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美国中情局如何应对前苏联斯大林之死

日期:2011-12-28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去世时,艾伦·杜勒斯刚上任一个星期。几天后中情局感叹道:“对于克里姆林宫的思维,我们没有可靠的内线消息。”美国新总统艾森豪威尔很不满意,怒道:“我们对苏联长期计划和意图的评估,都是根据不充分的证据所做的揣测。自从1946 年以来,所谓的专家都在放言高论斯大林一死会发生什么状况,我们国家该如何应对。现在他死了,各位不妨翻翻政府档案,找找看我们订了什么计划。我们没有计划,甚至不知道他的死会有什么影响。” a

斯大林之死强化了美国对苏联意图的疑虑。对中情局而言,问题在于斯大林的后继者(不管是谁)是否会抢先发动战争。然而,该局对苏联的诸多猜想,不过是游乐宫哈哈镜里的映像罢了。斯大林从没有称霸世界的大计划,也没有支配世界的手段。在他死后接掌苏联的尼基塔·赫鲁晓夫回忆,斯大林一想到可能与美国发生全球战斗便浑身“发抖”和“颤栗”。赫鲁晓夫说:“他怕战争,斯大林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他不会做什么可能挑起与美国大战的事。”

苏联的根本弱点之一是,日常生活的每一层面都附属于国家安全之下。斯大林和他的后继者都对保护国家疆界有着病态般的执著。先是拿破仑从巴黎长驱直入,接着是希特勒从柏林攻来,斯大林唯一一以贯之的战后外交政策,就是把东欧变成巨大的人肉盾牌。他把全部精力用来暗算国内政敌的时候,苏联人民正大排长龙等着买一袋马铃薯。

艾森豪威尔上台后,美国享有8 年的和平与繁荣,但这样的和平是以节节攀升的军备竞赛、政治*和持久的战争经济等代价换来的。

艾森豪威尔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不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或颠覆美国制度的情况下对抗苏联。他担心冷战的代价会拖垮美国。若是依着军方将领的方法去做,准会耗光国库。于是他决定将战略设立在核武器和秘密战争这两大秘密武器的基础上。它们可要比动辄数十亿美元的喷气战斗机组和航空母舰便宜多了。凭着充裕的核武器力量,美国就可以吓退苏联发动世界大战,或者万一战事发生,也可打个胜仗。凭着全球秘密行动,美国可以防止“赤祸”蔓延,或者像艾森豪威尔公开宣布的政策那样,压制俄罗斯人。

艾森豪威尔把国家命运押在核武器武力和谍报机关上,至于这两者该如何妥善运用的问题,在他执政初期的每一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上几乎都会谈到。国安会创设于1947 年,最初目的是要管理在海外运用美国力量的相关事宜,杜鲁门执政时很少召开会议,艾森豪威尔则让它起死回生,像将军管理参谋人员般地经营它。艾伦·杜勒斯每星期从他那有点简陋的办公室走出来,坐上黑色轿车,行经破落的坦波拉里斯大楼——威斯纳和他手下秘密行动人员上班的地方,开进白宫大门。他坐在内阁会议厅椭圆形大桌旁,对面是他的国务卿老哥约翰·杜勒斯,还有国防部长、参联会主席、副总统尼克松以及总统艾森豪威尔。会议通常都是以艾伦纵论全球热点地区局势作为开场白,接着话题便转入秘密战争策略。

莫斯科究竟有1 枚还是1 000 枚核武器

艾森豪威尔一直担心可能发生核武奇袭,中情局一直安抚不了他的心。1953 年6 月5 日,艾伦·杜勒斯在国安会上告诉他,中情局无法“透过情报渠道给他任何苏联突击的预警”。几个月后,中情局提出大胆猜测,认为苏联在1969 年之前没有能力对美国发射洲际弹道导弹。事实证明,这个估计与事实整整相差了12 年。

