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鬼话:日本夏季的特殊风景

在日本,刨冰、金鱼、风铃、焰火以及各地的祭祀活动都是夏季最具代表性的风物,它们给赤日炎炎的日子带来清凉与盎然的诗意。然而,除了这些风雅之物外,日本夏季里另一个必不可少的解暑方式就是谈怪话鬼。

《怪谈》海报
《怪谈》海报

  芒种过后,夏天迈着少年般的步伐走向盛夏。

  在日本,刨冰、金鱼、风铃、焰火以及各地的祭祀活动都是夏季最具代表性的风物,它们给赤日炎炎的日子带来清凉与盎然的诗意。然而,除了这些风雅之物外,日本夏季里另一个必不可少的解暑方式就是谈怪话鬼。

  各地政府部门在公民馆或其他公共场所布置“お化け屋敷(obake yashiki)”,也就是鬼屋。傍晚家长带孩子去玩,被惊得尖叫冷汗一番,出来后毛骨悚然,手脚冰凉,暑气全无。当然,在鬼屋里装鬼的都是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每次结束后,服务精神旺盛的他们还要进行总结,统计有多少小孩儿被吓哭,多少成人尖叫,以此来增减来年的恐怖指数。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装鬼也是个苦差事,大热天披着重行头,重复着一个动作,有时遇到个把不怕鬼的毛小子,见“鬼”蹿出,便施以拳脚,将其打翻在地。

  除了政府布置的鬼屋,电影院也放鬼片,各电台则播放些“见鬼”的灵异事,罗列些不可思议的“鬼上身”照片等等。怪力乱神的鬼话在日本被统称做“怪谈(kai dan)”,与中国的神鬼传奇最大的区别在于,东洋的鬼都很幽怨,生时被屈含冤了,或是被负遭弃了等等,变鬼后就总要报复,加害于人,所以令人生畏。相比之下我国的妖鬼神魔们有比人更深的情和义,因此反而让人有时想要遇到他们。

  在日本,《四谷怪谈》,《皿屋敷》及《牡丹灯笼》被尊为三大古典怪谈。以此为题材的歌舞伎、相声、评书等至今仍为众人喜闻乐见。此外,著名的怪谈集还有《雨月物语》,此书是将《今昔物语集》等古典文学中的灵鬼部分集中编辑而成的。然而,令日本怪谈世界闻名的却是一位西洋人,他便是原籍爱尔兰后加入日本国籍的作家,小泉八云,本名Patrick Lafcadio Hearn。他将从妻子节子口中听来的日本各地古来的奇闻怪谈进行编辑整理,并加入自己的解释,于1904年出版了《怪谈(Kwaidan)》一书,全书分两部,一部是包括了17篇鬼话的《怪谈》,另一部是收集了3篇随笔的《虫界》,书中最著名的故事有《无耳芳一》和《雪女》。1964年小林正树导演根据八云的《怪谈》制作了电影《怪谈》,电影中的音乐、化妆、表演手法都沿用日本歌舞伎风格,极其幽玄,妖美,很值得一观。

  此外,八云的《怪谈》也囊括了一些日本古来的妖怪,比如辘轳首。这种怪物有的脖子可以无限延伸,有的头颅可以飞出去,在宫崎骏的《千与千寻》中就有这种怪物。它们专在晚间出门,吸血害人,且大多为女怪。传说一名叫绝岸的和尚一日行脚路过肥后国的村庄,见一女子颈上有轮状黑痣,便觉得其不是善类。晚间,和尚行夜路时,突觉后方恶风不善,猛回首见一女人头颅扑面而来。和尚拼死反击,辘轳怪见势不妙,蹿入一人家,和尚追至窗下闻屋内有女子声音:“好可怕,我做噩梦了,一和尚追杀我。”待天明,和尚隐在路边看到那人家走出的妇人项上也有黑痣如轮。因此,古代的日本人认为变成辘轳怪的人,都患有“离魂症”,它们四处游荡附体害人。

  如今,日本的都市怪谈,校园怪谈也风行全球。然而其形式已不再是单纯陈述恐怖故事,而更是一种演艺,一种文化。据说一流的怪谈故事,重点在“谈”上,也就是侧重语言描述技巧,使人置身于鬼界。

  夏天到了,又是一个人世鬼界相交的季节。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