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最大胆的人遭遇“百鬼夜行”

唐文宗开成年间,书生卢涵家住洛阳,有庄园在万安山脚下,此日前往庄园,走了十多里地,看到一片柏林,边上有新房数间。当时,日头即将落山,卢涵下马,见房前有一女子,梳双鬟,有媚态,自称为某将军守坟。卢涵搭讪,女子称家中有好酒,愿赠之。不一会儿,捧古铜酒杯而出,与卢涵共饮,并歌一曲:”独持巾栉掩玄关,小帐无人烛影残。昔日罗衣今化尽,白杨风起陇头寒。”卢涵觉得该歌阴气森森。此时天色已晚。酒喝没了,女子说回屋

唐朝最大胆的人遭遇“百鬼夜行”

“百鬼夜行”

志怪故事的背景设定,往往是在路途中。晚唐裴�所著《传奇》中的这一则比较典型:

唐文宗开成年间,书生卢涵家住洛阳,有庄园在万安山脚下,此日前往庄园,走了十多里地,看到一片柏林,边上有新房数间。当时,日头即将落山,卢涵下马,见房前有一女子,梳双鬟,有媚态,自称为某将军守坟。卢涵搭讪,女子称家中有好酒,愿赠之。不一会儿,捧古铜酒杯而出,与卢涵共饮,并歌一曲:”独持巾栉掩玄关,小帐无人烛影残。昔日罗衣今化尽,白杨风起陇头寒。”卢涵觉得该歌阴气森森。此时天色已晚。酒喝没了,女子说回屋添酒。卢涵跟在后面,往屋里窥视:见屋梁上悬着一条黑色的大蛇,蛇身垂下,女子持刀正刺,血落杯中,即化为酒。卢涵战栗,仓皇上马,只听那女子在后面慢声轻呼:”须留郎君一夜,不得去……”

卢涵当然跑了。他只遇见这一个鬼。所以,跟卢涵比起来,下面要出场的主人公窦不疑就不幸多了,尽管他不怕鬼。窦不疑是开唐大将窦轨之孙。窦轨追随李渊起兵,战功累累,是唐朝生性最严酷的将军,作战时,部下若稍显畏惧敌人,即当场被窦轨下令斩首;平时里,部下若少有懈怠,也多受重刑乃至杀戮。所以,窦轨的部下见到他后,无不胆战心惊。这种凶猛之气遗传到他孙子窦不疑这里,他被认为是唐朝胆子最大的人:

武德功臣孙窦不疑,为中郎将,告老归家。家在太原,宅于北郭阳曲县。不疑为人勇,有胆力,少而任侠,常结伴十数人,斗鸡走狗,樗蒲一掷数万,皆以意气相期。而太原城东北数里,常有道鬼,身长二丈,每阴雨昏黑后多出,人见之或怖而死。诸少年言曰:”能往射道鬼者,与钱五千。”余人无言,唯不疑请行,迨昏而往。众曰:”此人出城便潜藏,而夜绐我以射,其可信乎?盍密随之?”不疑既至魅所,鬼正出行,不疑逐而射之,鬼被箭走。不疑追之,凡中三矢,鬼自投于岸下,不疑乃还。诸人笑而迎之,谓不疑曰:”吾恐子潜而绐我,故密随子,乃知子胆力若此。”因授之财,不疑尽以饮焉。明日,往寻所射岸下,得一方相,身则编荆也,其傍仍得三矢,自是道鬼遂亡,不疑亦从此以雄勇闻。及归老,七十余矣,而意气不衰。天宝二年冬十月,不疑往阳曲,从人饮,饮酣欲返,主苦留之。不疑尽令从者皆留,己独乘马,昏后归太原。阳曲去州三舍,不疑驰还。其间则沙场也,狐狸鬼火丛聚,更无居人。其夜,忽见道左右皆为店肆,连延不绝。时月满云薄,不疑怪之。俄而店肆转众,有诸男女,或歌或舞,饮酒作乐,或结伴踏蹄。有童子百余人,围不疑马,踏蹄且歌,马不得行。道有树,不疑折其柯,长且大,以击。歌者走,而不疑得前。又至逆旅,复见二百余人,身长且大,衣服甚盛,来绕不疑,踏蹄歌焉。不疑大怒,又以树柯击之,长人皆失。不疑恐,以所见非常,乃下道驰。将投村野,忽得一处百余家,屋宇甚盛,不疑叩门求宿,皆无人应,虽甚叫击,人犹不出。村中有庙,不疑入之,系马于柱,据阶而坐。时朗月,夜未半,有妇人素服靓妆,突门而入,直向不疑再拜。问之,妇人曰:”吾见夫婿独居,故此相偶。”不疑曰:”孰为夫婿?”妇人曰:”公即其人也。”不疑知是魅,击之,妇人乃去。厅房内有床,不疑息焉。忽梁间有物,坠于其腹,大如盆盎。不疑殴之,则为犬音。自投床下,化为火人,长二尺余,光明照耀,入于壁中,因尔不见。不疑又出户,乘马而去,遂得入林木中憩止,天晓不能去。会其家求而得之,已愚且丧魂矣。舁之还,犹说其所见,乃病月余年。(《纪闻》)