1953 年8 月,苏联首次试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虽不是热核弹,可也差不多了。中情局毫不知情,遑论预警。6 个星期之后,艾伦·杜勒斯向总统简报苏联试爆情况,艾森豪威尔拿不准是否该抢先对莫斯科发动全面核武器攻击。艾森豪威尔表示,看来“抉择时刻已到,我们很快就得面临是否立即全力攻击敌人的问题”,国安会备忘录如是记载。“他之所以提出这个可怕的问题,是因为现在徒然对敌人的能力不寒而栗,这毫无意义”,尤其是在美国不知道莫斯科究竟是有1 枚还是1 000 枚核武器的时候。“我们全力维护一种生活方式,但这其中有很大的风险,亦即在维护这种生活方式时,我们赫然发现自己正诉诸危害这种生活方式的手段。总统认为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规划出对付苏联威胁的方法,且在必要时加以控制,避免让我们变成要塞国家。总统说,这是件两难的事。”

艾伦·杜勒斯提醒总统:“俄罗斯人很可能明天就对美国发动原子弹攻击。”艾森豪威尔的回答则是:“我认为这里没有谁会觉得,打赢一场反苏全球战争的代价高到我们无法负担。”但这种胜利的代价可能是让美国制度毁于一旦。总统指出,参联会告诉他:“即使结果会改变美国的生活方式,我们也应该有所作为。我们可以征服全世界……只要我们愿意实行希特勒的政体。”

艾森豪威尔原以为秘密行动可以处理这个两难问题,但东柏林的一场激战却显示,中情局没有能耐和共产主义正面交锋。1953 年6 月16 、17 日,近37 万名东德人走上街头,数千名学生和工人暴力攻击压迫者,他们焚烧苏联和东德共产党大楼、捣毁汽车、试图阻止压扁他们精神的苏军坦克。暴动规模之大,中情局始料未及,也毫无办法拯救反抗人士。威斯纳原想要武装东柏林人,几经思量,还是踌躇不决。他旗下的解放军毫无用处。他在6 月18 日这天表示,中情局“此时不宜妄动,以免激起东德人进一步行动。”暴动后来被*下来。

隔了1 周,艾森豪威尔下令中情局在东德和其他苏联卫星国家内,“训练及武装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突击或长期战争的地下组织”。命令还要中情局在沦陷国家内“鼓动铲除傀儡官员。”所谓铲除,就是它字面上的意思,别无他意。然而,这项命令不过是无意义的表态罢了。总统已逐渐知悉中情局能耐有限。同年夏天,艾森豪威尔召集他在国安方面最信赖的沃尔特·比德尔·史密斯、凯南、国务卿福斯特·杜勒斯以及退役空军中将詹姆斯·杜立德(1942 年率队轰炸东京的军官)等人在白宫日光浴厅开会,请他们重新拟定对抗苏联的国家战略。在“日光浴计划”方案的最后,透过秘密行动压制苏联的构想历时5 载,寿终正寝。

总统开始试图改变中情局的运作方向,让中情局到亚洲、中东、非洲、拉丁美洲和殖民帝国垮台的地方去打击敌人。艾森豪威尔执政时期,中情局在48 个国家进行过170 次大型秘密行动——美国间谍在对当地文化、语言或民族历史不甚了解的国家,执行政治、心理和准军事战。

艾森豪威尔在和杜勒斯兄弟私下聊天的时候,往往会作出秘密行动的初步决定。通常是艾伦向哥哥提出运作方案,再由福斯特在椭圆形办公室喝酒聊天时向总统开口。福斯特带着总统的批准和告诫,回头找艾伦:别让人逮着了。兄弟俩就在各自的办公室、电话中、周日游泳池畔,或是和同为国务院官员的妹妹伊莲娜对话中,敲定秘密行动的走向。福斯特坚信,美国必须竭尽所能,改变或消除不公开与美国结盟的政权,艾伦由衷附和。于是在艾森豪威尔的赞同下,两兄弟开始重绘世界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