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家”孔府的收入有多少?

孔府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为地租。孔府地产包括国家拨给的“祭田”、“学田”,孔府自置的地产,以及历代衍圣公夫人陪嫁时带来的“胭粉地”。

“天下第一家”孔府的收入有多少?

  孔府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为地租。孔府地产包括国家拨给的“祭田”、“学田”,孔府自置的地产,以及历代衍圣公夫人陪嫁时带来的“胭粉地”。

    祭田是国家拨给土地,免交一切官府赋税。理论上说,祭田所有的收入都应当用于孔庙祭祀的开支,但是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用来维持衍圣公一家的生活。宋朝元�v元年,宋哲宗赐给孔子四十六代孙孔宗瀚祭田一百大顷(每大顷为100大亩,每大亩为720方步,合三亩),其收入除了祭祀外,均分给族人。之后宋朝又赐祭田一百顷,金朝皇统五年、明昌元年各赐二百大顷,元成宗大德元年赐五十顷。明朝洪武元年赐孔府祭田二千大顷,之后明朝各帝又陆续赐祭田611大顷。到明末,孔府的祭田基本上维持在2600顷左右的水平上。

  清初八旗曾在山东跑马圈地。邻近曲阜的兖州原是明朝鲁王的封地,周围州县有很多鲁王府的地产,明亡后被清朝作为官地没收圈占,在这个过程中也强占了一些孔府祭田。顺治十年下令以明朝鲁王、德王在邹县、郓城、巨野、东阿等地的王庄地补偿孔府,共向孔府拨地82大顷。此时孔府有“五屯、四厂、十八官庄”,共有祭田2000大顷。

  但是到乾隆时期统计孔府地亩总数时,只能找到1096顷,已经有903顷找不到下落了。之后清朝又赐了一些祭田,达到1256顷。光绪《大清会典》中记载的“衍圣公祭田”为2157顷50亩。但是到清末,这些祭田能收上租的只有1067顷。1922年孔府曾经专门成立了“祀田清理委员会”,但是清查了十年也没清理出一个准数来,一多半的祭田不要说地契,连地在哪里都不知道。

  在清末的正常年景,孔府每年能从祭田中收入纹银约8600多两、粮食900多石。1928年时,祭田收入是银元13081.93元、粮食424石8斗。位于外省、外县的孔府祭田绝大部分收租银。曲阜县附近的大部分祭田收粮食和草料。孔府祭田的租率是与佃户对半分成。明清和民国的斗一般是方斗,口小底大,一斗麦子是120斤。但孔府收租用的是长方形斗,装满麦子后是75斤,用木板刮平,斗内是50斤,刮下来的叫“斗尖粮”,分给庄子的管理人员。

  孔府祭田虽然免税,但是佃户的丁银并不减免。雍正时期摊丁入亩之前,孔府的佃户每年要交丁银390多两,摊丁入亩后每亩收丁银4厘6丝,这笔银子要由孔府转交给官府。

  孔府的佃户细分为“佃户”、“庙户”两种,佃户是租种祭田,每年交租。庙户则是种祭田而不交租,只出劳役。主要是孔庙祭祀的“四大差”:花炮差(春节时制作鞭炮、烟花);冬季封冻时的冰冻差(凿冰储冰,供孔庙夏日祭祀时保存肉类瓜果);夏季的天棚差(在孔庙大成殿露台上搭建天棚,祭祀时防雨,此外还要给孔府搭建天棚);林柴差(清理孔林内的杂草、枯柴)。这些庙户一般没人给田若干亩(通常是五大亩,合15亩),自种自食,不用交租,需赴差时出人力即可。

  除祭田收入外,孔府还对曲阜各庙书院门前集市、以及佃户村庄内举办的集市收税,大约在每年160两左右。除了现钱外,也征收香椿芽、杏仁、猪肉、火腿、干菜、棉花、花炮等实物。

