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反被无情恼:嘉庆和英国的滑稽外交

多情反被无情恼:嘉庆和英国的滑稽外交

阿美士德使团1816年2月离英,4个月后到达中国天津。嘉庆皇上与他爹当年一样自作多情,认为英国又来朝贡了,所以谕令工部尚书苏楞额、长芦盐政广惠做好接待贡使的工作,外交部(礼部)也拟定了英使在京活动的日程表。

多情的嘉庆首当其冲最关心的问题,当然还是礼仪啦。他谕令中方接待大臣,一定要让阿美士德三跪九叩,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进京前就对他们进行培训,并且要求接待大臣随时把英使的学习情况与学习态度奏上来。

放下嘉庆的自作多情暂且不表。单说英使这边,正自作烦恼呢。跪还是不跪?阿美士德很头疼。因为此次政府派使团来,完全是东印度公司的建议,政府与东印度公司给他下达的指示呢,又不一致。政府含糊不清地暗示:“礼仪问题应视其产生的利弊而定”,东印度公司则明确指示:“在涉及有损在广州英人民族尊严的礼仪或接待问题上不要让步。”(马士《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编年史》卷3,第263页,牛津,1962年版)

尽管阿美士德有所犹豫,但他还是在天津见苏楞额时表示,他对中国皇帝只能行脱帽鞠躬礼。使团抵达通州后,嘉庆派第二轮说客和世泰来了。和世泰劝阿美士德,希望阿美士德见皇帝时恭顺、施礼如仪。英使团在这个当口,还避免不了他们体制的劣等性:内部发生分歧。争吵中,斯当东表示绝对不能跪下:“仅仅为了换取皇帝接见使团(很难称为光荣的接见)而作出如此牺牲,代价太高。”

阿美士德一听,也感觉这买卖做不得,遂讲了一个折衷意见,晋见中国皇帝时,屈一膝,三鞠躬,如此重复三次,也算三跪九叩了吧。使团另一位副使埃利斯担心,一但不叩头,人家皇帝不见咱,咱不就白来了?阿美士德与斯当东认为,咱一跪,咱就成大清的贡属国了,谈判的时候就没有与之平等的地位……这两人还算聪明,其实,在大清的既定方针下,跪与不跪都一个样。大清的眼里,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与它平起平坐。林则徐在广州禁烟期间,看见英国驻华商务监督义律给他的信中居然有中英“两国”的称谓,这个睁眼看世界的中国第一人笑了,批驳对方说:“天下万方,何处能与天朝相提并论?‘两国’称谓,难道是指英国和美国而言?”(马士《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1卷第252~253页)

总之,中国皇帝就这么自作多情,英使还真是没招。更可笑的是,中国皇帝所有的目的就是叫人叩头。如果人家不叩,即令其回国,咱脸上也不好看。所以,多情的皇上指示和世泰:不管怎么哄,也得把他们哄来,叩了头再走!和世泰一看主子这么多情,哄不了英使,只好转头来哄主子了:这些贡使仰荷天恩,至诚感服,奴才教他们叩头,可惜他们太笨,起跪姿式不怎么帅。嘉庆的意思是,不怎么帅就不怎么帅吧,跪下即安。这皇上一高兴,在使团到京的当晚就要接见。阿美士德说:不行,国书与礼服既未到,而且,晋见时我们可不下跪的。

英使如此无情,和世泰没招了,只好继续哄皇上:正使病倒,不能晋见。

多情的皇上:副使进见。

和世泰:副使俱病(两个副使),等正使病好后,一块儿晋见。

嘉庆一听,多情遭遇无情戏,大怒,当即命令,将英使驱逐出国,礼物全部退回。后来又觉得不对,一点礼不收,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遂收下部分礼物,同时,回赠英国白玉如意一只,翡翠玉朝珠一盘,大荷包两对,小荷包八个。同时派人传话给英使:“此次尔等奉国王之命,来天朝纳贡,不能成礼,即属尔等之咎,仰荷大皇帝深仁大度,不加谴罚,仍赏收尔国王贡物,颁赏珍品,此乃天高地厚之恩,尔等回国,不可不知感激。”(《清仁宗实录》卷323,第2页,台北华文书局1970年印行)

看意思,英使不叩头,咱更多情了,反而认为夷人不通教化,咱礼仪之邦,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还希望他们回国后能反省一下,心存感激。

那么英国人的反省是什么呢?阿美士德回国后,英国国内就出现这样一种见解,政府只有三条道路可走:“武力强迫中国据合理的条件管理贸易;绝对服从中国所制定的一切制度;根本放弃交往。”(马士《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1卷第64页)

英国政府显然走的是第一条道路。这就是嘉庆皇上多情的代价吧?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4月14日 10:21
下一篇 2021年4月15日 16:5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