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辫惨案:劣绅假托皇帝来电 都督派兵惩凶

山东总督周自齐民国初年,警察在街头强行剪辫子。

山东总督周自齐民国初年,警察在街头强行剪辫子。

  男人头上的一条辫子,曾是满清王朝一个显眼的政治符号。无论剃发蓄辫还是剪辫换形,总与流血连在一起。清人入关,天下底定,摄政王多尔衮命礼部颁布“剃发令”,端的是“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违抗者杀无赦。待到清朝灭亡,民国肇建,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下达“剪辫令”,不遵者以违法论。这条大辫子在人们头上顶了二百多年,谁曾想,剪掉它竟也会导致惨案发生。

  发生在山东昌邑的剪辫惨案和驻扎在山东兖州的辫子军,都与山东都督周自齐扯上干系。

  游走异国万里行

  一条辫子盘头顶

  周自齐是山东单县人,出身官绅世家,书香门第,其父周镐秀曾任广东候补巡检。周自齐两岁失父,随大伯周京秀(时任两广盐运使)长大。他自幼聪慧好学,且刻苦勤勉,20岁入广州同文馆习西语,因成绩出类拔萃,被张之洞看中,以翻译生名义将其保送至京师同文馆。1894年参加科考,被录为顺天乡试副贡。两年后作为随员跟从出使美国大臣伍廷芳赴美,就近到哥伦比亚大学留学。曾任清政府驻美公使馆参赞,游美学生监督,驻纽约、旧金山领事等,身在欧美十余年,早已被西方文明濡染。头上那条被洋人讥骂为“猪尾巴”的长辫子,他早就想一剪子剪掉,只是碍于自己朝廷命官的身份,不得不束发留辫,出现在异国的公众场合,包括旧金山大地震后的赈灾现场。1908年回国后,他任职外务部丞、参,游美学务处总办,清华学堂监督等。当然,那条拖在脑后的大辫子还是无法剪掉。

  1911年12月3日,武昌起义后的两个月,新任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完成组阁后,哈哈大笑着剪掉了辫子。时任外务部左丞的周自齐这才与诸同僚一起,将这条“猪尾巴”欣然剪除。

1900年周自齐在纽约

1900年周自齐在纽约

  派出剪辫宣传员

  昌邑一去不回还

  1912年3月,袁世凯任命周自齐为山东都督。当时,他任命的各省都督大抵为行伍出身,之所以选中这位周游多国、撰有《外交讲义》的资深外交官周自齐执掌山东省,一是欲借重周自齐的外交经验,与德、日、英等打交道,处理颇为棘手的山东外交问题。再者他做过山东巡抚,深知孔孟之乡民众心态多趋保守,周自齐上过洋学,开过洋荤,去了自可造就些新气象。上任后,周自齐依据中华民国临时政府3月份发布的“剪辫令”,颁发了剪发办法三条,令各衙署局所职员仆役于一个月内,各衙署书吏差役于两个月内剪除发辫,至期不剪者除名;人民未剪发者,停止其选举权、被选举权暨诉讼权。

  之所以采取强迫措施,是因为地处北方的山东与东南沿海明显不同。南方各省民众闻听剪辫令下,大都踊跃响应;而北方各地,从乡野到都邑都有抗剪辫之风。甚至到了上世纪二十年代,在济南还“履衢市、入餐馆,目之所接,无往不遇垂辫广袖之徒。”(《中华全国风俗志》)

  就在颁布剪发办法的同时,周自齐派宣传员彭仲豪、周振声到昌邑宣传新政,劝导剪辫。农历五月十七(阳历7月1日),是昌邑大集的日子,四乡群众都进城赶集。他们在县衙门影壁前搭建了宣传台,两位宣传员与昌邑县议事会、参事会议员相继演说。大意是说:“满清皇帝业已逊位,中华民国已经成立数月,我们国家是要奉行三民主义,一切由民做主,不应当再拖着满清所遗留下的辫子了。无论工、农、兵、学、商,一律都要剪去辫子,遵守民国制度。”

  演说完毕,彭、周两宣传员即邀同议员和在场维持秩序的警佐,一同到顽固派巢穴城区议事会拜访。适值劣绅梁怀思、魏桂五在会,彭、周两宣传员即说:“两位老先生是人民的表率,应将辫子早行剪去,以作倡议。”这时,警佐遂拿起剪子来说:“我给两位老先生把辫子剪下来吧。”当时,梁、魏二人被剪掉了辫子,虽未敢反抗,却十分恼怒,气哼哼地不辞而去。

  第二天早晨7时左右,突闻城隍庙钟声大鸣,旋见城里当地方管事的丁寿亭沿街鸣锣高呼:“各家都关门上城隍庙啊!”一大群县衙门的衙役各执长枪、大刀、土枪、腰刀、马叉等,喊打喊杀由十字街向南往城隍庙而去。他们袭击的目标便是宣传剪辫和已经剪辫的人员。议事会的人看见的全被杀死,刘镜海、王国恩、罗振卿等参事会的人躲在办公的地藏庵里,被连房带人一把火烧作灰烬。梁怀思、夏文华(主凶夏俊魁之子)和昌邑卸职千总许殿魁在城隍庙开会,他们说:“杀死的人数还不够,一定还有藏起来的,须要挨门搜查,查出没有辫子的人来,不问是谁,一律杀死!”

