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争夺灵州之战:大唐帝国与吐蕃王朝的世纪战争

日期:2013-12-01    来源:西藏研究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灵州,历史上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冲,也是商旅往来的枢纽之路,历来是中原王朝与周边少数民族政权争战的焦点。“灵邑汉时界匈奴,唐时北临突厥,后又接近吐蕃,宋则陷入西夏,为戎马冲践之地”。公元八世纪中叶至公元九世纪中叶,大唐帝国与雄踞西戎之地的吐蕃王朝进行了一场争夺灵州的世纪之战。本文试图通过对这场灵州之争扼要叙述,剖析历史上灵州地理位置的重要性,进而探讨地理环境因素对我国中世纪史上民族关系的影响。不妥之处,祈识者正之。

    一 
    公元七世纪初,历时三百年之久分裂割据,战乱纷争的中原地区,重新走上了大统一,建立了我国封建社会一代盛世的李唐王朝,与此同时,“原来寂寞无所闻见的中国广大西部”崛起了称雄青藏高原的吐蕃王朝,两大政权并驾齐驱,进行了大规模的拓疆扩张战争。大唐帝国“地连西域,万里相望”。而“西戎之地,吐蕃是强。自汉魏以来,西戒之盛,未之有也”。形成了唐蕃两大政权并存对峙的格局。吐蕃与我国历史上西北地区兴起的少数民族或建立的少数民族政权一样,“表现为一种规律性的向心运动”。迅速发展起来的吐蕃王朝“北据吐谷浑,西征四镇”,拉开了唐蕃之争的帷幕,公元755年,唐朝发生的“安史之乱”不仅是李唐王朝由盛到衰的转折点,而且也改变了唐蕃之间军事上势均力敌的抗衡格局,给吐蕃提供了大举东进的契机。倍受内乱折磨的唐王朝,仓廪空竭,国力穷蹙,元气大伤。西北边陲因大军内撤勤王而空虚;在外交上亦陷入孤家寡人的困境。而吐蕃正值三尚一论辅政的墀松德赞时期,政治、军事正处于强盛阶段;外交上北结回纥,南连南诏。公元762年,吐蕃联合党项、吐谷浑、回纥诸部,大举东进,唐朝河西、陇右丧失殆尽。公元763年10月,吐蕃大军一度洗劫长安。面对吐蕃势如破竹的攻势,唐王朝鉴于内乱之后“人之三分之二,比于天宝中有十分之一。……所有征兵,不当贼百分之二”的劣势,采取了“诚和固守,不宜与战”的战略,抽调诸道名将镇守关内。灵州扼据关内道,“北控河套,南制庆凉”,是唐朝藩捍关中的西陲巨屏。亦如唐名将郭子仪所言:“朔方,北国之门,西御犬戎,北虞猃狁,五城相去三千里,天宝中,战士十万,战马三万,才敌一隅,自先皇龙飞灵武,战士从陛下收复两京,东西南北,曾无宁岁”。对于吐蕃来说,要固守河陇,欲据“丰有水草”的朔方之地,必须控制军事重镇灵州。公元763年9月,原归附唐朝的回纥将领仆固怀恩叛乱,直接成为唐蕃灵州之争的导因,揭开了唐蕃灵州之争的战幕。

