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伊斯兰讲话:穆斯林的真实想法

人或许可以做到尽量客观,但却难以做到真正的中立,特定立场总是难以避免。争论在涉及伊斯兰这个热点问题时,显得尤为激烈和突出。

  伊斯兰教是问题吗?这些年来,世界舆论和学界为此没少打嘴仗。“9·11”以来,这个问题更是每天都出现。问题之所以被提出,当然有很现实的原因:伊斯兰革命、反西方、恐怖主义、穆斯林女性符号……这些都在冲击着西方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霸权,而它们所引发的威胁又被发达的现代传媒所复制、再生产,直至被放大。

伊斯兰女性
伊斯兰女性

  人或许可以做到尽量客观,但却难以做到真正的中立,特定立场总是难以避免。争论在涉及伊斯兰这个热点问题时,显得尤为激烈和突出。

  那么,到底是谁在为伊斯兰说话?

  笼统地分析一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

  萨义德对西方制造关于伊斯兰的虚假且带有恶意的意识形态进行了最为彻底的批判。他所著的《报道伊斯兰》英文标题就是“Covering Islam”。“Cover”兼具“报道”和“遮蔽”双重意思,可谓一语双关。在萨义德看来,在西方话语霸权的“遮蔽”之下,今日的“伊斯兰教”一词虽然看似一件单纯事物,其实却是虚构加意识形态标签,再加一丝半缕对一个名为“伊斯兰”的宗教的指涉。“……报道与遮蔽伊斯兰的活动已形同病症,而且几乎完全不顾它们所代表的困境:了解并生活在一个世界中的一般性问题,已经变得过于复杂多变,无法再套用简单而速成的概括。”

  与萨义德针锋相对的学者亦不在少数。他们也正是萨义德批判的对象,比如伯纳德·刘易斯、丹尼尔·派普斯就是非常著名的两位。派普斯一直追踪伊斯兰极端主义、原教旨主义的发展,写了大量的评论和博客。这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他对伊斯兰教的认知,也就是说他往往把极端主义等同于伊斯兰教,甚至宣称根本就不存在所谓温和的伊斯兰。

  看了约翰·埃斯波西托的《谁为伊斯兰讲话?》,我就在想,这种以社会学视野关注现实问题的人,或许可以更平和地看待伊斯兰国家与社会的多样性,因为现实本来就是多元的。

  埃斯波西托在美国也算大名鼎鼎。他是乔治敦大学宗教和国际事务方向以及伊斯兰研究方向教授,也是大学沃尔什外交事务学院阿尔瓦里德·宾·塔拉尔穆斯林和基督徒理解中心的创建主任。在某种意义上,埃斯波西托是站在萨义德的立场上以实证研究来“为伊斯兰说话”。他用大量数据说出了一个常识:伊斯兰世界和穆斯林是多元的,不是铁板一块;绝大多数虔诚的穆斯林是爱好和平的,都反对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恐怖主义者未必是虔诚的穆斯林,更可能是政治激进主义者;穆斯林女性对自由有自己的理解,她们不需要以西方的名义解放自己,通过诉诸伊斯兰的传统,她们可以获得更多的权益,而西方在其中所扮演的可能是负面角色。

  埃斯波西托创造了一个非常著名的词“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用来描绘如下情形:将“反恐”等同于反伊斯兰教;不加分析地将穆斯林视为恐怖主义“罪犯”;宣扬穆斯林移民将使欧洲在100年内“阿拉伯化”,等等。在埃斯波西托看来,“伊斯兰恐惧症”让西方人丧失了理智和判断力,把伊斯兰教妖魔化了。“伊斯兰恐惧症”妨碍了西方与穆斯林世界建立和发展良性正常的关系。因此,埃斯波西托指出,穆斯林和西方国家的冲突不是文明的冲突,而是由于西方不当的政策造成的。

  批评者则质疑“伊斯兰恐惧症”这个词,说那是埃斯波西托发明出来的带有政治正确性的一个标签,以此来“使那些对穆斯林的批评闭嘴”。但批评者并不否认“伊斯兰恐惧症”的存在,只是坚持将对伊斯兰激进主义的批判与对伊斯兰教的反思结合起来。而这恰恰是埃斯波西托与其批评者之间的不同。埃斯波西托避免碰触任何本质主义意义上的伊斯兰教这个话题,极力廓清那些“反现代、反西方”的极端主义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关系。在埃斯波西托看来,是极端主义者以政治“绑架了”伊斯兰教,他们并不能代表广大的穆斯林。

  那么,到底谁代表穆斯林呢?埃斯波西托显然在暗示读者,答案是:那些爱好和平与民主的、虔诚的、坚持走自己道路的穆斯林。

  然而,什么是真正的伊斯兰?这就是如何理解伊斯兰的问题。萨义德如此“博学鸿词”,却依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埃斯波西托似乎义不容辞地在为穆斯林说话,但他们设计的调查问题,可能主要还是西方人感兴趣的问题,而不一定是穆斯林感兴趣的问题。是不是可以说,穆斯林再次被提问,被分析,被发言,被代表了?争论被推进了,但依然没有最终的答案……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