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文明:楔形文、象形文与方块汉字

《易经》中有这样的句子“见龙在田、天下文明。”这是我们在文献中所能见到的最早的“文明”一词,在现代汉语中,文明是指相对于野蛮而言一种社会进步状态,英文中的文明(Civilization)一词来源于拉丁文“Civis”,单词的字面意思是指“城市居民”,其本义是人民生活于城市和社会集团中的能力,经引申后则是

  《易经》中有这样的句子“见龙在田、天下文明。”这是我们在文献中所能见到的最早的“文明”一词,在现代汉语中,文明是指相对于野蛮而言一种社会进步状态,英文中的文明(Civilization)一词来源于拉丁文“Civis”,单词的字面意思是指“城市居民”,其本义是人民生活于城市和社会集团中的能力,经引申后则是指一种先进的社会和文化发展状态,以及到达这一状态的过程。

  文明时代的到来意味着人类从无知走向了有知,从蒙昧走向了开化,从野蛮走向了理性、从混沌走向了开明,当然人类在迈入文明社会之前,还是经过了一个很长的时期,直到公元前4000年左右,人类文明的曙光才开始萌芽。我们总说我们的华夏民族的文明史是五千年,也就是说中华民族的文明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左右。

  当然,人类各个不同的地域文化迈向文明的脚步并不是同步的,文明的出现,必须具备一定的特征和标准。我们怎样在考古发掘所接触到的物质文化的遗存中来判别出这个是不是文明?这是一个看上去简单而实际上很复杂的一个问题。至于在哪个环节上开始进人文明社会了,它是需要一个客观的标准来衡量的。关于文明准确的界定,在这个问题上西方学者格林•丹尼尔的研究是比较有影响的观点,我们的考古学界和历史学界也大都认可他的理论,他在1968年出版的《最初的文明》这本书中给出了文明的三个标准:第一应该有城市,这里所谓的城市是有一定的规模,按照他的要求应该有5000人以上的人口。第二条是就是要有文字。第三条是要有比较复杂的礼仪性的建筑物,也就是有一些不是根据人的日常生活需要,而是根据一定的礼仪要求而构建的建筑。比如埃及的金字塔就是典型的这类建筑,单纯从功能上看,金字塔事实上就是一个墓葬,但是一个墓葬是不需要如此大的规模的,它的宏伟与壮观在背后其实反映了一个礼仪的需要。再比如雅典娜的神庙,它堪称是古希腊文明的标志,尤其是精美的大理石雕刻登峰造极、栩栩如生,但从实用角度看,神庙是没法居住和生活的,它前后无遮挡,四面通风,不过事实上这种房子本身就是神的住所,而不是人的家园,它是通过神话反映了当时人们的思想和社会,这样的复杂的礼仪性的建筑就是文明的标志之一。

  丹尼尔还进一步指出,若要达到文明的高度,在这三个标准中至少应符合二个条件,而在这两个条件中,文字是最重要的也是必须的。过去有人说中美洲有些文明是没有文字的,但后来,经过科学的发掘和考证,发现他们还是有文字的的。如果说钻木取火标志着人类告别了茹毛饮血的野蛮岁月,那么文字的出现就意味着人类走出了结绳记事的洪荒年代,文明的第一缕曙光开始照耀蛮荒的原始大地。

  就文字的出现,这应当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首先随着农业出现之后,人类开始了定居的生活,人们之间的相互交往增多,同时农业能够提供更充足的食物保证,为人们的分工和其他的活动提供了物质保证,这样渐渐出现了贸易和交换,人与人的交流、交往也增多了。后来,出于商业的需要和社会管理的需要,以及随着宗教的萌芽,人们希望和神、和天对话,就需要有一种符号体系,于是在世界上很多不同的地区分别先后逐渐出现了多种早期的文字。

记录法律文字的楔形文字泥板。楔形文字,来源于拉丁语,是cuneus(楔子)和forma(形状)两个单词构成的复合词,也叫“钉头文字”或“箭头字”,多刻写在石头和泥版(泥砖)上。笔画成楔状,像钉头或箭头。
  记录法律文字的楔形文字泥板。楔形文字,来源于拉丁语,是cuneus(楔子)和forma(形状)两个单词构成的复合词,也叫“钉头文字”或“箭头字”,多刻写在石头和泥版(泥砖)上。笔画成楔状,像钉头或箭头。

  虽然中国为世界四大文明起源地之一,但是最古老的文字却不是产生在这里,通过考古发掘,人们发现的在地球上出现的最早的文字是3500年前在今天的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发明的书写在泥板上的楔形文字。在公元前18世纪的前半期,巴比伦王国的一位皇帝汉谟拉比用这种文字把法典镌刻在一个高2.25米,上部周长1.65米,底部周长1.90米的黑色玄武岩柱上,这个石柱后来被发掘出来了,这就是举世闻名的《汉谟拉比法典》。这部镌刻在石头上的楔形文字的法典有282条,语言丰富,词藻华丽,充满神化、美化汉谟拉比的言辞,内容涉及人类社会生活、政治、军事的诸多方面,有婚姻、借贷、家庭还有对官吏的管理,还有对偷盗的惩罚,还有就是商业之间的契约等等。

