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本文系中国国家历史原创文章,转载请后台留言,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全文共3220字 | 阅读需8 分钟

请不要忘记:被铭刻在天上的,不仅有遥不可及的星光,还有属于我们民族的故事。

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银河英雄传说》的主题曲有这样几句歌词:“仰望那璀璨的星空,你的光芒却灼痛了我的双眼。天国是如此遥远,你何时才能回到我的身边……”。自古以来,有志者们渴望自己的功绩能比肩日月星辰,被后世传唱。于是以人名来命名天体便成了一种纪念英雄的方式。下面就让我们了解一下有幸获此殊荣的华夏风云人物和属于他们的星辰。

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银河英雄传说》封面,将英雄人物与星辰联系起来,是常用的崇拜方式和艺术手法

古代篇:驾驭历史车轮的英雄们

与随性安放于天空的古代西方星座不同,古代中国的“三垣二十八宿”是一套更加系统、有等级和规律的恒星命名体系,大部分肉眼可见的恒星都有自己的编号。相信“天人感应”的古代天文学家试图让每一个星座都能对应人间的事物。如“三垣”中的“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按照离北天极的远近排列,分别象征着人间的皇公贵胄、大臣官员、市井商贾。其他天区则参考日月五行(金木水火土五颗行星)的运动关系用“二十八星宿”划分。这种等级森严的命名体系看似没有为他人留下任何发挥的空间,但仍有些人靠着自己的才干,使自己的英名高悬于星空之上。

在春季的夜晚,从北斗的天权星引出一条直线,通过天玑星延长约10倍,就能碰到一颗蓝色的亮星,它被西方人称为狮子座α星(即狮子座第一亮星,也是全天最亮的20颗恒星之一),中国天文学家称之为“轩辕十四”。

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轩辕星与北斗星

轩辕,即黄帝。古华夏部落联盟首领,中国远古时代华夏民族的共主。五帝之首。被尊为中华“人文初祖”。相传他发明了最早的车,故名“轩辕”。古代天文学家为了纪念黄帝的功绩,将今天狮子座范围的恒星命名“轩辕”,上文的“轩辕十四”意为轩辕星座中的第14颗(实际上它是由4颗恒星组成的,只有用大型天文望远镜才能分辨出来)。这与当代天文学的编号规则如出一辙,体现了中国古人对科学的严谨态度。

车,作为古代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和纸笔一样受到古人的尊崇。善于驾车者更是受大众的欢迎“明星”。于是除了轩辕黄帝外,还有两位与车有关的驭手被古人“请上”星空——他们便是造父与王良。

造父,嬴姓,伯益的后代。是周穆王身边一位技艺高超的驭手。相传徐国偃王趁周穆王西巡时发动叛乱,一路势如破竹,直逼镐京。得知消息后的周穆王凭借造父高超的驭术,风驰电掣般的回京,扭转了战局。(《青铜甬道铭文》载:“穆王十七年,西征昆仑丘,见西王母。徐国始强,率九夷攻周西至河,穆王驰师救周,与楚联合伐徐,逐徐偃王至彭城以北。”)事后为了表彰造父的功劳,周穆王将赵城(今山西省洪洞县)赐给他,自此造父族就称赵氏,成为赵国的始祖。几十年后,造父的侄孙非子又因功封于秦,成为后来秦国的始祖。为了纪念造父,古人将今天仙王座的一组恒星命名为“造父星”。

而造父星对现代人的意义远不止于造父一族的功业。造父星座中的“造父一”(即仙王座δ星)是一颗亮度随时间呈周期性变化的奇怪恒星。所以这类恒星在中文里统称为“造父变星”。造父变星的光变周期越长,视星等(由距地球远近决定)越大,借此特性就可以测量它与地球的距离。1915年,美国天文学家哈罗·沙普利通过对银河系内造父变星的测量,描绘了银河系的大致形状规模,发现地球及太阳系并不在银河系中心。1924年起,他的同胞埃德温·哈勃,利用造父变星印证了河外星系的存在,让人类意识到银河系并非宇宙中唯一的星系。没有造父变星,人类就不会了解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

