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255-南苏丹独立11年

作者:乞力马扎罗的雪

校稿:朝乾 / 编辑:金枪鱼

7月9日,对于非洲的苏丹和南苏丹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南苏丹是被国际社会广泛认可的最年轻主权国家。2011年7月9日,在历经两次大规模内战和多年艰苦谈判后,南苏丹从苏丹独立,并获得包括苏丹在内的国际社会普遍承认。

南苏丹所在▼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从苏丹独立,南苏丹人高兴到飞起来

(图:壹图网)▼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但是,南苏丹从独立后很快陷入重重困境之中,从独立之初就是“脆弱国家指数”(原失败国家指数)认定的最脆弱国家之一,并且多次跟军阀混战的索马里争夺“冠军”。

南北分家

“苏丹”在阿拉伯中的本意是“黑人的土地”,原来泛指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大片地区,与另外一个表示穆斯林世界君主的词汇——“苏丹”(Sultan)来源于不同词语的同样音译。

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苏丹?

首先你要有足够多的发量,这样包出来的头巾才好看

(图:wiki)▼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分离前的苏丹号称“微缩版非洲”,非洲国家普遍面临的各类发展和安全问题苏丹都能找到,有学者说沿着北纬12度线,有一条断层线,横跨苏丹和乍得,将穆斯林聚居的北方与非穆斯林聚居的南方分割开来,将“阿拉伯人”与“非洲人”分割开来,这引起了无穷无尽的冲突。

从非洲各国穆斯林的比例来看

这条“分割线”似乎很明确▼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南苏丹生活的主要是黑人中的“尼罗特族群”(Nilotic people),具体包括丁卡人、努尔人、巴里人和阿赞德人等族群,主要信仰基督教和传统宗教。

早在罗马时期,基督教就已经在北非地区流行

不过基督教遍及整个撒哈拉以南还是自大航海时期之后

(图:壹图网)▼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而苏丹生活的是阿拉伯人,是指生活在苏丹说阿拉伯语的多数人口,也被称为非裔阿拉伯人。他们以穆斯林为主,其中大部分讲苏丹阿拉伯语方言。苏丹的阿拉伯人一部分是来自沙特阿拉伯的贝都因人部落,但多数人是逐步被阿拉伯化的当地人。

伊斯兰教后一步来到北非,却极其强势地把原始宗教民

和基督教徒赶去了撒哈拉沙漠的更南部(图:wiki)▼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英国的殖民统治政策强化了苏丹南北方的差异。英国在苏丹殖民地实行“分而治之”的殖民地管理策略,造成南北苏丹在人种、宗教信仰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上的差异进一步加大。

殖民地面积过大了,很难统一管理,更怕内部搞团结

没有矛盾也要人为制造矛盾,避免出现强大的反抗力量▼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苏丹独立后,南北双方的矛盾继续加深。苏丹的独立运动是由北方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主导。随着英国人的离开,他们留下来的职位主要由北方人接管。

1954年,苏丹总共安置了约800个文官职位,其中只有6个分给了南方。军队中的南方军团几乎清一色是南方人,但是却由北方的军官指挥。北方人主导的苏丹政府(无论是民选政府还是军政府)均坚持阿拉伯-伊斯兰主义政策,引起南方的强烈不满。

由于历史原因,曾被埃及(奥斯曼帝国时期)统治的苏丹

国内的阿拉伯人已经占据了相当多数,是第一大族裔

(易卜拉欣帕夏,曾一统埃及和苏丹,图:wiki)▼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南北苏丹“分家”的另一个原因是石油。1978年,在上尼罗河州发现了两个大型油田,此后又陆续发现多个油田。这些油田主要分布在努尔人和丁卡人聚居区,但是石油收益主要归北方穆斯林主导的政府所占有和支配,这无疑加剧了南北矛盾。

尽管大量的石油资源都从南方开采得来

但由于石油管道位于北方,北方因此攫取了绝大部分收益▼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苏丹南北方之间先后发生了两次大规模内战,分别是1963年-1972年,1983年-2005年。

1963年,南方成立“阿尼亚尼亚游击队”(Anyanya,这个词源于当地马迪人用蛇毒和腐烂的豆子调和成的一种毒药的名称)叛乱组织,与苏丹政府军作战。

这种古老的用作狩猎的毒药

现在被用来对付自己的同袍

(直到今天,图:壹图网)▼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1983年,南方又在埃塞俄比亚支持下成立了“苏丹人民解放运动”(以下简称“苏人解”),第二次苏丹内战爆发。“苏人解”推举丁卡人军官约翰·加朗上校为领袖,他曾在美国求学并接受军事训练。

1991年,“苏人解”内部又发生分裂,努尔人里克·马查尔试图挑战约翰·加朗,引起“苏人解”内部丁卡人与努尔人之间的冲突,又造成数万人死亡,也为南苏丹内战埋下了伏笔。

