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器里的中国史:春秋战国,玉的道德化与权力化

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玉进入道德化的演变过程。

诸子百家从不同的立场出发,为阐述自己的思想,纷纷拿玉做文章。

墨家的创始人墨子提出兼爱、非攻,主张节约。他说:“和氏之璧、隋侯之珠、三棘六异,此诸侯之所谓良宝也。可以富国家,众人民,治刑政,安社稷乎?曰不可。”

墨子这是说,像美玉和氏璧等天下公认的宝物,深得诸侯喜爱,可它们既不能使国家富裕,也不能使人丁兴旺,对社会安定也起不了作用,所以不是什么宝物,只是少数统治者的奢侈品而已。

法家的代表人物韩非子主张君主集权制,推崇“法治”。

对于玉器,韩非子的态度有一种实用主义的色彩。他在一则故事中说到,玉卮(一种盛酒器)和陶器都可盛酒,但是一个价值千金的玉卮如果没有底,连水都不能盛,而一个正常的陶器只要不泄露都可以盛酒,在这样的情况下,玉卮虽值千金却不能用,比不值钱的陶器都不如。

在韩非子看来,玉器的价值在于它的实用性,如果做成一件华丽的装饰品,不能在生活中使用,就没有太大价值。韩非子的观点,很符合法家的做派。

诸子百家敢于批判自古受君王推崇的玉器,可见百家争鸣的潮流之下,诸子思想的自由开放。

玉器里的中国史:春秋战国,玉的道德化与权力化

▲春秋·玉觽。图源:台北故宫博物院

但是,也有人从玉器中发掘出其他的内涵,那就是儒家的孔子

前文说到,孔子在与弟子子贡讨论世人为何“贵玉而贱碈”的问题时,说玉具有十一种美德。

玉温厚而润泽,是仁。

缜密而坚实,是知。

有棱角而不伤人,是义。

玉佩垂而下坠,是礼。

轻轻一敲,玉声清脆悠扬,响到最后,又戛然而止,好比动听的音乐。

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好比人的忠诚。

晶莹发亮,表里如一,好比言而有信。

宝玉所在,其上气如白虹,与天息息相通。

产玉之所,山川草木丰茂,与地息息相通。

制成圭璋,作为朝聘时的礼物,这是玉的德在起作用。

天下没有不尊崇玉的,这是玉的道在起作用。

到了独尊儒术的汉代,学者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将玉称为“石之美者”,并进一步总结孔子的观点,提出更广为流传的“玉有五德”

润泽以温,仁之方也;
鳃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
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
不挠而折,勇之方也;
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

君子比德于玉,将玉器从神鬼世界与王侯礼制中抽离出来,为玉文化注入新血液,使其永葆青春。

玉器里的中国史:春秋战国,玉的道德化与权力化

▲春秋·玉龙佩。图源:台北故宫博物院

春秋战国的另一个面貌,是诸侯争霸,战火频仍。

列国各自为政,保持了一定的独立性,也使各地玉器得到不同发展。从目前发掘文物来看,这一时期的玉器集中出土于中原、关中和江淮一带。

中原玉器在春秋早期与西周风格相近,到了春秋中晚期后玉器纹饰由简变繁,双沟和隐起的涡纹大量流行,战国时期以璧、璜、环为主体的组佩最为常见。

关中的秦玉多为礼器,纹饰华丽,器形规整,富有云雷纹的特征。

江淮的楚玉大多数是饰物,造型优美,雕琢精良,风格自成一家。

玉器依旧是诸侯常用的器物。出土于晋国故地的侯马盟书,就是将盟誓辞书写在数千片玉石上,因此得以长久保存下来,重现当年诸侯会盟的盛景。

随着周代百工的消散与铁制工具的广泛使用,私营琢玉作坊兴起,玉器也作为普通的商品出现在市场上,飞入寻常百姓家。

大商人吕不韦想转型从政时,跟他老爸对话,其中说到:“耕田之利十倍,珠玉之利百倍。”

玉器里的中国史:春秋战国,玉的道德化与权力化

▲战国·玉戈。图源:台北故宫博物院

春秋战国时期,最负盛名的美玉当属“和氏璧”

