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088-真正要命的问题

作者:斯文的樊学长

校稿:朝乾 / 编辑:带鱼

10月24日,来自同一个家庭的八个孩子失去双亲后全数饿死在喀布尔。其背景则是阿富汗目前的普遍性危机——粮荒

早在2018年大旱时,部分地区就出现了靠几岁大的女孩赚取彩礼的情况。如今,现实压力下,恶习死灰复燃,且规模远超往年。

这一次,阿富汗的粮食危机是全面性的。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为了生存“卖儿卖女”,阿富汗的人间悲剧

(童婚,图:news.un.org)▼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贫瘠的山之国

在阿富汗,大约70%的人口以农业为生。农业对于阿富汗不仅是粮食安全问题,还是关乎大多数人的社会问题。即便务农的人口如此之多,阿富汗的农业却异常脆弱

这个国家的农业

事实上是一大堆或大或小的绿洲组成的

(图:Sigitpramono / 图虫)▼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这种脆弱,首先源于其地理基础。阿富汗国土面积65万平方千米(相当于6个江苏省),据国际粮农组织2018年的数据,可耕地只占其中的11.8 %。即使把所有耕地、牧场、经济林的面积加总也仅占国土的58.1 %。

偌大的国土,真正可耕的地却极其细碎▼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而这些不大的可耕地区域,其实也是相对贫瘠的。更大的问题是缺水。阿富汗全国年均降雨量仅240毫米左右,农业严重依赖灌溉,问题是该国灌溉设施也相当残破。

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西北部

如果没有这条母亲河以及保存完好的灌溉设施

坎大哈恐怕也无法养活自己(图:长光卫星)▼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80年代以来的长期战乱与军阀割据,导致灌溉设施残破不堪。在近20年相对安定的时间里,农业基础设施也没能全面振兴。如今,阿富汗灌溉区仅有3万平方公里。

国情如此,抛开非政府控制的地方不说

就算在政府实控地区,灌溉方式依然落后

(修修补补又一年,图:Flickr)▼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阿富汗化肥和良种非常依赖进口,供应不稳。除了进口,各国政府与非政府组织的捐赠也是当地农民获取化肥、良种的途径。

自1960年以来,阿富汗化肥使用量呈波动性上升的趋势,到2018年,阿富汗每公顷耕地的平均化肥消费量上升至7.7千克。但同时期,中国为每公顷393.2千克,美国为每公顷128.8千克,差距悬殊。

长期对阿援助化肥的,除了联合国粮农组织

还有我国,即使在今年战时,也没有中止过

(堪比金坷垃,图:FAO)▼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更加脆弱的,是阿富汗的农业生产组织形式。该国67.5%的农民是小农民,他们耕作的灌溉土地面积通常只有0.5~1.5公顷。

由于缺乏节育观念,这些小农逐渐陷入了越努力越贫困的怪圈。较高的生育率,给家庭带来了巨大经济负担。农民不得不高强度利用有限的土地,甚至开发贫瘠的边缘地块。在缺少化肥的情况下,这样的土地利用方式,自然导致土壤肥力进一步下降,生活越来越有一天没一天。

多生一个劳动力,也就多一张嘴

但这里的关键限制资源不是人口,而是土地

(死循环,图:壹图网)▼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饥饿的民族

阿富汗土地贫瘠,气候类型单一,其农产品类型也非常单一。以至于其农产的抗风险能力不强,气候一旦不稳定就很要命。

2018年,阿富汗遭遇大规模旱灾,三分之一人口粮食难以得到保障。到了2019年,阿富汗风调雨顺,便迎来丰收,粮食产量558万吨同比增长35%。收获了约111.3万吨葡萄,而排名第二位的水果苹果便降至25万吨。各类蔬菜总量仅有154万吨。各种肉类更是仅有36.1万吨。唯一亮眼的产量便是奶类,产量高达200万吨。

