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现在的人

虽然头发还没工资多

但折腾在头发上的钱也许远超工资

烫染洗吹剪

防脱三件套

假发天天换

植发要深思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在没有这些玩意儿的古代

人们会折腾头发吗?

说好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脱发算不孝吗?

古人们都用什么洗头?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在现代的快节奏生活中

脱发已不再是中年人的专属

年轻人脱发也是见怪不怪了

而在古代社会

脱发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语文课本上的那些文人骚客

也常为发际线升高而烦恼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为了掩饰秃顶的烦恼

古代的大佬们也是各显神通

将汉朝一分为二的王莽

也是个地中海受害者

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他的秃瓢

用介帻(包头巾)裹头

汉元帝额有壮发,始引帻服之。王莽顶秃,

又加其屋也。——《晋书·舆服志》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到了汉末三国时期

曹丕的脱发情况也很严重

于是御医们研发了马鬃膏

(原料当中就含有马鬃)

使曹丕摆脱了秃子的烦恼

又生长发令黑,有黄白者皆黑,

魏文帝用效,秘之方——《外台秘要》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宋代的大文豪苏轼

也曾经因脱发而烦得不行

“重衾脚冷知霜重,新沐头轻感发稀”

为此他曾一位名医求助

得到的建议是——

“梳头百余下,散发卧,熟寝至天明”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而在中医理论当中

经常梳头对生发是妙处多多

一日三篦,发须稠密——《黄帝内经》

梳欲得多,多则去风,血液不滞,

发根常坚——《圣济总录》

陆游也曾用这法子治脱发

可能是头发梳得多了

他甚至有些走火入魔

连作品都句句离不开梳头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有的人积极治疗防脱发

而有的人则是弃疗,直接摆烂

比如,唐代的白居易

落尽诚可嗟,尽来亦不恶。既不劳洗沐,

又不烦梳掠。——《嗟发落》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白居易,字乐天,号香山居士

同样是治疗脱发

西方人走的却是重口味路线

相传著名的凯撒大帝

也是个被发际线折磨的男人

美容达人埃及艳后

向他推荐了独门秘方——

磨碎的老鼠、马牙、熊油混合其它药物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除此之外

古代欧洲的生发秘方也是千奇百怪

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相信

鸽子屎混合辣根、孜然和荨麻

能让人重新长出一头秀发

而北欧的维京人

则是直接选择了鹅屎抹头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不过,和这些比起来

解决秃顶谢顶的烦恼

最简单、粗暴但有效的方法

恐怕非戴假发莫属了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假发

看起来是一种近现代的东西

其实,它的历史十分悠久

早在几千年前

古埃及人就会制作和佩戴假发

后来这东西传入欧洲

在古希腊和古罗马风靡一时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后来兴起的基督教认为

戴假发会把人和上帝给分隔开

所以,假发遇了冷

这一冷,就冷了千余年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之后

基督教会那套说辞在欧洲就不香了

曾经扔掉的假发又回来了

英国的伊丽莎白一世

据说曾因感染天花而大量脱发

几乎是天天假发不离头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而在海峡对岸的法国

人到中年的路易十三

也不得不用假发来遮住圆润的脑袋瓜

引得大臣们纷纷效仿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路易十四就更厉害了

因为感染了梅毒发量日稀

便雇了48个假发师来为自己服务

假发一天一个不重样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有了国王大佬们的力推

和某些疾病的神助攻

欧洲的秃子们纷纷戴上了假发

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传统

后来,甚至还演化成了

某些行业人士的标配

例如,英国的律师和法官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而在东方的中国

假发在周朝那时就已经出现

是王室贵妇的必备装饰

追师掌王后之首服,为副编次追衡笄

——《周礼》

汉朝妇女流行梳高髻

硕大蓬松的发型

靠普通人的那点发量很难撑起

而解决的办法当中

就有佩戴假发这一选项

“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后汉书·马廖传》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唐朝最尊贵的女人

杨贵妃也爱梳高髻

以致于在命丧马嵬坡后

世人给她留下了

“义髻抛河里,黄裙逐水流”的嘲讽

不光女性是假发的受众

古代男性也是对假发爱不释手

雍正就是其中之一

他不光也喜欢戴假发

还喜欢戴上西洋款来个cosplay

专门让人作画留念

留下了《胤禛行乐图·刺虎》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既然古代假发这么火

那么就有人问了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在古代中国,

最正规的渠道就非髡刑莫属了

把罪犯头发给剃光

不光能实现心理层面的惩戒

还能回收头发再利用

古者或剔贱者、刑者之发,

以被妇人之紒为饰,

因名髲鬄焉,此《周礼》所谓次也。

——《仪礼·少牢馈食礼》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除了从犯人身上获取外

买卖交易也是假发的重要来源

相传东晋陶侃的老妈

曾因为家穷没办法招待客人

就剪下长发去换来酒菜

侃早孤贫,为县吏。鄱阳孝廉范逵尝过侃,

时仓卒无以待宾,其母乃截发得双髲,

以易酒肴,

乐饮极欢,虽仆从亦过所望。

——《晋书·陶侃传》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同样是迫于生计

乐羊的妻子和杜甫的曾祖姑

也都有过卖发的经历

乐羊学书,其妻贞义,截发以供其费

——《列女传》

我之曾祖姑,尔之高祖母……自陈翦髻鬟,

鬻市充杯酒。

——杜甫《送重表侄王砅评事使南海》

而在遥远的西方

就有法国人专门蓄发进行售卖

“在法国南部,农村少女蓄发并剪下

销售是很正常的做法。

有商贩就专门去集市进行这种交易。”