作为开唐功臣,窦轨官位显赫,做到右卫大将军、洛州都督、�国公,到了其孙窦不疑这里,就差点了。窦不疑七十多岁时告老还乡,在此之前的官职是中郎将,一个低级武官。这是唐玄宗天宝初年的事。

窦不疑归还太原后,旧邻居都说,不怕鬼的窦不疑又回来了。他以胆大著称,小时就很有名,那时他性情顽嚣,与人斗鸡走狗,日夜豪赌,一掷千金,全凭少年心气。当时,太原东北数里外,传说有鬼出没,据目击者称:鬼身高二丈,多选择阴天雨夜显形。行人撞上,多惊恐而死。一次,有人拍下五千钱,说,谁敢夜行射鬼?就给他些钱。四周少年无人敢应声,唯窦不疑举手。贵族出身的他,当然不缺钱,玩的就是心跳,他要叫众人见识一下自己的胆量。此日黄昏,窦不疑独行射鬼。众少年聚在身后窃窃私语:假如窦不疑出城后潜藏起来,回来告诉我们他已射鬼,难道就相信他吗?不如在其后面悄悄跟随,以看究竟。窦不疑来到鬼出没的地方,还没站稳,就发现该鬼在前面微笑,窦不疑随手一箭,正中鬼身,鬼惊叫一声,带箭疾走。窦不疑紧追不舍,又连射两箭,皆中鬼身。鬼被追得走投无路,一头扎进河岸下,转天发现,那是一个”方相”。何为方相?《周礼》中有如下记载:”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隶而时傩,以索室驱疫……”方相在中国古代的神话中是驱鬼之神,其貌狰狞,头上有角,嘴出獠牙,样子比鬼还可怕。

却说现在窦不疑退休回乡,已七十多岁,但意气不减少年时。

唐玄宗天宝二年即公元743年冬十月,窦不疑去太原附近的阳曲县。唐朝时的太原在晋阳,后宋朝开国,消灭北汉,毁了这座始建于春秋时代的古城。后在阳曲境内新建太原城,即今天的太原。接着说窦不疑,他去阳曲拜访旧友,聚宴畅饮,甚是高兴。及至夜深,窦不疑告辞。主人苦留,说天色已晚,夜路多险,不如住一宿,明早再行。窦不疑大笑:”我窦不疑虽已年过七旬,但雄心尤在,何惧夜路!吾少年射鬼,令其无路可逃,大唐天下谁人不知?今君以夜路危险为由,令我留宿,可谓笑谈!不如这样,叫我的随从都留下,我自己单马归还太原!”

主人苦劝不得,只好从命。但他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诀!阳曲离太原不足百里,窦不疑上马后,告别主人,一个人融入茫茫夜色。三晋大地,古来风云激荡,多战场。从太原到阳曲,一路不长,但多孤魂野鬼,甚是荒寒。只说这一夜,窦不疑独马而行,走着走着,恍惚中看到前面路两旁有不少店铺,连绵不绝。当时明月在天,云层轻薄,看得真切,窦不疑很奇怪。因为这条路他总走,平日里根本没有这些店铺。正在狐疑着,那店铺变得更多了,望不到头。此时,在他眼前,突然转出不少男女,或饮酒,或歌舞,很欢快。很快又有一百多个童子出现,围着他的马转圈,脚下踩着拍子。窦不疑定睛看,那些童子的面容似乎都一样。他心一沉,侧身折树枝,驱赶那些小孩。他想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打马前行,至一客栈,见眼前出现上百人,身材高大,衣着华丽,蹦蹦跳跳,又把窦不疑的马围住,环绕踏歌。窦不疑大怒,又以树枝驱除,那些人立即消失不见。这时,以胆大著称的窦不疑开始有些恐惧了。窦不疑催马下道,转上小路,一阵狂奔,夜更深了。七十多岁的窦不疑伏于马背,突然感到一阵悲哀:自己如何狼狈至此?同时,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己还能平安地返回太原吗?

