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夺妻之恨的蝴蝶效应

在人类历史中,如果做一个切片的话,用人性的显微镜细看,其中有一块完全是男人的欲望。当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男人欲望的骚动,引起又是怎么样的惊涛骇浪。

浅谈夺妻之恨的蝴蝶效应
孔子教书的画像

  在人类历史中,如果做一个切片的话,用人性的显微镜细看,其中有一块完全是男人的欲望。当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男人欲望的骚动,引起又是怎么样的惊涛骇浪。

  西元前711年,中国历史的春秋时代前期就出现了一起林冲式的悲剧。妻子美丽,引起他人垂涎,丈夫由此被诬被杀,妻子被夺,家族衰落。如此掌握权力者欲望泛滥屡见不鲜,但是,不为人知的如此偶然性悲剧发生在中国儒家的创始人孔夫子家族,中国文化的方向甚至受到影响。

  在宋国的首都即现在河南商丘,“大司马孔父嘉妻好,出,道遇太宰华督,督说,目而观之。”这是司马迁《史记》的记载。孔父嘉何许人也?乃孔夫子的六世祖。孔父是其字,嘉是其名。孔夫子姓孔,即由此而来。

  孔夫子祖上很风光,这位孔父嘉官拜国防军总司令(大司马)。孔夫子的祖奶奶当为一倾国倾城女子,很不幸,她遇到了欺男霸女的大流氓。《左传》把那位好色之徒的丑态描述得更形象,“宋华父督见孔父之妻于路,目逆而送之,曰:‘美而艳’。”女人美丽引起的男性贪婪,种下了孔家灾难的种子。

  “督利孔父妻”。华督并非看见美女眼睛发呆吹几下口哨了事的普通小流氓,而是当时宋国的太宰(相当于后来的大内总管)。这其实就是1800年后《水浒》里林冲悲剧的史前版,虽然孔父嘉级别更高些,可是他遇到的“衙内”也更加阴险。随后发生的故事我们都能够想象到:华督先造不利于孔父嘉的谣,让人到处说,当时的宋国国君殇公上台十年,却打了十一场大仗,民苦不堪,“皆孔父为之,我且杀孔父以宁民。”

  虽然故事的开头类似,林冲从八十万禁军教头落得个发配,最后还能上梁山造反,孔父嘉的命运却要惨得多。一年后,西元前710年的春天,“督攻孔氏,杀孔父而取其妻。”然而,悲剧并没有结束。一家之难,进而引起一国之乱。孔父嘉被杀,引起宋殇公的愤怒,杀红了眼的华督,“遂弑殇公”,把国君也给杀了。随后把宋国上一届国君的公子冯立为新君,是为宋庄公。

  指挥千军万马的国防部长,何以竟不保妻子?孔父嘉其实也是像林冲一样的“老实人”,其正人君子、贵族式的愤怒或避让,根本无法抵御小人不择手段的攻击。

  孔家的君子之风是有传统的。孔夫子十世祖,也就是孔父嘉爷爷的爷爷弗父何,本来可以当国君,却“傻兮兮”地让位于他的弟弟厉公。到了弗父何的曾孙正考父,也就是孔父嘉的父亲,乃辅佐戴公、武公、宣公的“三朝元老”,三次受命时一次比一次恭敬,第一次任命鞠躬而受,第二次任命时弯腰而受,第三次任命时俯首而受。走路时他顺着墙根快走,这样的人也就没人敢欺侮他。200余年后,孔夫子17岁之时,鲁国当时三大掌权人物之一还对孔家这段历史传统娓娓道来,并恭维孔夫子乃圣人之后。