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与造父星座遥相呼应的是王良星座。王良最先辅佐的是赵襄子的父亲赵简子(又名赵鞅,造父之后,《赵氏孤儿》中的孤儿赵武之孙)。一次赵简子的宠臣嬖(bì)奚出外打猎,赵简子命王良为之驾车,但最终一无所获,嬖奚认为是王良的驭术太差导致的。王良听后要求再次为他驾车出猎,结果满载而归,这下嬖奚又改口夸赞王良了。赵简子觉得嬖奚如此赏识王良,干脆让王良专为嬖奚驾车,但王良断然拒绝了。王良认为第一次按照规矩驾车,嬖奚未收获猎物,第二次他破例不按规矩驾驶,才让弓术差劲的嬖奚有所斩获。《诗经》曰:“不失其驰,舍矢如破”(按规矩驾驶一样能射中猎物),不守规矩而获得利益是小人的做法,自己不能为这种人服务。王良的这番话,不知要让当代多少司机蒙羞!

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赵氏孤儿》剧照

赵简子死后,王良继续辅佐赵襄子。这时期,晋国势力最大的智伯瑶以向国君献地为由,企图削弱韩赵魏三家。三家中只有赵襄子不服,被智伯瑶率领的智、韩、魏联军围困在晋阳城。晋阳是赵家苦心经营之地,智伯瑶因久攻不下而引晋水淹城,在魏桓子、韩康子面前说出了那句著名的:“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国也。”(韩魏都城外各有一条河)。在这种情况下,赵襄子命王良驾车载使者突围联络韩、魏,协同攻打智家。王良果不辱使命,甩掉了所有追兵,完成了任务,刚愎自用的智伯瑶终于在韩赵魏联军的攻击下走向灭亡。三家分晋的格局已定,战国时代的大幕就此拉开。说“战国诸英雄自王良始”,毫不为过。

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王良五星放大图

后人为了纪念王良,将今天仙后座周围的五颗恒星命名为“王良五星”。一颗象征驾车人王良,其余四颗为拉车的骏马,旁边还有一颗叫“策”星,是王良的鞭子。

现代篇:草根与功勋的传奇

1922年10月30日,中国天文学会在北京正式成立,算是中国现代天文学研究的开始。1928年,年仅23岁的留美大学生张钰哲(芝加哥大学天文系),发现了一颗新的小行星(被授予编号1125),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发现小行星。按国际惯例,发现人拥有它的命名权,于是张钰哲给其取名为“中华”。新中国成立后,更多的小行星、彗星等被我国科学家发现,为了表彰对国家和社会有突出贡献者,我国开始用他们的名字为小行星命名。如:青蒿素发现者屠呦呦;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著名数学家陈景润;核物理学家钱三强……

在这些被中国人发现、命名的天体中,有一例故事最为特别,它就是“池谷-张”彗星,它的发现者之一是开封市民张大庆。

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张大庆只是一名普通的天文爱好者,在1983年上初中的时候,就对天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阅读中他知道还没有一颗彗星是由中国天文爱好者发现而获得命名的,于是暗下决心要改变这个状况。其实这时期已经有很多中国天文爱好者独立观测到新彗星了,但由于器材落后和信息闭塞,往往都落后外国同好数月,与成功失之交臂。为此张大庆花了大量的时间阅读学习,设法结识资深专家,甚至用微薄的资金购买原料自己磨制望远镜。

“这颗彗星也许以你的名字命名,你将不仅使自己的名字与彗星长存于太空,而且为祖国争得了崇高的荣誉!”天文学家郝象梁的话时刻激励着他。历经517次搜索之后,张大庆终于在2002年2月1日晚,用他自制的20厘米牛顿望远镜观测到了一团从未见过的云雾状天体。“新彗星!”他的观测结果得到了国际天文联合会的确认,与另一位观测者:日本著名彗星猎手池谷薰,成为该彗星的共同发现者。这也是到目前为止中国人唯一一颗目视发现并得到命名的亮彗星(之前都是在天文台用相机发现)。这颗彗星在中国古代天文史中曾有记载(《吴江县志》等史料记载它曾在顺治十八年正月初四,即1661年2月2日出现过)。

即便在灯火辉煌的都市,我们依然可以用肉眼看到近千颗恒星。虽然我们叫不出每颗星的名字,但请不要忘记:被铭刻在天上的,不仅有遥不可及的星光,还有属于我们民族的故事。

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中国国家历史又双叒叕上新啦!

我们看到的“繁星”都是历史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8日 15:34
下一篇 2022年4月18日 19:2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