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先从五代十国谈起,其中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均被带兵重臣取代,赵匡胤吸取前朝教训,黄袍加身后杯酒释兵权。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之后,宋朝一直采取重文抑武的方针。武将得不到充分信任,翻看北宋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宋朝军队中有许多皇帝的监军,这些人很多都是皇帝身边的公公,所以在宋朝我们可以看到一奇怪现象,许多太监保有军功,甚至封王,比如童贯。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徽宗时期,武备松弛,军队缺乏训练,朝中大臣甚至以加强边备会增加财政支出为由幻想金兵不会再犯。当宋金联合灭辽的过程中,金兵发现繁华的大宋不过是一只肥美的肉羊时,就注定了北宋的屈辱。灭辽第二年,金兵南下侵宋。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宋徽宗见金兵势大,不愿做亡国之君,传位钦宗,改元靖康。靖康二年四月,东京汴梁在一个神棍带领七千七百七十七六丁六甲的解围方略下成为一座不设防的城市,金兵轻易破城,徽宗,钦宗,后宫及朝中贵妇,大臣三千余人成为金兵俘虏,东京多年积蓄,一朝成空!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靖康元年十一月,金兵兵临开封城下,第二年四月攻破开封,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然后以此为筹码,逼宋朝军民投降、贡献金银珍宝和美女,并保障金兵退兵安全,宋钦宗捶胸大哭:“当初没听他的话,才落到这个下场啊!”

宋钦宗说的这个他,名叫种师道。

据《宋史》、《东都事略》等史料,种师道于1051年出生于河南洛阳,北宋大儒种放从曾孙、名将种世衡之孙,可谓世代忠良。

幼时,种师道成为思想家、哲学家张载弟子,尽得其真传,后因祖上功勋,得了三班奉职的官职。

多年以后,在对西夏的战争中多次取得大胜的种师道,升任为保静军节度使。

当节度使没多久,权宦童贯就联金伐辽,命令种师道掩护诸将,种师道却认为这事干不得。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图1 金辽战争

在种师道看来,辽国一旦被灭,咱们宋朝的缓冲地带就没了,就得直接面对金人,再说咱们与辽国有约,如果联金伐辽,就是违约,首先在道义上就输了。

童贯却不听劝告,一意孤行,军队到达白沟那旮旯,与辽军一接战,宋军就被对方的鼓噪吓得慌了手脚,伤亡不小。

辽人虽然占了上风,但却很“委屈”,因为两国和平友好了那么多年,你特么怎么说毁约就毁约,突然搞什么“联金攻辽”呢?

当辽国派来使者讲道理,指责宋朝为获一时之利,而不惜弃百年之好、结财狼之邻,必将给今后留下巨大祸患,这场危机的始作俑者童贯,却像个哑巴那样无言以对。

而保持和平,正是种师道所希望的,他趁机进谏说,咱们应该答应辽使退兵的要求。

我去,你这不是帮敌人说话吗?童贯抓住这根辫子,弹劾种师道助贼。

宰相王黼自然站在童贯一边,令种师道退休。

种师道倒是想得开,到南山豹林谷隐居去了,没想到逍遥日子没过多久,就接到宋徽宗要他立即进京的命令。

原来敌人又来了。

这回来的不是辽人,是童贯与虎谋皮的金人。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图2 赵佶(1082—1135),即宋徽宗

宋徽宗的加封命令,是同时到达的,加封他为检校少保、静难军节度使、京畿河北制置使,还给了他自行征兵征粮的权力。

在豹林谷隐居的种师道没有直接进京,而是立即启程往东,快马加鞭赶到姚平仲处,带上后者的七千步骑一齐北上。

他命人沿途张贴告示:种少保率兵百万前来。

加上一到就毫不畏惧地直逼敌营,已经兵临开封城下的金军真以为来了百万大军,竟然吓得拔营而走,朝北迁移了一段距离,以避“百万”宋军锋芒。

那时的大老板已经换成了宋钦宗,他一听老钟(种师道当时年纪不小了,人们管他叫老钟)来了,高兴得一跃而起,拜他为检校少傅、同知枢密院、京畿两河宣抚使,诸道兵马全部由他统领。

种师道到来之前,宋钦宗就已与金人讲和,答应给金人巨额赔款,种师道建议他拖延交纳赔款,时间一长,金军肯定会懈怠,都想回北方老家,那时再阻其归路,将其消灭在黄河一带。

没想到这个正确建议,却被主和的宰相李邦彦一口否决。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图3 宋钦宗赵桓(1100年―1156年)

当姚平仲父亲姚古率熙河兵入援,宋军实力增强后,宋钦宗又想打了,天天催种师道出战。

他倒是想出战,但此时出战胜算不大,无把握的仗,他是不会打的,等过了春分,他弟弟种师中率军赶到,再出战也不迟。

而那时距春分仅有八天,宋钦宗连这几天都等不得,决定绕过种师道,与都统制姚平仲秘密商量半夜劫营。

没想到姚平仲劫营失败,来了个一走了之,人影都不见了!

打脸来得这么快,宋钦宗顿时没了脾气,只好又听李邦彦的,决定割地赔款,金人得到正式赔款的承诺后,退兵北返。

种师道劝宋钦宗,趁金兵渡黄河时发动袭击,定能取胜,宋钦宗似乎被上次的劫营失败吓破了胆,不从。

大好时机就这样白白浪费,种师道长叹一声:“他日必为国患!”

这六个字,害得他被立即解除兵权。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图4 金朝女真文

当金兵并未撤走,而是去围攻太原,宋钦宗醒悟过来,觉得和约不可靠,只好决定又战。

可是,种师道已被解除兵权,若让他复出,不是打自己的脸么?

