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缙冢毫鞣懦缟阶�动人诗章

沈�缙�(656年一719年),字云卿,河南省相州内黄县张龙乡人。唐高宗上元二年(675年)进士,初为掌管校正乐曲的协律郎。武后时晋升为掌管呈递奏章、传达皇帝旨意的通事舍人。后为掌管太子家事的太子少詹事。《全唐诗》录存其诗三卷,明人辑有《沈�缙诩�》。

沈�缙冢毫鞣懦缟阶�动人诗章

 

头像

 

沈�缙冢毫鞣懦缟阶�动人诗章

 

沈�缙诩�

 

沈�缙冢毫鞣懦缟阶�动人诗章

 

    沈�缙�(656年一719年),字云卿,河南省相州内黄县张龙乡人。唐高宗上元二年(675年)进士,初为掌管校正乐曲的协律郎。武后时晋升为掌管呈递奏章、传达皇帝旨意的通事舍人。后为掌管太子家事的太子少詹事。《全唐诗》录存其诗三卷,明人辑有《沈�缙诩�》。

 
    1

    初唐末期

    写诗赞崇左石林

    走出崇左市南郊几公里,就可看到一大片石林。这是由喀斯特地貌组成的奇异景观。崇左石林峰奇峦秀,陡峭嶙峋,鬼斧神工。漫步其中,洞幽石美,绿树丛生,古藤缠绕;还有溪泉湖泊穿流其中,真是一处旅游的绝妙圣地。

    崇左石林如今已经名声渐响。早在1200多年前的唐诗里,就有人写到了崇左石林。翻开《全唐诗:卷97-33》,可看到一首名为《从崇山向越常》的五言长诗:“朝发崇山下,暮坐越常阴。西从杉谷度,北上竹溪深。竹溪道明水,杉谷古崇岑。差池将不合,缭绕复相寻。桂叶藏金屿,藤花闭石林。天窗虚的的,云窦下沉沉。造化功偏厚,真仙迹每临。岂徒探怪异,聊欲缓归心。”诗作者是沈�缙凇�

    崇左民间对沈�缙谑呛苁煜さ摹K崴癯蠢苯肥浅缱蠹�普通的家常菜。传说沈�缙诙灾�情有独钟,在崇左很喜欢就着此菜喝玉米粥。沈�缙诰烤故鞘裁慈四兀�

    据我国文学史记载,沈�缙谑浅跆颇┢诮艹鍪�人,在中国诗坛上占有特殊地位,善属文,尤长七言之作,与宋之问齐名,时人号为沈宋。《新唐书》说:唐兴,诗人承陈隋风流,浮靡相矜。沈宋第一次将岭南风光带进山水诗的描写领域,第一次大规模地用严格规范的格律诗来表现山水主题。这两方面的成就都是前无古人的独创。学界认为,统治了中国诗坛一千余年的近体诗形式是经沈�缙谟胨沃�问的实践之后完善起来的。在他们之后不久的盛唐、中唐就出现了中国诗歌史上的黄金时代。

    如此著名的大诗人,为什么会到僻远的百越边地游览崇左石林和喝玉米粥呢? 

    2

    谄媚“二张”

    大诗人流放崇山

    唐诗的兴盛,是从唐太宗时开始的。李世民本身就是书法家和诗人。早在封秦王时,他就开设弘文馆,接纳四方文人学士。做了大唐皇帝后,身边更有一大批宫廷诗人,奉他的意旨写歌功颂德的“应制诗”。出名的有上官仪及其之后的“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

    后继的皇帝唐高宗、武则天和唐中宗承袭唐太宗,以诗取士,身边同样聚集着一批宫廷诗人。在这批诗人中,最出名的是宋之问和沈�缙凇K�们在自己的创作实践中,把律诗成熟的形式肯定下来,定型化,使后来的诗人有明确的格律可以遵循。在他们手里,五言律诗的形式确定并成熟了,同时他们又开创了七言律诗的格局。到这时,唐代的律诗才算完全形成。在以后的一千多年中,许多诗人采用这种诗歌形式,创作出了无数优秀的篇章。

    武则天当政时,张易之兄弟权倾朝廷。杜审言、崔融、阎朝隐、宋之问等一批文人多与其赋诗唱和,有的甚至为其代笔赋诗,不同程度地阿附于他们。武则天病危时,权争激烈,张易之兄弟被恢复李唐王朝的宰相张柬之所杀。这些文人也受株连流放岭南。沈�缙谙纫�“坐赃”罪被追究,后又因谄媚于张氏兄弟受到株连,被流放�O州崇山(今广西崇左)。

