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女史班昭著女德家训 京城世家争相传抄

昆曲《班昭》,我看过三遍,平心而论,与我心目中的班昭有距离。观者的心灵是怎样的,即塑造出怎样的角色。相由心生,境由心生。“那班昭貌庄,那班昭心强,那班昭海棠花模样”最爱这句唱词,默念来,心灵深处有莲花次第盛开。

汉朝女史班昭著女德家训 京城世家争相传抄

 

    昆曲《班昭》,我看过三遍,平心而论,与我心目中的班昭有距离。观者的心灵是怎样的,即塑造出怎样的角色。相由心生,境由心生。“那班昭貌庄,那班昭心强,那班昭海棠花模样”最爱这句唱词,默念来,心灵深处有莲花次第盛开。     

    班昭,名姬,字惠班,扶风安陵人(今陕西咸阳)。家学渊源,尤擅文采,乃班彪之女,班固、班超之妹,曹世叔之妻。兄长班固编纂《汉书》未竟而卒,班昭承其遗志,独立完成了第七表《百官公卿表》与第六志《天文志》,《汉书》遂成。汉和帝知她文采菁华,诏其东观续成《汉书》,又数召入宫,令皇后贵人师事,号曰“曹大家”。

    《汉书》是我国的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与《史记》齐名,全书分纪、传、表、志几类。班昭之父班彪开始了这部书的写作工作,班彪辞世之后,班固继承父志。班固,字孟坚,九岁能作文,博览众书,不料在他即将完成《汉书》时,却因窦宪一案的牵连,冤死狱中,班昭继承亡兄遗志,又得到汉和帝的恩准,到东观藏书阁参考典籍,在班昭四十岁的时候,终于完成了《汉书》。

    《汉书》的第七表《百官公卿表》,第六志《天文志》,这两部分都是班昭在她兄长班固辞世后独立完成的,班昭仍然冠以哥哥班固的名字。班昭的学识渊博,当时的大学者马融,曾跪在东观藏书阁外,聆听班昭讲解。

 

    班昭所作《东征赋》一篇,被昭明太子萧统编入《文选》,保存了下来。李善注引《大家集》说,“子谷,为陈留长,大家随至宫,作《东征赋》。”又引《流别论》说:“发落至陈留,述所经历也。”《东征赋》是班昭随同儿子到陈留赴任时,描述自身经历的作品。又曾为班固《幽通赋》作注,今存《文选》李善注中。班昭的哥哥班超,他投笔从戎,出使西域,功封定远侯,拜西域都护,扬汉威于中亚30年之久。

    班昭顾念年已七十,客居异乡的哥哥班超,上书皇帝:“妄同产兄西域都护,定远侯超,幸得以微功得蒙重赏,爵列通侯,任二千石,天恩殊绝,诚非小臣所

    当被蒙。超之始出,志捐躯命,冀立微功,以自陈效。会陈睦之变,道路隔绝,超以一身,转侧绝域,晓譬诸国,固其兵众,每有攻战,辄为先登。身被金夷,不避死亡,赖蒙陛下神灵,且得延命沙漠;至今积三十年,骨询生离,不复相识;所与相随时人士众,皆已物故;超年最长,今且七十,衰老被病,头发无黑,两手不仁,耳目不聪明,扶杖乃能行,虽欲竭其全力,以报答天恩,迫子岁暮,犬马齿索,为之奈何?蛮夷之性,悼逆侮老,丙超旦暮入地,久不见代,恐开好究之原,生逆乱之心。而卿大夫感怀一切莫肯远虑,如有卒暴,超之气力,不能从心,便为上损国家累世之功,下弃忠臣竭身之用,诚可痛也!故超万里归诚,自陈苦急,延颈逾望,三年于今,未蒙省禄。妾窃闻古者十五受兵,六十还之,亦有休息不任职也。缘陛下以至孝理天下,得万国之欢心,不遗小国之臣,况超得备侯伯之位,故敢触死为超求哀,乞超余年,一得生还;复见阙庭,使国家永无劳远之虑,西域无仓猝之忧,超得长蒙文王葬骨之恩,子方哀老之急。”

    班昭代兄上书,汉和帝览奏,不禁动容。文中的最后两句,引用“周文王掘地得死人之骨,而更葬之。魏文侯之师田子方,见君弃其老马,以为少尽其力,老而弃之,非仁也,于是收而养之”。汉和帝派遣戊己校尉任尚出任西域都护,接替班超。班昭以她的文采使她的哥哥班超得以回朝。

    班昭所著《女戒》有《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七章。原是班家女儿的女德家训,京城世家争相传抄。在《卑弱》篇中,班昭引用《诗经·小雅》中的说法:“生男曰弄璋,生女曰弄瓦。”以为女性必须“晚寝早作,勿惮夙夜;执务和事,不辞剧易。”才能恪尽本分。在《敬慎》篇中,主张“男子以刚强为贵,女子以柔弱为美”。在《妇行》篇中,提出女子应“贞静清闲,行已有耻,是为妇德。择辞而言,适时而止,是为妇言;穿戴齐整,身不垢辱,是为妇容;专心纺织,不苟言笑,烹调美食,款待嘉宾,是为妇工。女子备此德、言、容、工四行,方不致失礼。”

    班昭生活在汉和帝时代,汉和帝在班超死后不久就驾崩了,皇子刘隆生下来才一百天,就嗣位为汉殇帝,邓太后临朝听政,不到半年,殇帝又死,于是以清河王刘祜嗣位为汉安帝,安帝才十三岁,邓太后仍然临朝听政。东汉皇帝短命,只有开国的光武帝刘秀活过“花甲”,六十二岁时死,其次就是汉明帝,四十八岁,再次是汉章帝三十一岁,其他多在二十岁以下,包括一大批娃娃皇帝,造成外戚专权局面。邓太后以女主执政,班昭以师傅之尊参与机要,竭尽心智。邓坞以大将军之职辅理军国,是太后的兄长,颇受倚重,后来母亲过世,上书乞归守制,太后犹豫不决,问策于班昭,班昭认为:“大将军功成身退,此正其时;不然边祸再起,若稍有差迟,累世英名,岂不尽付流水?”邓太后认为言之有理,批准了邓坞的请求。班昭年逾古稀而逝,皇太后为她素服举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