——《不列颠百科全书》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毕竟罪犯数量始终有限

愿意主动卖发的更是少的可怜

再怎么剪也是供不应求

于是,一些非常规渠道就出现了

比如说,强取豪夺

春秋时期的卫庄公

就曾强行剪掉大臣妻子的头发

公自城上,见己氏之妻发美,使髡之,

以为吕姜髢。——《左传·哀公十七年》

汉朝时期的海南朱崖郡

当地官员强迫老百姓上交头发

并以此来牟利

朱崖人多长发,汉时郡守贪残,

缚妇女割头取发,由是叛乱,不复宾伏。

——《林邑国记》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而在晋朝就更荒诞了

有人嗅到了假发中的商机

社会上出现了偷死人头发的勾当

不少人死后甚至成了无头尸

孝武晏驾而天下骚动,刑戮无数,

多丧其元——《晋书·五行志》

相传在黑死病爆发期间

欧洲就有人从死人身上截取头发

来卖给别人来做假发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除了强夺偷盗之外

从藩国进口也是个重要来源

朝鲜半岛上的新罗妇女

因生得一头秀发而远近闻名

在唐朝开元十八年

新罗王就把头发当特产来进贡

一次性就送了十八两

后来更是增加到了三百两

(新罗)国在百济东,其人多美发,

发长丈余——《秦书》

(新罗)妇人发绕头,以彩及珠为饰,

发甚长美——《旧唐书·新罗传》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在那个重视身体毛发的年代

人发无论如何都不够用

于是古人就想到用动物毛来凑数

这种方法在中外都通用

相传在中国古代

人们会用狒狒的毛做假发

“(狒狒)血可染绯,发可为髲”

——《酉阳杂俎》

而西方人用的

基本上是常见牛、马、羊等动物的毛发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在没有洗发水的年代

古人洗头讲究的是原生态

几乎是见啥就用啥

比如皂荚、无患子以及木槿叶

七夕妇女用槿叶汁汤梳栉,

庭院陈瓜果乞巧。——《镇海县志》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相传牛郎织女七夕会面时

长期分居的小两口难免痛哭一场

泪水坠落滴在木槿叶上

这种树叶从此自带魔力

人们觉得用它洗头能带来桃花运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除了用纯天然产品

古人还环保选择废物再利用

比如茶枯、草木灰

甚至是看似无用的淘米水

潘,米汁,可以沐头——《左传》

相传汉文帝的皇后窦氏

就曾用淘米水给弟弟洗头话别

姐弟俩多年之后重逢

还是通过洗头这件事成功认亲

又复问他何以为验,对曰:“姊去我西时,

与我决于传舍中,丐沐沐我,请食饭我,

乃去”.於是窦后持之而泣,泣涕交横下。

——《史记·外戚世家·窦太后》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如果嫌湿法洗头太麻烦

古人还推出了干洗

篦(bì)

一种梳齿非常密的梳子

用它梳头能刮去皮屑油垢

还能去除虱子和虫卵

堪称古代干洗神器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在洗头方面古人花样百出

在美发护发方面也是不遑多让

只是有的操作

确实比较有味儿

比如,明朝时期的贵妇客氏

就曾有一项重口味操作

相传,每当发型散乱不成型

客氏就让人用

蘸满口水的梳子给她梳头

头发在唾液滋润下柔顺有型

“惟客氏令美女数辈,各持梳具,时时环侍左右,

偶遇饰鬓,辄以梳具入口,挹津唾用之,

昏暮亦然。”——《天启宫词》

人类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执着?

总而言之

古人在头发那点事上的花样

并不像现代想的那么简单

有时往深处扒一扒

甚至发现古人有可能比你还会玩

参考文献

《中国历代女子妆容》李芽,201703

《古代人的的日常生活》201909

[1]任燕飞. 论古代女性假发流行原因及影响[J]. 洛阳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32(04):78-82+96.

[2]张国云. 首服之“假发”的探寻[J]. 西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03):155-158.

[3]姜维公. 从古代假发的盛行看新罗所贡人发的用处[J]. 东北史地,2004,(10):7-11.

[4]剑艺,万禄. 我国古代的假发[J]. 民俗研究,1995,(01):69-71.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1日 14:52
下一篇 2022年4月11日 19:2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