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曾亲自为儿女们制定“学生守则”

在袁世凯离世的这一百年里,他为他的子孙留下了什么?身为袁氏后人,家族的背景对他们来说是福是祸?

袁世凯曾亲自为儿女们制定“学生守则”

    在袁世凯离世的这一百年里,他为他的子孙留下了什么?身为袁氏后人,家族的背景对他们来说是福是祸?

    袁世凯在生活上受到抨击最多的是他娶了十位夫人。袁世凯死后,他的夫人们分了家,各奔前程。

    袁世凯一生共有三十二个子女,其中十七个儿子,十五个女儿。长子袁克定生于1878年12月,当时袁世凯才十九岁;最小的十七子袁克友是遗腹子,生于袁世凯死后的1917年。

    袁世凯不是通过科举考试,而是从一个小小的幕僚迅速崛起,成为北洋军阀的一号人物,一直做到清政府的总理大臣、中华民国的大总统,最后做了八十三天“洪宪皇帝”,社会经历了清末民初的大变动。这个时候,袁世凯家的女儿们都有自己的名字,也不再缠足了,开始进家塾学习。

    袁世凯的儿女基本上是由各房如夫人亲自管教,袁世凯常常是点到为止,制定一些家规家训,但他对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视并投入了很大的财力。

    在袁家的父子关系中,父亲是统治者。在“慈母严父”的角色中,对儿子的控制和压力更直接地来自于父亲。对男孩子,袁世凯很严厉,但对女儿,却很娇惯。七子袁克齐曾这样回忆:“父亲对我们兄弟的教育是认真的,请了各科老师来教育我们。先请任课老师吃饭,饭后交戒尺(一尺多长两寸多宽的木板)一个,并说,如果孩子们不听话,就用此尺打他们手心,不要宽纵。”

    袁世凯自己对儿子们有时候也会动用家法,甚至用皮鞭或木棍抽打。即使是已经结婚成家的儿子,也不能免于他的责打。据袁静雪说:“因为三哥克良不爱读书,又娶了唱戏的孙宜卿做姨奶奶,所以我父亲最不喜欢他,挺大的人了,有时也要挨打。”

    袁世凯在山东任巡抚期间,一直将长子袁克定留在身边管教,同时也没有忘记对其他子女的教育。在济南,他给只有十岁的次子袁克文写信,为其开列非常详细的“立身课程”:“早起:黎明即起,醒后勿贪恋衾帱;习字:早餐后习字五百,行楷各半;读经:刚日读经,一书未完,勿易他书……”还有其他读史、作文、静坐、慎言、运动、省身、写日记等等,成为教育其他孩子的范本。

    从现代父母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行为规范也是很有意义的。

    袁世凯在洹上村给儿女们开了私塾,并分为男馆、女馆,他请杨景震和其他三位教师开始教他的六个儿子。洹上村的家塾就设在住宅院的二门东院。每天袁世凯一起床,就能听到东面传来的读书声。他白天一人逛花园,右手持着从不离手的手杖,左手扶着听差,经过家塾时看看儿女们上课的场景,不过他从来不干涉老师上课,颇尊师重教。袁世凯更多的是管教儿子们的行为,而不是去检查他们的功课。

    袁世凯在洹上村亲自制定了《袁氏家塾训言》十一条,实际上就是孩子们的“学生守则”。

    次子袁克文写道:“上居洹时,手订家塾条规简章三种,以稿付克文存贮……此稿未尝一日去身。爰付装池,愿子子孙孙永宝之。”

    袁世凯也沿用了小站练兵赏罚分明的经验,孩子学习得第一名就有奖励。七子袁克齐说:“我们怕老师,但更怕我父亲。因为父亲每月必看我们的考试卷,如果得了坏分数,他那种严肃的面孔,不留情的申斥,是谁也受不了的。”

    后来袁世凯全家入驻中南海,他为子女们聘请的家庭教师,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教育家、南开大学之父严修。严修是袁世凯非常尊敬的“君子之交”,他主张废除科举制度、改革旧式教育,其倡导西学和倡办女学等主张也是为袁世凯所推崇的。袁世凯在子女的教育方面,对严修也是言听计从,相继送四子克端、五子克权、六子克桓、七子克齐、八子克轸入天津新学书院读书,选择老师乃至安排课程,都是严修亲自过问。

    袁世凯不仅要求孩子们熟读四书五经,遵守儒家伦理纲常,对于儿子们更加要求的是中西合璧,“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他们的课程里也开设了数学、物理等等“西艺”课和外语课。

    长子袁克定曾到德国留学,他的德文、英文和日文都很好;袁世凯送五子克权、六子克桓、七子克齐一起跟随严修出游欧洲各国,就读于英国齐顿汉姆学院,又送九子克久、十子克坚、十一子克安和十二子克度去位于美国佛蒙特州全美国顶级文理学院之一明德学院留学,十子克坚后又留学哈佛大学。所以,袁家的几个出洋求学的公子们大概也属于中国第二代的留学生。

    袁世凯对子女的婚姻毫无疑问要求门当户对。

    袁世凯往往一两句闲话间就决定了儿女的终身大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子女结亲有的是政治联姻,是袁世凯试图扩展自己势力的一种方式,也有的是袁世凯与老友知恩图报的一种交情。这些联姻几乎涉及了当时各个领域的要员、豪门和名门,袁世凯还在满汉通婚开禁之后与满族权贵订立了姻亲。

    以下看看袁世凯的儿子娶了谁家的女儿,女儿又嫁给了谁家的儿子;没有列入的子女或早亡,或是由于袁世凯已经过世来不及安排门当户对的婚配:

    长子袁克定,娶湖南巡抚吴县吴大��之女吴本娴为妻;次子克文娶安徽贵池人盐商捐候补道刘尚文之女刘梅真为妻;三子克良娶邮传部尚书张百熙之女;四子克端娶天津盐商何炳莹之女为妻;五子克权娶清两江总督端方之女;六子克桓娶江苏巡抚陈启泰独女陈徵为妻;七子克齐娶民国总理孙宝琦之五女;八子克轸娶安徽建德人、曾任两江总督周馥之女周瑞珠为妻;九子克久娶武汉黄陂民国两任大总统黎元洪二女儿黎绍芳为妻;十子克坚娶陕西督军陆建章之女陆毓秀为妻;十一子克安娶天津大盐商李士铭之女李宝慧为妻;十二子克度娶富商罗云章之女;十三子克相娶前清大学士那桐之孙女张寿芳;十五子克和娶天津八大家之一张调宸之二女张允倩为妻。

    长女伯祯嫁两江总督张人骏之十二子张元亮;次女仲祯解除了与端方侄子的婚约后,嫁清大臣薛福成的孙子薛观澜;三女叔祯(后改名袁静雪)嫁两江总督安徽泗州杨士骢次子杨毓询;五女季祯嫁吏部尚书苏州陆宝忠之子,后病逝;六女�祯嫁民国内阁总理孙宝琦侄子;七女琪祯嫁陆军大臣�J昌之子;十女琮祯嫁北京宪兵司令邵文凯;十三女珲祯续五女季祯嫁苏州陆宝忠之子;十四女��祯1937年底嫁民国总统曹锟之子曹士岳,离婚后与一位联合国官员结婚,居纽约,2005年底病逝,享年九十岁,是袁世凯子女中最后谢世的一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5年8月8日 23:53
下一篇 2015年8月15日 15:3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