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光旦趣事:迁居昆明曾吃鼠肉

曾任清华大学、西南联大教务长的潘光旦,是我国著名优生学家、社会学家、民族学家和教育家。潘光旦一生趣事多多,其中不乏幽默,也不乏忧伤;有时令人开怀,有时令人沉思;有些可以励志,有些甚至可以醒世。

潘光旦趣事:迁居昆明曾吃鼠肉

    曾任清华大学、西南联大教务长的潘光旦,是我国著名优生学家、社会学家、民族学家和教育家。潘光旦一生趣事多多,其中不乏幽默,也不乏忧伤;有时令人开怀,有时令人沉思;有些可以励志,有些甚至可以醒世。

    14岁入清华学堂,才华出众的潘光旦17岁那年遭受了人生灾难性的重创——因为在校园里跳高受伤感染,只好把一条腿锯掉。从此,两根拐杖成了潘光旦形影不离的伙伴。虽然如此,展现在同学面前的潘光旦依然豁达洒脱,和同学一起郊游,撑着双拐远足20里山路,爬上山顶看漫山红叶。他没有因为体残而自卑,也不忌讳别人提及这一缺陷。有一次,潘光旦单刀直入郑重其事地询问清华代校长严鹤龄:“我一条腿能否出洋?”校长沉吟少顷,然后用不太肯定的语气答道:“怕不合适吧,美国人会说中国人两条腿的不够多,一条腿的也来了。”这句话实在是刺耳刺心大伤自尊,潘光旦为此难受沮丧了好一阵子。然而潘光旦的学业成绩名列前茅,连教美术的美籍女教师都为他抱委屈鸣不平:“潘光旦不能出洋,谁还能出洋?”公论如此,校方只好破例——清华校长易为曹云祥,潘光旦顺利出洋。

    据吕文浩《潘光旦画传》记载,抗日战争期间,潘光旦任西南联大教授。大约是1939年,其时从外地迁居昆明的人都发现当地的老鼠特别多特别大。一天,潘家的老鼠夹子夹到硕鼠一只。潘光旦生性不拘泥于常规,遇有机会,对新鲜事物有兴趣即去尝试探求,在食物方面也是一样。这次他决定尝试一下吃鼠肉。潘家的老保姆温闰珍将老鼠剥皮去内脏,收拾干净后切块红烧,潘光旦全家人分而食之,感觉吃鼠肉和吃鸡肉、兔肉差不多,红烧硕鼠堪称美食。潘家食鼠肉仅此一次却传扬遐迩,远在重庆担任银行家的潘光旦之弟潘光炯听说兄长吃耗子肉,赶紧汇了一点钱来,叫兄长还是买猪肉吃,并去信叮嘱,日后生活紧张,可来电,绝对不可再如此,搞得全中国都骂自己不照顾兄长。其实潘光旦并非拮据狼狈至于食无肉,只是好奇尝鲜解馋而已。

    担任政协委员的潘光旦外出视察,走路须用双拐,叶笃义先生照顾搀扶他。有人取笑说潘先生的立场观点都有问题,潘光旦自我解嘲道:“不止如此,我的方法也有问题,我驾的双拐是美国货。”在西南联大演讲,潘光旦讲到孔子时信誓旦旦:“对于孔老夫子,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说罢,他看了一眼自己缺失的一条腿,立刻郑重其事更正道,不好意思啊,我讲错了,我讲错了,应该是四体投地,应该是四体投地。

    潘光旦有一句名言:“不向古人五体投地,不受潮流颐指气使——只知道择善而从,择不善而改。”遗憾的是,潘光旦这样的士大夫,这样的人文情怀,这样的狷介、这样的真诚、这样的浪漫,这样的仁者,如今已经非常稀罕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