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开拓大汉东北疆域之战:征服朝鲜设四郡

汉武帝开拓大汉东北疆域之战:征服朝鲜设四郡

    汉武帝除了在西、北、南三面大肆经略之外,向东又扩张到朝鲜半岛和乌桓故地。
    乌桓是东胡的一支,汉初,为匈奴冒顿单于所灭,余下人败退乌桓山,因以为号。
    乌桓人俗善骑射,以打猎为生。随水草放牧,居无常处。他们以穹庐为舍,向东开门,食肉饮酪,以毛发为衣,贵少而贱老,性格慓悍。
    乌桓被冒顿单于攻破之后,逐渐衰落下来,经常臣服匈奴,每年送上牛、马、羊和毛皮,要是过了期限交不上来,匈奴人就抢走他们的妻子和孩子为奴隶。
    汉武帝在位时,对匈奴人发动了军事反击,在漠北决战之后,匈奴人失去了在东部的势力,乌桓人得到了解放。
    汉武帝派骠骑将军霍去病击破匈奴左地之后,乘机迁徙乌桓人到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的塞外居住,为汉朝的屏障,同时替汉朝侦察匈奴人的动静。乌桓的首领每年到京城长安朝觐汉武帝一次。从这开始,汉武帝设置了乌桓校尉,官俸两千石,持节监领乌桓各部,使他们不得与匈奴人交往,东北地区的安宁得到了保证。
    朝鲜半岛是秦汉以前中国长期经营取得成功的地区,它早在周初立国时就接受了中国的文化。周武王灭殷,传说殷纣王的叔父箕子带领着五千殷民逃到了朝鲜半岛的北部,建立了箕子朝鲜,将耕织、养蚕等先进的生产技术传到那里。
    到了战国,朝鲜与中原的往来逐渐增多,齐国运进了朝鲜的虎豹之皮,燕国的铁器和货币“明刀”也传入了朝鲜半岛。当燕国全盛之时,曾经略定真番、朝鲜,在那里组织有效的统治,修障筑塞。秦灭燕国,朝鲜划属辽东郡管辖。汉初,汉高祖觉得朝鲜太远,不利于统治,就把疆界划到坝水(今大同江),由封国之一的燕国管辖。
    稍后,燕王卢绾叛变,投降了匈奴汗国,燕国人卫满率众人逃亡,集结党羽一千多人,他们改穿异族服饰,把头发结辫,向东出塞,渡过狈水,占据秦朝留下来的障塞,驱逐朝鲜王箕准,断绝与中原的往来。卫满在王险(今朝鲜平壤)建立了自己的政权,统治当地土著和燕齐的亡命之徒。
    孝惠帝和高后时期,经汉廷批准,辽东郡太守与卫满达成协议:卫满作为汉朝的外臣,管理塞外蛮夷,负责阻止其他各族部落侵略汉朝边疆。但如果有其他部落的酋长要到汉朝拜见皇帝的,则不可以限制和阻挡。汉朝为了回报他的协助,赠给卫满不少的礼物。
    卫满得到汉朝的财物支持,又凭侍着统治朝鲜的合法地位,侵略邻国,先后征服了真番、临屯,国土扩张到数千里。
    汉武帝即位时,朝鲜王已经传到第三世卫右渠。卫右渠仗着自己势力得到增强,就单方面撕毁了和汉朝的约定,不再按外臣应守的礼节来长安朝觐。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他还广泛地招徕汉朝的亡命。
    朝鲜半岛上另一个小国辰国的国王上书汉武帝,要求朝见。他在朝鲜的南面,去长安必须经朝鲜境内。卫右渠考虑到站在背后的辰国,可能借着汉朝的力量,变得强大,所以他拒绝辰国的使节经过他的国土。汉武帝觉得他的皇帝的权威受到了有力的挑战,他担心汉朝的统治会因此而遭到削弱。
    由于以上原因,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夏,汉武帝派专使涉何前往王险城与卫右渠谈判。
    涉何到朝鲜之后,督责卫右渠遵守盟约,卫右渠态度强硬,根本不接受汉朝的命令。涉何碰了一鼻子灰,只好愤愤告辞回国。
    卫右渠派稗王前去送行,实际也是监视涉何及汉使团的行动。一路无话,到达边界的时候,涉何考虑回去之后无法向汉武帝交待,就把护送他的朝鲜稗王杀掉,然后急忙渡过坝水,进入汉朝地界之中。

    涉何就派人送给汉武帝一个奏章。汇报说:“朝鲜不愿归附,我已经击斩了他们的名将。”汉武帝也痛恨卫右渠不识抬举,他觉得涉何干得痛快,也没有追查事情的详细经过。为了表彰涉何,汉武帝让他留在原地,担任了辽东郡的都尉,负责一郡的军事和防务。

    卫右渠听说涉何杀了他的稗王,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凶手,他派人打听有关涉何的行踪之后,派一支骑兵奇袭辽东,把涉何干掉了。