  孔父嘉就是在这样一个谦让甚至谨小慎微的老爸影响下长大的,虽然他掌领三军,却应该是很贵族君子风度的儒将,非一介武夫。但是,不幸的是,战场上,他遇到的是春秋前期的“小霸”郑庄公,就是中学古文课文《郑伯克段于鄢》中,对其弟与母叛乱不动声色最终一举平定的那位郑伯。政治舞台上,他身陷宋国兄终弟继的继承是非漩涡中:孔父嘉父亲辅佐的宋宣公死后,不传子而传弟,是为穆公;孔父嘉死前10年,即西元前720年,穆公垂危之时,又把位子“还”给了他哥哥宣公的孩子,便是那位被华督所杀的殇公。当时,孔父嘉主张立穆公的儿子,也就是他被杀后新立的国君庄公冯,却没有被采纳。冯还被他老爹作为大使派到了郑国长期居住。

  果然,西元前719年,殇公上台后就担心起了那位远在郑国本家兄弟啥时候回来抢他君位了,加上卫国弑君新立国君的鼓动:“冯在郑国,一定是后患,你可以和我共同讨伐他。”宋就和卫共同攻打郑国,这开创了诸侯联合攻伐一国家的先例。联军打到郑国首都东门便返回了。那位已经平定弟弟叛乱欲崭露头角的郑庄公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第二年(前718),郑国讨伐宋国,还报“东门役”的仇恨。那以后,郑多次联合齐、鲁两国伐宋,宋、卫也多次反击,但是殇公主导、孔父嘉带领的联军却不敌郑庄公的联军。短短十年,孔父嘉竟然被迫打了十一场大仗,国人疲于奔命。

  其实,孔父嘉本来不主张让殇公继位,殇公上台后心里肯定对他有意见,加上孔父嘉屡屡战败。这种微妙的地位,才是他身死妻离的根源。华督正是看到了孔父嘉的困境,投石下井,否则,他怎么能够杀得了掌握“枪杆子”者呢!

  孔父嘉死后,庄公上台,华督成了宰相。以后,这样贪婪好色害人乱国的权臣弄臣,中国历史上还屡屡出现。因妻子太过美丽而遭杀身之祸,孔父嘉却是有文字记载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位。

  这场二千七百多年前的“林冲式”悲剧,其实是影响中国文化进程的大事。其一,孔父嘉的后代以其字“孔父”为氏,乃为孔氏,后来才有孔夫子孔仲尼的出现。其二,正是由于这场“林冲式”悲剧,孔父嘉的曾孙,也就是孔夫子的太爷孔防叔从宋国逃到了鲁国,从“河南人”变成了后来“山东人”,孔防叔生伯夏,伯夏生叔梁纥,叔梁纥就是孔夫子的父亲;而孔家从公卿之家,慢慢衰落到了最底层,孔夫子的父亲不过是一个冲锋陷阵的武士。

  如果孔家没有这场灾难,孔夫子的曾祖,也就不会因华督家族的逼迫而移居鲁国,孔仲尼是否会出生恐怕就是个问题了。即使宋国公卿贵胄之家生下了孔仲尼,没有鲁国的环境和管牲口、当仓库管理员的经历,彼“孔仲尼”也难成为此孔夫子了吧。家族蒙难败落,到了孔夫子的时候,鲁国权贵招待士人的时候,年轻的孔夫子前去,竟然被羞辱地拒绝了。夺妻之难这样的历史苦难碎片,就如此塑造中国文化先贤孔夫子的命运。推而论之,恐怕也间接影响了中国文化的方向,没有了孔夫子,五千年中国会是另外一幅什么景观?

  博学的孔夫子是应该知道自己家族历史上的这场灾难的,其所修的《春秋》上对此也有记载。不知道,他在写下“桓公二年,王正月戊申,宋督�s其君与夷及其大夫孔父”后,是什么心情?

  西元前479年,孔夫子家族之难后的241年,孔夫子死前七日,他说,“昨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坐在两柱之间受人祭奠,我原本就是殷商人啊。”宋国就是殷商人发迹之地,也是殷商被灭后他们后人的封国。孔夫子临终了,还是牵挂起自己的老家,死后,他的灵魂该是离开了鲁国,回到了宋国,拿“乱臣贼子惧”的《春秋》,告慰一下自己的列祖列宗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8年10月5日 20:57
下一篇 2018年10月6日 14: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