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母亲,胎胎生皇帝

颜值即正义!这话不一定对,但用在娄昭君身上倒是恰到好处。当她第一次见到高欢时,就知道自己非他不嫁。

当时,高欢只是怀朔镇的一个大头兵,除了长得帅,几乎一无是处。而娄昭君出身鲜卑贵族,是真定侯娄提的孙女,上门求亲的人都能从洛阳城外排到娄府大门。

在中古时代的世家联姻中,出身很重要。高欢虽号称出身渤海高氏,先辈也曾做过郡守、刺史等一方大员,但自其祖父高谧开罪皇帝后,高氏家道中落。高欢的父亲高树生没能成功转型,一辈子游手好闲。高欢出生时,母亲就去世了,他是由姐姐和姐夫抚养长大的。

娄氏与高氏两个家族的云泥之别,让娄母坚决反对女儿的决定。但娄昭君铁了心要下嫁高欢,娄母毫无办法,只能开出条件:只要高欢凑足聘礼到娄家明媒正娶,她就同意这门亲事。

有了母亲的保证,娄昭君立即让婢女偷偷给高欢送钱。

最终,高欢抱得美人归,迎来人生的重大转折,并在随后的岁月中,创造出一段令人咋舌的帝王传奇。

01

01

娄昭君与高欢结合之初,确如娄母所料,二人的生活颠沛流离。

高欢是个眼里有活的人,会来事儿。之前一直没能出人头地,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穷。自从娄昭君嫁给他后,高欢短时间内就在妻子的资助下,拉起了一支数百人的小型武装力量。

见到高欢一朝变成“凤凰男”,怀朔镇将段长开始对这个穷小子刮目相看。他拉着高欢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我看你有经天纬地之才,终不会在我这里荒废岁月。我打算把我的子孙都托付给你,还望你以后飞黄腾达了,不要忘记我们!”段长的话对高欢的激励作用极大。后来,他执掌国柄后,也果真照顾段长一家,追赠段长为司空,并给段长的子孙后代加官晋爵。

为表示诚意,段长决定先将高欢任命为军中函使,让其负责怀朔镇与都城洛阳之间的通信工作。这原本是份开拓视野的美差,可高欢却在第一次去洛阳送信时得罪权贵,遭人毒打,差点小命不保。

原来,自北魏孝文帝改革后,迁都洛阳的鲜卑贵族们就陷入崇尚汉化、重文轻武的风气中。朝廷内部,武官要比同级别的文官地位低半截。像高欢这种初出茅庐的边镇人士,居然敢在贵族赐食的时候,与主人同桌吃饭,成何体统?不打你打谁?

得知高欢遭人毒打,娄昭君既愤怒又心疼。她主动要求随军,到营中照顾高欢起居饮食,直至丈夫完全康复。

高欢心里也很憋屈,他不明白为何同样生而为人,边镇将士只配在前方浴血奋战,而后方的贵族却可以肆意捉弄甚至惩戒他们。在养伤期间,他还亲眼目睹洛阳城内的禁军烧了禁军统领家的房子。对于如此作乱犯上的军中哗变, 朝廷居然置之不理。高欢很难想象,这种朝廷,还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吗?

果然,不久后,六镇军民因讨薪不成,发动震惊天下的“六镇起义”,沉重打击了北魏王朝统治。天下大乱,伤好的高欢也跃跃欲试。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娄昭君。

史上最强母亲,胎胎生皇帝

没想到,身为鲜卑贵族的娄昭君居然举双手赞成高欢的决定。

她提醒高欢,若君真想成就一番大事业,此时就应该散尽家财,广交宾客,壮大声威。如此,才有机会在各路诸侯中脱颖而出。

她还建议高欢可以先投靠周边势力强的诸侯,待日后看准形势,再脱身单干。

于是,高欢和姐夫尉景率部投奔了河北起义军首领杜洛周。

02

02

当时北魏六镇起义势头正盛,紧随杜洛周之后,尔朱荣、万俟丑奴、鲜于修礼、葛荣等人也笼络了大批人马,在边境上举义。

然而,值此枭雄并起之际,杜洛周却安于现状。

领导没有开拓精神,必然影响小弟的发展前途。对此,娄昭君替高欢忧心忡忡。她主动找到高欢的姐夫尉景和自己的姐夫段荣,说服他们与高欢一起做掉杜洛周,将这支已经打出名号的义军收入囊中。