当农业生产还停留在看天吃饭的阶段

碰上坏年景,苦劳不得食就会是常态

(图:Flickr)▼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即使偶有丰收年份,阿富汗离维持粮食安全也很远。落后的基础设施不仅影响生产,也会大大增加食品的运输难度,增加流通过程中的浪费。易腐的肉蛋奶和果蔬的损耗尤其大,能运输到消费端的食品大打折扣。

阿富汗蔬菜产量较少,类型也非常单一,绿叶蔬菜尤其少。水果质量很好但是受限于运输、储存条件,大多要做成干果,导致营养流失。这导致了阿富汗国民饮食结构的不均衡。

农业水平不单体现在种植生产方面

相关产业链能不能跟上,也是个指标

(洗了卖,不能放,图:shutterstock)▼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阿富汗的传统饮食以各种馕为主,大米的价格比小麦贵,加入干果、藏红花、肉块的抓饭,已经可以用来待客。肉菜的做法主要是烤肉和各种加入老酸奶、蔬菜和干果的炖菜,属于大餐。

这样的饮食习惯,又导致阿富汗人的饮食结构以碳水为主,蛋白质摄入量因人而异,维生素和微量元素摄入较为缺乏。这就导致,能吃饱饭的阿富汗人也可能会营养不良。

眼下,阿富汗人恐怕更在意的是:

下一顿饭在哪,能不能吃饱活命?

(图:U.N)▼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外形硬朗、须发浓密的塔利班照片,很容易让外界高估阿富汗人的身体素质。阿富汗男子的平均身高只有170cm,女子的平均身高为163cm。能勉强维持这个身高数值,还要感谢阿富汗饮食中无论煮什么都来一勺的老酸奶。

一家好几口人,一顿却只能吃这么点儿

再分一分,蛋白质怎样都是摄入不足的

(图:savethechildren.net)▼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在当下的人类社会,任何国家都有贫富分化,它在普遍贫困的阿富汗表现得尤其残酷。那意味着营养不良甚至是饥饿。

近二十年来,美国为了扶植阿富汗政府,给予了阿富汗天量援助。这些年里,阿富汗人依旧贫穷,体质上也没有飞跃。2018-2019年大干旱时期,甚至陷入饥荒,依靠各国援助才勉强渡过难关。

弹指二十年,一切都变了,又好像没变

美国来了走,阿塔去了回,阿富汗人还挨饿

(艰难度日,图:Flickr)▼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但是,依靠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和援助,阿富汗人口从2001年的2161万膨胀到了2020年的3893万。以阿富汗现有的农业水平,粮食无法自给,然而食品需求量还在攀升。

人口增多了,而粮食产量却不变

存量远远不够,饥荒已经迫在眉睫

(图:Flickr)▼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步步逼近的大饥荒

阿富汗农产歉丰之间的巨大落差导致了价格的频繁波动,灾年粮价飞涨,丰年又粮价暴跌,但总体来看,是不够吃的。

2020年冬季,受拉尼娜效应影响,阿富汗降水减少了三分之一,且气温低于平均水平,影响了冬小麦的收成。那时,阿富汗的粮价就一度飞涨。

到了今年,阿富汗相比平均水平仍然更加干燥,部分地区出现了严重旱灾,以至于今年的粮食产量可能比去年还要低20%。

干旱让饲草价格飞涨,许多奶农难以为继

而乳制品,是阿富汗人获取蛋白质的主要来源 ▼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不但本国粮食歉收,进口也更加困难了。塔利班总攻的两个月时间,战斗必然影响到粮食进口。如今尚未巩固的塔利班政权,不但拿不到美国的援助,还要面对海外资产冻结和经济制裁。

出于巩固政权的考虑,塔利班对边境口岸的管控也有所加强。以往,阿富汗与伊朗、巴基斯坦的边境存在大量管控漏洞,走私活动频繁。如今加强管控后,走私来的粮食也变少了。短短几个月时间,阿富汗便开始陷入缺粮的境地。食品价格相比去年上涨了55%。

政治上的混乱状态也引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导致失业率上升。最先失业的,则是那些在城市打零工的人。城市贫民面对粮食危机,相比农民要脆弱得多。