这次策反虽然失败了,但是导致了南苏丹的战乱不休

党同伐异分裂了苏人解,谈和进程也寸步难行

(图:Flcikr / daveblume)▼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2005年1月,“苏人解”与苏丹政府达成和平协议,双方约定南方有六年的自治权,随后可以举行独立公投。但2005年7月30日,约翰·加朗因直升飞机坠毁遇难,他的副手基尔继任其职务。

2011年1月,南苏丹举行全民公投,98.83%的人投票支持独立。2011年7月9日,南苏丹独立,南北苏丹正式“分家”。

然而。独立后仅仅两年,南苏丹就发生激烈内战。南苏丹内战既是族群矛盾激化的结果,又是石油利益分配不均的产物。

在前反对武装ANYANYA领导人和SPLA的共同筹划下

南苏丹得以独立并由SPLA派系的政府实际掌权

(SPLA反对军噬人的眼神,图:wiki)▼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石油诅咒

苏丹曾是非洲重要的产油国,独立前的南苏丹生产了大约85%的苏丹石油。据估计,南苏丹的石油储量估计为4.72亿吨。

此外,苏丹地区还拥有丰富的铝土矿、铁矿、黄金、钻石、白银、铜、锌、铬、钨、云母、水资源、名贵木材、多种野生动物资源和土地资源。

尼罗河遍地是黄金,在和南苏丹分家之后

苏丹的黄金出口创造了比石油更多的外汇

(图:壹图网)▼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然而,丰富的资源不仅没能给南苏丹人民带来丰厚的收入,反而是造成南苏丹动荡局势的重要诱因。南苏丹的主要资源是石油,石油收入曾占南苏丹政府财政和外汇收入的98%,可以说石油收入是南苏丹的生命线,但也是其“资源诅咒”的肇因。

因为对于任何一个掌权者来说,石油收益都是难以抵挡的诱惑,只要开动钻机,就有源源的收入,谁还愿意认真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石油利益的分配还引得不同族群相互埋怨、征伐,加剧了南苏丹的混乱局势。事实上,资源诅咒在南北苏丹没“分家”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根据OEC2020年最新数据

由于国内局势动荡和国际航运受疫情的影响

尽管原油出口量较往年大幅缩水,依然占到了80%以上

(来源:OEC )▼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丁卡人主导的南苏丹政府面临着和原苏丹政府一样的困境:中央政府希望获得绝大部分石油收益,避免少数族群尾大不掉,少数族群则认为自己地盘上的石油财富应该属于本民族,而独立是获得财富的最佳途径。

另一方面,油田一旦被少数族群控制,其产生的巨额财富可以用来购买武器,招募军队,从而提升少数族群的反抗能力,这会导致中央与地方、主导族群与少数族群的“安全困境”。

中央政府不能服众、少民们自然信奉枪杆子里出政权

(图:shutterstock)▼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努尔人在南苏丹境内主要分布在北部的琼莱州及上尼罗州部分地区,这一地区恰恰也是南苏丹石油的主要分布区,上尼罗州石油储量占到南苏丹的80%以上。双方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就在上尼罗州及其附近。

整天打破头也要争取的是丰富的石油资源所带来的收益▼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一些更小的族群则会对丁卡人和努尔人等较大族群提出利益诉求。比如穆尔人就试图从琼莱州获得更大的自治权。

顺便说一句,中石油在南苏丹的投资也主要集中在该州,2013年的战争也一度影响了中石油在南苏丹投资的安全。

由于地方政治局势的动荡,这个项目长期以来都在亏损

(中石油深陷泥淖,来源:人民网截图)▼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军阀混战

在族群矛盾方面,尽管都属于尼罗特族群,但是南苏丹各个族群根本不具备民族国家认同感,更多是对本部落和宗族的归属感。

丁卡人是南苏丹的最大族群,占总人口的15%。丁卡人是“苏人解”和南苏丹政府的主导者。

丁卡人的统治引起其他族群的不满,其中第二大族群努尔人反抗最为激烈,南苏丹内战的主要冲突也集中在丁卡人和努尔人之间。

南苏丹族群组成,纷繁复杂

且南北苏丹民族组成区别明显▼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努尔人里克·马查尔在苏丹内战时期就与约翰·加朗争夺权力。2013年12月,里克·马查尔领导的“苏人解-反对派”(SPLM-IO)与基尔总统领导的“苏人解”(此时代表南苏丹政府)发生内战,南苏丹邻国苏丹、乌干达、埃塞俄比亚等均不同程度卷入南苏丹内战。双方内部在内战过程中也发生了一系列分裂,形成多方混战的局面,混乱程度一点不输索马里。