谁知,这场经过精心策划的刺杀,最终却以失败收场。好在,计划开始前,高欢等人已想好退路。计划失败后,他们就顺势投靠了葛荣。

葛荣与高欢一样,原先也是怀朔镇镇兵出身。所以,投奔了葛荣的高欢一度以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奋斗目标。

葛荣靠内部造反起家。他原先不过是这支义军中的一个分支头领。老大鲜于修礼被部下杀害后,葛荣就顺势吞并了他的队伍,成为当时河北起义军中声势最为浩大的一支。

可是,娄昭君照样看出了葛荣的自大。她认为,天下各路起义军中,唯有发家于北秀容川(今山西朔州)的尔朱荣最能成气候。因为,尔朱荣的队伍都是家兵,个个长得五大三粗,一等一的套马汉子,与当初依靠贺兰部发家的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很像。跟着他,咱们或许才有更大的机会。

就这样,高欢又一次作出了人生重大抉择——投奔尔朱荣。

史上最强母亲,胎胎生皇帝

尔朱荣一开始对前来投奔自己的高欢十分看不起。这导致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高欢一家生活清苦。

此时,高欢与娄昭君已经相继拥有了高澄、高洋两个儿子。作为顾家的男人,高欢觉得特别对不起妻儿。反倒是娄昭君觉得没什么,她认为男儿应该志在四方,做个伟丈夫,家里的事,就全交给她好了。

高欢追随尔朱荣征战期间,娄昭君留在家里照顾一家老小。天冷了,她就出门,在帐篷外燃马粪取暖,还不时制作棉靴,赠予亲族部属,与他们一起吃大锅饭,共渡难关。

正所谓“是金子到哪都会发亮”,一次,高欢跟着尔朱荣去马厩,恰逢一匹烈马在里边捣乱。高欢赶忙冲入马厩,三两下把烈马驯服,临了还不忘提醒在马厩外的尔朱荣:“对付恶人,也得这么办!”

当时,尔朱荣正为下一步的军事推进感到烦恼,听高欢这么一说,就赶紧询问对方有何良策。

高欢也不藏着掖着,直言道,方今天子愚弱,太后淫乱,孽宠擅命,朝政不行。而您神功圣武,正是时机打出“清君侧”旗号,号召天下群雄拨乱反正,如此大业既成。当然,这也是我高欢的个人意愿!

尔朱荣听罢大喜,拉着高欢的手回帐详谈。两人从中午聊到深夜,高欢出来时,已经成了尔朱荣身边的首席军师。尔朱荣之后甚至公开表示,假若哪天他不在了,能代替他统领全军的,唯贺六浑(高欢小名)耳。此后,依照高欢的计谋,尔朱荣果断出兵洛阳,在“河阴之变”中,屠尽北魏一干宗室大臣,控制了朝廷的实际权力。

在正史中,这一系列重大历史变故并没有娄昭君的身影,但草蛇灰线早已埋下,这背后少不了娄昭君的推波助澜。

03

03

尔朱荣掌控北魏实际权力后,他的盟友元子攸以宗室的身份被推举为新帝,即孝庄帝。作为尔朱荣的“头马”,高欢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他以定策之功,被封为铜鞮伯,跻身贵族之列。

然而,孝庄帝与尔朱荣的分歧,此时却是越来越大。察觉到老大的危险,高欢极力劝尔朱荣顺势称帝,可对方这次并未采纳他的建议。结果,孝庄帝先发制人,迎娶了尔朱荣的女儿,并假借尔朱氏产子之名,将尔朱荣骗入宫中刺死。

尔朱荣死后,侄子尔朱兆继承了叔叔的权力。但,尔朱兆是个莽夫。不多时,充满智谋的高欢便趁机收编了他的六镇余部,起兵与之决裂。

经过一轮激烈的对抗,高欢终于在中兴二年(532)的韩陵之战中,掌握主动,攻入洛阳,推翻了尔朱氏集团,拥立元修(即孝武帝)为帝,以大丞相、渤海王的身份控制着北魏朝政。

作为曾经的“军嫂”,娄昭君苦尽甘来,成为一代王妃。

史上最强母亲,胎胎生皇帝

不过,身份转变后的她,却没能因此而尽享丈夫的爱。因为,自掌权之日起,高欢就纳尔朱荣的女儿大尔朱氏为别室,以此来安抚原尔朱集团成员。

换句话说,娄昭君做王妃,实际上就是要与别的女人一起分享丈夫高欢的爱。但娄昭君很大度,她主掌后宅,做事只讲究对错,从不因某事将矛头对准丈夫身后的其他女人。她还时不时给那些命运不能自主的女人们施加恩惠。因此,高欢的后院始终以和平相处,很少发生矛盾。

