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守大上海

全文共4828字 | 阅读需8分钟

近代以来,作为远东第一大都市,上海是乱世风雨中的华美乐章。十里洋场,引无数豪商巨贾追名逐利,达官显宦勾心斗角,文人雅士争奇斗艳。

有人在这里醉生梦死,有人在这里奋发图强。

然而,1937年的夏秋之交,淞沪一带却不见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彼时,目之所及,只有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一寸河山一寸血。国军与日军在上海开始了一场惨烈的大会战,史称“淞沪会战”

死守大上海

▲淞沪会战时的上海。

中国与日本在上海的恩怨,早在淞沪会战五年前就结下了。

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日军突袭上海闸北。小日本胃口不小,想要故技重施,如此前一年吞下东北那样,把上海当做盘中餐。

上海可不干,由蒋光鼐、蔡廷锴领导的第19路军奋起抵抗,用满腔热血浇灭日军的嚣张气焰,相当硬气!

日军一时半会儿占不到便宜,又不想事态扩大,只得和国民政府讲和,暂时把上海从“菜单”上划掉。

1932年5月5日,国民政府和日本签订了耻辱的《淞沪停战协定》,规定上海为非武装区。

此后,中国不得在上海至苏州、昆山一带驻军,上海市内只有上海警察总队及江苏保安部队两个团驻守,日本军队则派重兵盘踞在上海周边,双方剑拔弩张。

到1937年夏,卢沟桥事变爆发,平津失陷,上海局势不容乐观。

淞沪会战前,日军第3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在他给日本军方的意见书中,曾写道:“欲置中国于死地,以控制上海、南京最为重要。”

为了侵占上海,日本人连 “剧本”都准备好了。

7月24日,中国军(警)方在上海四川路抓捕一名嫖娼的日本水兵。

这名水兵是日军暗中安排的棋子,企图让他被捕后,佯装触犯军纪,害怕被处分而跳海自杀,然后以“日本水兵被绑失踪案”为借口发动战争。

没想到,这名水兵被捕后,hold不住中方的审讯,写了份自供文书,日军的伪装不攻自破。

不过,处心积虑的日军还准备了方案二。

这五年来,中日两军隔着个上海,互相瞪眼,难免擦枪走火。

“你瞅我干啥!?”

“我瞅你咋滴!!”

8月9日傍晚,负责侦查的日军中尉大山勇夫和士兵斋藤要藏,骑军用摩托擅闯上海虹桥机场,和保安队起了争执。就在双方激辩时,大山趁人不注意,竟然拔出手枪,将一名保安队员打死。

鬼子在中国人的地盘上竟敢横行霸道,还行凶杀人。其他保安队员自然忍无可忍,一起开火,将两名日军当场击毙。

这便是,虹桥事件。

第二天,中日双方就此事开始谈判。日方要求中方拆除上海地区所有防御工事,并撤出军队。

小日本话就放在这儿,要吃定上海了。咱可不能怂。

之后几日,日军集结在黄浦江头,三十余艘战舰一字排开,陆军源源不断输送至前线,视上海为囊中之物。

南京方面将京沪警备部队改编为第 9 集团军,张治中任总司令。同时,下达全国总动员令,将全国临战地区划为5个战区,沪杭地区为第3战区,冯玉祥任司令长官,顾祝同任副司令长官,陈诚为前敌总指挥。

8月13日,在卢沟桥事变仅过一个月后,中日双方在上海开战了。

死守大上海

▲淞沪会战中日双方进军图(1937.8-1937.9)。

淞沪会战的第一枪在八字桥打响。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五年前淞沪抗战,也是开始于八字桥。

当时,中方负责右翼进攻的是,第88师孙元良部第264旅。旅长黄梅兴早在五年前就率部在淞沪抗战和日军拼死相搏,血战两天两夜,被鬼子称为“黄老虎”。

此次开战第二天,就在黄梅兴带兵向前推进时,一颗炮弹呼啸而至,在他身旁爆炸。黄梅兴当场壮烈殉国。

黄梅兴是淞沪会战中第一位为国捐躯的高级将领,追授陆军中将。那一天,第264旅伤亡1000多人。

随着日军源源不断涌向上海,中国军队在杨树浦、宝山、吴淞、刘行、罗店和浏河等地与日军展开血战。

除了中央军浴血奋战外,还有各系军队参战,川军、湘军、桂军、东北军等先后投入战斗。

死守大上海

▲驻扎在各地的中国军人奔赴上海。

我们或许可以在淞沪战场上听到各地方言,但他们心中只有同一个声音:“杀敌!报国!”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在淞沪会战期间,上海民众也以各种方式积极支援前线。