奔驰了一会儿,窦不疑望见前面有个村子,屋舍很气派,像一个别墅群。窦不疑拖着自己苍老的剪影,在惨白的月光下进了村子。下马后,他找了一家求宿。早知现在,当初又为什么拒绝阳曲朋友而单骑回太原呢?他敲了半天门,里面无人答应。窦不疑转到另一家,敲了半天,依旧没人答应。窦不疑有一种感觉:这是一座死亡之村!想到这一点,他感到脊背一阵发凉。他猛地回头,身后什么也没有。村中央有一座小庙,门半掩着。窦不疑推了一下,门的”咯吱”声在死寂的村庄里尤显清晰。窦不疑顾不了那么多了,牵马进院,转身关门,将马拴在柱子上,自己坐在台阶上出了一口气。他一时没敢进屋,屋里漆黑一片,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胆子竟如此之小了。此时月色甚亮,素白的光芒映照庭院,有冬日寒风吹来,窦不疑老人不禁裹紧棉衣。但依旧感到很冷。此时将近夜半,窦不疑盘算着怎么度过后半夜,这时候,大门慢慢地打开了……随后,出现一张女人的脸。那女人,身着素衣,但脸上却化着艳妆。

女人推门而入,来到窦不疑跟前,后者在惊恐间问其为谁。

女人:”我见我家夫君在此独居,所以前来陪伴。”

窦不疑:”谁是你家丈夫?”

女人笑:”就是你呀。”

窦不疑大叫一声,狂舞一直紧握的树枝,女人便消失不见了。事已至此,鬼魅随时都会出现,想到这一点,窦不疑反而镇静下来,想起少年时的自己,曾射鬼三箭,是何等气魄!于是他吼了一声,转身推门进入漆黑的屋子。借着月光,窦不疑看到厅房内有床,于是上去休息。刚躺好,房梁上突然有东西砸在他身上,窦不疑想:这一晚算是别想安生了!那东西大如盆,与之相搏,发出狗叫声。窦不疑好不容易将其驱之于床下,那东西落地化为二尺多高的火人,周身窜着火苗,将室内照得光明,随后钻入墙壁,也消失不见了。

窦不疑这一路上遇见的都是些什么啊。

窦不疑长叹一声,出了屋子,上马逃出鬼魅山村。又奔驰了一会儿,钻进前面的一片林中,寻了棵大树,靠着树,这才休息了一会儿。但等天亮,再想起身时,他已站不起来了。后来,当家人找到他时,发现窦不疑已变得呆傻,像丢了魂。回太原后,过了多日,窦不疑才慢慢清醒过来,讲述了自己这一路所见。但很快,他就又病到了,直到死去。

惊瞳夜

陕西南郑县县尉孙�F,出差途中投于山间馆驿。”忽有美妇人面,出于柱中,顾�F而笑。”孙�F大惊,对从柱子里钻出的美人头连拜并祈祷,美人头过了很长时间才在他眼前消失。当天孙县尉就逃离了那座驿站。几年中,他一直没对人说出这个诡异的遭遇。这一年,他转任桑泉县尉,客居长安,得了疾病,友人探望,孙�F无意中说到几年前的遭遇,说完之后,就死去了。孙县尉的遭遇有些莫名其妙。在唐朝志怪中,不时有凶物从墙壁上或柱子里钻出,而被冠称以”面”或”青面”。比如下面的故事:

陕西咸阳县县令李泮,有个顽皮的外甥,口无遮拦,一次曾高声地对客人说自己从来不怕鬼神,言语很夸张。客人伸手捂住他的嘴。

但这天晚上还是出事了。

此夜,外甥正在屋里愣神儿。恍惚中,他看到南墙上,慢慢浮现出一张一尺多长的暗红色的脸。塌鼻眍目,利口獠牙,样子令人憎恶害怕。外甥开始时确实吓了一跳,但想到过自己说过不怕鬼神,于是举拳冲过去,胆子确实还是有些。不过,随着他的拳头落下,那张红面消失不见了。外甥奇怪,一回头,发现那张脸又出现在身后西墙上,这时变成更可怖的白色的脸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脸又出现在东墙上,这一次变成青色的了。所谓青面獠牙,这就是了。外甥跳过去继续挥舞着拳头打,但那青面也随之不见。外甥想着想着,猛地回头朝北墙看去,那张脸果然出现在那里,这次变成了黑色的,比前三张脸大了一倍。外甥被激怒,又出几拳,这一次黑色的鬼脸没消失。外甥抽刀刺去,正中其脸,正在他兴奋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咸阳县尉李泮,有甥勇而顽,尝对客自言,不惧神鬼,言甚夸诞。忽所居南墙,有面出

焉,赤色,大尺余,跌鼻�目,锋牙利口,殊可憎恶。甥大怒,拳殴之,应手而灭。俄又见

于西壁,其色白。又见东壁,其色青,状皆如前,拳击亦灭。后黑面见于北墙,貌益恐人,

其大则倍。甥滋怒,击数拳不去,拔刀刺之,乃中。面乃去墙来掩,甥手推之。不能去,黑

面遂合于甥面,色如漆,甥仆地死。及殡殓,其色终不改。(《纪闻》)

按记载,李泮的外甥这一刀虽刺中鬼脸,但鬼脸猛地脱离墙壁朝他盖过来。他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寒气。外甥大叫一声,用手去推,但一点作用也不管。黑色的鬼脸一下子贴到他的脸上,外甥惨叫一声,倒地而亡。直至出殡,他都一直贴着那张黑色的鬼脸,因为揭不下来。这就有些恐怖了。所以,在这个故事中,令人心悸的不是鬼脸不时出现在四壁上,而是一下子盖在了李泮外甥的脸上这个镜头,而且揭不下来。这引人想象:或许揭下后,外甥的脸已是骷髅。

类似的故事,晚唐五代尉迟��所著《中朝故事》中亦有记载,提供线索的是段成式之子段安节:”安节为人厚重,言未尝虚发。”这样一位老实人,曾说过这样的话:”长安多凶宅,无人敢居。街东有宅,堂中有一青面如靛色,双目若火,其面满五间堂屋中,人呼为大青面。街西有宅,龟头厅中亦有青面,可以一间屋中,人呼为小青面。安节少年,因冷节与侪类数人筑气球,落于此宅中,斟酌不远,于壁隙见在细草内。安节与众穿壁入去取球,数步间试窥厅中,果见其面满屋下,泛眼视诸人,乃一时奔出,莫敢取其球也。”说的是,长安多凶宅,某坊街东有一宅,里面时常有”青面”出没,按段安节描述,其物甚大,”满五间堂屋中”,人呼之为”大青面”;街西有宅,厅中也有”青面”,有一间屋那么大,人呼为”小青面”。段安节少年时,与伙伴玩球,球落于该宅,取球时,上台阶,站在门外,偷偷往厅里窥视,竟真的见到了一张狰狞的脸。那张脸,也泛着眼睛往外看……

第三则”青面”的故事同样来自《纪闻》,只是更为诡怪:

唐朝户部尚书韦虚心,有三个儿子,都没成年就死了。死时情景是一样的:”子每将亡,则有大面出手床下,嗔目开口……”死前总会在其睡觉的床下伸出一只令人恐怖的手。孩子看到这只手后当然疯狂地奔跑,而那伸手的”大面”则化为鸟,用翅膀遮住他们的去路,最后逼迫其自投井中。韦虚心家的故事令人寒战,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床下就会伸出一只要命的手。按希区柯克的观点,恐怖的不是事件的发生,而是等待发生的过程中。大约说的就是韦家的事吧!