高欢掌权北魏的模式,与尔朱荣颇为相像。孝武帝元修即位后,也迎娶了高欢与娄昭君的长女高氏为皇后。随着时间推移,孝武帝对高欢的擅权也越来越不满。后来,孝武帝出走洛阳,投奔高欢的对手宇文泰。尽管孝武帝最终难逃一死,但高欢所领导的东魏与宇文泰所领导的西魏,对峙争雄的局面却就此形成了。

由于宇文泰初时的实力远不如高欢,因此,在作战时宇文泰谨慎用谋,高欢吃了不少败仗,连带着娄昭君也吃了不少苦头。

沙苑之战爆发前,高欢又一次率部出征,恰逢娄昭君身怀六甲,即将临产。半夜,娄昭君产下一对龙凤胎,自己产后大出血,危在旦夕。身边的人都十分担心娄昭君的安危,打算快马加鞭去追回高欢。娄昭君却拼尽全力告知众人:“王出统大兵,何得以我故轻离军幕?”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们现在把高欢叫回来能顶啥用处,别徒增大王的烦恼便好。

高欢得胜而归后,听闻妻子的深明大义,钦佩至极。或许正因如此,即便高欢后来又续娶了广平王妃郑大车、柔然公主郁久闾氏,但在他心目中,娄昭君始终无可替代。

史上最强母亲,胎胎生皇帝

他们不仅是夫妻,更是政治盟友。

04

04

东魏天平四年(537),高欢兵败沙苑。那一阵子,宇文泰以寡敌众的教科书式操作始终在高欢的脑海中浮现。

为了给老大找回自信,高欢的小弟侯景主动请命,说只需要借给他两万兵马,就能打得宇文泰满地找牙。

史上最强母亲,胎胎生皇帝

对于侯景的忠心,高欢是清楚的。不过,他刚刚遭遇大败,侯景的提法是否可行,抑或别有用心,他也拿不准。他将自己的犹疑告诉了娄昭君,并坚持认为侯景忠心耿耿。

谁知,一向支持丈夫的娄昭君,此时却提出了不同意见。她认为,侯景借兵,只会借而不还。到时,侯景利用手上的兵力谋反,才遭遇大败的高欢定然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再者,侯景是高欢手下重要的谋士和将领,一如当初高欢与尔朱荣那般。如若放任侯景和宇文泰火并,万一出点什么状况,也是高氏集团难以承受的。

所以,娄昭君认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打宇文泰,十分不可取。

高欢听了娄昭君的话,立即终止了借兵给侯景的念头。后来,侯景果然叛逃南方。

东魏武定五年(547)正月,高欢逝世。至死,他也没有改朝换代,甘为人臣。

高欢死后,其与娄昭君的长子高澄,继承了父亲的衣钵。东魏实权早已事实上掌握在高氏家族手中,从高澄成为渤海王起,他就为下一步称帝做着周密的安排。

但人算不如天算,武定七年(549),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之时,高澄却意外被身边的膳奴所杀。高氏夺权,瞬间付之东流。

此时,高氏面临着巨大的危机。为护住丈夫的心血,娄昭君忍住丧子之痛,秘不发丧,力排众议,将一向在高氏内部不被重点关注的次子高洋扶上王位,继续完成高欢未竟的遗愿。

然而,新上位的高洋却耐不住性子,想立即改旗易帜,登基称帝。为此,他专门求教母亲,希冀得到娄昭君的支持。

娄昭君听闻儿子想造反,突然暴怒称:“汝父如龙,汝兄如猛兽,皆以帝王之重,不敢妄据,尚以人臣终。”你一个刚刚参加政治工作的年轻人,尚无任何建树,现在就想学人舜、禹搞禅让,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高洋还以为,母亲是头发长见识短。于是,他召见全体高氏勋贵,并将篡位的意图告诉他们。哪料,大部分将领看了一眼娄昭君,又看了一眼高洋,全都默不作声。