楚国有个人叫卞和,他在山上发现了一块玉璞,认为可雕琢为美玉,便将其献给了楚厉王。玉璞是未经琢磨的玉石,如果不经锯割,外表看上去像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楚厉王不识货,找来玉工鉴定,那人说,这就是块石头。楚王大怒,认为卞和有欺君之罪,下令砍掉了卞和的左脚。

楚武王即位后,卞和再次将这块玉璞献上,却因为同样的原因被砍掉右脚。

过了几十年,玉璞依然无人问津,卞和也已是风烛残年,他听说国君已经换成了楚文王,又想献玉,无奈双足已废,无法前往都城,遂怀抱玉璞坐在山下痛哭,一连哭了三天三夜,两眼都流出血水。

楚文王听说这件奇事,派人问卞和:“天下被削足的人不计其数,为什么你却哭得如此悲伤?”

卞和答道:“我并不是因削足而悲伤,而是因为美玉被误认为石头,忠贞之士被当做欺君之臣,如此是非颠倒,实在是让人悲伤啊!”

于是,楚文王命玉工剖开玉璞,果然得到一块无暇的绝世美玉,为嘉奖卞和的忠诚,将此玉命名为“和氏璧”。

后来,楚国遭逢多次变乱,和氏璧亦随之销声匿迹。到战国时,因为各种机缘巧合,和氏璧流落到了赵国

玉器里的中国史:春秋战国,玉的道德化与权力化

▲和氏璧辗转列国,历经坎坷。图源:影视剧照

秦始皇的曾祖父秦昭襄王听说和氏璧在赵国,派人送信给赵王,表示愿意用15座城来交换和氏璧。

赵王不知秦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派大臣蔺相如携带和氏璧出使秦国,跟秦昭襄王当面会谈。

秦昭襄王自恃有虎狼之师,当然不是要真心跟赵国做交易,他设宴款待蔺相如,随后骗蔺相如向和氏璧献上,并传给左右观看,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蔺相如看出秦昭襄王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根本无心交出15座城,就走上前说:“玉上有瑕疵,让我指给您看。”

秦昭襄王把和氏璧递出去后,只见蔺相如持玉倚柱而立,怒斥秦王,说你如果无意以城易璧,就别再逼我献玉,不然,我的头就跟和氏璧一起撞碎在这柱子上。秦昭襄王看这个猛人不好惹,好声好气道个歉,随后命人去取地图,指出给赵国的15座城。

蔺相如已经被耍了一次,他知道秦王终究是个大忽悠,不会交出城池,便找个借口说,赵王当年命我送玉前来时曾斋戒五日,您也应斋戒五日,并设九宾之礼,这样我才把和氏璧献上。

秦昭襄王见无法强夺,只好先答应了。可蔺相如回到宾舍,就暗中命一个随从换上秦国百姓的衣服,怀揣和氏璧,连夜逃回赵国。

五日后,秦昭襄王再次召见蔺相如。蔺相如将和氏璧送还赵国的事情如实相告。他说,秦强而赵弱,秦王应该先割让15座城给赵国,赵国本来也不敢得罪秦国,自然会坚守诺言,送上和氏璧,并说自己欺骗了秦王,愿意下油锅被烹。

秦国大臣一听面面相觑,有人劝秦昭襄王把蔺相如拉下去处死。秦昭襄王倒是很大度,还是以隆重的礼节对待蔺相如,并放他回到赵国。

蔺相如回到赵国后,因不辱使命而加官进爵,名留青史。

这就是“完璧归赵”的典故。

玉器里的中国史:春秋战国,玉的道德化与权力化

▲蔺相如完璧归赵。图源:影视剧照

和氏璧被继续收藏在赵国,直到公元前228年,秦王嬴政派兵攻破赵都邯郸,才得到和氏璧。

此后,和氏璧便从历史记载中消失了。一说嬴政灭六国后,一统天下,自称始皇帝,以皇帝用的印为玺,并将和氏璧制成了传国玉玺,但后来,传国玉玺也失传了。

参考文献:

[清]吴大徵:《古玉图考》, 中华书局,2013年

郭宝钧:《古玉新诠》,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48年

张广文:《玉器史话》,紫禁城出版社,1992

周南泉:《中国玉器鉴赏图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7

杨伯达:《杨伯达说玉器》,上海辞书出版社,2011年

卢兆荫:《古玉史话》,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3日 16:29
下一篇 2022年7月13日 16:3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