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雕麻将,又一项香港传统手工艺术可能失传

手雕麻将,又一项香港传统手工艺术可能失传

香港文化界近日传来好消息。行政长官李家超10月19日公布的首份施政报告中, 提出了制订新的“文艺创意产业发展蓝图”,又会成立“文化艺术盛事基金”,计划每年与业界合办“流行文化节”等等。

早在竞选特首期间,李家超就提出“文化之都”愿景,让人心一振。走在香港街头,不经意就能遇到一间间各具特色的老店,旗袍、海味、砧板、药材、剪发、钟表……一家几代人对自家老字号和手艺的坚守与传承,勾勒出香港百年来的发展轮廓,支撑着这座城市 的人文气息。

不过,香港历来地少人多,租金冠绝全球,疫下三年,有不少老店正在逐渐消失,令人怅然叹息,不少人希望港府能够推出政策,予以拯救。手雕麻雀就是其中之一。

手雕麻将,又一项香港传统手工艺术可能失传

现在喜欢打麻雀的港人依旧很多。

麻雀,在内地则称为麻将,发展自明清时期,在晚清开始盛行,被称作中国的“国粹”。 麻雀并无统一牌式,大江南北规则差异颇大,广东牌、台湾牌、上海牌均各有特色,远至海外也会随着当地文化差异而互有不同,新加坡牌甚至有猫、老鼠、蜈蚣、鸡等。

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打麻将就风行香港,此后半个多世纪历久不衰。老香港售卖麻雀的店铺十分多,时代变迁,虽然麻雀牌制作技艺现在已“贵为”香港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但近30年间,香港却再也没有新开张的手雕麻雀店。

早期的麻雀牌以动物骨头加上木或竹片制成,因此麻雀雕刻又称“刮竹”,麻雀馆亦被称为“竹馆”。在没有机器大量制造的年代,麻雀都是由师傅们的巧手一刀刀雕刻、上色。现在的麻雀雕刻一般以亚加力胶为原料。每位师傅一天可雕刻一至两套麻雀牌,由原料加工到制成需约三天。

手雕麻将,又一项香港传统手工艺术可能失传

麻雀雕刻

手雕麻将,又一项香港传统手工艺术可能失传

上色

手雕麻将,又一项香港传统手工艺术可能失传

铲去麻雀牌表面多余的颜料

传统麻雀牌的生产分多个工序,包括切割原料(截牌)、打磨抛光(磨牌)、雕刻及上色。

师傅先用电锯切割胶料,再用哥罗芳黏合底面,把角位打磨、抛光。人手雕刻麻雀牌主要工具为灯箱、雕刻刀及油漆。灯箱顶部是传热的金属片,先放上需要雕刻的麻雀,利用灯泡的热力软化雕刻面,然后利用雕刻刀在麻雀上雕出相关图形和文字。

不同麻雀花款有专用的雕刻刀。“索刮”用作拉出索子条纹雏型刮刀,然后用一般的雕刻刀加深条纹;白板有专门的白板刮刀;“钻架”及“圆规”用作雕刻“筒子”的饼图案;而“万子”“红中”“花”等不规则的文字图案则会使用一般的雕刻刀。

手雕麻将,又一项香港传统手工艺术可能失传

雕刻刀

麻雀牌颜色以红、蓝、绿三色为主,刻好图纹后会先涂上一层滑石粉再上色,以便去除超出边界的颜色。师傅以天拿水浸软画笔的笔尖,在已雕刻的麻雀牌上扫上油漆,每次只上一种色,待干后再填另一种色,最后用铲刀铲去麻雀牌表面多余的颜料。

手雕麻雀虽然精细,但成本高、效率低,1980年代后渐被机器取代,行业因而式微。1990年代末出现的电动麻雀台需配合特定麻雀,更加削弱手雕麻雀的生存空间。自此香港的麻雀牌雕刻师傅日渐减少,剩余的老铺已经不多,位于佐敦一带的“标记麻雀”就是幸存的之一。

“标记麻雀”是一家楼梯铺,仅能容一人出入,年过70的店主张顺景师傅(景叔),是这家老店的第三代传人,对自小在麻雀铺长大的他而言,入行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祖父、父亲皆是麻雀雕刻师傅,耳濡目染,上手很快,至今从业已50余年。景叔是行内为数不多的老师傅,一身手雕麻雀工艺,即使放在行业巅峰时期,也称得上顶尖。

手雕麻将,又一项香港传统手工艺术可能失传

位于佐敦一带的“标记麻雀”是幸存的老店之一。

景叔入行时正是上世纪手雕麻雀最盛行的年代,他称当时佐敦一条街就有十多家同类铺头,不过现在仅剩两家,仅其一家有做手雕麻雀,据其所知,全港可能亦只有5家同类老店。

景叔回忆,六七十年代时,香港很流行每过年就换一副新牌,店铺生意非常好,外国人来一买就一百多套。虽然师傅们会尽量使整套麻雀整齐工整,但不同师傅的刀法笔法笔路皆不同,在以前行业昌盛的年代,内行人都能分辨出哪套麻雀出自哪一位师傅的手。

现在,喜欢打麻雀的港人依旧很多,但景叔直言生意并不好。经验积聚的手艺是珍贵的,但一副手雕麻雀共144张牌,雕刻要花一个星期,售价约5500港元,只有少部分客人仍愿意为它买单。

为了跟上大潮流,景叔试过利用互联网推广手雕麻雀,子女在数年前也替他开设了脸书账号,还因此揽到外国生意。除了购买手雕麻雀,也有不少外国人希望学习这门手艺。几年前,景叔还开始与社企合作开办工作坊,多了媒体报道和推广,更多人认识到手雕麻雀,开始找景叔订制特别款式及刻字。

至于徒弟,景叔坦言并没打算,即使有人感兴趣,他也没有心力传授,“现在流行怀旧,谁知道怀旧风气可以持续多久?”一身手艺后继无人,“说不可惜是违心”,“别人或会希望将这门手工艺继续薪火相传,我还是希望子女们都能够活出自己的一片天,毕竟,手雕麻雀大概只会走到我这一代吧。”

手雕麻将,又一项香港传统手工艺术可能失传

景叔希望政府酌情处理,保留原址传承手雕麻雀工艺。

景叔沿袭上一代港人的“捱得”精神,除了年初一,每天风雨不改开店,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令人遗憾的是,三年疫情未打倒“标记麻雀”,但近日的一纸清拆令却可能令其结业。这个传承近70年、曾搬迁过四次的老铺,9月底接获屋宇署通知,因楼梯铺违反僭建条例,须在10月底迁出。

“标记麻雀”随后在脸书发帖称:“标记麻雀始终未能面对时代的洪流,并将于10月尾迁离陪伴近半世纪的佐敦⋯⋯景叔一直希望继续坚持手雕麻雀工艺,直到有一天他要真正从这段岁月退下来为止,即使已到古稀之年,亦面临营运的种种困境,但他并不打算就此走进退休生活。衷心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可以酌情处理,有条件地保留原址,让我们继续将这份传统手雕麻雀工艺传承下去。”

而对手雕麻雀或将失传,帖文称:“眼看着自幼坚持至今的技艺,似乎真的走到最后一段路,豁达背后那无法言喻的苦,相信只有景叔心里最清楚。”

编辑丨马小闲

东方财经杂志 东方文化杂志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东方文化杂志(ID:dfwh_hk)

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