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虚伪做作的画皮被海靖夫人毫不留情地戳破

慈禧虚伪做作的画皮被海靖夫人毫不留情地戳破

  慈禧太后(资料图)

  编者按:在《历史学家茶座》第19辑《〈来自世界四方的日记〉解读(一)——海靖夫妇对中国的第一印象》一文中,伊丽莎白描写了对中国的初步印象。在本篇中,她详细记述了1898年慈禧太后接见各国驻华公使夫人的整个过程。

  慈禧不仅喜欢看戏,而且也堪称是一位很会演戏的政客艺术家。康有为和光绪皇帝搞戊戌变法,威胁了满洲人的一族专制和她的统治大权,于是她以“保中国,不保大清”为由发动政变,囚禁光绪,大肆扑杀维新派。然而,康有为在英国人的保护下逃亡香港,梁启超则在日本人的掩护下,化装逃到了日本。更重要的是,她废除光绪另立皇储的计划,也遭到了各国驻华公使的反对。这一切都使慈禧对外国人仇恨到了极点。但是,政变后不久,她却演戏似的,把自己的内心世界严丝合缝地掩盖了起来,破格接见了驻京各国公使夫人。

  1898年12月9日

  不合时宜的提议

  窦纳乐夫人不合时宜地在这当口提出启动我们女同胞请求晋谒中国皇太后的计划。于是使团分别召开了乱哄哄的男士和女士大会,专门讨论这个问题;此外,使团内部甚至爆发了我所经历的最大矛盾。起因是窦纳乐夫人和毕盛夫人提出了晋谒皇太后的基本原则,即只能由公使夫人参加。所以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9月21日“戊戌政变”后,慈禧太后重新夺回了她的政权,顽固守旧派得势。他们对支持变法、反对“废帝立储”的外国人忌恨在心,在北京掀起了一股反外国人的潮流,外国人频频受到攻击。据伊丽莎白10月1日的《日记》记载,一天中就发生了三起袭击外国人的事件:先是英国公使馆的贝通夫人和翻译官默迪墨在火车站通往市区的道路上遭到了暴徒的攻击,贝通夫人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破了;接着,一位美国主教所坐的轿椅上,被暴徒扔满了石块,翻译官杜里被扔来的石块打折了一条肋骨;意大利公使萨尔瓦哥(葛)的夫人,也在北堂附近遭到一伙暴徒的袭击,他们用粗俗的语言谩骂她,还有人想揍她。与此同时,街市上也出现了“让所有的欧洲人必须离开中国”的流言。以后几天又发生了多起攻击外国人的事件。

  鉴于不断发生针对外国人的骚乱,各国公使在西班牙使馆召开会议,除了以外交使团的名义向总理衙门发照会外,德、英、美等国公使还分别向总理衙门发了抗议公函。公使们决定,分别召本国特遣队来北京护卫使馆。至11月中旬,德、俄、英、日、意等国士兵陆续抵达北京使馆,各国多艘军舰亦云集天津,准备随时登陆。在这样紧张的“当口”,英国公使馆的窦纳乐夫人提出晋谒慈禧太后,伊丽莎白认为是“不合时宜”的。而对窦纳乐夫人和毕盛夫人提出的不带翻译的晋谒原则,会上还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然而,出乎公使夫人们意料的是,慈禧竟欣然同意了她们带翻译随同接见的要求,并把接见时间定在12月13日中午12点。

  1898年12月31日

  第一次看到中国如此美丽动人

  我们沿途经过正大光明殿,1891年至1894年期间,中国皇帝曾在那里接见过外国使节。然后我们被抬到一座大理石桥上,从桥上可以看到非常漂亮的风景。只可惜寒风肆掠,几乎刮跑了我们的帽子和布罩。向左和向右都可以看见比较大的湖泊,岸边绿树丛生,寺庙和佛塔点缀其间。湖面上散布着一些小岛,岛上挺立着屋檐高高向上翘起的茶亭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中国如此美丽动人,如同想象中的一般。(以下摘录的《日记》内容均出自该篇,不再一一标注时间)

  七位公使夫人和四名翻译,先由大约50名外国士兵浩浩荡荡地护送到朝阳门,在此迎候的庆亲王奕劻和总理衙门大臣及宫廷官员们,把夫人们和翻译接到了慈禧的安乐窝——西苑。西苑包括北海、中海及南海,是北京城内著名的皇家园林,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19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边境狼烟四起,海军经费的筹集十分困难。慈禧不顾国家安危和民生凋敝,一心经营她晚年的安乐窝,大修三海及颐和园。单是三海工程就花费白银600多万两,其中占用海军经费140万两。除各项浩大工程外,还专门为慈禧建造了一座寝宫仪銮殿。三海工程完成后,慈禧接着又大修颐和园。到甲午战争前,三海和颐和园两项工程,总共耗银1760多万两,其中挪用海防经费557万两。以致李鸿章十分无奈地大诉其苦:“财绌时艰,至于此极,防务当从何着手耶!”在君主独裁的时代,慈禧的腐败,是造成甲午战争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公使夫人们看到的,就是中国人民付出了血的代价,刚刚修葺了十年的三海盛景。

