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竟有“导游书”指导如何赢高级妓女青睐

高级妓女一般只和上层人士交往,在日本古代,要得到一个高级“太夫”的青睐谈何容易。向高级妓女求爱正像在平安宫廷里一样,是有一系列的礼节程序的。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乡下佬要想将一位“太夫”弄到手,就和现代农民想得到一位高级时装模特儿一样,希望极小。

日本古代竟有“导游书”指导如何赢高级妓女青睐

  高级妓女一般只和上层人士交往,在日本古代,要得到一个高级“太夫”的青睐谈何容易。向高级妓女求爱正像在平安宫廷里一样,是有一系列的礼节程序的。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乡下佬要想将一位“太夫”弄到手,就和现代农民想得到一位高级时装模特儿一样,希望极小。

  所以,如果想在风月场上大展身手,得到高级妓女的青睐,除了要有钱和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以外,还要懂风月场上的一套规矩。日本古代有一种“导游书”就是起这样的“教育引导”作用。即使后来这些书转化成纯文学性的“洒落本”以后,也没有失去以上的作用。在18世纪的日本尤其流行的“洒落本”多为武士阶级中有知识的成员或妓院生活的内行所写,那时,每个拈花惹草的纨子弟都十分希望成为一名“通”,一个懂行的人,一个深通妓院礼节、被看成是雅而不俗的常客。

  由此可见,一个真正的“通”懂得如何取悦妓女。妓女卖身当然为了钱,但是作为有血有肉的人来说,特别是对高级妓女来说,她们要钱,但更需要温情,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被尊重,需要爱。中国古代也是这样,在某些情况下,妓女和狎客的性关系可以完全排除经济因素,而成为恋人、知己、密友,心心相印,不分你我,互相帮助。

  有人总认为,男人和妓女打交道,那就是付钱、上床,发泄性欲。实际上在古代不完全是这样,至少在高级妓女和上层人士的交往中不完全是这样。这些上层人士的婚姻往往并非自主,和妻妾们缺乏共同语言,于是就向往和一些高级妓女唱和、交往,以获得一种解脱。当然,这种活动还是建立在性爱的基础上的,如果双方很相投,有一些性爱动作以至共寝也是完全可能的。例如中国北宋时期汴京名妓李师师就先后和文学家晏几道、秦观、周邦彦等互慕风流,共度良宵。

  许多历史事实说明,在中国古代(以唐代为最盛)和日本古代,有钱的绅士和文人都喜欢置身于有高度教养的妓女之中,这种行为被视作风流韵事,而不会丢脸、内疚。这是因为,男人在外面寻花问柳和家庭生活是两回事,家庭必须稳定,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中国的古人就说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话。对上层阶级来说,男子择偶的最重要的条件是门第,即女方家庭的社会地位。所以,在任何情况下,这种关系必须保持,丈夫可以对妻子没有爱,甚至也没有性,但是对家庭要尽义务,要维持这个门面,并生儿育女,继承香火,繁衍后代。

  因此,当时的社会规范就是,只要能保持家庭生活稳定,在外面风流一下属于小事,社会、家庭都能予以宽容。否则,如果男子在外面和妓女产生了要动摇家庭生活的爱情,社会就会严厉地干预和制止。从日本的平安时代起,就有这么一个社会规范,在男女交往过程中游戏只能是游戏,而不能傻吃禁果,这个禁果是爱情,而不是性交。男子寻花问柳不是罪,和妓女性交也不是罪,但是如果和妓女产生了真正的爱情,则是大罪,因为这会影响到男子的社会地位和动摇家庭这个社会的根基。

 正是因为如此,在娼妓世界里,男女之间不管有多少海誓山盟,总的看来只不过是一场游戏。伊凡·莫里斯曾尖锐地指出:“由于缺少包括忠诚、保护以及浪漫思念的理想主义爱情,由于两性可以自由交媾,使世界上男女之间的关系显得轻率,甚至无情。我们的印象是,所有那些在诗歌中表达的高雅的感叹,以及当时男女的情爱,尤其是在宫廷内,很少渗入了真正的情感。它们往往是一场纯粹的诱引操演。”

 

  当然,这种游戏还是和审美意识相结合,披上一层美丽的外衣,而避免使这一游戏堕入庸俗、卑下的境地。在日本古代,男人和妓女的一场情爱高潮并不在那云雨之夜,而在那第二天黎明依照严格的艺术规则作出的标准雅诗中。这些有许多陈词滥调的诗歌很少提到爱情,也很少提到被爱的人,却去描述那黎明时分滴满泪水的和服袖子,或是宣告分别时刻来临的无情的鸡啼声。

  不论嫖客和妓女怎样重复着情爱的语言,双方内心都明白这只是一场戴着假面具的游戏。可是,人到底是人,不管这方面的游戏规则如何,男女之间不论等级差异有多大,有时仍然会动真情,而嫖客和妓女如果动了真情,就会触犯当时的社会规范和等级制度,社会就会对当事人施加强大的压力,或者使男方从较高的等级上掉下来;或者使男方变心,知难而退;或者迫使男女双双殉情,留了千古之恨。

  在中国历史上,“痴心女子负心汉”的事可以说是史不绝书。

  在日本也有同样情况,色情是合法的,而爱情是违法的,不同等级的男女之间的爱情被视作一种社会污染,是对封建的等级制度的一种冲击,政府和社会是要予以严厉制裁的。

  在现代的日本,有些黄色作品赤裸裸地宣扬残暴的色情,但是在历史上,多数日本人既重视情欲的肉体表达,又讲究端庄体面,甚至和妓女在性探索的最高潮时刻也没有真正忘掉礼貌和得体。平安宫廷的贵族风度,江户浮荡世界的高雅,甚至明治时期茶馆中的洒脱,还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到现代。在古代和现代的日本,许多事都有一定的规矩,嫖客对妓女、妓女对嫖客也有许多规矩,违反了这些规矩就会被人看不起。例如,看脱衣舞的男子们决不乱动手动脚,在男子付完钱一个挨一个地离去时,有个姑娘裸体地站在门口,低声邀请每个客人捏一把她的乳房,所有的姑娘都对客人深深鞠躬,机械地齐声地说:“感谢您的光顾,希望有幸和您再会。”所有的客人也都捏一把(不多捏)这个姑娘的乳房,然后有礼貌地离去。

  如前如述,日本人也很崇尚母性。有人说日本人的妻子既是妓女(供丈夫发泄情欲),又是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丈夫),这种关系有时也表现在嫖客和妓女之间,特别是表现在年轻的嫖客和妓女之间。这时的妓女

  总之,在女子卖淫这一社会畸形现象中,有许多人性的摧残,有许多人性的反抗,也有许多人性在形形色色的社会文化影响下一些不同的表现形式。日本古代和中国古代在这些方面各有特点,但是大致规律还是相同的。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7年8月3日 09:05
下一篇 2017年8月26日 11:2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