    3

    因祸得福

    落难撰动人诗章

    公元705年春,沈�缙谔ど狭鞣朋O州崇山的旅途。他从京城长安出发,经四川、湖南,取道大庾岭,经广东乘船溯西江入广西。过北流,越“鬼门关”,辗转了一年时间,才到达贬谪地�O州崇山。

    诗人长途跋涉来到中原与岭南的分界地。过了大庾岭,就进入“蛮荒”之地岭南了。翻过大庾岭,诗人进入今广西境内,取道海上,向流贬之地�O州行进。在一个春风吹拂的早晨,诗人乘坐的船解开缆绳,扬帆出海。只见一轮朝阳从海上升起,北归的大雁落在烟波浩渺的江边;放眼海上,天地相连,波光粼粼,水天相接……由是诗人又感慨地吟出了《早发昌平岛》:“解缆春风后,鸣榔晓涨前。阳乌出海树,云雁下江烟。积气冲长岛,浮光溢大川。不能怀魏阙,心赏独泠然。”诗人身在江湖、心存魏阙;觉得眼前的景色虽然美丽,但心头终有一种寂寞清冷之感。

    沈�缙谠诹鞣牌诩涞男矶嗍�作,多抒写凄凉境遇,诗风为之大变。如《岭表逢寒食》、《入鬼门关》、《初达�O州》、《题椰子树》、《�O州南亭夜望》等诗篇,思念京华和家室,情调凄苦,感情真实,与应制之作迥异。如“自从别京洛,颓鬓与衰颜。夕宿含沙里,晨行冈路间。马危千仞谷,舟险万重湾。问我投何地,西南尽百蛮。”(《入鬼门关》)而“水行儋耳国,陆行雕题薮。魂魄游鬼门,骸骨遗鲸口。夜则忍饥卧,朝则抱病走。搔首向南荒,拭泪看北斗。何年赦书来,重饮洛阳酒。”(《初达�O州》)则比较生动地描绘出诗人亲眼目睹的奇异景观,借以抒发郁积胸中的苦况。

    岭南是亚热带地区。对于来自北方的贬客流人,最大的挑战是水土不服。面对“炎蒸连晓夕,瘴疠满冬秋”的沈�缙冢�此时作品中常可看到“身经火山热,颜人瘴江销”一类能煎熬人的诗句。他在岭南写的许多诗中都一再申诉自己的冤屈和不堪南荒瘴疠之苦,再三感叹“南方讵可留”、“洛浦风光何所似,崇山瘴疠不堪闻”等等。他刚过岭就哀叹:“两地江山万余里,何时重谒圣明君。”(《遥同杜员外审言过岭》)一到�O州就盼望着:“何年赦书来,重饮洛阳酒。”(《初达�O州》)

    4

    笑啼悲愤

    盛唐巨手一泻无余

    沈�缙谥�贬谪崇左,对其个人来说是一次痛苦的生命体验,对诗歌创作来说则是一个艺术的拓展时期。这次贬谪使得沈�缙诮�对故乡妻儿亲友深沉的怀念和政治上遭受挫折后而萌发的岁月易逝的感慨糅合交融,放在鲜明独特的岭南景物渲染的背景中来抒发,就显得情真意切。他竭力运用近体诗来表露他在贬谪中的多种情感,特别是成为第一批首次用严格规范的近体诗描写岭南山山水水的诗人,这样的诗作具有特殊的审美意义。

    沈�缙谠诹鞣懦缱笃诩渌�作的诗大约有32首,占到他全部诗歌的五分之一以上。唐以前,写贬谪流放诗的人也很多,但数量能像沈�缙谡庋�大的,却没有。宋人严羽在他的《沧浪诗话》里说:“唐人好诗,多是征戍、迁谪、行旅、离别之作,往往能感动激发人意。”方回也说,“迁客流人之作,唐诗中多有之。”柳长白所写的《柳亭诗话》里称赞沈�缙诘牧鞣攀�是“笑啼悲愤,一泻无馀,盛唐巨手”。

    中宗复位,沈�缙谇ㄌㄖ萋际虏尉�事。得召见,拜起居郎、修文馆直学士。在修文馆中他才华出众,连号称“大手笔”的张说宰相都说:“沈三兄诗,直须还他第一。”(《隋唐嘉话》卷下)神龙中授太子少詹事,成为皇帝身边的重臣,开元初卒。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