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1581年,冬,万历皇帝朱翊钧,前往慈宁宫向太后请安。

但太后不在。恰巧,太后的一名宫女,端水伺候朱翊钧洗手。这一年万历皇帝刚满18岁,正是荷尔蒙极为旺盛的年岁。于是,肌肤相触,万历心血来潮,当即脱了裤子,把这名宫女宠幸了。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按照规矩,宠幸之后,皇帝要留下一个物件,作为临幸的凭证,也算是个信物。但是,万历却耍流氓了,提起裤子就走人,没给宫女信物、也没跟太后汇报。

但是,宫女怀孕了。这就是大事了。关键是肯定瞒不住,首先就瞒不住太后。太后发现这名宫女的肚子越来越大,于是就问怎么回事。皇帝搞临幸这种事根本无法抵赖,因为有起居注。于是,太后拿着起居注,质问万历皇帝:你到底脱没脱裤子。

万历想抵赖但抵赖不成,只能红着脸说:确实脱裤子了。太后转怒为喜:既然脱裤子了,那就不能耍流氓,你得照顾皇家体面。母以子贵,只要这个宫女生下儿子,那就是我朱家的长子。

而这个宫女也争气。在1582年8月,宫女王氏真给万历生了一个儿子。因为万历的皇后王喜姐一直没能生出儿子,所以这个长子也就成了嫡长子。这个人就是朱常洛,后来的明光宗;而这名宫女,就是后来的孝靖皇后。

那么,这个李太后是怎么想的?一个宫女怎么可能在大明后宫逆袭上位呢?没别的的原因,就是惺惺相惜。因为李太后也是宫女出身,从都人到侧妃再到贵妃,最后母以子贵成了太后。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1582年,万历皇帝可谓三喜临门:7月,张居正病逝;随即,弱冠亲政;8月,诞下龙子。所以,从张居正辅政到万历亲政,非常顺畅。根本就不用搞什么政治斗争和权力洗牌,生老病死的自然铁律就能搞定权力交接。

但是,国本之争发生了。

1581年,朝廷已为万历备选九嫔;1582年,万历正式册封九嫔。九嫔,才是给万历皇帝举国选美的俏佳人。皇后王喜姐在1577年已经入宫,没人会比皇后更早。而就在这个关键点上,你万历搞了一出临幸宫女。如果九嫔姿色平常也就罢了,宫女王氏可以专宠后宫,而王氏之子朱常洛,自是毫无争议的大明长子。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但,九嫔里面恰有万历皇帝的本命佳人,就是后来的郑贵妃。宫女王氏,给万历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公主;而郑贵妃给万历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公主。除了长子朱常洛外,次子、老三、老四,都是郑贵妃所生。可见,万历对郑贵妃才是真爱。

爱情,是美好的;可一旦遭遇权力,就要变质为悲剧了。

万历皇帝朱翊钧定要爱情为先,以三子朱常洵为太子;而大臣们非要长子为尊,以长子朱常洛为太子。然后,君臣之间就搞起了斗争。1589年以后,见斗不过大臣,万历皇帝直接不上朝了。然后,大臣们主动进攻,要求册立朱常洛为太子。1590年,大臣们集体情愿,继续要求册立太子,向皇帝施压。万历招架不住,只能勉强答应:等皇子十五岁时,再决定册立太子。但是,大臣们不干,再次集体逼宫。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这时候,我们就能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大明官员干皇帝,根本就不需要带头,完全是自组织集结、自动化操作。但,大明朝堂毕竟是有主事人的,皇帝是班主任,怎么也得任命个班长。这个班长就是当时的首辅申时行。

申时行怎么玩?他在大臣和皇帝之间玩左右逢源。在大臣跟前,那就跟着大臣一起干皇帝;在皇帝跟前,那就表示支持皇帝。然后呢?然后申时行悲剧了,被发现首鼠两端,于是名誉扫地。先不管册立太子的事情了,大臣们集体搞弹劾、一起干首辅,硬是把首辅申时行赶回了老家。

