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何以把叶公超比作秦桧?

蒋介石何以把叶公超比作秦桧? 

1981年11月20日,叶公超因心脏病过世;今年是这位外交才子110岁冥诞,离他弃世也有三十多年了。

叶公超英文造诣极佳,前半生投身文学,为新月派代表人物之一,后半生出仕官场,为蒋介石折冲外交。外界虽评价不一,但一如朱自清说他“喜怒无常、狂狷耿介”;从叶公超毕生不改恃才傲物、见大人而藐之的作风看来,的确是评。

叶公超最令人难解的际遇,就是在政涯最高点被蒋自美召回述职,并由炙手可热的驻美大使下放为政务委员,闲散20年。外界长期以来均以蒋介石不满国府未能阻挡外蒙入联,有辱国家颜面而迁怒第一线的叶公超,为此负责下台。

殊不知,蒋介石对外高喊“汉贼不两立”,但私下早就不阻挡外蒙入联案而与美方达成默契,换取肯尼迪政府对“中华民国”在联合国代表权的实质支持,叶公超去职,实与蒋介石对他的猜忌与愤恨有关。却意外让外界真以为蒋介石对美如此强硬,等于帮蒋背了一辈子黑锅。

综观叶公超的宿命,蒋介石之所以出重手,非去之而后快;其原因不外乎出言犯上,为美买办,最后则是领导层内部微妙的接班风暴,让这位喜怒无常、恃才傲物的才子型人物书空咄咄,落得憔悴下场。

【一】

其实,叶公超见大人而藐之的做派早就声名在外,在他眼中,美国总统肯尼迪不过是名花花公子;连对他颇为礼遇的陈诚都曾因口角互生嫌隙。伴君如伴虎,何况作风老派的蒋介石?

偏偏叶公超的才气又让他在外交折冲屡建奇功。特别在当局风雨飘摇的五零年代,他出任外交部长,先后签订对日和约和中美共同防御条约。接着于1958年出使美国,好为老蒋稳住最重要友邦及联合国席次攻防,可以说,老蒋当时对叶公超颇为倚重,更是台美间最重要官方桥梁,也深获美国政界好评。

直至1961年,美国同意让已宣布独立的外蒙入联,却面临台湾反弹,蒋介石对外均宣称不会屈服压力,不惜在安理会动用否决权以阻止外蒙入会,“宁可玉碎、不以瓦全”;美国务院则放话老蒋如执意否决,将造成“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后果。双方针锋相对,外交陷入僵局。叶公超居中协调,责任吃重。

1961年10月,叶公超因此案奉召返国述职,连他自己都认为仅是官样文章,去去就回,没想到就此被“自行请辞”。外界不解之余,因此把蒋介石不满外蒙古加入联合国案当作导火线,认为叶公超以此获罪于上。直到近期,越来越多关于蒋介石私人记述曝光,才知道叶公超得罪老蒋已非三尺之寒。

特别天高皇帝远,叶公超赴美后脾气从不收敛,反而越骂越凶,不时对蒋介石失了恭谨,早就被人私下盯上。1961 年4月,时任“驻美大使馆”文化参事曹文彦将叶的言行汇整为600多字密件传回台北,指控叶公超不但瞧不起蒋介石,甚至用英语说过“Chang Kai Shek is nobody—a dog!”这些话,语多不敬;甚至称“在美国,没有人全心拥护这政府”;成了蒋、叶关系恶化的最后一根稻草。

蒋介石知情后怒不可遏,甚至私下秘密召见曹文彦了解详情。才在5月间日记直斥叶公超,“其对我之污辱,其愚昧狂妄至此,殊出意外”;之后更屡以“叶逆”、“叶奸”视之,称他“言行可恶,其媚外成性,尤为可虑”;“秦桧、张邦昌不是过也”。叶公超的命运轨迹就此往谷底猛坠。

【二】

叶公超获罪于上的第二点,就是被蒋介石视为美国买办,“借外力以自重,对内欺诈恫吓”。其实,蒋介石长年得利于美国甚多,但他始终对美国干预内政的作法抱持高度戒心,49年之际,美国公开宣布放弃国民党、并将丢失大陆责任归咎于他,动辄对蒋政权打压、牵制的作法,更让蒋介石深感痛恨又莫可奈何。

偏偏友美的知识分子、开明派人士或与外交官,向来对蒋语多讥讽,让老蒋深感掣肘。影响所及,凡与美国关系友好人士,蒋介石私下评价都不高,从胡适到叶公超,从吴国祯到孙立人,都因此饱受老蒋恶言相向。而他这种越依赖美国,却又对亲美人士刻意鄙视、打压,动辄将其视为“买办”的作法,绝非个案。

拿胡适来说,由于他驻美期间没法打进上层政经结构,或为蒋介石争取大批金钱或军事援助,被宋子文取代不说,还被老蒋酸了一顿,称胡适是“官僚与政客”,“无胆、无能而不愿为国家略费心神”。甚至“对国家与战事毫无贡献”,“借外国势力,以固其地位,损害国家威信亦在所不惜”,真的是字字诛心。

叶公超也不外如是,蒋介石决意撤换叶公超前,还在日记写下,“应切实戒备,如我略有弱点予以可乘之隙,则其推波助澜出卖国家,成为吴逆(吴国桢)第二,乃意中事”。原来当年吴国祯与两蒋闹翻后,请辞赴美休养,因不满国府抹黑他贪污、侵吞公款,不惜恶言相向,甚至召开记者会痛斥老蒋想要“家天下”,还称他在台曾遭特务暗杀未果,搞得国民党灰头土脸。