为难之际,御史中丞许翰(主战派)见宋钦宗来了,正是为种师道而来,宋钦宗求之不得,嘴上却说,种师道老了,不中用了,不过,你可以去见见他。

宋钦宗让他们在殿门外见面,种师道知道许翰的来意,却一脸凝重,沉默不语。

许翰急了,如今国家到了危急关头,是皇上下诏让我来的,您不能什么都不说啊,不能见死不救啊,这不是您老的风格啊!

种师道这才说:“我众彼寡,但分兵结营,控守要地,使彼粮道不通,坐以持久,可破也。”

许翰深以为然,回去对宋钦宗说,种大人明明智虑未衰嘛,怎么说他老了呢?

于是,宋钦宗加封种师道为检校少师,进封太尉,换节镇洮军,担任河北、河东宣抚使,屯兵滑州。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图5 金军南下攻宋示意图

悲催的是,这时的宋钦宗已经乱了方寸,夹在主和派与主战派之间,不知道究竟该听谁的,但就是不采纳种师道请求集中关、河兵力在沧州、卫州、孟州、滑州一带设防,防止金兵再至的正确主张!

当朝廷误信假情报逼大军速战,导致援救太原的种师道之弟种师中战死、姚平仲之父姚平战败,朝廷竟然临阵换将,召回提出正确主张的种师道,命李纲接替,指挥宋军救援太原。

然而,救援太原的宋军却被朝廷遥控,指挥官李纲沦为摆设,以至于屡屡失利。

宋钦宗认为李纲不行,又想起了种师道,让种师道取而代之。

没想到这一换人,种师道给自己背了一口黑锅——

当他在河阳遇到金国使者王汭,从他的言谈举止中察觉到金兵即将大举南下,不由得大吃一惊!

金兵若大举南下,京城必定不保,皇上和朝廷危矣!

必须马上,尽快,立即转移!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图6 金代铜坐龙

他立即上疏,谈了他与金使见面的情况,请求宋钦宗转移至长安,以避金军兵锋,而且事不宜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未能认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大臣们,竟然认为种师道害怕了!

看来老钟不但老了,胆子也小了,既然这样,你就别杵在前线误事了,给我回来吧!

种师道被召回后,前线战事每况愈下,宋钦宗又把“希望”寄托在主和派身上。

在他看来,只要和谈谈得好,金兵自然就会退兵,就没必要西去长安了。

当太原沦陷,两路金兵浩浩荡荡南下,宋钦宗意识到,必须立即议和,不然就来不及了!

为了不刺激金兵,给议和创造条件,主和派竟然命令各地宋军不许勤王,同时把主战派主要人物李纲贬出京城,为议和扫清一切障碍。

被召回京城的种师道得知消息,在路上就因悲愤交加而病倒,到达京城后已经病得相当严重,连皇帝都无法入见了。

没多久,种师道含恨去世,终年七十六岁。

靖康之耻是北宋还是南宋(靖康之耻与北宋的灭亡)

图7 靖康之变示意图

种师道去世不久,金兵攻破开封,这时的宋钦宗即使想逃,也来不及了。

当宋钦宗、宋徽宗父子等人被劫入金营,悔不当初的宋钦宗捶胸大哭:“不用种师道言,以至于此!”

宋钦宗的痛悔,至少包含两层含义:一是未采纳种师道提出的,趁金兵撤退、渡河之机发动突袭,一举将其歼灭的主张;二是未采纳种师道提出的,朝廷转移至长安、暂避金军锋芒、寻机反攻的建议。

两个主张采纳其中任何一个,也不至于此!

靖康二年四月,“靖康之耻”发生,这个深深刺痛汉人内心的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也是北宋灭亡的标志。

文:沙尘暴

参考文献:《宋史》、《东都事略》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靖康之耻,下面的很多答主都答得比较全面了。

咱家在这里补充一下一个很特别的角度,即北宋末期对金的河北防御问题

北宋末期,在“收复”了幽州之后,北宋在河北地区用以备边的主力部队,其实并不是宋朝本身的军队,而是收编自辽晚期的一只残余部队“怨军”。

这只部队的兵员,本来来自辽国招募的死在女真人手下的将士的亲族。辽人本来想利用这些人对女真的怨恨,来进行作战,这就是怨军这个名字的由来之一。

但由于对这些人保障不力,所以这些人反而常常作乱,辽朝没有办法,只能打发这些人去防备宋朝了。

等辽灭亡的过程中,怨军将领郭药师率领精兵八千人,铁骑五百人,也投降了宋朝。宋朝也想利用这只成建制的军队,于是就给这只军队各种优惠条件,让他们北人守北地。他们先逐步扩充到两万人,后来又扩充到五万人,再然后加上附属他们的民兵和家属等,人数竟然达到了二十万之多(军人约十万,含骑兵约四万)。

而宋朝本身派去的军队,只有不到一万人,完全起不到监督的作用。

宋朝竭尽了北方的力量,供养了这只军队,本来意图让这只军队守护边境。结果宣和七年,金军南下,常胜军的高级将领张令徽等竟然直接就投降了,之后郭药师也投降了。

金军收降了常胜军一万匹战马、五万领甲胄、七万军人,一下就扩充了实力,打开了宋朝的北方边境,具有直接冲击北宋心腹的战斗能力了。

换句话说,如果这样一只总人数二十余万,战斗兵员七万的大军,能充分发挥它的效果,与金在河北地区进行周旋的话,恐怕历史上也不会有靖康之耻了吧?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