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老虎凳撬断腿的中共地下党员

反动派的咆哮、谩骂,早已在盛超群预料之中,但由于《春秋新闻》有特殊的政治背景,作为总主笔的盛超群,具有撰稿和编排的合法权利,加上他又善于利用敌人内部的矛盾作掩护,尽管艾兴权之流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却又奈何他不得。

遭酷刑老虎凳撬断腿的中共地下党员

遭酷刑老虎凳撬断腿的中共地下党员

盛超群全家照

  “《国民党党员守则——贪污守则》:忠勇为爱国之本——贪污为立业之本;孝顺为齐家之本——害人为处世之本;信义为立业之本——抓人为升官之本……”

  1946年初,在万县发行的《春秋新闻》上,陡然出现了这样一段文字。

  整个万县城轰动了,普通百姓拍手称快,国民党反动派却怒火中烧,万县警察局局长艾兴权更是叫嚣:“盛超群手中的笔敢舞文弄墨,老子腰中的枪就要放他的血!”

  “共党分子盛超群要造反翻天了”

  反动派的咆哮、谩骂,早已在盛超群预料之中,但由于《春秋新闻》有特殊的政治背景,作为总主笔的盛超群,具有撰稿和编排的合法权利,加上他又善于利用敌人内部的矛盾作掩护,尽管艾兴权之流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却又奈何他不得。

  1947年秋,盛超群在《春秋新闻》上,指名道姓揭露贪官污吏的种种丑闻。在报纸的“照妖镜”专栏里,他先后刊登了《开县县长曾仲成,不爱江山爱美人》、《警察局长艾兴权的形形色色》、《腐公传》等文章,将这些人间蛆虫的恶行、生活糜烂的丑事,都置于“照妖镜”之下。

  1947年11月10日,盛超群更是在《春秋新闻》上刊载《万县三首长动荡之谜》一文,揭露万县专员曾德威、万县县长王良瞿、警察局长艾兴权3人,利用职权,狼狈为奸,鱼肉百姓的罪行。

  报纸一出刊,万县城再次轰动。街头巷尾,人们纷纷购买报纸;茶楼酒肆,大众争说《春秋新闻》。

  盛超群手中的笔枪深深刺痛了反动派,曾德威立即急电重庆行辕,要求逮捕盛超群。县长王良瞿找报社社长段启高追查责任,警察局长艾兴权认为 “共党分子盛超群要造反翻天了!”万县当局勒令《春秋新闻》停刊,对盛超群严密监视。

  记者笔上一点墨,老子枪上一点血”

  眼见报纸马上被停刊,盛超群依然决定打好最后一战,11月21日,《春秋新闻》出刊当天,整张报纸上无一文字,仅有一个醒目的标题: “记者笔上一点墨,老子枪上一点血!”

  开天窗的《春秋新闻》,让整个万县城一片惊愕,这份特殊的报纸又是如何出炉的呢?

  原来,在编排最后一期《春秋新闻》时,盛超群将千种憎恨凝聚笔端,对《万县三首长动荡之谜》登出10天来,专员、县长和警察局长等反动头子的所作所为,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描绘,并引用警察局长艾兴权的叫嚣作为标题:“记者笔上一点墨,老子枪上一点血”。

  艾兴权听到风声,半夜赶到印刷厂,从大版上强行撤下这篇报道。等艾兴权走后,盛超群又同排字工人商量,重新将这篇报道排上。但报社社长段启高坚持不同意将这篇报道刊载,盛超群坚持不换,双方僵持不下,最后采取折中的办法,即保留新闻标题,撤掉全部文字。于是,第二天出刊的最后一期《春秋新闻》,便只有一个醒目的标题,无一文字,开了个大大的天窗。

  经过多方设法,盛超群从万县到了重庆,但他并没有放弃与万县反动当局的斗争,通过新闻界的帮助,11月底他在重庆汉宫茶园举行记者招待会,控诉万县专员曾德威、警察局长艾兴权等在万县胡作非为,以及自己因揭露他们的罪恶而遭受的迫害。

  第二天,重庆《大公报》、《民主报》、《民间报》等报纸,便登出《万县曾专员、艾警察局长迫害新闻记者》的新闻。

  “你们整得我死去活来,我也叫你们群魔乱舞”

  1948年2月,回到万县的盛超群被反动派以“共党要犯”的罪名逮捕。

  盛超群被捕后,受尽酷刑,并于5月中旬被押解到重庆行辕。特务头子徐远举亲自严刑拷问,要他交出云阳共产党的组织,以及怎样组织武装暴动等。

  特务在老虎凳上撬断了盛超群的腿,这使他心中更加仇恨这些杀人魔鬼。盛超群心想:这样残酷的刑罚,终究会把我弄死,但要死得其所,你们整得我死去活来,我也叫你们群魔乱舞!

  为了戏弄这群魔鬼,盛超群便来个将计就计,以假乱真,编出一套假口供,承认自己是云阳中共地下党负责人,准备不久要搞很大的武装暴动,成立“边区政府”,同时还供出了“地下党组织”、“暴动计划”及“活动情况”等等。

  但是特务们步步紧逼,要盛超群立即提交一份“中共地下组织中参加暴动者名单”。一不做二不休,盛超群干脆把云阳县反动派中的头面人物,都一一写上:云阳县警察局长周璞、督察长高倚明、北乡联防办事处主任唐绍尧等12人。在特务的威逼下,盛超群又“交待”了这12个人在暴动中的“分工情况”。

  徐远举一见盛超群提供的名单,欣喜若狂,认为破获下川东共产党组织及其暴动计划,是自己进一步向上司邀功请赏的好机会。

  他立即会同万县专署率领两个保安中队,到云阳将周璞、高倚明、唐绍尧等12人逮捕,押回万县专署审讯。追问很久,却无结果,直到将这些人全部押到渣滓洞来与盛超群对峙,徐远举才恍然大悟:自己被人牵着鼻子当猴耍了,上了盛超群的大当。

  1949年11月14日,中美合作所大屠杀一开始,徐远举就亲自点名,将盛超群作为“共党要犯”杀害于中美合作所的电台岚垭。

  人物简介

  盛超群,1919年出生于云阳县桑坪乡。1946年初,盛超群担任中共云阳县地下党的县委书记,并受聘在万县《春秋新闻》作总主笔。他以办报作阵地,鞭挞贪官污吏和统治阶级,揭露他们的种种罪行。

  1948年2月,国民党反动派以“共产党要犯”的罪名,在万县将其逮捕。1949年11月14日,盛超群被敌特杀害于重庆中美合作所电台岚垭,时年30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