    唐王朝尽管平息了“安史之乱”,但是藩镇割据已成为她自身无法治疗的沉疴。公元763年,唐朝河北副元帅仆固怀恩“顿军汾州,掠并汾诸县为己邑”。拥兵势众,引起了惊弓之鸟的唐代宗的警觉,“帝患之”,任命郭子仪为关内河东副元帅和河中节度使,欲用武力解除仆氏兵权,适逢仆氏之子被部下所杀,其部下归附郭子仪,“怀恩惧,委其母走灵州”。仆氏亡走灵州,并非伧促之计,而是蓄谋已久,早在“安史之乱”未平之时,其僚属崔漪等人献策于他:“灵州兵食完富,若北收诸城兵,西发河陇劲骑。南向以定中原,此万世一时也”。仆氏正是怀着这种面南背北之心亡走灵州的。到灵州后,“啸聚亡命,其众复振”。以灵州为据点,“与吐蕃、回纥共肆狓猖”。公元764年8月、10月,仆氏联军以十万之众,连续进攻唐朝的泾、原等州,又直逼长安效甸,最终被唐朝击退。第二年8月,“吐蕃大将尚结悉赞摩、马重英等自北道取奉天;党项帅任敷、郑庭、郝德等自东道趣同州;吐谷浑、奴刺之众自西道趣盩厔;回纥继吐蕃之后,怀恩又以朔方兵继之”,对唐朝进行了全面的军事进攻。唐朝长安戒严,做了全面的战略部署。“郭子仪于河中,使屯泾阳;命李忠臣屯东渭桥;李光进屯泾阳;马璘、郝玉屯便桥;骆奉仙、李伯越屯盩厔,李抱玉屯凤翔;周智光屯同州,杜冕屯坊州;上自将六军屯苑中”。烽火燃烧月久,9月9日仆固怀恩在灵州遇疾而亡,后吐蕃与回纥“已争长,不相睦,分营而居”联盟的破裂给唐朝提供了可乘之机,郭子仪说回纥与唐朝结盟,在灵台、泾原大败吐蕃军队。10月份,仆氏部将仆固名臣率军归附唐朝,灵州光复。战乱后的灵州,“百姓凋弊,戎落未安。唐朝调朔方军粮使三原路嗣恭镇守灵州,加强军事防务。公元766年吐蕃大臣出访唐朝。第二年4月,双方在兴唐寺会盟。但到了金秋9月,吐蕃出其不意,派两路大军进攻灵州、邠州,10月份不克而退去。公元768年春,双方又在长安会盟,“和平”仅仅昙花一现,秋,吐蕃两路大军重围灵州、邠州,狼烟再起,到9月份,唐将李晟率五千精兵,出大震关,“至临洮,屠吐蕃定秦堡,焚其积聚,虏堡帅慕容谷种而还”。军需被断,吐蕃释围而去。第二年9月,吐蕃吸取失败教训,大军“首尾四十里”,,步步为营攻打灵州,10月份不克而退,第二年春,吐蕃请求会盟,疲于战争的唐朝也随声附和。但公元772年8月,吐蕃五千精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灵州,不克而退。第二年8月,又以六万骑兵攻打灵州,“践秋稼而去”,10月份再次发十万大军分三路进攻灵、泾、邠诸州,均被唐朝击退。公元774年9月,唐朝为了扭转军事上被动挨打的局面,解决灵州重镇的危机,采取了“发兵深入吐蕃,以分其势”的主动进攻的战略,取得了较大胜利,“灵武、宁夏、河西获安”。吐蕃由于接连在军事上的失利,多次向唐请和,但唐代宗采取了“悉留其使者,前后八辈,有至老死不得归者”的强硬无礼的对立政策,引起了吐蕃的强烈不满,战争迭起。公元778年2月、7月、8月、9月,吐蕃连续进攻唐朝的灵、盐、庆诸州。常年的战争,唐朝“边土荒废,军费不给”。吐蕃亦屡战屡败。公元779年,唐代宗去世,继位的唐德宗重新执行了“诚和固守”的策略。采取了放还使臣的和好政策,得到了吐蕃的积极响应。公元778年双方在清水举行了隆重的会盟仪式,双方划定了边界。这个盟约是在唐朝对河西陇右失地爱莫能为的情况下,为了安内而忍痛割爱的,公开认定了吐蕃的既得利益,是一个兵临城下之盟。亦如史书所讲:“此时'中国'疲于兵,彼固有以窥唐唉,盟无益也”。盟约还规定:“……盟文有所不载者,蕃有蕃兵马处蕃守,汉有汉兵马处汉守,不得侵越。其先未有兵马处,不得新置并筑城堡、耕种”。这一弹性协议本身决定了和平不会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