各界群众组织救亡协会。文艺界救亡协会、学生界救亡协会、上海市纱厂工友救亡协会等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上海的各个角落,不断开展宣传、募捐、演出。

甚至还有其他省份的乡亲冒着枪林弹雨赶来,湖南学生战地服务团和福建省民众组织的慰问团,就曾到前线慰劳。

不少海外华侨身在异国,仍不忘祖国忧患,踊跃捐款,到1937年10月16日,为淞沪会战进行的捐款已达330余万元。

四分五裂的中国,此时终于拧成一股,不同势力,不同党派,为了同一个目标,站在同一战线。

三个月的淞沪会战,无数英雄为国捐躯,每一缕英魂背后都有着璀璨的人生。我们无法得知,那每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有着怎样的故事。

1937年8月30日,第98师第583团姚子青营的六百名将士开赴宝山。

宝山县东临黄浦江,是日军进军路上的重要据点。姚子青率部到达后,迅速筑起防御工事,区区六百人,将要抵御日军陆、空军的联合进攻,敌军数量还是自己的数倍。

在接下来的七个昼夜,他们将会迎来噩梦般的厮杀。

最初,占尽人数优势的日军并没有占到便宜,仅9月1日一天,姚子青营就击毙俘获日军200多人。

丧心病狂的日本人连番进攻,几十个小时连番轰炸,宝山城几乎变为一片废墟。

死守大上海

▲姚子青(1909-1937)。

9月6日,姚子青营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此前一天,姚子青刚电报上级:“职等誓本与敌偕亡之旨,固守城垣,一息尚存,奋斗到底。”

那天下午时分,全营只剩下100多人,4个连长阵亡了3个,9个排长也阵亡了6个。但姚子青和他的弟兄们仍然没有放弃。

9月7日,悲伤的时刻终究还是到来,日军用坦克突破了宝山城南门。

当大量鬼子涌进城内时,姚子青营里所剩下的兵力,只有二班预备兵、几个传令兵、勤务兵和伙夫。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们完全可以撤出宝山,设法逃走,可他们却选择死守城池。

绝境之下,姚子青带领剩下的战士,装备手榴弹,带上仅剩的所有弹药,发起最后的冲锋。

此一去,若是不回?便一去不回!

当天,日军占领宝山城,姚子青营血战到底,全员牺牲。

得知姚子青营的壮举后,由美国侨民在上海发行的《大美晚报》发文盛赞:

“其伟大壮烈实令人内心震动而肃然起敬,此非仅中国人之光荣,亦为全人类之光荣,其伟绩将永垂史册而不朽!”

除了宝山保卫战,淞沪各地作战都堪称惨烈。

罗店,作为另一个战略要地,中日双方在这里展开拉锯战,你争我夺。

战后,罗店街上,尽是断壁残垣,到处都有中日两军士兵的尸体,河流被血水染红,整个水乡小镇面目全非。战况之惨烈,让日军惊呼罗店为“血肉磨坊”。

淞沪会战不止是陆军的舞台,中国海军、空军也轮番上阵,英勇抗敌。

1931年后,国民政府在美国的帮助下,组建了第一支空军。淞沪会战中,“八一四”空战,中国空军就取得奇迹般的开门红。

开战隔天,日机空袭杭州笕桥

当时乌云密布,能见度低,且中国的战斗机刚刚抵达杭州,未及加油。

在飞机余油不足、天气条件恶劣的情况下,大队长高志航毅然率领所属3个中队,27架霍克-3型战斗机,在笕桥机场紧急升空,抗击敌军。

此役,日军被击落3架轰炸机,中国军队无一架飞机损伤。为纪念空军的首次胜利,国民政府将8月14日定为“空军节”。

淞沪战场上,中国空军展示的不单是战斗力,还有不屈的气节。

8月17日上午,中方 3 架飞机从飞抵到上海虹口,负责轰炸日军前线阵地,协助友军在江湾的进攻,其中1架由少尉阎海文驾驶。

空军在任务完成后,正要返航。阎海文所驾驶的那架战斗机,不幸被日军的高射炮击中。

战斗机立刻起火,阎海文临危不乱,先是急中生智,开足马力前进,试图飞回基地。在察觉到飞机无法继续返航时,一边把飞机下降,一边逃出机舱,打开降落伞。

死守大上海

▲阎海文(1916-1937)。

可惜,当时风向不顺,阎海文被吹向日军的阵地里。

鬼子才刚让这几架飞机炸得懵圈,看到阎海文飘过来了,分外眼红。

将他团团包围,数十名日本兵高喊:“活捉支那飞行士!”