1593年,万历皇帝开始出手,将皇长子朱常洛、皇三子朱常洵和皇五子朱常浩一并封王,圈定了一个太子后备军。但是,大臣们不干。于是,首辅王锡爵采取折中办法,建议将长子朱常洛交由太后抚养,从长子变相成为嫡子。但万历不干,坚持三王并封。但大臣们也不干,首辅王锡爵只能请辞。首辅就是悲催的命,夹在大臣与皇帝之间太难受。大臣们干废首辅之后,接着干皇帝,然后万历被干怂,收回成命。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但是,这事还没完。万历跟大臣们搞起了冷战,君臣关系也就没法好了。万历说:你们不同意我的太子,我就不干活;大臣说:你不干活就不干活,原则问题死也不能让。国本之争,干了十五年之久。最后,万历的母亲李太后实在看不下去了,老太后亲自出手干预。

1601年,万历皇帝终于让步,立皇长子朱常洛为太子,朱常洵(郑贵妃之子)为福王、朱常浩(周端妃之子)为瑞王。同时,太子朱常洛开始出阁读书。这个太子真够惨的,从小到大被唤“都人子”(都人,就是宫女的意思),就没受到什么教育。即便出阁读书了,朱常洛也没啥好果子吃。因为皇帝老爹看不上,所以寒冬读书,太监竟敢不给生火。而比朱常洛更惨的则是他的母亲王氏,长期被丈夫冷落、又长期被宠妃刁难,基本就是被幽禁在后宫,最后哭瞎了眼睛、悲愤而死。万历皇帝在大臣那里受的气,全都撒在这母子俩身上了。

但是,这事还没完。朱常洵被立为福王之后,却不就封,赖在京城不走。于是,大臣们只能继续战斗,纷纷上书,要求福王就封。直到1614年,福王朱常洵才赶赴封地。但1615年却发生了梃击案:一个叫张差的人,拎着一根的大棒,就冲进了太子居住的慈庆宫,打伤了守门太监。这是公然刺杀太子啊!于是,矛头所指全都对准了郑贵妃和福王。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这起小案子在激烈的漩涡中各种激荡,马上就要演变成一场宫廷惨剧。福王长期不就封,这是郑贵妃和福王的问题,因为还在惦记着太子之位;太子长期被虐待,非但太子,连太子他妈都被折磨死了,这应该是万历的问题;大臣们因为国本之争更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所以能搞死郑贵妃就绝不会手软。国本之争以来,光首辅就被逼退了四个,朝堂官员三百多人受到牵连。这已经不是立场之争了,而是血海深仇。

眼看大臣们要把梃击案往大里整,万里皇帝立即就慌了。已经不上朝二十五年了,但这一次终于出山见大臣了,让万贵妃跟太子道歉、自己跟大臣们拍胸脯,好不容易把此案赶紧了断。但是,之后呢?

之后,万里皇帝继续不上朝。

但不是有万历三大征吗?皇帝不上朝,那宁夏之役、朝鲜之役和播州之战,这些仗是怎么打的?皇帝不出面,但可以出上谕;上谕就是定决策,那就是去打;朝堂立即定攻略,将士马上行战阵。大明的官僚机器该怎么运作就怎么运作,然后这仗就打胜了。但,后来的萨尔浒之战却打得惨败,辽东完全崩溃。有些仗,靠官僚机器的惯性是可以打赢的;但有些仗,却真需要君臣一心和劳心谋划了。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梃击案之后,郑贵妃肯定是翻盘无望了。别说他跟大臣拉了仇恨,就是万历皇帝也没法跟大臣们相处了。但大臣们也受到了伤害,首辅怜恤被逼退,朝臣纷纷被收拾,尤其是东林党,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但最受伤的应该是大明:

台省空虚,诸务废堕,上深居二十余年,未尝一接见大臣,天下将有陆沉之忧。

“陆沉”,这个词简直太形象了。六部、大理寺的干部,十缺其六,大臣之间各种争斗不断,后期党派林立。而最直接的伤害就是后金的崛起,大明朝没能把辽东的女真人给盯住。这时候,女真在辽东已经建国了。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但,难免就要问一个问题:万历皇帝为什么没被架空?

