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生殖崇拜流传至今:相关神庙至今尚存400座

据2世纪希腊著名作家琉善的记载,叙利亚有所庄严、鼎盛的庙宇,远至阿拉伯、腓尼基、小亚细亚、西西里及亚述等地,常年有成群香客长途跋涉前来参拜。庙内有两个伟岸的男性生殖器造像,上面刻有这样的字句:“巴考士挺举伟器,崇敬他的岳母姝娜。”此外还有许多男性小神像,阳具都十分突出。

日本生殖崇拜流传至今:相关神庙至今尚存400座

  据2世纪希腊著名作家琉善的记载,叙利亚有所庄严、鼎盛的庙宇,远至阿拉伯、腓尼基、小亚细亚、西西里及亚述等地,常年有成群香客长途跋涉前来参拜。庙内有两个伟岸的男性生殖器造像,上面刻有这样的字句:“巴考士挺举伟器,崇敬他的岳母姝娜。”此外还有许多男性小神像,阳具都十分突出。有两个最大的阳具,高约170英尺,其顶广大,可容一个男子栖息于其上。实际上也常有男子住在这神器上面,而且一住就是七年,意思是对公众夸示,他比常人更接近于神圣,能与神交谈,并能赐予人类以丰收和繁育。

  印度从古代开始,就奉祀着生殖神湿婆,至今全国还普遍祭祀,而且用象牙、花岗石、金、银、水晶、圣木制成男性生殖器模型,为其象征,这种神体在印度有30万之多。印度的“林伽”(男性生殖器)崇拜也很著名,“林伽”呈圆柱体,大的有20至40英尺大,家庭中安置的则为小型的;人们还把小型的“林伽”当做护身符,吊在颈上,或藏于袋中,或系于腕上。“林伽”祭非常热闹,有17种仪式,即把“林伽”施清祓,涂牛油、蜜或蔗汁,或献水果,或做祷告。各村都有公设的“林伽”,大致有二三英尺高,建立在村前或村中央,妇女清早汲取恒河的水洒注,供献花圈,念咒,用自己的身体去摩擦它,祈祷赐子和平安幸福。

  日本的生殖崇拜也是自古流传至今、源远流长的。据北野博美查考,有这方面内容的神庙至今还有400座左右。分布较广的男神有道祖神,以甲州、信州为最多,有人工制的阴茎立像,也有男女并立的神体;还有塞神,又名幸神、石神,以九州较多;还有金精神,以奥州最多;又有道镜神,以九州、奥州最多。这些神像除利用阴茎形状的天然石以外,也用人工雕刻的阴茎模型。直到现代,在九州、信州、名古屋等地,在某些盛大节日,妇女们仍要去神庙向这些男性生殖器状物焚香膜拜,甚至抬着这些东西游行。例如,在名古屋以北的小牧市,神社所奉祀的就是男性的生殖器。这间神社在每年的3月15日都要举行丰年祭,这是日本人认为古来有名的“天下奇祭”。祭祀之日,人们用轿子抬出主神像,那是一个大约长7米、直径1米的木制阴茎,民众朝它膜拜、欢呼,以祈求五谷丰登、子孙繁衍。神社里有间内殿,称为“奥宫”,供奉着各式各样的神,为了答谢神恩,人们用木特制了各种性器,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其中最长的木阴茎有15米。神社还兼出售各种性器纪念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一个小铃,铃中的锤子就是一个阴茎。此外,日本还盛行女阴崇拜,多以天然的洞窟或凹形的自然石为其象征,最有名的是土佐长冈郡介良村朝峰神社背后的洞窟,深五丈余,形似女性生殖器,许多妇女都去祈求怀胎、安产。

  古代的生殖器崇拜现象,在近代和现代的一些土著部落活动中还可以明显地看到。据庄士敦爵士的记载,非洲刚果有许多粗俗的小神庙,庙内供奉着夸大了生殖器的男女神像,连屋顶也有男性生殖器垂下来。在达荷美,几乎每一条街巷都有生殖器的形象矗立着。马来群岛有一个叫喀楞格鲁的神,以一身而兼备阴阳性器,人们相信他的法力是无边的。在东印度也有同类的神,战前荷兰殖民政府虽然对这种崇拜严加取缔,但是毫无效果。北美洲的印第安人有一种舞蹈叫“水牛舞”,这个事神的舞会常有数天之久,到最后一天就有一个乔装的人物出场,腰间带有一根雄伟的阳具,经过一番做作后,在场的女人就一捅而上,把这根阳具扯下来,胜利地扛着在邻近的村落游行。阿拉伯和中美洲墨西哥有些部落所行的“太阳舞”也有同样的情形。

  在古代的各民族中,都有一些生殖崇拜的象征物。当时象征男根的,最常见的就是石柱,而表现为基部有两块石头的石柱,则是完整的男性生殖器的象征,那两块石头象征两个睾丸。例如印度南方的贝拉黎斯,城中昂首翘立的大小石柱林立,蔚为奇观。而西方的“五朔节”,由一群少女绕着一根高高的“五朔柱”跳舞,庆祝春天所带来的新生命,这个“五朔柱”也是男根的象征。

  在古希腊,主要在阿卡狄亚地区,崇拜潘神。他是牧人之神,保佑着牧畜兴旺;又是音乐、歌曲和舞蹈之神,据传他成天和山上的仙女追逐、跳舞、游戏。他的象征形式是在田野立起的石柱,柱上是一颗兽头,柱前有男性生殖器。维纳斯最早的形象也是一个石柱,但安着一个漂亮的女性的头像,柱前刻着女性的阴部。

  在埃及的昂城(意思是右睾丸),有一个神殿里立着一块巨大的独石,有70英尺高,是太阳或男性造物主的象征。在古埃及的许多神殿前都有一些巨大的柱石,通常是成对的:一个男性,一个女性。“克丽奥佩脱拉的针”(古埃及方尖碑)就是这样的一对柱石,现在其中一个存于罗马,另一个存于纽约。

  在小亚细亚的腓尼基人、腓力斯人以及其他和犹太人相邻的民族中,神也被象征为石柱。例如,巴尔神就被表现为一根石柱。史前墓遗迹也有这类石柱。这在整个亚洲,例如在叙利亚,都有所发现,一般被当做一个国家很早有居民占住的证据,它们是男性生殖器的粗糙形象,也是最早具有宗教意义的象征。

  塔和石柱有密切联系,也具有同样的象征的意义。魏勒在他著名的《性崇拜》一书中指出:“我们的各种形状和尺寸的塔和尖顶,全都无意识地保留了原始的男性生殖器的直立形式。圣路易斯的圣维森特教堂的塔,最初是相当真实的男性生殖器形状,但是在1896年的飓风摧毁了过去的尖顶之后,新的尖顶不再能显示出原有尖顶最初的动机。实际上,世界上没有一个地区没有男性生殖器形状的石柱或塔。”的确,这种塔几乎遍布世界各地,例如爱尔兰的基德尔圆塔是直立的男性生殖器的象征,这座圆塔有130英尺高。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