洛阳鬼兵

《唐朝的黑夜2》中,记载了唐文宗大和二年节度史李同捷叛变,朝廷派多路人马平叛。故事中,转引中唐薛用弱所著《集异记》中的记载,说的是:早在四年前的唐穆宗长庆三年,就有人奇异地发现有一股军队行进在平叛途中了。这令人惊奇。叛乱是四年后发生的,四年前怎么会出现四年后行军的景象?难道他们行进在时光隧道里吗?原书认为这是一队阴兵,或说鬼兵。这样的记载在唐朝志怪中还有一例。

开元二十三年,夏六月,帝在东京。百姓相惊以鬼兵,皆奔走不知所在,或自冲击破伤。其鬼兵初过于洛水之南,坊市喧喧,渐至水北。闻其过时,空中如数千万骑甲兵,人马嘈嘈有声,俄而过尽。每夜过,至于再,至于三。帝恶之,使巫祝禳厌,每夜于洛水滨设饮食。尝读《北齐书》,亦有此事:天保中,晋阳云有鬼兵,百姓竟击铜铁以畏之,皆不久丧也。(《纪闻》)

这起诡异事件发生在唐玄宗唐开元二十三年即公元735年六月,地点是东都洛阳。这一年,唐玄宗正在洛阳。我们看看六月之前洛阳还发生了什么:

正月,唐玄宗升洛阳五凤楼,与民同乐,盛宴三日。二月,张守��大破契丹,至洛阳献捷,被封为右羽林大将军兼御史中丞。皇帝欲提拔其为宰相,被张九龄劝阻:”宰相,乃代陛下处理政事之官,非赏功之位!”皇帝说:”挂宰相名,不任宰相职,行吗?”张九龄说:”不行。张守��作战胜利了一次,您就叫他当宰相,假若有一天,把契丹灭了,又如何赏他?”皇帝沉默。这一年三月,洛阳还发生了大臣侍御史杨万顷被刺案件。杨曾错杀官员张审素,张家二子被发配岭南,但于这一年逃回,潜入洛阳,刺杀了杨万顷。被逮捕后,张九龄认为张家二子杀人情有可原,欲释放。遭李林甫反对。皇帝支持李林甫,对张九龄说:”孝子之情,义不顾死,似可哀矜,然杀人而赦之,此途不可启!”皇帝说的也有道理,于是他又把面子从张九龄那里找了回来。这一年,洛阳还举行了载入史册的音乐大赛,玄宗皇帝命令洛阳境内的地方官带着各自辖区内的音乐家会集五凤楼下,进行比赛。

当然,给洛阳百姓留下最深刻记忆的,还是这一年夏六月发生的鬼兵事件。

这一天多雷,但一直未下雨,天气十分闷热,很多洛阳百姓听到外面人喊马嘶,有胆子的透过窗户往外看,见闪电划过的夜空,有成千上万人马的身影,惊呼鬼兵来了。那些在街上的人更是惊骇,自相奔逃,有不少人遭践踏、冲撞受伤。据目击者说,鬼兵自洛水之南至洛水之北,路过时人马喧嚣,天空中出现的身影更是令人恐惧。随后多次发生这样的事。玄宗皇帝认为这很不吉祥,于是请了巫师作法,并在洛水边摆放冥食。不安的玄宗皇帝,记得《北齐书》中也有过这样的记载:南北朝北齐天保年间,晋阳就曾发生过此事件,当时有百姓敲锣打鼓欲驱赶鬼兵,但后来都怪异地死去。

洛阳鬼兵事件在唐朝轰动一时。现在,我们也许无法相信那是来自阴间的鬼兵,但天空中出现人马的景象却未必是假的。据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土耳其也出现了这样的景象:很多士兵在天空中神异地发现了一支大军的身影。类似的异象还曾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某些战场遗址,便出现过当时作战士兵的身影。那些几十年前的二战士兵,怎么会被现在的人们看到?不仅仅是这些。在中国云南的一座山谷,总会听到撕杀声,后来才知道:三国时,这里是诸葛亮南征时的古战场。千年前的嘶杀声为什么千年后还能听到?

以上怪象被奇闻爱好者列入世界难解之谜。

科学家给出的解释是:这所有的一切,也许都只是电磁效应在作怪。人们看到的那些士兵的身影,是强烈的磁场放射的结果。以洛阳鬼兵事件为例:洛阳处于中原,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在这里进行过无数次大战。在某一次大战中,有万千骑兵经过,当时有可能也是雷雨天,被进行了电磁”录影”。在多年后的某一天,当电磁效应产生的条件适合时,当年被录下的影像,也就被”回放”出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