  这一伙疯狗似的搜查者,在东街合盛隆号搜出两位县立高小教员王章民、徐锡田,拖出门外,刀棒齐下,活活砸死。还有越城跳出藏在城壕苇湾者五六人,内有议员王凤亭、宣传员彭仲豪、同盟会员肖兰池、张怀鹗等,同被搜出,当即用刀剁死或砸死。另一位宣传员周振声也已被杀。县议事会会长李长庚,越城不果,殉难于县衙门门前。在“五一八”惨案(乡人称之为“杀秃子”)中,死难者达27人。劣绅梁怀思、夏俊魁勾结县长张春海制造了流血事件,他们竟造谣说是接到宣统皇帝来电才发动的。1900年周自齐在纽约1917年,辫子军在北京辫子兵声名狼藉。

1917年,辫子军在北京

1917年,辫子军在北京

  山东军保存戒心

  1913年3月20日,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被暗杀,孙中山在事发后从日本回国,主张以武力讨伐袁世凯,准备发动“二次革命”。4月7日,北京政府参谋部密电山东都督周自齐和驻鲁辫子军统帅张勋,吩咐他们做好动员准备,以供必要时的调遣。

  张勋清末曾任云南、甘肃、江西提督。辛亥革命后,他任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一直以“大清复辟”为己任。为表忠诚,本人及所率定武军均保留发辫,张勋称辫帅,定武军称辫子军。辫子军抢掠成风,声名狼藉。后来在1917年7月,辫帅率5000辫子兵进京拥立废帝溥仪上台,重建大清皇政,史称“张勋复辟”。仅仅招摇了十来天,段祺瑞部的讨逆军便杀进北京,辫子军豕突狼奔,最后全部剪掉辫子仓皇逃命。这是后话。

  辫子军的老巢是徐州。1912年1月,陈干率“淮泗讨虏军”在安徽与粤军、浙军联合北伐,力挫张勋,连下固镇、宿州、萧县、徐州,辫子军遂败退山东,驻扎兖州。袁世凯将其收用,改称武卫前军。这次接到北京参谋部的命令后,辫子军遂擅将津浦路北段的若干客车和货车扣留下来。山东军以为辫子军要造反了,便赶忙拆毁了一段路轨,以阻止辫子军南下。辫子军又错误地把山东军作为用兵的对象,双方防区的接近地点竟发生了局部开火。消息传到北京,北京参谋部急忙打电报来解释,他们才知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得自家人。

  这件小风波证明,山东都督周自齐对这位辫帅没有什么好印象,也没把辫子军当自家人看待。

  1915年12月,袁世凯复辟帝制,登基做了洪宪皇帝。身为内阁总长的周自齐推波助澜,最终成了帝制祸首。剪辫子的周自齐和留辫子的张勋竟会殊途同归;而周自齐遭通缉亡命日本,1918年宽赦回国后,三弄两弄又爬上署理国务总理、摄行大总统的宝座。

  噫吁嘻,民国改元一台戏,看得人乱眼迷离。

周自齐与剪辫惨案及辫子军

周自齐与剪辫惨案及辫子军

  周自齐派兵惩凶

  梁怀思引颈就戮

  山东都督府得到潍县议会打电告急,又有昌邑同盟会员于恩波连夜绕道赴省城向都督告变,周自齐闻之心惊,急招布政使王丕煦、提法使范之杰、巡警道丁汝彪和陆军第五师师长靳云鹏等商议对策。此时,驻防徐州的第三十九混成旅旅长陈干来电请命。陈干是昌邑人,曾就读湖北陆军学堂,1905年在日本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时,昌邑县议事会、参事会曾资助其组织“淮泗讨虏军”。此次遇难的李长庚、肖兰池曾追随陈干,南北奔走革命多年。肖兰池此时是第三十九混成旅炮兵营参谋,1911年冬因济南商埠之案(即宜春轩惨案)与同盟会员刘溥霖等被捕入狱,三个月前才刚刚恢复自由。他和时任陈干参谋的于恩波回昌邑省亲,肖蒙难,于幸免。

  听到于恩波传回的噩耗,陈干怒不可遏,本想亲自带兵弹压,无奈远水解不了近渴。他一再打电催促,力主马上派兵惩凶,为死难者报仇。周自齐决定派遣驻扎潍县的陆军第五师第九旅旅长马良,就近带队相机处理,并委托省临时议会副议长王讷前往昌邑督办。马良率队于农历五月二十二(阳历7月6日)早晨到达昌邑。事机不密,为劣绅梁怀思所知,所以军队进城后,县衙役全部逃光,千总许殿魁,劣绅夏俊魁、夏文华父子及其全家男女均逃一空,劣绅梁怀思只他一人和几个老妪在家,其余男女亦皆逃走。

  马良见事不可为,即不动声色,在大街上对老百姓安慰一番,带队复回潍县。至农历六月初一(阳历7月14日),马良又带队到昌邑,扬言此来是为帮助县衙门恢复办公,传知衙役们于初三来点卯,来者每人赏制钱四千文,不来者永久除名。到初三衙役们来县衙点卯时,军队即将县衙包围,共杀死衙役63人。马良带人将劣绅梁怀思押解到济南山东都督府。周自齐下令,将元凶梁怀思押赴西关丁字街斩首示众,并批准将夏俊魁全部家产没收官卖,所得款项在昌邑修建烈士祠,为27位死难烈士立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2月8日 00:09
下一篇 2021年2月9日 14:2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