见钱眼开的俗套故事,不分时空背景地四处上演

(苏人解领导人——里克·马查尔,图:wiki)▼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除努尔人之外,琼莱州的穆尔人、东赤道州的蒙达里人(Mundari)和托波萨人(Toposa)也都反对丁卡人主导的“苏人解”,丁卡人和努尔人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

在族群矛盾和石油利益的双重影响下,南苏丹也出现了军阀混战的局面。

种族冲突像一个无解的套环,把苏丹圈在其中

数百年来流着同一种腐味的血(图:shutterstock)▼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2010年,原“苏人解”军官乔治·阿索尔(George Athor)以琼莱州地方选举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为由,在琼莱州西北部发动叛乱,成立“南苏丹民主运动”,这支叛军以穆尔人为主体。

该部落长期以来与另一个养牛部落争夺牲畜群和牧场

在Athor的领导下,穆勒部落成员在 2011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多次与卢努尔人和南苏丹武装部队发生冲突

(图:shutterstock)▼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2011年,乔治·阿索尔被击毙,“南苏丹民主运动”内部希鲁克人军官约翰·乌利尼宣称继任“南苏丹民主运动”领导人职务,并与南苏丹政府达成和解,但是其部队并未解散,继续控制着上尼罗河首府马拉卡勒市,成为“南苏丹民主运动-上尼罗河派”。

另外,以大卫·尤·尤(David Yau Yau)为首的另一部分成员,成立“南苏丹民主运动-眼镜蛇派”,于2014年春季与南苏丹琼莱州达成和平协议,在琼莱州划出皮博尔和波查拉两个县,创建新的半自治的“大皮博尔行政区”。

然而由于派系林立,各方利益纠葛不清

战火只是极其短暂地在琼莱州得到平息之后便继续蔓延

(图:壹图网)▼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2015年8月11日,加布里埃尔·唐 (Gabriel Tang) 、加索斯·加特库斯(Gathoth Gatkuoth)和彼得·加内特(Peter Gadet)等“苏人解-反对派”军官宣布与里克·马查尔分道扬镳,他们认为马查尔“为自己谋取权力”。他们宣布成立“南苏丹国民军”,同时反对“苏人解”和里克·马查尔。

知道你们看得很混乱,帮你们整理了一份大事记时间线

横屏观看 / 制图:金枪鱼)▼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在“苏人解”方面,2017年,政府内部政治斗争导致基尔罢免了“苏人解”总参谋长保罗·马龙·阿万并将他软禁。2018年4月9日,保罗·马龙·阿万发动反对基尔的叛乱,宣布成立“南苏丹联合阵线”。

此外,南苏丹反政府武装还有受到埃塞俄比亚支持的“南苏丹民族民主联盟”;帕干·艾穆姆(Pagan Amum)领导的“真正的苏丹人民解放军”等。他们分别代表不同族群的利益并受到外国势力的支持。

内战给南苏丹带来沉重的灾难。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该国1200万人中有70%以上需要人道主义援助,超过450万人面临严重的饥荒威胁。内战引发了非洲最大的难民危机之一。估计有16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另外约有230万人逃往邻国(截至2021年1月)。

独立时那么欢欣(上)

开战时多么狼狈(下)

(图:联合国)▼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面对南苏丹混乱的局势,国际社会积极协调,“伊加特”、非盟、美国、中国等国家和国际组织多次调解南苏丹内战。

安全理事会设立了联合国南苏丹共和国特派团(南苏丹特派团),目前共有包括1053名中国维和士兵在内的13254人员及配套的维和警察、文职工作人员服务于“南苏丹特派团”,是联合国最大的维和任务区之一,共有103人殉职。

如果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装甲车开到了哪个地方

那一定意味着战火已经在这里燃烧了太久太久

(图:联合国)▼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2018年9月,南苏丹总统基尔和里克·马查尔于2018年9月签署了和平协议,给南苏丹人民带来和平的希望。

希望南苏丹各派武装能够放下争端,为了全体人民共享和平而努力。

当然,这很困难。

南苏丹,从泥土和灰烬中诞生

在枪林和弹雨中能站起来吗?(图:Flcikr)▼

南苏丹,独立这11年,过得太惨了 | 地球知识局

参考文献: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South_Sudan#

2.https://fragilestatesindex.org/country-data/

3.https://www.worldatlas.com/articles/what-are-the-major-natural-resources-of-south-sudan.html

4.https://en.wikipedia.org/wiki/South_Sudanese_Civil_War

5.董捷卡. 苏丹南北分离原因研究[D].浙江师范大学,2013.

6.熊易寒,唐世平.石油的族群地理分布与族群冲突升级[J].世界经济与政治,2015(10):83-103+158-159.

7.[英]马丁·梅雷迪恩著、亚明译:《非洲国》[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1.5.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

END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1日 15:25
下一篇 2022年7月12日 16:4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