过提高河道的水位改变部分水流流向的小型的集水坝却是历史记载以来最早的水利技术。

大多数陂的工作原理非常类似秦国蜀郡郡守李冰修筑的著名的都江堰。而中学历史课本中,春秋时期由楚相孙叔敖主持兴建的、我国最早的大型引水灌溉工程——芍陂(què bēi),其独特的发音估计仍也让不少人记忆犹新。

正所谓堵不如疏

都江堰就是通过分流岷江。变害河为利河

(图:长光卫星)▼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在江西,自西晋以来便已兴修了不少陂、塘、渠等水利灌溉工程。其中最为著名的则是被收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的江西泰和县的槎(chá)滩陂

五代十国杨吴(937年后为南唐)乾贞年间(927年—929年),监察御史周矩随儿子周羡和女婿吉州刺史杨大中迁居泰和。他体察民情,了解到百姓受旱欠收之苦,便决定兴修水利。

槎滩陂所在,在江西吉安西南方向不远▼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937年,周矩经过多年的考察、谋划后,选址于赣江水系禾水支流的牛吼江上游的槎滩村畔,用木桩、竹筱、土石压为大陂,名为槎滩陂

周矩父子在牛吼江大角度转弯后的水流缓慢处拦河筑坝,以减轻流水对坝体的冲击力。陂坝顶高度略低于河岸。

枯水期时,陂坝可以有效的将江水聚集后引入下游的灌溉渠网,不至于白白的流入下游河道,从而发挥了灌溉作用。

洪水期时,陂坝随着水位上涨没入水下,大量的江水就从坝上溢出进入老河道,使槎滩陂具备了防洪减灾的功能。

牛吼江由南至北,在槎滩陂一分为二

一部分继续北流,一部分进入灌溉河网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槎滩陂历时千年仍屹立不倒,至今仍可灌溉泰和、吉安两县四个乡镇的4万多亩良田,有着“江南都江堰”的美誉。

看似简单实则精妙,历久弥新(图:图虫创意)▼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在古代江西,灌溉规模达到万亩以上的陂坝,还有抚州的千金陂、述陂、博陂等。这些工程大都始建于经济中心开始南移的唐朝,北方治水经验和技术也在当时随着一些南迁的人群,而或多或少影响到了江南地区水利设施的兴建。

取是长河流不尽

翻疑吾泪益沧溟

陂解决了广大农业生产区域内的灌溉防洪问题,但是作为人口聚居、工商业发达的城镇,其防洪工作也如今天一般,除了外堵洪水外,内防积涝也尤为重要。

袁州(今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的李渠赣州福寿沟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唐元和四年(809年),李将顺就任袁州刺史。当时袁州城因东面城地低洼易遭水灾,而将州厅、判官厅、州学、交通和商业中枢居住中心移到西城台地(今宜春台附近)。

李渠就位于宜春市区,福寿沟位于赣州市区▼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但伴随而来的是出现诸多不便:一是当时房屋多为竹木构筑,一旦不慎发生火灾,远水难救;二是秀江水面低城数丈,居民用水极不方便;三是城外一些农田又常遭干旱,灌溉比较困难。

于是李将顺到任后,率众将发源于城西仰山的清沥江上游的官陂及其支流沙陂水,引至城西北郊麟桥与秀江合流,又在位于宜春城西之扇状盆地的扇头处陂头设堰取水,使江水灌溉西郊200余顷田地,同时又修渠疏导入城,使之成为城内供水水源,下水通道。

最后在城东门外的赤板桥,水流重入秀江,不仅一举而改善了袁州城内的供水状况,还为城区排涝提供了便利。今天宜春老城区的下水道有很大一部分即是由当年的李渠改造而成。

宜春城内李渠大致走向▼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贛州古城位于章、贡二江合流处,三面环水,易受洪涝影响。北宋熙宁年间(1068年—1077年),时任知州刘彝始建了“福寿沟”这条古代砖石排水管沟系统。

福寿沟利用地势高差,连通城内坑塘水系蓄洪。雨季,城外赣、贡江水位上涨,高于水闸高度时,闸门借江中水力关闭,阻止江水倒灌,此时,雨水就近排入街区附近的池塘,暂时将雨水蓄积起来,避免雨水溢流,减少街道淹没的面积和时间。

正是由于福寿沟的存在

使得同期建成的赣州城得以远离水患

(图:图虫创意)▼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待洪汛过后,外江水位下降低于闸口高度时,排水道的水力冲开闸门。使水塘及城内蓄积雨水顺利排入江内,从而实现了“视水消长而启闭之”的效果。

经过明、清的数次修复,至清同治年间,赣州古城已经构建起了“章、贡二江(环城段)——城壕——福寿沟——低洼水塘”的城市雨水排蓄系统,城市雨季的内涝问题得到了有效治理。

但是今天,我们也不能过分迷信福寿沟的作用,在媒体报道城市内涝时,动不动搬出赣州福寿沟的例子,来谴责今天的地方城建。

赣州福寿沟(古代城市排水系统)博物馆

(图片:图虫创意)▼

江西,这几天太不容易了|地球知识局

其实据《赣州府志》记载,明清两代赣州在特大暴雨时,仍有城中出现内涝的记载。福寿沟这一古代城市雨水排蓄系统功能发挥的受短时间降雨量、排水管沟维护、相连池塘疏治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作为古人智慧结晶进行宣传是合理的,但也不能“神化”其作用,否定现代技术的先进性。

今天的中国,虽然包括江西在内一些地区仍常受水旱灾害的困扰,但是当我们站在历史长时空回望时,不难发现,从清末到如今,中国的水利建设一直进步。

我们疏堵江河湖海,不是为了征服自然,而是在保障生命安全的同时,尽可能的奏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妙旋律。

参考文献:

1.(清)魏瀛等修,(清)钟音鸿等纂:《赣州府志》,清同治十二年刊本;

2.(清)江召棠修,(清)魏元旷纂《南昌县志》,民国二十四年排印本;

3.刘祥善:《泰和县槎滩陂历史文化考察》,《江西水利志通讯》1989年第2期;

4.江西省水利志总编辑室:《江西古代水利史概略》,《江西文物》1990年第4期;

5.尹福生:《宜春古李渠》,《江西文物》1990年第4期;

6.施由民:《唐宋时期江西的水利建设述论》,《农业考古》1996年第3期;

7.陈金凤:《唐代江西地区水利建设述论》,《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学报(社科版)》2007年第4期;

8.王姣、刘颖、彭圣军、钟燮:《江西省在用古代水利工程概况及保护现状》,《江西水利科技》2019年第2期;

9.吴庆洲、李炎、吴运江、余长洪、刘小刚:《赣州古城理水经验对“海绵城市”建设的启示》,《城市规划》2020年第3期。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END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5月30日 10:36
下一篇 2022年6月1日 11:3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