    汉武帝觉得涉何之死给了他一个出兵的借口。于是下令招募天下犯有死罪的囚徒组成东征军,由楼船将军杨仆和左将军荀彘分别率领,从海陆两路进攻朝鲜。

    汉军攻入朝鲜,卫右渠坚守要塞。楼船将军杨仆率舟师七千人,先行到达王险城下。卫右渠在情报中得知汉军人数不多,趁汉军立足不稳,地形不熟之机,即刻发动攻击,杨仆部大败溃散,逃窜到山区躲避。杨仆费了十多天时间,才把残部集合。荀彘出辽东南下抵达坝水时,遭到朝鲜人的顽强抵抗,寸步难行。

    汉武帝对这两位将领的狼狈情形,大为惊异,他见军事上不能取胜,就改用政治手段,派使者卫山凭借汉朝征讨四夷的军威晓谕卫右渠。

    卫右渠考虑和汉朝作对终究没有好结果,卫山的到来,正好给了他一个下台阶的机会。卫右渠对卫山说:“我愿归附汉朝,但恐怕杨仆和荀彘两人用诈术把我杀掉。现在看到了皇帝的符节,我愿意维持本意降汉。”

    卫右渠为了试探汉武帝是否有诚意,就派出自己的太子带上五千匹马和一批军粮随使者入汉。正要渡过狈水时,卫山和荀彘见朝鲜太子随从有一万多人而且持刀带枪,怕其中有诈,坚决要求他们解除武装。朝鲜太子本就怀疑汉朝使者招降的诚意,疑心卫山与苟彘想遣散他的卫士,进而把他杀掉,于是拒绝北渡坝水,下令掉头回去。

    卫山看着煮熟的鸭子又飞了,不禁懊恼。他垂头丧气地回报汉武帝。汉武帝心中恼火,责备卫山坏了他的大事,下令推出斩首。

    战争又重新开始,在汉武帝的威逼下,荀彘拼死进攻,大破朝鲜守军,强渡坝水,一直攻到王险城下,包围了西北两面。杨仆重又包围南面。卫右渠据城固守,汉军连攻数月,也没拿下王险城。

    荀彘所部都是燕代地区的士兵,善战而骄,态度激进,坚持用军事解决。杨仆的部下大多是齐地的囚犯,曾被朝鲜人击败过,至今心有余悸,士气畏缩。杨仆在围困卫右渠时,采取和而不战,战而有节制的态度。荀彘却发起猛烈攻击,一定要踏平王险城。

    朝鲜的大臣们就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派出密使觐见杨仆,谈判投降的条件,来往磋商,还没有最后决定。荀彘屡次派人要求杨仆约定日期发动总攻,杨仆每次都表示同意,但到时却坐山观虎斗。

    这样,杨仆和荀彘两将不和,相互猜疑。荀彘揣度杨仆前有丧师的罪过,现在又与朝鲜大臣私下交好,而朝鲜方面又没有投降的迹象,因而怀疑杨仆有反叛的阴谋,但一直没有敢发作。

    汉武帝对两位将领的行动十分恼怒,他派出济南郡太守公孙遂前去调查处理。汉武帝授权公孙遂,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独断专行。

    公孙遂匆匆赶到前线,先到荀彘军中。荀彘说:“朝鲜早该打下啦,打不下来是有原因的。”接着他讲了他多次约定时间与楼船将军一起破敌,而杨仆却不按期会师的情况,又将自己的怀疑全都讲给了公孙遂,最后,荀彘说:“现在情况如此严重,不将他拿问,恐怕要酿成大祸,不只是杨仆自己反叛,而且他会和朝鲜人合伙来消灭我的军队。”

    公孙遂一听吃了一惊,他也认为这样解释合理,就用符节召杨仆到荀彘的营中商议军事,杨仆领命而来,当即被公孙遂抓了起来。公孙遂下令,两支军队合在一起交给荀彘统领。

    公孙遂还以为自己事情办得很妙,汉武帝听了他的汇报之后,愤然大怒,认为他滥行权力,就把他杀了。

    荀彘并统两军后,立刻急攻。朝鲜相路人、韩阳和将军王峡等一起商量说:“现在杨仆被抓起来,仗又越打越急,恐怕我们不能坚持到底,而卫右渠又不肯投降。”他们商议一番之后,一齐逃奔到汉营中投降。他们的降汉,大大削弱了朝鲜的力量。

    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夏,尼谿相参指使人杀死了卫右渠,投降了汉军。但王险城一直没有拿下,原来有个叫成已的朝鲜大臣仍然继续抵抗不降。荀彘发动了宣传攻势,派卫右渠的儿子卫长和降相路人的儿子路最告谕当地百姓停止抵抗,并杀死了成已,王险城终于被攻破,卫氏朝鲜灭亡。

    最初,元朔六年(公元前128年)秋天的时候,东夷秽(又称秽貊)的君长南闾等二十八万人降附汉朝,汉武帝在其故地设置了苍海郡,后来专心对付匈奴,经营朔方时,又放弃了苍海郡。灭掉卫氏朝鲜之后,汉武帝在其故地设置了四个郡进行管辖,这四郡就是真番、临屯、乐浪、玄菟。

    至此,今朝鲜中、北部地区也被并入了汉帝国的疆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日 02:48
下一篇 2021年5月3日 06:4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