曾经的阿富汗政府主导着良种的分配,前政府垮台后,大量专业人士离开阿富汗。对塔利班政府来说,如何快速恢复起种子分配的能力,避免缺粮延续到一下季,是个重大考验。

当冬小麦季来临时,许多农民无种可播

现在季节已过,来年又会造成粮食缺口

(雪上加霜,图:Flickr)▼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为了节约口粮,一些阿富汗穷人一天只吃一顿,早晨只能用茶水充饥,这惟一的一餐通常也只有主食,很少吃蔬菜,更不用说水果和肉了。这些家庭给女儿定娃娃亲以换取彩礼,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如今,阿富汗只有一半婴儿0-6个月完全接受母乳喂养。6-24个月大的儿童中,只有12%能保证其年龄所需的食物多样性。41%的五岁以下儿童发育迟缓,让阿富汗成为发育迟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阿富汗一方面人口快速增长,一方面有多达9.5%的国民存在严重急性营养不良导致的消瘦。

最先被饥饿与病痛缠上的,是儿童

据WFP数据,阿富汗有200万营养不良儿童

(不落忍,图:wiki)▼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粮农组织开发的综合粮食安全阶段分类(IPC)系统,通过衡量消费水平、营养状况、死亡率、供应稳定性、脆弱性等维度,将缺粮程度从低到高分为5级:1.最小/无,2.压力大,3.危机,4.紧急情况,5.灾难/饥荒。

2021年9月和10月,近1900万阿富汗人(接近全国一半人口)陷入粮食危机(即三级及以上)。这一数字比去年激增近30%,其中680万人属于紧急状态(即第四级)。

如果有得选,谁愿作离乱人?

但这也恰恰是最悲哀的一点,没得选

阿富汗人根本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走向

(图:islamic-relief.org)▼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今年冬天又是一个拉尼娜年,阿富汗冬季的气温与降水恐怕又会低于平均水平。粮食价格再度上涨恐怕会压垮早已不堪重负的阿富汗贫民。

今年11月至明年3月这段时间,阿富汗非常需要外援,情况若进一步恶化,恐怕会有一半以上的人口陷入粮食危机,大规模饥荒也不是完全没可能。这将是强所未有的重大危机。

疫情,动荡,饥饿,死亡

犹如天启四骑士,横行在这片土地

(沦落街头,图:shutterstock)▼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联合国已经呼吁为阿富汗紧急募捐6亿美元。从9月末开始,中国援助阿富汗人民的药品、毛毯、羽绒棉、粮食等物资也分批到达阿富汗。

10月28日,美国也通过在当地的援助组织,向阿富汗以及在他国的阿富汗难民援助1.44亿美元的物资。这些物资或许可以救急,但并不能真正解决阿富汗的农业和人口困境。

这人世间的事啊,总是经历过才会懂

在实现吃饱饭这条路上,中国人感触太多

(守望相助,图:mfa.gov.cn)▼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阿富汗,饿肚子问题到了紧要关头|地球知识局

当然,塔利班目前的难题也不仅是粮食,毕竟全国尚未完全安定,更激进的ISIS分支也逐渐活跃了起来。不美好的秩序也好于没有秩序,当权者的取舍权衡固然有其理由,只是这每一项对于个人都是山一般的重,我们也只能希冀自己不被时代的灰尘砸到而已。

参考文献:

1.https://cn.knoema.com/atlas/%e9%98%bf%e5%af%8c%e6%b1%97/topics/%e5%86%9c%e4%b8%9a/%e5%9b%bd%e5%86%85%e4%be%9b%e7%bb%99%e6%80%bb%e9%87%8f/%e8%b0%b7%e7%b1%bb

2.https://www.mofcom.gov.cn/dl/gbdqzn/upload/afuhan.pdf

3.https://www.savethechildren.net/news/children-dying-starvation-kabul-%E2%80%98unprecedented%E2%80%99-food-crisis-leaves-almost-14-million-afghan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

END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11月4日 00:00
下一篇 2021年11月30日 00: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