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企图暗杀陈毅的“天字特号”刺客被擒始末

翻开封尘的历史档案,透过历史的烟雾,回眸当年上海刚解放时的峥嵘岁月,令人感慨万千。虽然当年国民党的军队像雪崩一样地瓦解了,但国民党保密局派一些训练有素的特务不断地潜入内地搞暗杀领导人阴谋。面对严峻的形势,新成立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主动出击,有的放矢,一举生擒企图暗杀陈毅市长的“天字特号”刺客。

揭秘企图暗杀陈毅的“天字特号”刺客被擒始末

刘全德

  翻开封尘的历史档案,透过历史的烟雾,回眸当年上海刚解放时的峥嵘岁月,令人感慨万千。虽然当年国民党的军队像雪崩一样地瓦解了,但国民党保密局派一些训练有素的特务不断地潜入内地搞暗杀领导人阴谋。面对严峻的形势,新成立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主动出击,有的放矢,一举生擒企图暗杀陈毅市长的“天字特号”刺客。

  “天字特号”秘密任务

  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攻克大上海后,蒋介石集团和其国民党军队从上海吴淞口坐飞机或坐船逃往台湾岛。

  1949年中秋节前夕的一个昏黄,蜗居在台湾岛上的蒋介石身着黑色长袍,头戴礼帽,拄着拐杖来到了一座树木葱茏的小山顶上,接过随从手上的望远镜,缓缓地举起通过高倍望远镜凝望着苍茫的大海,海天连接处隐隐约约有几座朦胧的小岛。

  蒋介石实在是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结局,自我安慰又鼓励部下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最后谁输谁赢还没定论,看谁笑到最后! ”

  “我们一定会反败为胜的。 ”部下随声附和道。

  蒋介石信誓旦旦地发誓道:“我不会就此罢休的,我一定要反攻大陆,夺回大好河山。 ”

  蒋介石又用宁波官话对身边的国民党保密局长毛人风具体安排任务道:“仿昔日暗杀伪人员的办法,制裁匪首和附逆分子。最好是派几个得力的人,先干掉上海的匪首陈毅,我看不要叫别人去,就派那个刘全德过去,只有刘全德去,才能解决陈毅! ”

  毛人风恭谨地点头:“是。 ”

  老蒋钦定刘全德出山,刘全德何许人也?

  刘全德其实是喝着共产党的奶水长大的。他1913年生人,江西省吉水县人。1929年14岁就参加了红军,1931年参加中国共产党。陈毅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时,他是红四军十一师某团的传令兵。他在军队里做过班长、排长、特务连连长。因人机灵,1933年曾被我党派往上海做地下党的除奸保卫工作。因此,他对我党的情报和保卫工作非常清楚,对上海的情况也很是熟悉。 1935年11月,在武昌被国民党军统特务逮捕,经不住军统特务的逼供和利诱而叛变,拜倒在军统特务头子戴笠脚下,死心塌地为国民党特务充当鹰犬,多次受到特别训练。他当过军统特务头目陈恭澍、毛森等人的副官、军统江西站行动组副组长、海外交通站站长、东南特区中校警卫队长、京沪杭卫戍总司令部上海指挥所第二处上校警卫组长等职。

  刘全德头发卷曲,满脸络腮胡子,相貌俊朗,以胆子大、枪法准、心狠手辣著称,先后执行过数十次对重要人物的暗杀、爆炸等行动,屡屡获奖,颇受重用,是一个狡猾老道的反共老手。

  1949年6月下旬,上海解放初期,刘全德曾被人民解放军驻沪警备部队保卫部门逮捕,由于当时掌握的情况不多,信息不灵,加上此人狡猾老道,隐瞒其姓名,又积极表现立功赎罪,关押一周后予以释放。不久,刘全德秘密随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交通员华庆发逃亡舟山,转赴台湾。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毛人风、潘其武、毛森等都将刘全德视为至宝,轮番召见。

  很快刘全德被委以“国防部保密局直属行动组上校组长”的头衔,行动小组共六人,由刘全德自己挑选。离开台湾前往大陆前,刘全德选定了安平贵、欧阳钦为组员,刘全德与他俩接受了短期简易的爆炸训练。

  多疑的蒋介石还亲自点名让毛森至厦门督阵。

  接获情报 张网以待

  在上海刚解放的艰难岁月里,上海市公安局的公安将士们日夜操劳,在隐蔽战线与台湾特务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生死较量。

  1949年10月30日晚上,一份特急绝密电报通过特殊渠道送到了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兼社会处处长扬帆手里。他展开电报急切地看了起来:“据可靠情报,台湾特务机关派遣少将组长刘全德带领安平贵、欧阳钦等人,欲抵上海执行谋刺陈毅市长的任务。 ”

  扬帆看罢电报,心里顿时一惊,顾不得已是凌晨1时多了,立刻闯进隔壁的李士英局长办公室,对着埋头看文件的李士英局长道:“士英,我刚收到一份电报,获悉老蒋特务欲来上海暗杀陈老总。 ”

  李士英局长是上世纪30年代中共特科行动队的虎将,曾亲自惩处了上海滩的许多叛徒。他一听扬帆汇报的情况,顿时眉心凝成了疙瘩,赶紧接过电文仔细看了两遍,感到这是头等大事,决不能怠慢,立刻决定赶到陈毅市长处向他当面汇报。

  身着灰色中山装、光着脑袋的陈毅市长开门见山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两位公安局长半夜上门定有大事,什么事?请说吧。 ”

  扬帆副局长从皮包里取出那份绝密电报递给了陈毅市长。

  陈毅市长看罢电文淡然一笑,操着四川口音朗声说:“老蒋特务要来,你又不能阻止他不来,他们要来只能让其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