大明万历朝的主旋律就是国本之争,而主要内容就是君臣冷战。而从上述国本之争中就能发现皇帝不能被架空的原因:

一是大明根本就没有权臣。

要架空皇帝,首先得有乱臣贼子。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乱臣贼子,而是董卓、曹操之流。但是,大明朝有吗?根本就没有。如果真能有这么一个能够压住大臣、能够控住皇帝的权臣,那么,国本之争也不会争这么久。大明最有权势的大臣,应该是内阁首辅。但内阁首辅的日子一直很悲催:对下,他压制不住百官;对上,他降服不住皇帝。尤其是君臣斗争最激烈的时候,内阁首辅就一直在背锅,成了风箱老鼠、两头受气。在大明朝,无论是内阁首辅还是司礼监太监,谁也当不了权臣。得罪皇帝肯定不行,但得罪官僚体系,也不行。甚至,那个推进改革的首辅张居正也不行。与其说是万历清算张居正,不如说是大臣们要清算他。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二是官僚体系已经相当成熟。

有人说万历并非躲在宫里吃喝玩乐,而是一直盯着朝政的,只不过把办公地点搬到了后宫。万历三大征都是因为万历的英明神武。如果真是如此,那萨尔浒怎么败了、女真怎么建国了?三大征能成功,主要是官僚体系足够强。这伙人不仅保障了制度性的皇权,而且也有能力应付国事和战争。就大事来说,一个生于深宫、长于妇人的皇帝能干什么?也许啥也干不了,让官僚系统自己运行,可能更有效率。也正是因为官僚体系足够成熟,所以,皇帝要任性,大臣们立即群起攻之,根本就不用结党、搞联盟。但成熟的官僚体系不能一直被透支,对付女真崛起这件大事,就真需要君臣同心了。

三是忠君思想已经极为深厚。

国本之争,争得是什么?表面上是立谁当太子的问题。但实际上是意识形态的较量。“太子者,国之根本”,就是这个核心观念,所以大臣们一定要捍卫。而立储以长,则是大臣们的立场,所以原则问题半步不退。因此,这不是利益之争、不是小人之争,而是君子之争。原因就是忠君思想已经深入人心,争斗的双方都是在为大明好。但这个忠君,不是忠于皇帝个人,而是忠于皇帝制度。皇帝个人要任性,不行;但架空大明皇帝,也肯定不行。

所以,任凭万历怎么不上朝,大明朝堂也不会把他这个皇帝架空。但难受是肯定要有的:该任命的官员不认命、该批复的奏折不批复,甚至连后期的内阁大臣都不认识皇帝了。这种事,也只能发生在大明朝。

万历皇帝这是明穆宗朱载垕的儿子嘉靖皇帝朱厚熜的孙子。万历二十八年不上朝也是一种传承,他爷爷嘉靖皇帝二十年没上过朝。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这里要说明一下,不上朝并不是不管事,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是要皇帝亲自决断的,一些重要的权利并没有下放给内阁和宦官。

在明朝自内阁制度创立后,皇帝的劳动量大大减少,一些繁琐的政务不用皇帝亲自处理了。不过内阁也就想当于现在的秘书处,干的也是秘书的活没有什么实际权利。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宦官集团看似很厉害,但宦官级别很低。别看电影上锦衣卫什么的随便抓人、私设公堂、制造冤案滥杀无辜,其实他们都受皇帝直接控制,并且最初建立特务部门并让宦官指挥就是为了对抗文官集团。魏忠贤厉害吧?崇祯想杀他不照样一句话的事。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所以说有明一朝皇权始终是掌握在皇帝手里的,即便二十八年不上朝也没人有能力将其架空。

明朝的政治制度决定了,即便万历皇帝不上朝,整个国家仍然可以照常运行,而且几乎不用担心别人篡位,但万历作为皇帝的权力,其实早已被文臣集团和宦官集团架空了。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皇帝作为国家权力最大的人,从理论上说他可以决定做任何事情,而无论是否合理合规,这就是所谓的皇权至上。然而,皇帝虽然有近乎无限的权力,但个人精力却是有限的,不可能对全国大大小小所有的事务做出决定,所以就需要有人协助。