最后,还是斛律金和贺拔仁两位重臣率先开了口,他们唯娄太妃马首是瞻,坚决反对高洋推行禅让计划。

高洋还是不信邪,他去信询问高欢的旧部司马子如、高岳、高隆之等人,得到的回复全都是不甚赞同。而高洋身边的长史杜弼则干脆告诉主子,如今谁力主禅让,谁就是想祸害大王的逆贼,理应处斩。

由于怀朔勋贵以及高氏集团的反对,高洋只能暂时取消篡位的动议。不过,他的内心始终不爽于母亲的阻拦,甚至为此埋下了日后怨怼其母的种子。

其实,娄昭君的意图,早已被杜弼点破,即“关西既是劲敌,恐其有挟天子令诸侯之辞,不可先行禅代事”。关西就是宇文泰部。要不是宇文泰的崛起,或许在高欢时代,高氏就能成为天下之主。只不过,宇文泰崛起后,高欢几乎没占过任何便宜。如果此时高洋选择篡位,那宇文泰完全可以借此机会,以天下正朔之名讨伐高洋。万一高洋不是宇文泰对手,高氏辛辛苦苦攒下的基业,岂不瞬间付诸流水?

娄昭君不想冒这个险,可一心只想当皇帝的高洋,却始终吃不透母亲的意思。

05

05

隔年,武定八年(550),高洋一步到位,逼迫东魏孝静帝禅位,自立称帝,史称北齐文宣帝。谁也没想到,高洋打脸来得如此之快。听闻高洋篡位,执掌西魏大权的宇文泰立即率部东征。所幸宇文泰出征途中,天降暴雨,“诸军马驴多死”,东、西之间的这场大战才没有迅即爆发。

在高洋的尊奉下,娄昭君住进皇宫,成了北齐的“宣训太后”。

史上最强母亲,胎胎生皇帝

既然号称“宣训”,娄昭君应有训导督促高洋的责任。而身为皇帝的高洋,也应时时聆听母亲的教诲。可自从高洋称帝后,人的劣根性就逐渐浮现。他遗传了父亲高欢的嗜酒成性,却没有学到父亲的节制本事,喝醉酒了就喜欢杀人、乱性。嫂嫂元仲华以及父亲的宠妃大尔朱氏,都先后成为他的逼奸对象。据传,高洋逼奸嫂嫂乃源于哥哥高澄曾奸污他的妻子李祖娥。因此,现代史学家认为,嗜酒、乱性可能源于高欢家族的精神遗传。

正史表明,这一时期,娄昭君仍然扮演着重要角色。此时的她,俨然就是高氏集团与怀朔亲贵之间的“保护伞”。即便高洋在位期间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但若因此忤逆一向强于政治的母亲,他的下场,可能分分钟比被膳奴所杀的高澄还惨。

这一点,在高洋借醉酒摔伤母亲之后,暴露无遗。

天保七年(556),已经做了七年皇帝的高洋彻底放飞自我。他在喝醉酒后,径直闯入娄昭君的寝殿。当时,娄太后正坐于榻上闭目养神。高洋二话不说,将其母连人带榻掀翻,导致娄昭君倒地,重伤不起。

事后,高洋醒悟,“大怀惭恨”。他担心母亲责罚,遂令人在太后宫前架起柴火,席地而跪,并下旨让大臣出尽全力杖责自己,以此减轻他忤逆母亲的罪过。

娄昭君也看出了高洋演戏的成分,遂令人改笞脚五十,事情因此作罢。

接受了处罚的高洋还是不敢怠慢,在太后面前“衣冠拜谢,悲不自胜”,并发誓从此戒酒。直到此事过去大半个月后,高洋才敢照旧。

由此可见,娄太后在高洋时代的地位是不容侵犯的。

06

06

正因如此,娄太后才能在嗜杀成性的高洋面前,保下另一个儿子的性命。

高洋即位伊始,即将年仅六岁的儿子高殷立为太子,希望他既能熟习汉人的儒家文化,也能像父祖一般驰骋沙场,建功宇内。经过儒家的洗礼后,高殷却对祖上流传下来的弑杀极度厌恶,这导致高洋一度认为太子不成器。

可高洋并不想像哥哥高澄那样,死了由弟弟即位。他想家天下,也想摆脱母亲娄昭君的影响。于是,他打算把自己的兄弟姐妹全部杀掉,如此,儿子高殷将来继承皇位便没有任何险阻。

