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的婚姻生活(孔子一生结过婚没有子女)

孔圣人不仅结过婚,而且还把娶的唯一的妻子给休了。他的这位原配妻子是在死后N年才享受他的荣光,才有爆光率的!

据史料记载,孔子19岁时,在季平子手下谋得了一个管理仓库的正式工作。因他3岁丧父,有了固定收入后,孔子的哥哥伯尼(有足疾,不能做继承人的那位)便行使“长兄如父”的权利,包办了孔子的婚姻。

亓官氏为孔子生有一儿一女,儿子起名为鲤,字伯鱼。

关于孔子的婚姻生活,我们通过一些史料的蛛丝马迹推测是不咋地的。传说孔子曾将亓官氏“休出”,也就是把亓官氏送回娘家了。

孔子的婚姻生活(孔子一生结过婚没有子女)

孔子为什么要休妻?我们无从可知,可能是包办婚姻没有感情基础,也可能是亓官氏不会说话,唠唠叨叨,让孔子不胜其烦,或者是她嫌孔子没钱,仕途又不顺,还天天跟一帮弟子周游列国不归家。或者是他们学识差距太大,俩人没有共同语言,常常无话可说而被休……我们都无法考证,只能现如今的思想来猜测。

《大德礼记》中列出了“出妻”的律条和理由:“妇人七出:不顺父母,为其逆德也;无子,为其绝世也;淫,为其乱族也;妒,为其乱家也;有恶疾,为其不可与共粢盛也;口多言,为其离亲也;窃盗,为其反义也。”对照这些标准,亓官氏应该是犯了其中的一条,不然也没有那么容易就被休掉的。那时候休妻,没有现如今喊离就离这么容易。当然,新婚姻法出来了,现在离婚也不容易了。有许多怨偶折腾来折腾去的,嫌麻烦又折腾出感情的也大有人在。

“休妻”是会遗传的,古往今来都一样,现如今,据调查,有许多离异家庭,子女婚后也离婚的不在少数,说是跟原生家庭有关系。而在圣人家里,早就验证了这一点,他一家三代皆休妻。

史书记载,“孔氏三世出妻”。《礼记》有这样一段文字讲到了亓官氏死后的情形:伯鱼之母死,期而犹哭,夫子闻之曰:“谁与哭者?”门人曰:“鲤也。”夫子曰:“嘻!其甚也!”伯鱼闻之,遂除之。这个对话是说孔子的儿子孔鲤,在为母亲守丧过后还哭死去的母亲,孔子听到了就骂孔鲤太过分了。可见孔子对前妻确实是没有感情了,甚至还充满了嫌恶。他的孙子子思更过分,甚至不让儿子子上去为休妻守丧,理由是:既然她已经被休了,就不是我的老婆了,当然也不是子上的母亲了。

孔子的婚姻生活(孔子一生结过婚没有子女)

我们都知道,孔子所代表的儒家是提倡的“孝道”的,但他竟这样对被休的妻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对这段婚姻有这么大的火气?

当然,亓官氏虽然被休了,但还是享受了死后的荣光。由于后世对孔子不断加封,到宋朝的时候,就加封到了亓官氏身上,北宋大中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亓官氏首次被宋真宗赵恒追封为“郓国夫人”,元至顺三年(公元1332年)又被加封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夫人” ,明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孔子改称“至圣先师”,她也被称为“至圣先师夫人”。

孔子去世后,亓官氏还和孔子一起被祭祀,唐代始有寝殿专祠,早期曾有塑像,清雍正火后重修时该为神主牌位,上罩木刻神龛,龛前置供桌,享受着后人的奉祀。

孔子是中国儒家的代表,也敢干“糟糠之妻也下堂”的事,如此新潮的思想和行为,真是让人感到意外。

孔子在兄长的包办下有过一次婚姻,但很快就休掉了这个妻子。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虽未提及这个妻子,但对孔子的子嗣进行了详细的记载。

〈中庸〉就是孔子的孙子子思所著,后世子孙中子慎曾任魏国相,子慎次子子襄官至大汉长沙太守。后代中还有孔安国,任临淮太守。

孔子世家家谱,是中国唯一个派系完整没有中断的族谱,它见证了孔子世家的繁衍和发展!