秦朝时这个人就是丞相,西汉初期分为左右相,变成了两个人,到了汉武帝时期设立内朝,任命尚书,就逐渐变成了一个多人组成的班子,这个班子的成员通常称之为宰相。之后数千年时间里,这个班子成员的名称有很多种叫法,比如尚书令,中书令,尚书左仆射、内史、侍中、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总之是换汤不换药。

到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执行的还是这一套体系,当时朝廷设左右相,中书左丞相是李善长,中书右丞相是徐达,两人分列开国功臣第一、二位。但在实际操作中,朱元璋渐渐发现,丞相的权力实在太大,甚至对皇权形成了很大的钳制。李善长曾经结党营私,胡惟庸甚至越俎代庖,这都是对皇权的直接挑衅。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于是在洪武十三年,朱元璋以谋反罪名诛杀胡惟庸,并宣布废除丞相制度,也就是说自秦汉以来,那个协助皇帝处理政务的人或者班子没有了,所有政务直接由皇帝亲自处理,就明朝而言,就体现在六部之上没了直接长官,而是直接向皇帝负责。

应该说朱元璋的想法是好的,但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就像曹魏政权削弱宗室力量结果被司马懿篡夺了权力,西晋司马炎大封宗室为王却又引发了八王之乱,似乎怎么做都不够完美。朱元璋分封二十多个儿子镇守四方,拱卫京师,却想不到朱棣会发动靖难之变,夺了他孙子的皇位。同样,朱元璋废除丞相,本意是为了加强皇权,不料最终结果却是削弱了皇权。

为什么会适得其反呢?我给大家简单讲一下明朝政治制度的演变过程。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废除丞相制度之后,大量的具体事务就堆积到了皇帝的案头,于是朱元璋不得不日以继夜地处理大臣们的奏章,尽可能的对政务做出决断。但当朱棣夺取了皇位之后,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对北方蒙古人的作战上,先后五次发动北伐,所以没有那么多精力批阅奏章。无奈之下,朱棣找了几个学问好、地位低、有才华的人,帮助他批阅奏章,朱棣只需要在批阅结果上签字或者打勾就行了,无疑节省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

由于这批人是在文渊阁内工作,所以称为“内阁”。内阁的作用最初是帮助皇帝处理政务,将奏章进行分类整理,并提出自己的建议,并无决策之权。而且,朱棣为了防止内阁权力过大,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宰相,还特意将内阁成员的品级限制在了正五品。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内阁的建议往往大部分都会得到皇帝的批准,所以在永乐后期已经逐渐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决策机构。到朱棣的孙子朱瞻基继位后,由于“三杨”辅政,内阁权力又进一步加重。所有奏章送到内阁之后,由内阁成员进行审阅,并将处理意见写在一张纸条上,夹在奏章中送到司礼监,然后由司礼监送给皇帝进行最终批阅。内阁的这个权力,称为“票拟”。

“三杨”为主的内阁所作出的“票拟”,可以说就是最终的决定,因为皇帝通常不会驳回内阁的意见,阁权之重,甚至多次凌驾于皇权至上。当年朱元璋为了削弱相权而非常丞相,现如今丞相换成了内阁,相权变成了阁权,对皇权的威胁有增无减。

阁权渐重,皇权就相应地削弱了,也就意味着皇帝被架空了!因为国家大事的决策虽然名义上还在皇帝手里,但实际上拿出处理意见的是内阁,并且这个意见拿出来以后,皇帝还很难推翻,讲道理肯定是说不过这帮文臣的,硬来的话,他们就会“死谏”,博一个“青史留名”,皇帝要想不顾舆论的强行推动自己的意见,很难!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为了夺回权力,皇帝也想了很多办法,比较有效的做法是将“批红”的权力交给身边的太监。从流程上看,内阁批完奏章之后还要交给皇帝批红才能生效,但从正统之后,皇帝将这个权力交给了司礼监的秉笔太监,有他们代替皇帝进行批红。