高洋首先找借口把三弟高浚和七弟高涣杀掉,随后把屠刀伸向其他亲兄弟。当时,介于高浚与高涣之间的嫡子,仅常山王高演一人。所以,高洋想集中火力对付这个六弟。

可是,事情却难办了。

高演自小才智超群,很得母亲娄昭君的欢心。没办法,高洋只能再使出借酒闹事这一招。他知道高演为人严厉,属下有时候分析判断失误,就会被高演抓起来打一顿。于是,一次酒后,高洋也把高演抓过来,用刀抵住高演的肋部,并召来被高演惩罚过的人,要求他们说出高演的不是。直到高洋气消了,高演才得以脱身。

被高洋威胁了一顿后,高演回到家就开始绝食。这下,娄昭君心疼了,见儿子不吃,她也不吃,并借自己的威望让旁人向高洋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最终,拗不过母亲的高洋只好认输,而高演则在威望甚高的母亲的护佑下逃过一劫。但,这也为高洋去世后,其太子被废埋下伏笔。

天保十年(559),北齐文宣帝高洋饮酒过度而暴毙,年仅34岁。临终前,他将皇位传给了太子高殷,并让弟弟高演辅政。然而,就在高殷正位的第二个月,北齐发生了“乾明政变”。

原来,高殷即位后,宰相杨愔、燕子献等就向新帝建议:“处太皇太后(娄昭君)于北宫,政归皇太后(李祖娥)。”作为一位自北齐初创时起就有着极度参政热情的女子,娄昭君怎能让人把刀架在脖子上,任凭处置?因此,在她的鼓动下,她的儿子高演、高湛联手发动政变,将侄子赶下台,高演随后做了皇帝,即北齐孝昭帝。

史上最强母亲,胎胎生皇帝

不过,在高殷被赶下台的同时,娄昭君也有言在先,即高殷“令食一郡”,“出居别宫”,而高演也需保证侄子一世太平。

对于这些诺言,高演初时是遵守了。可自己另立的太子高百年,却比侄子高殷小了十二岁左右,高演实在担心哪天高殷复辟了,自家很有可能就会被以乱臣贼子的身份,满门抄斩,万劫不复。特别是在高演因狩猎堕马重伤后,他对侄子高殷的存在更加不放心。故而,拼着自己可能随时丧命的风险,他命人将高殷锤死。而这无疑又触犯了太后娄昭君希望家族子孙和睦共存的底线。

当高演最终病重不治后,娄昭君直接以太后的身份宣布,让自己的另一个儿子高湛继承皇位。这对北齐来说,是福还是祸,娄昭君已经看不到了。

就在高湛成为北齐武成帝的半年后,太宁二年(562)四月,娄昭君在邺城北宫去世,享年62岁。

对于自己的终局,娄昭君早有预感。在她病重的时候,宫里为了给她辟邪,内史皆称其为“石婆”。而同一时间,一首童谣在邺城广为传唱:“周里跂求伽,豹祠嫁石婆,斩冢作媒人,唯得一量紫綎靴。”为此,娄昭君专门召来医术精湛的徐之范为己治病,并询问他相关的传闻。徐之范对此童谣也表示不解,恰巧,他的哥哥徐之才也在宫中当差,他便向哥哥问起了缘由。

徐之才告诉他,这首童谣的意思就是说,石婆将在四月之中升遐。

果然,娄昭君在当年四月猝逝。

娄昭君薨逝后,北齐武成帝高湛成了众兄弟中唯一一个摆脱了母亲阴影的君主。他开始大力任用贤才,“求政善恶,问人疾苦”,北齐的政局和经济因此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但,少了娄昭君的庇护,北齐朝廷终究深陷于皇帝与勋贵集团的矛盾之中。

在这名女强人逝世15年后,北齐折损于内斗,被宇文泰的子孙趁虚而入,惨遭国破族灭。

也许,高氏北齐之兴衰,成也娄昭君,败也娄昭君。我们不得不承认,历史的吊诡无处不在。

参考文献:

[唐]李百药:《北齐书》,中华书局,1972年

[唐]李延寿:《北史》,中华书局,2000年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2009年

唐长孺:《魏晋南北朝史论丛》,商务印书馆,2010年

杨洪权:《一首童谣引起的思考——娄昭君刍议》,《烟台师范学院学报(哲学与社会科学版)》,1995年第1期

罗新本:《娄昭君平议——兼论北齐乾明政变》,《天府新论》,1997年第5期

韦琦辉:《勋贵集团与东魏北齐政治》,山东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5年

赵芳:《娄太后与东魏北齐政治》,天津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7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