换言之,蒋介石不会让对外关系一样灵光的叶公超再有同样的机会,乔治叶回台后被软禁、出入不得自由的命运可说此时就已底定了。

偏偏此时,为要求台湾同意外蒙入联,美国转向叶公超施压,再三要求说服老蒋放弃使用否决权。叶公超不明就里,屡向台北反映美国强硬立场,甚至提醒美方可能因此终止美援,以示问题严重性;更让蒋介石勃然大怒,认为叶公超直通白宫,与美国一鼻孔出气来要胁他,助阵吶喊,态度犹疑。

尤其叶公超在美国压力下,对蒋介石要求他提出严正抗议等指示,认为徒增美国之怒而未处理,让蒋介石的积怨一次爆发。先在日记批评他“对政府不断侮辱”;且对美软弱,无视国府方针,系“卖国汉奸之所为”,“此奸不除,必为国患”。

只是因时机敏感,加上陈诚力保,才让老蒋被迫隐忍,未在第一时间处分叶公超,而让叶继续与白宫磋商。只是连叶公超也想不到的是,立场过硬的蒋介石早已透过蒋经国建立祕密管道与肯尼迪直接联系,磋商蒙古入联因应方略;老蒋甚至提出“双重否决”的交换构想,就是当局不否决蒙古入联,以交换肯尼迪公开声明,美国政府愿在未来不惜动用否决权以阻止中国入联。

相较于两蒋台面下的大动作,叶公超自美传回讯息只空洞地提及肯尼迪将公开反对中国入联;再次把蒋介石私下磋商白宫“双重否决”承诺晾在一旁,也未要求形诸文字,怒不可遏的蒋介石因此下了重手。

他随即以叶公超留美“不惟无助于交涉,只有妨碍交涉,以其自定政策压制政府,献媚于外”为由,要求病中休养的陈诚“电叶回国述职”,“亦示美以决绝之意”。陈诚因而连发两密电,让叶公超突如其来地返台述职;并无预警地被“请辞”。

老蒋对亲英美知识分子猜疑如此深,也难怪他在日记直言,“十年来,更觉文人之无德妄为,毫无国家观念之可痛。而留美之文化买办,凡长于洋语者,无不以一等奴隶自居为得意,可悲极矣。应切记”。足见其内心深处的愤怒与不满。

【三】

但蒋介石指责叶公超企图蒙混过关,为“欺上卖国之惯行”,倒是其来有自。

原来1958年金门炮战,美国务卿杜勒斯访台并与蒋签署联合公报。美国除迫使老蒋缩减金马驻军,更在公报第6条写明,“中华民国政府认为恢复大陆人民自由乃其神圣使命,并相信此一使命基础建立在中国人民之人心,达成此一使命主要途径,为实现孙中山先生之三民主义,而非凭借武力(not the use of force)”。

由于此条似暗示蒋介石同意放弃武力反攻,与当局立场差异太大,大老们立即要求在场翻译的叶公超以纸条代转其严重性,但最终当场未再有任何改动。老蒋虽事后紧急召见叶公超,要求他对外澄清联合公报非承诺放弃武力,更未提及任何放弃武力反攻大陆的说法。私底下却对叶深感不满,认为叶公超为讨好美国居中玩了手脚;因此这次协调又似有为美避重就轻之嫌。

同样地,深受英美教育与基本价值观影响的叶公超,为官之道也太不灵光。例如1959年,蒋介石在台统治面临宪法规定不得三连任的争议;怎么让蒋继续干下去,又不动到根本大法的宪法,成了棘手难题。

当时以《自由中国》为主的民主派人士纷纷反对老蒋三连任;身兼副总统、行政院长的陈诚更蓄势待发,被视为接班人选,备受许多开明派学者期待。蒋介石除了要摆平内部,还要顾及国际观瞻与美国反应,可说伤透脑筋。

偏巧蒋介石委由黄少谷透过叶公超探试美国口风。没想到叶公超来了篇义正言辞的谏表,从美国政坛、知识分子将质疑独裁统治,到不符合西方尊重宪法为民主政治基本条件,洋洋洒洒;殊未料蒋介石焦头烂额之际,是期盼他多做关系,争取美方对三连任支持,何须他的逆耳忠言,更何况陈诚接班因素也正在发酵?

是以,蒋介石日后多次将叶公超以“内奸”视之,还抱怨陈诚挺叶,“不明善恶,不分忠奸”,恐怕也是意有所指。

不过老蒋最终还是考量“国内外关系”而未严厉处罚;但叶公超被长期禁足,形同被困在这小岛上,只能以诗文书画自娱。如叶的老友费正清所说,“他外出时,秘密警察跟踪他;他住院了,蒋经国却莅临探望—真是对天才最为稀奇古怪的愚弄”。直到老蒋过世,国民党的监控才日渐放松。

最终,孤傲狷介叶公超在台悄悄走完了他的悲情人生。他病中也不免自叹,自己“一辈子脾气大,吃的也是这个亏,却改不过来”。或正应了台静农的那阙悼词,“诗酒豪情,风流顿觉蓬山远;浮生悲剧,病榻忽兴春梦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0年5月25日 11:00
下一篇 2020年5月26日 17:4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