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1956年,文化部文物局获悉,保存在山东曲阜孔府内的孔府历史档案被盗遭劫,所幸被截获。但这批档案已凌乱不堪,损毁严重。文物局立即派专家赶赴曲阜组织抢救,终于让这批珍贵档案得到专业整理,完好留存。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鸟瞰孔府全景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1

遭劫被毁

孔府档案面临灭顶之灾

当年春天,孔府宗族中有不肖者将历代“衍圣公”的文物和档案偷运至滋阳渡口,私下倒卖,情况十分危机。当地政府闻讯后立即采取措施,截回了一部分,但这些档案已杂乱不堪,急需行家指导整理。于是,当地政府向中央政府请求帮助,希望能派专家前去协助,时任文化部文物局领导的王冶秋和郑振铎,当即派故宫博物院专家单士元和李鸿庆两位先生立即前往。

6月18日,单、李二人从北京出发,第二天到达济南后,马上与省文物局取得联系,并直接转车南下奔赴曲阜,来到位于孔子后裔世袭衍圣公府内的曲阜文物保管所。

单士元先生一行到达曲阜的第二天,便对府内库藏的文物档案进行了一次全面了解,其中以保存四五百年的衣冠、画像、家具等文物最为珍贵,档案则主要是明代以来的文书档案,尤以清代档案数量最大。这些内容丰富的档案,是剖析孔府的第一手材料。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单士元先生

府内的前院原来是旧日典籍房的办公地,档案库就设在前院的西配房内。靠墙处,排列着黑漆大柜,根据黑漆断纹和制作式样,单士元先生判断这档案柜是明代的。当时柜内柜外,都堆放着陈年旧卷,以至于柜架腿都被重压在地下“寸许”。此外,还有不少大席包里也都装有地契、存根等。在清理工作中,专家们发现了1922年孔府清查档案时留下的几本不完整的册子,其分类号与他们实际看到的各字号档案正好吻合,由此判断,孔府保存下来的档案基本上是完整的,只是由于常年闲置无人过问,霉烂虫咬,杂乱不堪,需要马上进行抢救性整理。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部分孔府档案

孔府档案为什么数量如此之大,又能够保存得如此完整呢?这还要从孔府的组织机构说起。孔府不是一般的世袭公爵住宅,而是一个衙属组织,有专门负责缮写、管理文书档案的官员。元泰定年在衍圣公府内,就设立了司乐、管勾、典籍等官。明洪武初年,衍圣公官陛列文官之首,其中包括掌书一名,管理文移(文书);书写一名,管理缮写;知印一名,管理用印。清代也同样设有官职,而这些官职都是由“衍圣公”保举,列入国家职官编制里的。因此,在日常行文办事过程中也就自然会产生、积累大量的文书档案。1911年,推翻帝制,建立民国,但“衍圣公”的特权却一直保持未变,孔府文书档案也就原封不动地被留存下来。后来虽几经战乱,文物档案依旧安然无恙。但这些珍贵的档案资料,却长期被湮没,在孔府严密控制下,这些档案一直不为世人所知。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2

及时抢救

阻止孔府档案继续损毁

单士元先生一行到达曲阜的当天,就在知情人引领下,拜访了一位名叫孔昭培的老人,他是孔子的第七十一代孙,比末代“衍圣公”孔德成还长六辈。老人当年已经七十三岁了,自述清光绪末年进孔府担任典籍官以来,一直管理档案,已经有三十余年。老人说,刚进府时,在府内管理档案的人很多,有二十多人。1919年,孔府曾对这些档案进行过一次清查,但因档案数量太大,清查得并不彻底,那些放在老黑漆柜上的陈年旧卷,从来就未曾翻动过。1948年曲阜解放前夕,曾有部分孔府族人偷走大批档案想卖掉,被人截回。此后,旧孔府一些属员又偷卖了一千多斤档案。第二次准备偷运时,被及时发现,万幸未被运走,这些劫余的档案足足装了二十个席包。老人对家族中这些偷卖档案的行为非常愤慨,听说政府来人要组织整理,很热心前来帮助,希望把自己“经管有年”的经验奉献出来。

