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热夏天怎么过?古今文人墨客来教你

史上最热夏天怎么过?古今文人墨客来教你

2022年夏天,热浪席卷北半球多个城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世界正在燃烧”。

7月15日,英国因“异常高温红色预警”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同处“烧烤模式”的法国,也出现了42摄氏度的高温,创73年来新高。西班牙和德国,40—43摄氏度的高温天气已是家常便饭。

在中国,大暑过后,中央气象台多次发布高温黄色预警。杭州人工增雨、济南试行集中供冷、南昌户外核酸采样可以不穿防护服……各地各城纷纷拿出应对之策。

古代中国发生天灾的时候,皇帝一般会祈福赈灾,甚至会发布罪己诏,向上天承认自己的过错,希望能够得到宽恕,以转移矛盾。而那些既有文采、又懂生活的古今文人墨客们,又都是怎么“优雅地”度过夏天的呢?一起来看看吧……

李白:在山林裸奔

懒摇白羽扇,

裸袒青林中。

脱巾挂石壁,

露顶洒松风。

——《夏日山中》

白居易:心静自然凉

史上最热夏天怎么过?古今文人墨客来教你

何以销烦暑,端居一院中。

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

热散由心静,凉生为室空。

此时身自得,难更与人同。

——《消暑》

袁枚:大口吃西瓜

史上最热夏天怎么过?古今文人墨客来教你

丙子(约1756年)九月,余患暑疟。早饮吕医药,至日呋,忽呕逆,头眩不止……忽有同征友赵藜村来访……命速买石膏,加他药投之……问:“思西瓜否?”曰:“想甚。”即命买瓜……食片许,如醍醐灌顶,头目为轻。晚便食粥。

——摘自《随园诗话》

季羡林:怀念冬天清冷的气息

天气热得更不像话了,连呼吸都感到不灵便。当在冬天里的时候,我也曾想到夏天,但现在却只想到冬天,而且我又觉得冬天比夏天好到不知多少倍了。

——摘自《清华园日记》

老舍:去公园划船、看荷、垂钓

史上最热夏天怎么过?古今文人墨客来教你

天气是热的,可是一早一晚相当的凉爽,还可以做事。会享受的人,屋里放上冰箱,院内搭起凉棚,他就会不受到暑气的侵袭。假若不愿在家,他可以到北海的莲塘里去划船,或在太庙与中山公园的老柏树下品茗或摆棋。“通俗”一点的,什刹海畔借着柳树支起的凉棚内,也可以爽适地吃半天茶,咂几块酸梅糕,或呷一碗八宝荷叶粥。愿意洒脱一点的,可以拿上钓竿,到积水滩或高亮桥的西边,在河边的古柳下,作半日的垂钓。

——摘自《北平的夏天》

周作人:像不打伞的孩子,淋一场夏天的雨

史上最热夏天怎么过?古今文人墨客来教你

这回的大雨,只有两种人最是喜欢。

第一是小孩们。他们喜欢水,却极不容易得到,现在看见院子里成了河,便成群结队地去“淌河”去。赤了足伸到水里去,实在很有点冷,但他们不怕,下到水里还不肯上来。大人见小孩们玩得有趣,也一个两个地加入,但是成绩却不甚佳,那一天里滑倒了三个人,其中两个都是大人,——其一为我的兄弟,其一是川岛君。

——摘自《苦雨》

梁实秋:喝酸梅汤,多少碗都可以

史上最热夏天怎么过?古今文人墨客来教你

夏天喝酸梅汤,冬天吃糖葫芦,在北平是各阶级人人都能享受的事。不过东西也有精粗之别。琉璃厂信远斋的酸梅汤与糖葫芦,特别考究,与其他各处或街头小贩所供应者大有不同。

信远斋铺面很小,只有两间小门面,临街是一块黑漆金字匾额,铺内清洁简单,地道北平式的装修,进门右手方有黑漆大木桶,里面有一大百瓷罐,罐外全是碎冰,罐里是酸梅汤,所以名为冰镇。因为桶大罐小冰多,喝起来冰沁脾胃。他的酸梅汤的成功秘诀,是冰糖多、梅汁稠、水少,所以味浓而酽,舍不得下咽。很少有人能站在那里喝一小碗而不再喝一碗的。

抗战胜利还乡,我带孩子们到信远斋,我准许他们能喝多少碗都可以。他们连尽七碗方始罢休。我每次去喝,不是为解渴,是为解馋。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动脑筋把信远斋的酸梅汤制成为罐头行销各地,而任一“可口可乐”到处猖狂。