  《汉谟拉比法典》是目前所知的世界上第一部比较完整的成文法典,为后人研究古巴比伦社会经济关系和西亚法律史提供了珍贵材料。苏美尔的楔形文字经过由象形到表意最后渐渐到表音的阶段,一直延续了3500年。在漫长的岁月里,楔形文字成为西亚地区很多不同的帝国,说不同语言的民族共同的表述语言的工具,它后来就逐渐演变成今天的全世界很多国家地区和民族使用的拼音文字的共同源头。

汉莫拉比法典(局部)
汉莫拉比法典(局部)

  除去楔形文字,现在被使用文字还有两个源头,一个是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另外一个就是我们非常熟悉,也引以为自豪的方块汉字。

  古埃及文字也属象形文字,不过从世界范围内看,所有的文字在诞生之初都是象形的。古埃及文字出现的时间约在距今3100年前,它包括“圣书体” 、“祭司体”、“大众体”三种字体。古埃及人认为他们的文字是月神、计算与学问之神图特(Thoth)发明的,这种说法和中国人“仓颉造字”的传说很相似。不过埃及在公元前3世纪的时候被亚历山大帝占领,后来又成了罗马的殖民地,在公元后的几百年间,人们更多的使用终属国的文字,开始是希腊文,后来是拉丁文,所以古埃及象形文字逐渐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没有人可以再认识这类古老的文字了。

  古埃及那些令人叹为观止的古文明,在北非的那片沙漠里沉睡了整整一千多年,直到“罗塞塔石碑”的出现。1798年,拿坡仑率领五万大军远征埃及,这场对尼罗河谷的出征并没有取得预期的胜利,可谓是损兵折将,然而另一个出人意料的收获就是使世人得以重见这个湮没2000年的珍宝——“罗塞塔石碑”。

  1899年,工兵在亚历山大城附近的一个小镇罗塞塔修宫室的时候,偶然发现里面有一块黑色的石碑,这个石碑上面有三段不同的文字,这就是“罗塞塔石碑”。后来,一位名叫商博良的法国学者,经过多年的研究,最终破译了“罗塞塔石碑”的秘密。他发现了这三段不同的文字其中一段是希腊文(代表统治者的语言,这是因为当时的埃及已臣服于希腊的亚历山大帝国之下,来自希腊的统治者要求统治领地内所有的此类文书都需要添加希腊文的译版),而中间的一段是古埃及的象形文字演变的后期的大众体,是当时埃及平民使用的文字,最上面一段是埃及象形文,又称为圣书体,代表献给神明的文字。他在正确地译出那段希腊文以后,便很自然的找到了希腊文字和那些象形文字之间的关系。由此,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古埃及文字终于又一次进入了人们的视线。通过这块石碑,人们很快解读了大量的古埃及的文献,古埃及的璀璨文明才徐徐撩开她笼罩了一千多年的面纱。这里需要补充一点的就是,在1801年的时候,由于拿破仑急于参加欧洲的另一场战争,把五万大军全部撤回,只留下了五千人守在埃及,这时候英国和土耳其的联军趁机击败法国,因此,拿坡仑搜集的战利品全部都归英国所有了,这块石碑也不例外,今天,这块石碑还立在大英博物馆“埃及馆”的入口处,以其勾魂摄魄、无以伦比的魅力迎接着每一位慕名而去的参观者。

“罗塞塔石碑”外形
“罗塞塔石碑”外形

  相较于其他文明的古文字,汉字最大的特点就是自成一系、一脉相承、绵延5000年而从未中断。而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的那种最老的文字都已经消失了,玛雅文字随着玛雅文化的消亡也消失了,克里特岛的米诺斯文明的文字,虽然还有,但是我们今天已经无法解读。而古老的汉字却是不同,它虽历经风雨变换,朝代更迭,但却一直传流下来。可以说在世界古文字体系中,唯有中国的汉字体系,历经数千年的演变而承续至今,书写出了一部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史。

  在世界诸多的古代文明之中,古中国文明是唯一一支虽然遭受无数灾难却能延续至今、不曾灭绝反而不断出新的文明系统。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我们说,便是汉字的力量。

  我们所拥有的汉字是世界上唯一一支至今还在使用的表意文字系统,具有悠久的历史。就是汉字的源头——甲骨文,在今天一个从未接触和了解甲骨文的人也会轻松认识很多。比如甲骨文中的一二三四,就几乎和今天我们的写法一模一样。中国文字的延续不继、传承不息是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这是我们对世界文明巨大的贡献,也是值得我们每一个炎黄子孙骄傲的事情。

  可以说,文字的诞生对人类启动文明的脚步的意义是巨大的,有了文字以后,人们可以通过文字把人类社会生活的一些共同需要遵守的准则以物质的形态保存和记忆下来,文字本身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意义就是,当我们的思想通过文字镌刻在物质的载体上之后,他们就有了被研究,被思考、被流传的可能,法典、学术、文学、科学也由此发源,人类文明的大门也藉此轰然而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5年4月13日 04:36
下一篇 2015年4月22日 17:0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