整理工作首先从除尘开始,按照柜橱的顺序依次进行。单士元先生曾在故宫整理过内阁大库档案和军机处档案,当时有一个整理原则,“原包原捆”“称不离砣”。这次整理孔府档案,依然遵循这个原则,在清理中,一张包皮也不遗弃,任何一件档案都不“挪移失群”。那些霉烂成砖块的档案,先放在另一边,待日后有妥善办法揭开后,再做整理。这样整理了几天,随时分类,随时归位,并将整理出来的档案放在新档案库房排好的柜橱里,分类庋藏,这些凌乱的档案“终于有了0初步的模样”。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衍圣公府征收祀银执照木牌 清木刻

现存的衍圣公府档案,年代起自明嘉靖十三年(1534年),止于1948年曲阜解放,前后达四百余年,总数不下二十万件。据孔昭培老人介绍,孔府保存数百年的档案分为八大类,类别名称按照《千字文》开头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个字来分类编号。

“天”字包括孔林孔庙的管理;“地”字包括祭祀田地的承种及收益情况;“玄”字包括衍圣公及世袭博士的承袭、官俸、历朝尊圣典例;“黄”字包括衍圣公府属员的管理;“宇”字包括各家世袭博士杂项事件及各处“学堂岗”案;“宙”字包括集市收税的有关文件;“洪”字包括京都大事和各省大事记载的文件、杂件等;“荒”字包括孔府历年修族谱及孔氏族属员和佃户免徭役事件。

经过十天的紧张工作,单士元先生一行的任务基本完成。此次初步抢救成效明显,及时阻断了档案继续损毁的现状,更重要的是,通过抢救性整理,提高了保管人员的认识,引起方方面面对这批档案的重视。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孔子博物馆收藏的孔府档案

回京后,单士元先生很快撰写完报告——《抢救山东曲阜孔府历史档案记》。报告洋洋九页公文纸,大致从七个方面向上级汇报了孔府的组织及档案的基本情况、档案的分类和遭劫的经历等。单士元先生对孔府档案的现状非常焦急,特别强调了抢救工作的重要性,“如果不做这次抢救工作,一二年后,它的后果,将是一堆泥块和纸灰,那真是不可补偿的损失了。”同时他还在报告中建议,要有组织有计划地对这批档案进行长期系统化整理,并尽快培养管理档案的干部。

报告呈上后,王冶秋批示:“这个报告写得很好,既生动又具体,我的意见最好在文化部内部刊物登载一下,以引各地保管所有类似情况者可以重视。”郑振铎批示:“可择要在通讯上发表。”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单士元先生的报告原稿首页

专家们离开后,曲阜文物保管所又继续对孔府档案进行整理,将档案分存于后五间房中,单独列项,专库保管,以便以后进一步整理。1956年8月,国家文物局委托南京档案史料整理处(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派四位档案专业人员来到曲阜,专门帮助整理孔府档案。一个月后,第一次整理工作结束,工作人员将孔府档案分为十二大类,分别是袭封、宗族、属员、刑讼、租税、林庙管理、祀典、宫廷、朝廷、政治、财务、庶务等。

1959年夏季至国庆节,由于孔府要进行复原陈列,工作人员便将档案由后五间房迁移至东大楼下保管,并将批拨的五十方香樟木,制成档案箱,专门保存这批珍贵档案。

1960年春,国家档案局局长曾三到曲阜检查档案工作,对孔府档案做出指示:“要片纸不丢,只字不损,把档案保护下来。”为此,曲阜文管所又加强了人力,对破损档案进行裱糊装订,至1965年,共整理出案卷8983卷。这之后,整理工作曾被迫停止过几年。1972年夏,裱糊整理工作重新恢复,建立了新的登记册,整理出的案卷达9000余卷,并全部归类编号,上架入箱,存用两便。此后,工作人员又陆续对剩余未整理的残破卷页进行裱糊装订,力争尽早将孔府历史档案全部整理出来。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清乾隆五十年衍圣公府捐赈鲁省灾荒米粮信票