——摘自《雅舍谈吃》

王朔:逃一天班或者翘一次课

夏天在我看来是个危险的季节,炎热的天气使人群比其他季节裸露得多,因此很难掩饰欲望。那天下午,老师在课堂上讲巴黎公社的伟大意义以及梯也尔的为人。全班同学都昏昏欲睡,强撑着瞪大眼睛听老师讲课。至今我回想学生时代,最不堪回首的就是夏天下午的第一堂课,你只想睡觉他偏要喋喋不休。那些年夏天两点到三点传授的知识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可能因此错过了人生最关键的点化,以至如今精神空虚。为了不使自己当众睡着,我在第二堂课离开了教室。我溜出了校门,顶着烈日穿过楼群间的空地,钻进了一幢幽暗阴凉的楼内。

——摘自《动物凶猛》

肖复兴:喝一瓶冰镇北冰洋,配着烤串大排档

史上最热夏天怎么过?古今文人墨客来教你

如果说那些黄得发假的汽水有些像现在浓妆艳抹的女郎,“北冰洋”则纯朴得像邻家小妹,让你感到亲近也亲切。在北京,“北冰洋”是本土生产历史最久的汽水了。1951年,它就有了雪山白熊图案的标志,为它起名字的人,我觉得是和翻译“可口可乐”的人一样的高手,因为那时喝汽水都是在炎热的夏天,北冰洋和夏天呈鲜明的对比,凉爽的感觉,从名字上先传递给了你。相比较而言,“可口可乐”显得更直观而实际,“北冰洋”则传递了一种意象,带来想象的空间。所以,我一直以为,如果说“可口可乐”的名字属于现实主义,“北冰洋”则属于浪漫主义。

——摘自《咫尺天涯:最后的老北京》

苏童:选一只简简单单的老冰棍

糖果店的冷饮柜已经使用多年,每到夏季它就发出隆隆的欢叫声。一块黑板放在冷饮柜上,上面写着冷饮品种:赤豆棒冰四分、奶油棒冰五分、冰砖一角、汽水(不连瓶)八分。女店员在夏季一次次怒气冲冲地打开冷饮机的盖子,掀掉一块棉垫子,孩子就伸出脑袋去看棉垫子下面排放得整整齐齐的冷饮,他会看见赤豆棒冰已经寥寥无几,奶油棒冰和冰砖却剩下很多,它们令人艳羡地躲避着炎热,呆在冰冷的雾气里。孩子也能理解这种现象,并不是奶油棒冰和冰砖不受欢迎。主要是它们的价格贵了几分钱。

——摘自《夏天的一条街道》

三毛:听蝉鸣

蝉声足以代表夏,故夏天像一首绝句。绝句该吟该诵,或添几个衬字歌唱一番。蝉是大自然的一队合唱团;以优美的音色,明朗的节律,吟诵着一首绝句,这绝句不在唐诗选,不在宋诗集,不是王维的也不是李白的,是蝉对季节的感触,是它们对仲夏有共同的情感,而写成的一首抒情诗。

——《夏天,像一首绝句》

余华:吃一大碗绿豆冰沙

史上最热夏天怎么过?古今文人墨客来教你

李光头和宋钢也顾不上他们了,这是两个孩子第一次在夏天里吃到冰镇的东西,在此之前他们吃过的最凉的东西也就是喝一喝井水。现在他们吃的可是从冰柜里拿出来的冰绿豆,上面撒了一层雪花一样的白糖,他们的手端起了碗,碗上冰凉的感觉已经比喝井水更惬意了,白糖就像融化的积雪一样在冰绿豆上面湿了,变黑了,他们的勺子插了进去又舀了出来,一勺子的冰绿豆进入了他们的嘴巴,他们舒服呀,他们高兴啊,他们的嘴巴在炎炎夏季迎接了又凉又甜的冰绿豆。他们吃进了第一口以后,他们的嘴巴就像机器发动起来后停不下来了,他们呼呼地吃着,冰凉的绿豆呼呼地进来,把他们的嘴巴冻得呼呼的疼痛,他们的嘴像是烫伤似的张了开来,他们哈哈哈哈地喘着气,他们又像是牙疼一样,用他们的手拍着他们的腮帮子。然后他们又呼呼地吃起了冰绿豆,他们把冰绿豆席卷到了嘴巴里,他们的舌头在碗里舔了又舔,把剩下的绿豆汁舔得干干净净,他们的舌头还在舔,他们是在舔残留在碗上的凉爽,他们一直把碗舔得比舌头还热,他们才依依不舍地放下了碗。

——摘自《兄弟》

王小波:问候远方的朋友

说真的,希望你把日语学得棒棒的,你好好用功吧,我不打搅你。真的,你觉得我们在一起过得还好吗?夏天好吗?

——摘自《爱你就像爱生命》

你又有何纳凉小妙招?

欢迎留言分享!

编辑丨马小闲

东方财经杂志 东方文化杂志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东方文化杂志(ID:dfwh_hk)

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16:36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16: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