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为修水利挪用军费 致南洋水师一蹶不振

左宗棠为修水利挪用军费 致南洋水师一蹶不振

左宗棠

  1874年日本企图入侵台湾,引起清政府警惕。年底,洋务派恭亲王奕开始筹议海防,决定由李鸿章、沈葆桢分别督办北洋、南洋海防。南洋水师负责海域为江浙一带,停泊地则主要为上海、南京。南洋水师的军舰多数为江南制造局及福州船政局所制造,只有少量购自英国、德国。南洋水师吨位、装备、人员及实力皆与北洋水师相差甚远。这主要因为清廷的政策是先集中力量发展北洋水师,其次是南洋水师的军费被左宗棠挪用到朱家山水利工程了。

  1882年,左宗棠调任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一向注意经世致用的左宗棠十分注意兴修水利工程。他很重视朱家山水利工程,认为它可以“捍卫淮扬亿万生灵,化灾区为腴壤。”

  1882年,左宗棠以两江总督的身份奏准朝廷,称重开朱家山河,得到朝廷批准。动用“盐票项下”积款,支银十七万七千零八十两。左宗棠利用当年用兵新疆的经验解决石工问题,委派旧部王德榜督率熟手湘军在朱家山用炸药轰石。在河工中先后投入11个营的防军力量,后来“又准每营各加募勇夫百数十名,照民夫发给工值,帮同工作”。湘军层层炸开岩石,最后打通朱家山,在下游开挖了新河。整个工程西起张家堡接通滁河,东达浦口入长江,长达120多里。朱家山河工工程历时2年完成,凿成由滁河通向长江的分洪道——朱家山河,对滁河中下游流域的旱引涝泄,起到一定作用,改变以往“迄用无成”的局面,消除了南京西北及安徽部分地区数十万顷圩田的水患。如此浩大的工程,光靠十几万两盐税是肯定不够的,于是,左宗棠便挪用了南洋水师的军费,达数百万两白银,从此,南洋水师因军费匮乏而一蹶不振。

  对左宗棠挪用南洋水师几百万两白银军费一事,《萨鼎铭先生年谱》和《新世说》均有记载。萨鼎铭(萨镇冰)被人称为“中国海军的模范军人”,是民国海军上将,其侄儿萨伯森先生在《萨鼎铭先生年谱》一书中记载:“1878年(光绪四年),公二十岁……南洋调集之款数百万亦为江督提办朱家山河工筑室道谋,此海军之所以不振也。”原北洋政府法制局局长易宗夔在《新世说》中也记载了左宗棠挪用南洋海军军费一事:“慈禧太后尽移北洋海军费二千万筑颐和园,南洋海军费亦为左季高(即左宗棠,笔者注)移治朱家山河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0年6月18日 18:09
下一篇 2020年6月19日 03: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