如此一来,明朝的政治制度实际上就成了两套辅政班子,一套是内阁,负责提出意见,一套是司礼监,负责最终审阅。内阁因为有票拟之权,所以对皇权有着极大限制,而司礼监的批红职权,又极大地限制了内阁。如果司礼监从中作梗,内阁甚至见不到皇上,连汇报工作的机会都没有。万历十年前,内阁首辅张居正权倾朝野,甚至连小万历皇帝都敢训斥,但对秉笔太监冯保,却不得不竭力巴结,又是送礼又是奉承,就是因为万历限制不了他,而冯保可以。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这种特殊的政治制度,造成了明朝非常奇特的政治生态,有明一朝,经常出现宦官专权之祸,明朝从未出现过真正的权臣,皇帝不上朝也丝毫不影响国家的正常运行。

因为明朝处理国家事务的流程是这样的:各地和各部门官员将需要处理的事务写成奏章,首先送到内阁,有内阁成员审阅后,写上处理意见;然后送到司礼监,有秉笔太监批阅,同意内阁意见,或者写上修改后的意见,再有掌印太监盖章;最后下发到六部或其他有关部门,就可以正式执行了。整个过程根本不需要皇帝就可以完成,明朝皇帝成了国家机器运行中可有可无的角色。

如果皇帝本人有什么想法需要执行,往往需要口述给身边的太监,再由太监到内阁进行口述传达,内阁根据太监的口述拟旨,再送到司礼监签字、盖章,然后下发,同样具有效力。在这个过程中,皇帝的意见非常容易被修改,尤其是口述旨意的太监,甚至可以随意夹带“私货”,这也是有明一朝,内阁始终斗不过宦官的一个根本原因。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内阁认为皇帝的意见不可行,可以选择驳回,如果宦官对内阁拟的旨意不满,可以不批,当然也就无法执行,拥有最高权力的皇帝反而无法左右了。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具体到万历皇帝,他是因为“国本之争”才不上朝的,大体内容就是他想立朱常洵为太子,因为朱常洵是他最宠爱的郑贵妃生的,但大臣们却坚持让他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双方这才僵持不下。万历虽然贵为天子,但却无法强迫内阁屈服。

如果逼得紧了,内阁的成员就会以辞职相要挟,甚至有的言官会不惜以死进谏,让万历背上一个昏君的千古骂名。就算万历不惜名声,将不同意的官员免官,甚至将进谏的官员杀死,仍然不能改变这一状况,因为就算万历免官或者处死了内阁首辅,还是要另选一个人来担任此职,决定权仍不在他手中。

那么万历把所有内阁成员都杀了或换了行不行呢?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实际操作起来难度太大,上至皇太后,下至老百姓都会反对,也不排除有人借机“靖难”,搞不好自己的皇位还会有危险。所以,万历最终选择了屈服,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明光宗。

因为这场国本之争,万历对处理朝政失去了兴趣,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他享受不到权力带来的快感,大小事情他说了都不算,还要看内阁的脸色行事,索性撒手不管了。但神奇的是,万历撒手不管,似乎国家运行的情况比他管事的时候,还要好一些。

明朝万历皇帝长达年不上朝,难道不怕自己江山被他人架空吗?

至于是否担心被架空,我想这个问题应该这么看,万历是因为被架空了,心灰意冷,这才选择了不上朝,而且是连续二十多年不上朝,不仅不上朝,而且还怠政,就是不处理内阁递上来的奏章。

但是万历不上朝,并不代表他放弃了斗争,在这二十多年里,万历始终利用宦官集团牵制文臣集团,运用帝王之术,使两者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因此在他在位期间,朝政并没有因此出现能够把持朝政的权臣。

不过,无论如何,作为皇帝,万历手里早已失去了最高权力,对他来说,无非是被内阁架空,还是被宦官架空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5日 11:38
下一篇 2022年6月25日 14:35

相关推荐