  孔府的学田共有五十大顷,其收入用来维持孔氏的春秋书院、石门书院、尼山书院、洙泗书院、中庸书院、圣泽书院,以及曲阜孟氏、曾氏、颜氏书院的开支。

  祭田和学田是国家拨给的官地,属于免税田。孔府历代自置的田产则属于私田,需要向官府照额纳税。孔府的私田约有368顷左右,其中30顷可享受免税待遇。此外历代衍圣公夫人嫁入孔府时,也都带来一些“胭粉地”,其收入归衍圣公夫人自行支配,历代累计下来,也有86顷(8600亩)之多。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历朝都优待曲阜孔氏,因此曲阜的孔氏族人当中有很多“免粮地”和“轻粮地”。免粮地不用向官府或孔府缴纳任何赋税,最初的来源是宋哲宗赐给的100大顷土地,后来在族人中均分,历朝逐渐增多,到清末共有369顷86亩。轻粮地共4222顷51亩,税银只相当于普通田地的三分之一左右。

  从孔府在清末的收入水平来看,每年光是从祭田当中就可以收入8600两白银、900余石的粮食。这个水平如果放在明朝,绝对是亲王级的收入。明朝规定亲王每年禄米一万石,而且还不是全额发放,分为本色(米、银)和折色(钞、布、胡椒、苏木等)两部分,比如秦王就是“米钞中半兼支”,1万石禄米中只能领5000石米,另5000石则折算成大明宝钞。此外衍圣公在明朝属于正二品官,按照级别,每年俸禄是732石,其中本色米只有237石6斗。

  清朝亲王年俸是米一万斛(石头、银一万两,郡王是米5000石、银5000两,贝勒是米2500石、银2500两。清末平均米价是每石两三千文,而由于对外赔款的原因,银一两可折钱五六千文。也就是说,清末孔府的年收入(银8600两、粮900石,主要是麦子,折米约600石)绝对超过了贝勒,可以与郡王的年俸相媲美。若与蒙古贵族相比,则是蒙古亲王年俸的4倍之多。清朝正一品官员年俸是银180两、米180石,这个就更没法跟孔府比了。

  当然这种情况也并不绝对,首先孔府收租并无定额,因此受年成影响很大。其次清朝亲王、郡王也有自己的庄田收入,官员也有额外的苞苴贿赂收入。最重要的一点是,孔府收入中的很大一部分要用作孔庙祭祀的开支。曲阜孔庙每年二、五、八、十一月上旬的丁日都要举行大祭,称为“四大丁”,这是孔庙最隆重的祭典,开销也最大,一次就要用26头猪、31只羊(其中5只是代替鹿的)、2头牛。此外还要用大量的牛油蜡烛、白面、果、蔬、酒、木炭、炭饼等。此外“大丁”之后,在当月中旬丁日还要举行“中丁”祭祀,即祭祀孔子家庙。此外还有每月朔望祭典,孔子诞辰祭典,“圣卒”祭典,元旦、元宵、寒食、端阳、中元、重阳、十月初一、冬至、十二月初八祭典,尼山书院祭典,中兴祖生日祭典,张姥姥春秋二祭……

  当然,由于孔府绵延上千年,毕竟家底雄厚,府中藏有大量珍贵文物,日常生活也是异常优越的。每年光是为了种花,就要从独山湖拉来十几车鸭蛋沤肥。1948年中共接收曲阜后,成立专门委员会,在孔府内清理、挑选文物,前后用了半个多月。孔府内院有锁了十多年的楼房,楼上的鸽子粪有半人深,光是清扫出的鸽子粪就有7700多斗,换了1900多石(23万斤)高粱米。埋在鸽子粪底下的玉器、铜器、瓷器等挑了几十箱子,从鸽子粪底下还清理出了不少虎骨、鹿茸、人参、砂仁等贵重药材,以及大鱼翅、海参、熊掌、驼蹄、猴头、燕窝、干贝、银耳、竹笋、鱿鱼干、海菜、红白糖、茶叶、砖茶,以及程咬金的大红名帖、李自成的大黄纸布告等等。这些东西都装在箱子里,箱内塞上干烟叶,以防止生虫。鸽子粪里还有五十多坛绍兴酒,一大缸点心,流出的油脂把楼板油了一大片。还挖出许多牛油蜡烛,有一人高的,有半人高的,孔府管理委员会拿来照明,用了一年多的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5年8月5日 21:55
下一篇 2015年8月7日 13:2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