慈禧虚伪做作的画皮被海靖夫人毫不留情地戳破

  左起:瑾妃、德龄、慈禧、容龄、容龄之母、光绪皇后(资料图)

  西苑铁路

  我们穿过东华门后看见大门后方沿着西湖岸铺设了一条铁轨,轨道上停放着几节豪华车厢,但却没有火车头。这段大约半英里长的铁路、轨道和车厢是法国一个希望施小惠而得大利的辛迪加集团赠送给中国皇帝的礼物,铺设在皇宫的花园内专供皇帝使用。但是皇帝却以过于“陌生”为由拒绝使用蒸汽机,而使用马骡作为牵引动力又被视为太不卫生,所以干脆让皇宫里的太监充当“纤夫”。这帮可怜的家伙,他们注定因为我们的到来而得辛苦忙碌一天。他们把一根黄色的绳索套在车厢前,拉着我们一直来到了接见殿堂的入口处。

  在宫廷禁苑建铁路、行火车,是李鸿章的一大杰作,也是大清帝国的奇闻轶事。李鸿章多次奏请修建铁路,都因顽固派从中作梗而搁浅。为得到慈禧首肯,1885年至1888年拓建三海时,李鸿章匠心独运,在西苑修建了一条1510米长的小铁路,向法国新盛公司定制了丹特型精美机车及六节豪华车厢进呈慈禧。但老太后不喜欢机车的鸣叫声,尤其怕那不祥的声音破坏了宫城皇苑的气脉,于是干脆不用机车,而由太监们牵绳拽引前行。她每天上午在中南海勤政殿打理完朝政,便坐上这洋玩意儿,平平稳稳,优哉游哉,到北海北岸的静心斋用膳。1904年慈禧七十大寿时,章太炎写了如下一副对联,对慈禧进行了无情的嘲讽:

  今日到南苑,明日到北海,何日再到古长安?叹黎民膏血全枯,只为一人歌庆有;

  五十割琉球,六十割台湾,而今又割东三省,痛赤县邦圻益蹙,每逢万寿祝疆无。

  慈禧如此腐败,使中国陷入了被瓜分的严重危机。公使夫人们有幸在中国的宫廷御苑中,乘坐这种由太监当“纤夫”的精美豪华小火车,从紫光阁拉到仪銮殿,一定别有体验和滋味。

  老北堂和紫光阁 我们的右首处可以看见1886年由天主教士还给中国皇帝的老北堂。然后我们步行经过漂亮非凡的紫光阁,可以感受到从殿堂内散发出来的高贵的紫气。1874年(光绪)皇帝曾在这里第一次接见外国使节,1891年再次在这里举行接见仪式。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很干净,维护得也不错。庆亲王和许多满族的宫廷侍女们站在铁轨的终点处迎候我们。有几个侍女长得非常漂亮,但她们的化妆却很粗劣,与这种高贵的场所很不般配。他们一律身着耀眼的丝织锦衣,似乎都对红色有一种偏爱,在她们盘得很宽的发髻上还插着大红花。中国人给我们每位公使夫人三名侍女,她们和太监服侍和试图搀扶我们行走的情景,让我鲜活地回忆起了在开罗皇宫后宫的经历。

  老北堂落成于康熙四十二年(1703)。因天主教传教士进呈金鸡纳霜药治好了康熙的疟疾,由皇帝赐蚕池口一块地并拨银而建,康熙还亲题匾额赐名曰“救世主堂”。 为与明末清初利玛窦和汤若望所建的宣武门天主堂相别,该堂称为北堂,宣武门天主堂称为南堂。同治三年(1864),教士孟振生又在北堂原址重建了一座高大的哥特式教堂,在高耸的钟楼上能把皇家西苑看得清清楚楚,引起慈禧不悦。经过长期交涉,清廷拨银35万两(其中海军衙门代交12万两),教士在西什库建造新堂,原堂交与清政府。

  紫光阁位于中海西岸,始建于明朝正德年间,是皇帝举行武殿试的考场。每逢武科殿试时,皇帝都亲临这里,对考生进行马射、步射、开弓、舞刀、掇石等项目的考试,录取者为武进士,第一名称武状元。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进行了大规模重修,共花白银约6万6千两。重修后的紫光阁,是一座两层重檐楼阁,气魄非常宏伟。清乾隆皇帝以“十全武功”自誉,他把历次征战边疆功臣的画像张挂于紫光阁,以表彰他们的功绩。慈禧也把镇压太平天国和捻军的战绩图挂在其中。同治和光绪常把这里作为接见外国使节的场所。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领导人常在此召开会议,并接见外国贵宾。