他们以为,阎海文孤身一人,在这样的情境下是绝对不会抵抗的。

阎海文出生于辽宁,东北沦陷后,他每每想起家乡,都万分痛心。此时身陷敌阵,毫无逃脱希望,与其生而受辱,不如以死报国。

于是,他拔出随身的佩枪,连续向敌人射击。辽宁海文沉着冷静,一枪一个准,被他打死的鬼子足足有5名。

在子弹将要打完时,阎海文举起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开枪,将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

日军沉默了,没想到,原本待宰的羔羊,竟成了狂怒的猛虎。

次日,连日本媒体都刊登了阎海文的事迹,对其表达由衷的钦佩。

淞沪会战持续到十月底,日军增援不断,火力凶猛。尽管中国军队奋力抗击,但由于武器装备和军队素质实在难以与日军抗衡,仍然在各方战场失利,国军不得已全线西撤。

10月27日,在大部队撤退之时,只有第88师524团副团长谢晋元和手下将士们,仍守在原来的阵地上。

谢晋元团受命驻守四行仓库,掩护大军后撤。四行仓库本来是个货栈,是一座六层楼建筑,坚固可靠,易守难攻。

当谢晋元拿到师长孙元良的一纸手令时,他就知道,自己和弟兄们已经没有退路。

当时,驻扎在上海租界的英国军队动了仁义之心,曾向谢晋元提议,把武装解除后,经过他们的阵地退出去,守卫四行仓库的四百壮士谢绝英国人的好意。

后来,谢晋元在面对中外记者的时候,说:

“倭寇与我们势不两立,我们存在一天,决与倭寇拼命到底。”

28日、30日夜间,日军动用重兵向四行仓库攻击数次,不但全部无功而返,还被谢晋元团的将士们歼灭80多人。

在吴淞江边,上海民众亲眼目睹他们的英姿,有一些老百姓采购各种食品,托英军送过去。

还有一个女青年甘愿冒着炮火,将一面国旗送到四行仓库,向他们致敬。

谢晋元团在四行仓库中,孤立无援,仍连续作战四昼夜,歼敌两百余人。

死守大上海

▲谢晋元(1905-1941)。

30日,上级下令谢晋元团撤退,当时唯一的安置点只有公共租界的“孤军营”。

这一去,就不知何时才能出来了。

在放火焚烧四行仓库后,谢晋元团迅速转移,当他们越过马路退进租界时,日军还用机关枪不停扫射。谢晋元亲自断后,他是全团最后一个撤出的。

他们撤退时,剩下377人,有24名受伤,他们用最小的伤亡代价,坚守住上海最后一处阵地。

当时媒体将谢晋元团称作“八百壮士”,实际上,他们一共只有四百人左右。

之后几年,四百壮士困在“孤军营”无处可去。他们是孤岛上的落难者,等待友军的救援,也期待再次上阵杀敌。

可是,等来的只有绝望。1941年,谢晋元被汪伪政府派人暗杀,其余将士被闯入公共租界的日军俘获,一部分被押往太平洋上的日军集中营。

四百壮士,四散飘零,他们中的很多人,最终在各地孤寂地离世。

1937年11月8日,中国军队从淞沪战场全数撤退。

南京方面发表声明:

“各地战士,闻义赴难,朝命夕至,其在前线以血肉之躯,筑成壕堑,有死无退,阵地化为灰烬,军心仍坚如铁石,陷阵之勇,死事之烈,实足以昭示民族独立之精神,奠定中华复兴之基础。”

淞沪会战惊心动魄的三个月,将全面抗战推向高潮,日军南下受阻,不得已分兵至华中。

中国的工业、教育等行业在军人的英勇奋战下得到转移机会,迅速迁至西南。三个月间,沿江沿海迁到后方的工厂就有452家。

时代烙上了血与火的印记。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国军人,集结于黄浦江两岸,在淞沪会战中,戮力同心,与实力远胜己方的日寇,鏖战三个月,伤亡30万人,书写一个个铁血传奇。

淞沪会战前,日本鬼子疯狂叫嚣,要三个月内灭亡中国。

中国军人用只有战死、没有投降的精神,告诉了日本人答案。

参考文献:

宋希濂,黄维等:《淞沪会战》,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0年版

马振犊,陆军:《八一三淞沪会战》,航空工业出版社 ,2016年版

陈廷湘:《重评淞沪会战的战略意义》,《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3期

死守大上海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死守大上海

中国国家历史又双叒叕上新啦!

死守大上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0日 11:55
下一篇 2022年4月10日 18:5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