3

深入研究

孔府档案堪称人类珍贵遗存

对孔府档案的研究,早在1962年就开始了,原哲学社会科学部(现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学者,曾经抄录过一些档案资料,做过专题研究。1964年后,历史研究所与曲阜县文物管理委员会、曲阜师范学院历史系合作,选录了一批孔府档案,组织师院的一些学生利用暑假进行抄写。工作程序是,先挑选出有代表性的案卷,再从每一卷内选出典型的文件,交给学生复写抄录。抄录后,交给几位对档案比较了解的老师进行校对、标点和拟题。实际上,每份档案原来都有一个题目,但大多比较笼统和一般化,而新拟的题目要求体现出这份文件的特点,既要确切,又要精练,还要符合古时公文程式的文风。这次为期一个月的抄录工作定下了几个选题原则:明代档案全抄;鸦片战争前的清代档案重点选抄;鸦片战争以后的清代档案适当选抄;民国时的档案暂不抄录。这次抄录的档案数量有四千余件,字数达五六百万字。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整理后的孔府档案封面

这批珍贵的档案整理完成后,因特殊年代的原因,其出版被耽误了十几年。之后,山东大学历史系与曲阜县文物管理委员会合作,也选录了一批近现代档案资料进行研究,曲阜县文物管理委员会还整理抄录出孔府档案的全宗目录索引。1978年,这批十几年前整理出来的档案资料的出版,又被列入议事日程。山东省社会科学研究所、曲阜县文物管理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等多家单位,联合组成曲阜孔府档案史料编辑委员会,组织各单位专业人员成立编辑部,对已经抄录的档案资料进行统一校点,进一步加工整理,并于1980年由齐鲁书社正式出版——《曲阜孔府档案史料选编》。全书共五百多万字,分为四编二十三册:第一编为孔府档案全宗分类目录索引;第二编为明代档案史料;第三编为清代档案史料;第四编为民国时期档案史料。每个历史时期的档案史料又按专题进行分类,每卷中的档案按照时间顺序排列。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曲阜孔府档案史料选编》

1982年6月,中华书局又出版了《孔府档案选编》。此书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研究室与曲阜县文物管理委员会共同编辑完成,汇集了经过整理的孔府档案中有代表性的资料,选用了部分文献和碑文资料及散档,共分为“孔府的由来及其特权”“孔府的土地与户人”等七章。

1990年3月,为加强孔府文物档案的安全保护,由国家拨款建造孔府文物档案馆,1993年12月竣工。新建档案馆为三进院落、四合院布局的两层仿古建筑,总面积3960平方米,为保存孔府文物档案提供了较好的条件。

历史档案是反映历史的真实材料,孔府档案内容涉及新中国成立前中国社会历史的各个方面,不仅具有典型性、完整性,更具有独特性。孔府档案是一批来自基层的具体材料,不仅反映出封建社会制度,还记载了孔府的特殊制度,记录了封建大地主生活的细节,对研究中国史、地方史以及孔氏家族史等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2015年4月,孔府档案入选第四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2016年5月,又成功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这些殊荣足以说明,孔府档案是极为珍贵的人类历史文化遗存。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2015年4月,孔府档案入选第四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为了对孔府档案进行深度整理和系统研究,2018年山东曲`阜师范大学成立了孔府档案研究中心,力图搭建一个具有一定专业水准的国内外孔府档案研究合作平台,探索出一套具有范式性、引领性、行之有效的整理方法,推出一批有重要价值,重要影响的学术成果。

孔府档案遭灭顶之灾,中央政府派专家抢救

END

图片为作者提供

东方财经杂志东方文化杂志

转载请注明来源版权,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注明来源:东方文化杂志(ID:dfwh_hk)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