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山的月亮与韶山的太阳

儒家不是空中楼阁,终将嵌入现实某种体制,与该体制一同变迁和复兴。任何一种现实体制,皆有其具体开端和历史进程;动摇该现实体制之根本,也将动摇其国本。儒为天下之本,但终与具体国本共生。国之不存,则天下乱,儒则成游魂。魂兮归来,国之必起。

尼山的月亮与韶山的太阳

  《人民日报》《尼山的月光——再读孔子》一文的要害,是提出:孔子是中国古代社会核心价值体系的缔造者。其对应的是毛是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

  儒家不是空中楼阁,终将嵌入现实某种体制,与该体制一同变迁和复兴。任何一种现实体制,皆有其具体开端和历史进程;动摇该现实体制之根本,也将动摇其国本。儒为天下之本,但终与具体国本共生。国之不存,则天下乱,儒则成游魂。魂兮归来,国之必起。

  因此,尼山的月亮与韶山的太阳,共天而分阴阳,共地而显柔刚,一教—政,以教始而政生,以政始而教盛。中共明此双始之理而显生盛之效,则可大放光彩。也许,儒家可以开国之君之礼待韶山的太阳,中共可以天下之本视尼山的月亮。

  此文所描述的孔子形象:理想坚定终于使命、人格高贵道德完美、追求真理勇于创新、善于学习勇于实践,无一不是习大大强调的共产党员品质,但如何建成这样的先进性组织绝非易事。

  正如此文所述孔子之摆渡人历史位置:奔忙于两个社会之间、尴尬于两个阶级之间、踌躇于两个角色之间。这又何尝不是当前中共的历史位置和历史尴尬呢。

  在如此之历史位置和历史尴尬上,执政者团体如果没有文中所描孔子之品质,确实无法完成此种历史使命。

  该文以中共之处境和所需之品质,叙述了孔子的形象,不失为古为今用、打通古今的一种话语实践。

  但如何处理尼山的月亮和韶山的太阳之间的关系,并非一日之功可以完成。但实践者有其优势,即理论的圆洽可交给理论家去完成,而实践者可将两者都作为工作原则,在具体事务中根据需要做到具体的实践性统一。

  以时下官方流行的”核心价值体系”来描述孔子思想的历史地位,其实也确认了中国古代的价值差序传统,而不是价值对立原则。把价值差序原则(而不是西式价值对立原则丿作为政治传统和政治原则,是天下政治的价值机制。

  这至少不是坏的声音,可以先听其言,再观其行。

  当然还有一个维度需要往前走,即人类全体文明如何吸纳。既然已经确定价值差序的政治原则,则相对容易得多。诸价值争尊卑总比争生死要好得多。当然,价值差序的政治原则是否最终能成为实质的新政治传统,还会有各方面的挑战。

  千万不要在价值之间玩平等把戏,因为这只有一个结果,即价值间争生死,是一神教思维的产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6年7月17日 17:29
下一篇 2016年7月29日 01:3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