  慈禧与光绪一同接见

  我们现在才得到通知,称皇帝本人也很想见见我们。几分钟后,我们被宣召入殿。我们穿过一个方形的庭院,园子里摆放着一些美丽的铜像;随后我们就来到了仪銮殿。这是一间中等大小的房间,地板上铺着极其寻常的比利时地毯,墙壁上却尽是美丽的中国木雕。殿堂的中央凸起一块很高的平台,两派狭窄的楼梯径直通往平台的两端。平台上靠楼梯右首处端坐着皇帝——一个身材瘦削、大眼睛的年轻中国男子,和一个黄色的女性身躯——那是年迈的皇太后。她居高临下地坐在皇帝身后很远处的平台中央,一张素面朝天的羊皮脸流露出刚毅、果敢的神情。

  仪銮殿是修葺三海时,专门为慈禧建筑的寝宫。该殿面阔五间,东室为慈禧的寝宫,中间用于召见王公大臣,另外还有东西配殿,是一组宫殿建筑群。据李国荣的文章《清宫档案中的中南海》介绍,慈禧在仪銮殿内陈设有近千件珍宝,其中有玉器、瓷器、玻璃器皿,还有各式各样的钟表和宝石。这些陈设物品,有一部分来自大臣的进贡,如袁世凯献给慈禧一件“四季花镜”,上面除镶有墨绿玉、蓝宝石外,还有珍珠54颗。民国时期,仪銮殿改称怀仁堂。

  慈禧和光绪接见公使夫人们,就是在仪銮殿的中间大厅里进行的。海靖夫人伊丽莎白,显然对“身材瘦削、大眼睛的年轻”光绪有好感,而对慈禧则用“黄色的女性身躯”、“居高临下”、“一张素面朝天的羊皮脸”等语词,来表现她“妄自尊大”和“刚毅、果敢”的权力狂形象。

  接见仪式

  当我们大家列队站好后,庆亲王向皇帝和皇太后一一报上我们的名字,我们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向皇帝和皇太后鞠上一躬。介绍完毕后,窦纳乐夫人开始朗读她的英文致辞,并由波波夫先生将其翻译成汉语,这位老先生中间停顿了好几次。随后皇太后和在她身旁跪着的庆亲王嘟囔了几句,后者又通过翻译转告了我们。

  这时我们被邀请走上平台。我注意到中国人有些激动不安,一脸害怕的神情,显然是在担心这一切能否顺利进行。我们按资历排好队,沿着右首的楼梯鱼贯登上平台,窦纳乐夫人居首位,我排在第二位。平台上的空间很小,所以我们只能拥挤地站在皇帝面前勉强鞠了一躬。我马马虎虎地行完屈膝礼,却利用这当中的空隙盯着皇帝那张招人喜爱、很有亲和力的脸庞尽可能仔细地瞅着。我觉察出他的神态中略显悲伤和疲倦,但他此时对亲眼见到如此许多奇装异服的欧洲妇女们的兴奋劲儿显然盖过了淡淡的忧愁。他亲切地冲着我笑了笑,有些腼腆地伸出一只瘦黄的小手与我握手。如果我会说汉语的话,我一定会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向他表示我对他这次失败的努力的同情和慰藉。在他身后的更高处坐着皇太后,她的身前立着一张黄缎布遮盖的长桌,桌子上摆放着一只小金碗。皇太后把手越过桌子冲我递过来,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把一枚镶珍珠的金戒指戴到我的手指上。在这期间她询问了我的身体状况,紧紧跟着我的戈尔茨在台下给我做翻译。我很高兴坚持把戈尔茨带过来。当我们挨个走过场后,正式接见宣告结束。我注意到中国人这时才放松下来,因为整个过程没有出现任何纰漏。

  接见是按预先制定的礼单按部就班进行的,没有出现任何纰漏。但对接见的主角慈禧,尽管她给每一位公使夫人赠送了镶珍珠的贵重戒指,并且 “关切”地询问他们的身体状况,然却没有赢得夫人们的好感,《日记》中没有一句对她的赞美之词。相反,对于没有赠送礼物和说话的光绪皇帝,夫人们却表现了关切与同情。因为光绪从小就受慈禧的严格管教和虐待,体弱多病,以致长大后,见到老太后还常常发抖。他4岁登基,38岁去世,在位34年,事实上没有一天真正掌过权。先是做慈禧的傀儡,后又当她的囚徒。只在必要时,被拉出来挡挡门面,做做戏。作为一国之君的光绪,历经人世种种磨难,抑郁孤寂,怎一个“愁”字了得!即使见到如此许多奇装异服的欧洲妇女们,有些兴奋,但也掩盖不了他“淡淡的忧愁”,以及“悲伤和疲倦”。难怪公使夫人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要由衷地向他表示变法失败的“同情和慰藉”,这实际上也是表达对慈禧的不满!

