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罗马教廷的泄密事件:私人医生拿教皇之死牟利

据说,里斯曾告诉媒体记者,教皇一去世,他就会打开教皇卧室的窗户。但稍后,窗户被一名不知情的修女打开,由此出现众多有关教皇去世的新闻,而教皇当时仍未去世。最终,由于轻率的言行和滥用医疗特权,里斯被裁定终生不能踏入该国。

揭秘罗马教廷的泄密事件:私人医生拿教皇之死牟利

    据说,里斯曾告诉媒体记者,教皇一去世,他就会打开教皇卧室的窗户。但稍后,窗户被一名不知情的修女打开,由此出现众多有关教皇去世的新闻,而教皇当时仍未去世。最终,由于轻率的言行和滥用医疗特权,里斯被裁定终生不能踏入该国。

    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的管家日前因将教皇私人机密文件和信函泄露给媒体而被逮捕,本笃十六世也因这起丑闻而面临巨大压力。有媒体评论称,此类事件虽然罕见,但对罗马教廷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历史上,罗马教廷曾多次出现敏感的泄密事件。

    媒体捅出“教皇永无谬误论”

    18世纪末至19世纪上半叶,与法国革命相伴随的自由主义思潮对罗马天主教会产生巨大冲击。面对复杂的时局以及欧洲思想界的新动态,1864年,教廷发表教皇庇护九世主持编写的《邪说提要》,列举了约80种“邪说”,如泛神论、自然主义、唯理性主义、共产主义等。经过长期的计划和准备,1868年,庇护九世又决定召集一场大公会议(指具有普遍代表意义的世界性主教会议,咨审表决重要教务和教理争端———编者注)。会议于1869年12月8日开幕,共有744名教会领袖出席,会上讨论了一系列问题,其中最重要的内容是定义“教皇永无谬误论”。

    所谓“教皇永无谬误论”,指的是“作为至高无上导师的教皇,在一定条件下就信仰或道德问题进行的教诲不可能谬误”。在大会上,这一决议以532票对2票的压倒性比例通过。然而,未等教会公开该决议,会议的诸多秘密文件就被德意志媒体捅出。在德意志地区,新教徒和自由派天主教徒担心教皇干预,普鲁士首相俾斯麦则严厉限制天主教会在教育和布道领域的活动。与此同时,英国首相格莱斯顿公开抨击梵蒂冈大公会议,指责罗马天主教会“丧失了道德和精神自由”。

    满城风雨之下,罗马天主教会大为震怒,开始彻查“内鬼”,但由于与会代表众多,教会始终未能查出“真凶”。历史学家表示,在那场大会上,一些务实的主教认为,“教皇永无谬误论”不仅会疏远一些天主教徒,还会引起一些国家干涉,大多数德意志和奥匈帝国主教都持这一观点。值得一提的是,“教皇永无谬误论”通过的第二天,普法战争就爆发了,法国迅速战败投降。而意大利军队则趁法军撤离罗马之际进占罗马,正在进行的梵蒂冈会议在匆忙中于1870年10月20日闭幕。

    私人医生拿教皇之死牟利

    第二起泄密事件与教皇隐私有关。从1929年尤金尼奥·帕切利成为枢机主教开始,意大利医生里卡多·盖莱阿齐-里斯就服务于他。1939年帕切利登上教皇宝座成为庇护十二世后,里斯被任命为他的私人医生。在庇护十二世提拔下,里斯成为梵蒂冈一名颇有声望的人士。毫无疑问,教皇视里斯为亲信、密友,但里斯却在教皇弥留之际亵渎了他。

    1958年10月,庇护十二世病重,里斯利用职务之便,长时间逗留在教皇身边,并设法偷拍了多张庇护十二世临终前的照片。庇护十二世去世后几小时,里斯撰写的文章连同那些照片就出现在报章上。原来,他以高价把文章和照片出售给法国《巴黎竞赛画报》和意大利八卦杂志。据说里斯还试图出版一本日记,里面记载了庇护十二世死前4天的详细情况。

    这一事件在意大利引发抗议浪潮,但事情还没完。在教皇遗体保留问题上,里斯也不按常规流程行事,而是用他和助手创造出的一种新的防腐系统保存遗体,并宣称至少可以保持100年。结果正好相反,庇护十二世的尸体发生化学反应,导致腐烂无法控制,胸部爆裂,鼻子和手指全部脱落,恶臭难闻。

    鉴于此,10月20日,梵蒂冈红衣主教团解除了里斯梵蒂冈医疗服务中心负责人的职务,意大利医学委员会也谴责他的“不道德行为”。梵蒂冈认为,里斯对过早公布庇护十二世死亡的新闻负有责任。据说,里斯曾告诉媒体记者,教皇一去世,他就会打开教皇卧室的窗户。但稍后,窗户被一名不知情的修女打开,由此出现众多有关教皇去世的新闻,而教皇当时仍未去世。最终,由于轻率的言行和滥用医疗特权,里斯被裁定终生不能踏入该国。

    敏感的人口控制报告被泄露

    庇护十二世去世没两年,人类首种口服避孕药问世,这对于天主教会来说是一个大事情。1963年,约翰二十三世组建了一个由6名欧洲非神学家组成的委员会,研究节育和人口问题。同年,约翰二十三世去世,保罗六世继任教皇,新教皇给委员会增补了神学家,3年后,委员会扩展到72名成员。

    1966年,委员会出台一份获得绝大多数成员支持的报告,提出人工节育本质上并非邪恶行径,天主教教徒应被允许自行决定是否节育。除这份报告外,委员会成员、神学家约翰·福特起草了一份少数派工作报告,强调教会不应该改变长期以来的教义。1967年,委员会的存在以及相关报告突然被媒体曝光,公众对教廷自由化改革的期许增大,不少人认为教皇会取消人工节育禁令。

    尽管面临着巨大压力,1968年7月29日,保罗六世发布《人类生命》通谕,依然坚持先前对避孕的禁令。世界舆论强烈不满,大多数天主教徒也感到失望和震惊,几百名美国神学家联合发表声明,称这是错误的教条。有分析称,外界的不满虽然未能改变教皇的决定,但教皇的决断引发讨论和批评,教皇和罗马教廷的无限权威已面临新的变化和考验。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5年2月22日 04:59
下一篇 2015年2月24日 11:2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