自宋代以来,《论语》确定了作为儒学核心经典的地位,可是,这部经典中却没有丝毫谈论到孔子的夫人,《史记·孔子世家》中也没有相关的记载。给人的印象是孔子一直独来独往,除了儿子孔鲤偶尔友情客串一下之外,他的家庭似乎是残缺的。

  在孔圣人留下的言说中,除了一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可能牵扯到他的老婆外,就没有任何关于孔夫人的信息了。《论语·阳货》中,孔子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叫:“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在这句话中,孔子将女人与小人归为一类,并抱怨到:和女人走近了,女人就不讲规矩,远离女人吧,她又成了怨妇。史书说,孔子十九岁时娶了宋国的亓官氏为妻,一年后生下儿子孔鲤,在嫁给孔子的48年后,亓官氏去世。

  这廖廖数语几乎就是关于孔子妻子亓官氏的所有描述,而亓官氏是个怎样的人,她和孔子的关系怎样都语焉不详。不过史书载,“孔氏三世出妻”,其中就包括孔子本人。

  孔子缘何休妻,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妻子“口多言”,古人休妻有七大理由:不顺父母,为其逆德也;无子,为其绝世也;淫,为其乱族也;妒,为其乱家也;有恶疾,为其不可与共粢盛也;口多言,为其离亲也;窃盗,为其反义也。孔子显然是利用了其中的一条,而孔子是何时休妻,则并无记载。

  《礼记》有这样一段文字讲到了亓官氏死后的情形:伯鱼之母死,期而犹哭,夫子闻之曰:“谁与哭者?”门人曰:“鲤也。”夫子曰:“嘻!其甚也!”伯鱼闻之,遂除之。伯鱼,即孔子的儿子孔鲤,在丧期后还哭死去的母亲,孔子听到了就很不高兴地说:太过分了。可见孔子对离了婚的前妻确实是没有感情了,甚至还充满了嫌恶。

  而他的儿子、孙子继承了他的传统,都把自己的老婆休了,他的孙子子思更过分,甚至不让儿子子上去为休妻守丧,理由是:既然她已经被休了,就不是我的老婆了,当然也不是子上的母亲了。

  冷漠无情溢于言表,儒家所提倡的“孝道”竟是这般具有两面性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对前妻充满了怨恨,难道是圣人们眼里就没有好女人?先秦儒家所理解的夫妻关系应该像朋友那样轻松和平等——要是咱俩合不来,“分开就分开”。

  早期儒家对夫妻关系的持有“理解之同情”,这一点也体现在孔子允许儿媳妇再嫁人这一点上。《礼记·檀弓上》记载:“子思之母死于卫”,汉儒郑玄注:“伯鱼卒,其妻嫁于卫”。子思是伯鱼的儿子,也就是孔子的孙儿。

  伯鱼早死,他死后其妻并没有树立贞节牌坊,而是自然地改嫁,伯鱼死于公元前483年,这一年孔子69岁。白发人送黑发人,儿子早逝,孔子自然悲切,但他没有因为疼爱儿子而阻止儿媳妇再嫁,显示出一种通达的气象。

  这一点也正如孔子离婚那样,自然而然,毫不造作,丝毫没有后世宋明道学家的虚伪气息,孔子的孙儿子思,丧父之后母亲又再嫁,心中留下了一些伤痕。根据儒家原始文献记载,他后来也有过离婚经历。

  《礼记·檀弓上》记载:“子上之母死而不丧”,郑玄注:“子上,孔子曾孙,子思伋之子,名白,其母出”。由此可见,孔子本人曾有过离婚经历,自己的儿媳改嫁,而自己的孙儿子思也离过婚。可是,文献并没有记载子思离婚的原因是什么,只能根据记载进行推测。

  《檀弓上》的记载中,子思提出,这个女人作为我妻子,也是我儿子的母亲,如果现在不是我的妻子,当然就不是我儿子的母亲,因此我儿子不必为她行丧母之礼。在对待离婚问题上,子思显得没有孔子豁达,对前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怨气。

  不知这源于自己母亲改嫁的记忆,还是和前妻感情不和,但无论怎样猜测,孔子一家祖孙三人,都有过离婚或再嫁的经历,确实显示出早期儒家对男女和婚姻上较为豁达的态度。

  早期儒家认为,男女之间正常的欲望是完全符合自然法则的,实际上,除了自由离婚和改嫁之外,早期儒家甚至还提出过类似于现代“试婚”的观点。《礼记·曾子问》中记载,新婚妻子三个月后才到男子家庙去拜见祖先,如果三个月之内双方不和谐,这婚姻仍可取消,这种对待婚姻豁达而自然的态度,是宋明道学家所不敢想象的。

孔子的婚姻生活(孔子一生结过婚没有子女)
孔子的婚姻生活(孔子一生结过婚没有子女)
孔子的婚姻生活(孔子一生结过婚没有子女)
孔子的婚姻生活(孔子一生结过婚没有子女)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