  接见仪式完毕后,公使夫人们在十多位王妃和格格的陪同下,到另一座宫殿去用餐。饭后,慈禧又再次在宴会大厅同夫人们见面,赠送了大批礼物。

  皇太后的媚态

  皇太后率先在一张铺着紫貂皮垫的红漆扶椅上坐下来。她告诉我们,他为在这里见到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她把我们全都视作她的亲戚。为了增强这句话的信服力,她还特意张开手给我们看,表示她也带着与她刚刚送给我们一样的戒指。窦纳乐夫人说,我们希望能够经常见到皇太后。她对此回答道,一家人总是觉得相互看不够。这时候年轻的皇后终于也露了面,她同其他王妃们看上去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显得非常胆怯。皇太后对她说了几句,然后就见她走到我们每个人的面前与我们握手。这时皇太后又说,除了戒指外,她还要送给我们其他礼物。伴随着她的话声,只见许多只黄色的箱子被拽了过来,他们将被送到我们各自的家中。当我们表达完谢意后,皇太后站起身来径直走到我们跟前,身边簇拥着一大堆人。……她与我们每一个人都说了几句话,轮到我时,她说,她听说过我的丈夫。我用德语回答了她,并且尽可能地把声音放高。我说,我怀着非常崇拜的心情欣赏了她为海因里希亲王亲手装裱的中国画,正是他最先倡议皇太后接见欧洲女士们的。戈尔茨把我说的话全部译成了汉语。当皇太后同我们每一个人讲完话后,她让人递给每人一杯茶水,然后由她饮茶,之后轮到我们再饮一口。当她与我们每位女士都饮完茶后,便在我们每人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然后宣布说,从现在起我们都是姐妹了。

  这真是一场滑稽的仪式,它也打破了中国的所有礼仪习俗。我有一种感觉,这位年迈的皇太后肯定是想给我们大家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以抹去我们最近两个月来所听说的关于她的许多暴行。但她的行为有些失去了分寸。

  之后我们又被邀请观看在一座名叫仪銮殿的地方举行的戏剧表演。……皇太后穿戴着一身金黄色的华贵服饰,而可怜的小皇帝只能身着一件红绿色的小绸衣站在她的身后,因为皇太后禁止他的服饰上有任何黄色。不知道她是否也会认为一家人总是相互看不够呢?

  演出期间一位太监过来通知我们,皇太后决定向每位翻译赠送四卷绸布。

  我在北京看得很明白:为了让少部分人过着舒服的生活,大多数人不得不凄惨营生。那一小部分人当然没有兴致改变这样的事实,而这里的许多人却又过于顽固不化和麻木不仁,根本不可能尝试着变革。

  戊戌政变后,鉴于北京与外国人的紧张关系,为缓和局面,慈禧不惜纡尊降贵,高规格接见各国公使夫人,千方百计表现她对外国人的友好、亲和与善意,以博取外人的好感。所以在整个接见过程中,老太后始终以一副慈祥、温和的面孔出现,她不无讨好地表示:能在这里见到公使夫人们“感到非常高兴”。她不厌其烦地同每一位夫人握手,又是送戒指,又是攀亲戚,说什么“一家人总是觉得相互看不够”。慈禧甚至不顾一直坚持的宫廷礼仪,很时髦地去亲吻每一位公使夫人的脸颊,宣称“从现在起我们都是姐妹了”。为表示诚意,她又再次送给每一位公使夫人成箱的绸布和形状各异的中国梳子,甚至公使夫人带的翻译,也得到了四卷绸布的礼品。慈禧如此掉价、破费和献媚,无非是想在外人面前改变她镇压戊戌变法和反对外人的暴虐形象,给他们“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然而海靖夫人等并不领情,反而认为“她的行为有些失去了分寸”,还讽刺她与光绪的关系说:“不知道她(对光绪)是否也会认为一家人总是相互看不够呢?”这真是一针见血,毫不留情地戳破了慈禧虚伪做作的画皮!

  在观察了半天的宫廷生活后,聪明的海靖夫人得出结论:这里的许多人“过于顽固不化和麻木不仁,根本不可能尝试着变革”,大多数中国人也就摆脱不了“凄惨营生”的命运。

  当然,慈禧表面的表演和媚态,也不可能泯除她对外人干涉其“废帝”家事的仇恨之心。一旦到了 “万不能忍”之时,她就利令智昏地利用义和团对外宣战,结果惹来了八国联军侵华之大祸,使中国第一次陷入了被“开除球籍”的危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1月30日 06:34
下一篇 2021年1月31日 18:5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